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00后实习生:我还是想成为“张磊或曹毅”|后窗

投中网   |   曹玮钰,张俊雯
2022-09-19 11:08:37

“哪怕你啥都不会,只要是哈佛,你就是everything。”

2022年人们无数次探讨了投资人的“内卷”,但很少有人注意到,职业链条最前端的入口也在变化愈发狭窄,年轻人和这份职业的关系,“向往”和“机会”也在暗中博弈。

投资圈的实习生是我们鲜少关注的群体,他们大多年纪轻轻,名校出身,隐匿在数据材料和各种会议的后排。尽管近几年风险资本行业发生重塑,烈火烹油之势不再,都阻挡不了他们对投资行业的向往。

本期我们对话了一位00后实习生Yvonne。

Yvonne是个北京姑娘,本在美国留学的她,因为疫情回国实习,无意发掘了VC/PE这个“新世界”。她用了一年时间做了四份GP/LP实习,如今,她已将职业目标瞄准了头部机构,逆流的路不会好走,她给自己的问题是:

还有没有可能复制张磊或者曹毅的路?

00后的成长,伴随着互联网的爆发,也基本与中国风险资本市场的发展同步。从Yvonne的身上,我清晰看到新一代的某些特质。你不知道他们的筹码到底是什么,以及是否能够兑现,但相比上一代人,他们确实更懂得如何获取信息,解决信息不对称,也更了然商业社会的残酷规则,目标感强,并且从来不掩饰野心。

以下是Yvonne的自述:

实习没活干,我觉得自己真废物

我每天都在为下一份实习焦虑,焦虑到凌晨两点睡不着。

我现在美国读研,目标是明年拿到头部机构的offer。用这个结果倒推,我必须申请上明年的暑期实习,并且在实习结束时拿到return offer。据我了解的内部情况,往年暑期实习的申请人数都超过2000人,只有20个左右名额,最终拿到return的只剩个位数,背景也都超厉害,除了清北复交,就是海外藤校。

说实话,我心里没底,即使我过去一年已经做了四份实习,把GP投前、投后、LP都干了一遍——跟同龄人比,我的投资实习经历算丰富了。

当初进这行是个偶然。去年疫情期间,我回国实习,先进了一家咨询公司给500强企业做数字化转型,有个项目是企业战投部的改革,当时我连募投管退是什么都不知道。研究了一番,我发现投资这个行业真有趣,原以为毫无关系的公司,背后可能站着同一家机构,我仿佛开启了上帝视角,一下感觉世界连起来了。

实习结束,我求家里托关系把我塞进某一线机构的投资部,开始了我第一份VC机构实习,实习期一个月,每天工资200块。

同事不知道我是哪个合伙人的关系户,只好把我当“佛”供着,毕竟我啥也不会。那个月不是忙季,我没什么机会参与交易,就偶尔跟着听听会,打打杂,大部分时间坐在工位看书。中午和其他实习生一起吃饭,听说他们有活干,我多少有点羡慕,觉得自己真废物,

但讲真,这份实习满足了我对行业的所有幻想,我看到了它最光鲜亮丽的一面——最好的地段,最高大上的办公室,谦和nice的同事,还有超fancy的茶水间......这一切加深了我对这行的迷恋。

实习结束后,我看到另一家头部机构在招投后的实习生,想要有咨询实习经历的,那我正合适,而且我PPT画得很好看,顺利拿到了offer。

那是一家规模更大的机构,portfolio更多,很多明星企业都是这家投的。为了加深对行业的理解,我在通勤和不忙的时候看了很多书,研究各种赛道、公司和案子,什么抖音美团小米还有高瓴张磊雷军等等,豆瓣记录我去年看了将近100本书。渐渐的,我意识到投资机构不止“高大上”,还对社会有一定推动作用,于是更喜欢这个行业了。

这家待遇也不赖,投后的实习工资200块/天,投前实习500/天,据说最辉煌的时期,投前实习工资超过1500元/天。但这份实习的工作内容实在单一,我那几个月就跟一个被投项目,对运营数据做一些清洗和分析,说白了就是重复性劳动,不用太动脑子,这样思考维度肯定是不够的,很难对行业有更深层次的理解。

正巧我看到另一家一线VC在招投前实习,方向和我正在做的一致,于是我决定“跳槽”。

家里不太支持我,因为实习地点不在北京,他们也希望我能在一家机构多待一阵,不然一看简历显得这小孩很不安分,但我坚持要走。到了新城市,我租了个4000多的合租房间,那是我第一次自己赚钱交房租。

“投资人都是傻x”

不夸张的说,这份实习我的状态是“007”。

我手机从来不设免打扰。有时老板开会聊到凌晨1点,半夜微信我第二天开会,我也会第一时间回复,然后开始看第二天的会议内容。

还有一个周末,我和朋友约出去玩,刚下高铁就收到了老板派活,我没带电脑,只好抄起手机苦逼开干。特搞笑,我的伙伴们都吃得特开心,而我坐对面忙到头都不抬,“听”他们吃。

这次实习我收获了不少经验,也颠覆了很多想法,比如我发现了“学阀”的存在。

和我同期进来的另一位实习生,他是老板的学弟,没来几天就被疫情封在校内。期间都是我跟着老板开大小项目会议,直到他解封归来——老板立刻喊学弟跟进所有项目,俩人还常在会后“开小灶”,不带我的那种私聊,一聊半小时一小时的。

