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金融  >  正文

从冲刺IPO到全员遣散,美利车金融“一夕崩溃”背后

钛媒体   |   蔡鹏程
2020-03-17 12:27:27

深陷风波140天,曾经冲击“二手车金融第一股”的美利车金融,正着手遣散员工、解散公司。

提交招股书、创始人被抓、大裁员,直至遣散所有员工——这是美利车金融在约140天内经历的跌宕故事。

3月16日,钛媒体获悉,美利车金融发布内部邮件宣布,“由于公司资金紧缺,公司于3月中下旬会按最低工资标准发放1月和2月的工资(北京和外地人员按北京最低工资标准;上海人员按上海最低工资标准)”。

在这份公告中,美利车金融描述了当下的经营困境:巨量的客户无法获得及时客服服务,车辆无法及时解押,大量供应商、经销商无法收回欠款,银行等资金方无法收回贷款,股东无法收回投资,账户无法解封,美利车仍然深陷危机。此外,“市面上涌现出多个逃废债组织,诈骗群,都希望借美利车的危机赚取不法收益。”

美利车金融发布的公告

美利车金融于3月16日发布的公告(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公告中提到了三个近乎“善后”的事宜:

1、遣散员工并承诺“发统一的离职证明”;

2、公司的“基础工作”,将委托愿意帮忙、奉献的外部第三方负责,努力向客户、资金方、供应商、经销商保障基本的服务;

3,配合警方打击逃废债和诈骗案件,追究刑事责任。

一位收到此次离职邮件的内部员工告诉钛媒体,“此次离职不需要员工签字,只要经过员工查看后就可以直接公证盖章离职证明。”

据该人士透露,在美利车上一轮裁员中(1月份),公司管理层以及协助善后的股东方同样在没有员工有任何沟通的情况下,就建议员工主动离职,“并且通过短信的方式就把离职证明都开好了。”

如此简单粗暴的强制离职让员工普遍感到不满。

“刘永好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最大一笔投资”、“中国首批接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二手车融资解决方案提供商之一”,曾是这家公司身上的标签,并且2019年10月公布招股书,冲击“二手车金融第一股”。

但上市前暴雷、创始人被拘留,最终全员遣散......这家金融科技明星企业,究竟是如何走向崩溃的?

上市前夕卷入“特大网络套路贷专案”

2012年6月,美利金融创始人刘雁南创立有利网,成为最早一批投身P2P的人。两年之后,刘雁南离开有利网,创立消费金融公司美利金融。次年,美利金融获得6500万美元A轮融资,创下了当年互联网金融圈最大一笔A轮融资规模纪录。

此后,美利金融宣布将“美利金融”升级为品牌集团,旗下两家成员企业正式更名为美利车金融与有用分期,前者主打汽车消费分期,后者主打个人消费分期贷款。

2017年12月,美利车金融完成了与美利金融集团的剥离,开始酝酿独立上市。大约两年之后,美利车金融公布赴美上市招股书,冲击“二手车金融第一股”。

根据这份招股书,美利车金融2018年实现净收入16.5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达91.1%,净利润达3.2亿元人民币;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9.8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7%。

股东构成上,美利车的大股东为新希望集团,持股16.3%;刘雁南持股12.7%,位列第二;P2P平台挖财持股11.5%,位列第三;京东数科也是股东之一。

仅仅10天之后,上百名警察突然冲入美利车金融北京分部,带走了数十位员工。公司创始人刘雁南也同样被警方带走调查。彼时,美利车金融的众多高管如CEO顾崇伦等人都因上市路演尚在境外。

12月19日,美利车金融再次发布公告,强调美利金融和美利车金融是两个主体,并称,“目前在协助警方调查的是深圳有用分期业务,并非美利车金融,与‘有用分期’业务无关的美利车金融相关数据服务器已获警方解封。”

“黑猫投诉”对

“黑猫投诉”在2019年12月初发布的关于“有用分期”遭用户投诉的预警

去年12月,接近该公司人士告诉钛媒体,“大部分涉案员工归属‘有用分期’,美利车金融因有用分期而受到了波及。”

据自媒体第一消费金融称,刘雁南被警方带走,是因其创办的有用分期被定名为“1105”特大涉黑网络套路贷专案。

这一专案的背景是,自去年6月开始,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了新一轮打击惩治“套路贷”专项行动。全国范围内,众多涉嫌套路贷的消费金融公司以及提供风控的大数据公司相继落马。

股东方介入失效

在警方突袭大约两周之后,来自新希望等方面的股东代表开始进入美利车金融,“帮助公司解决一些问题。”

但在这一程中,内部员工告诉钛媒体,股东代表实际负责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位是优信前二手车CSO(首席战略官)井文兵,另一位是新希望代表谢晖——前者负责梳理公司核心架构,比如技术人员、贷后管理人员梳理出来;后者代表则主要负责安抚员工情绪。

与此同时,美利车金融的员工代表与股东代表进行了一场内部沟通会。

员工的主要诉求是,了解公司真实的业务情况,解决薪资、社保、公积金等资金缺口,以及兑付公司内部理财产品“乐享计划”。

所谓“乐享计划”,据美利车金融员工介绍,该产品出借款投向系美利金融旗下“有用分期”推荐并担保的借款项目。借款期限分为1个月、3个月和6个月;出借利率为1个月年利率12%;3个月年利率14%;6个月年利率16%。

但上述沟通会不了了之,“股东方并没有给到员工一些好的解决的方案。”

再两周之后,1月3日,等待股东方解决方案的员工最后等来的是第一批大规模裁员的邮件,“邮件内容是希望员工能够自己主动提出离职,但这个过程中只发送了邮件,没有任何人找员工去谈过,就没有股东者找过任何员工去谈过。”

而当时未收到裁员波及的员工,包括技术人员以及贷后管理人员。“股东方其实是把这些人想独立出来,成立一个新公司,继续把之前公司做的一些相关在贷业务,尽量收回欠款。”

2019年12月,以井文兵为大股东之一的成都鑫汇九九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成都康行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相继注册成立。

此举也引发了部分被裁员工的不满,认为作为美利车金融的重要股东,新希望的目的很可能是“金蝉脱壳”,成立新公司,把核心技术转移出去,保障在贷资金能够催回。剩下被裁的员工、被欠款的供应商、车商、资金方,投诉无门。 

在深陷风波期间,也有媒体爆料,在经历股东多轮商讨后,最终将由宜信来接手美利车金融。“宜信将作为大股东牵头成立一个新的公司,其他部分股东跟投,美利剩下的员工将去新公司面试,薪资会重谈,现有留下的人不一定最终都会留下。”

但接近美利车金融的人士告诉钛媒体,截止目前,宜信方面并未接盘。

两个月很快过去,在上一轮裁员中未受波及的员工也同样收到了裁员邮件。“断尾自救”之举,并未能获得实效,而股东们也并未采取“解救”美利车金融的实际行动。

美利车金融在裁员邮件中表示,由于危机与疫情的双重影响,即使部分有责任心的同事艰苦努力近半年,仍难以恢复公司正常经营。而成本、费用却无情的压在公司身上。故而决定遣散员工。

截止目前,大量员工投入的、原本视作“员工福利的理财产品“乐享计划”事宜,仍然没有任何解决方案出台,前述公告中只字未提。

天眼查数据显示,美利车金融的主体“力蕴汽车咨询服务(上海)有限公司”,自2014年以来,服务合同纠纷已多达2497条,其中大多原因为隐瞒高额服务费、消费贷问题。最终的一地鸡毛,或是注定的结局。

网站编辑: 林开浩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