老板对学弟的刻意栽培,让我产生了深深的危机感。我觉得自己万分汗水,给老板当牛做马,最后也抵不过学弟叫一句“学长”。

到了春节,学弟回家过年,我选择坚守一线不回北京,觉得熬一熬没准有惊喜。果然,春节的前两天,老板带我聊一个即将close的案子。

这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当时老板和创始人出去“砍价”谈条款,留我和CTO在会议室。CTO很年轻,心直口快,我们聊了很多。他吐槽投资人都是傻x,不懂技术不懂行业,天天就知道看IPO看行研,机构那套所谓的“投后管理”也不能给企业带来什么新东西。

“投资人都是傻x”点醒了我。

当时我已经申请了耶鲁的资产管理硕士,坦白讲,我本想效仿张磊的路。你看张磊人大毕业,五矿干了几年又去耶鲁读MBA,然后去耶鲁基金会,大卫史文森觉得他不错,给了他三千万美元资金,他投了腾讯,又投了京东,就这么起来了。

之前我认为这个模式可以复制,至少有希望在耶鲁拿到“支票”。但CTO的“投资人无用论”动摇了我的想法,我隐约觉得这条路走不通了。

之后我做了两件事:申请另一所名校技术方向的硕士,只可惜不是藤校,藤校的申请都截止了;另外,我进了某大LP实习。我想,和LP搞好关系总是没错的,混熟了再回GP也没人敢惹我。

这家LP的实习工资一个月才几百块,也就象征性一给,但圈层确实高端,要么是学历、背景超强的,要么就是顶尖被投基金跳槽来的。我本以为可以体验“LP爸爸的快乐”,没想到LP也不容易,加班更是家常便饭。一些海外GP机构跟国内还有时差,很多会议都要开到很晚。

这时我才意识到,上一份GP实习的“007”状态,简直是理所应当。LP这么辛苦,GP凭什么轻松?不把实习生当牛做马,还能当什么?

另外,这种地方的“学阀”氛围更浓厚了,很多人不管老板叫老板,叫学长,他们全都有校友群,甚至还细化到学院、专业,还要看是不是直系。有次在电梯里碰到领导,他问我是不是xx的学妹?我只得尴尬否认。

我本科不是什么名校,我压根就不在这条鄙视链里。自始至终,我都觉得自己是个边缘人。

不久后,耶鲁资产管理的offer下来了,另一名校的技术offer也下来了。经过了无数的请教、思考和纠结,我拒掉了耶鲁的offer。

真挺纠结的。毕竟在投资行业,学历它totally means everything,哪怕你啥都不会,只要是哈佛,你就是everything。

95后都是我的敌人

我知道自己不是个聪明孩子,自小普普通通。同一件事,别人一遍就会,我可能得花费10倍时间。

初中时,我在北京一所“MBB级别”初中就读,那都是有钱人家和干部子女,背景是“你完全想象不到的强大”,我很自卑,老觉得自己比别人矮一截,也不敢和他们social。中考和高考,我也没实现“逆风翻盘”,高中只去了一所区重点,本科美国USNews美国前50,大学过得浑浑噩噩,我隐约觉得自己和初中那个“上流社会”断层了。

疫情“救”了我。去年回国实习,我无意发掘了VC/PE这片“新天地”,渐渐有点重回初中那个世界的感觉,我又能和那群人“平起平坐”甚至超越他们了,面子也挣回来了一点。

但我妈经常敲打我,她说不要把自己看得多厉害,你只不过比别人入行早了点,那些清华北大的同学,只要给他们足量的时间,人家轻松就能超越你。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自己纯因为疫情在国内苟着,吃了一波红利。换别人有类似经历,加上智商,恐怕就会碾压我了。不过我已经不想和同龄人比了,只和00后卷没什么意思,95后全都是我的敌人。或者说,只要是学生身份,只要能申请实习,就都是我的敌人。

我已经开始规划明年的暑期实习了。我打听过了,这两年头部机构发的return offer主要集中在新能源、双碳和ToB,新能源最多,这是一个强烈信号,而且大机构都特喜欢捡“别人用过”的,经过一级市场“魔鬼训练”的那种,我还得继续“刷简历”。

前阵我瞄着新能源狂投了一波简历,可惜我没有相关背景,反馈平平,我只好重新找个跳板,比如小机构的新能源团队,或者券商研究部门,我还得考虑他们愿不愿意接受有时差的实习生。

看着我费劲巴力,我一拿了美国绿卡的朋友特别不能理,说你累不累,美国随便找个实习,钱多又轻松。

确实,我一直处于一种很紧绷的状态,很怕被超越,步步为营。我甚至不太爱交朋友,只相信强者认可强者。

有人说投资行业这两年持续下行,但说实话,过几年行业变成什么样?无所谓,我甚至不需要知道五年之后的风口是什么,只要这个坑我占住了。

我没什么创造能力,只能复制别人的成功,反正跟着聪明人走总没错。我在想,如果张磊的路走不通了,未来是不是可以复制曹毅的路子?先从头部机构投资人做起,做到一定程度再自立门户?

笨鸟先飞吧。虽然也没飞得很“先”,至少笨鸟没有停止飞。(文/曹玮钰,张俊雯,来源/投中网)

《后窗》栏目介绍:职人故事。记录巨人,也关注个体,有人在产业前沿坚守,也有人从裂隙中发现机遇。我们向后窥探,照见职人另一面。


网站编辑: 郭靖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