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商业深度  >  正文

羊了个羊们,怎样日入百万?

深燃(shenrancaijing)   |   邹帅 编辑 | 唐亚华
2022-09-23 15:00:09

“遍地是大王,短暂又辉煌。”

人不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却会反反复复掉进小游戏的陷阱。

在为了“羊了个羊”奋战到天明之前,很多人还经历过无数个“跳一跳”“弹一弹”“合成大西瓜”等上头小游戏带来的不眠之夜。羊了个羊火了之后,不止是边骂边打开游戏的玩家,一些行业人士也不禁纳闷:怎么这种游戏隔段时间就要来一次?

2017年的“跳一跳”,是微信小游戏功能上线后,由微信团队推出的第一批小游戏之一。2018年4月4日,小游戏正式对第三方开发者开放接入,第三方开发者经审核后可以发布小游戏,获得版号的游戏也可以推出小程序版。截至目前,微信小游戏官方后台显示,已有2000多款小游戏接入,用户数超过3.1亿,多款产品超过千万DAU级别。

对于小游戏来说,最清晰,也是当下唯一一条变现之路就是广告收益。通过在小游戏中植入广告,按用户的观看、点击和下载量计费,具体价格视用户群的特点、地域等因素而定,大约在几毛钱至几块钱不等。只要曝光足够,小游戏的收益不愁,差别只是赚多赚少。

羊了个羊日入465万的传闻已经被辟谣,但据各方专业人士测算,这样的爆款游戏,日入百万不在话下。但是,听多了暴富故事,并不代表暴富常有,也不代表暴富长存。

小游戏靠什么赚钱?

似曾相识,但又无法自拔。这大概是最近被羊了个羊拿捏住的玩家们共同的心声。9月15日,羊了个羊数次登上微博热搜,包括“羊了个羊3天崩2次”“羊了个羊第二关”“羊了个羊抄袭”等话题。截至发稿前,“羊了个羊”话题下的阅读量已超过103万。

 微信小游戏“跳一跳”也是曾经当之无愧的流量王者。2017年12月28日,微信团队推出跳一跳,当时正值微信小程序推出不到一年的时间点,彼时用户对于小程序尚未产生过多认知和依赖感。跳一跳打开了一扇门,用户发现,连游戏这种动辄要占用几个G内存的大家伙,都能在小程序里实现轻量化,这个东西确实好用。 

跳一跳也是微信上线小游戏功能的试水产品。当时,微信一口气上线了十多款小游戏,包括广东麻将等棋牌类,爱消除乐园、星途WeGoing、全民大乐斗等益智类等游戏。据当时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15日,小游戏累计使用用户达到了3.1亿,日活跃用户量超过1亿。2018年春节期间,小游戏同时在线人数更是最高达到了2800万人/小时。

很快,3月28日,微信小游戏便向第三方开发者开放内测,4月4日正式开放接入,第三方开发者有机会将自己设计制作的小游戏提交审核,在微信小程序正式上架,获得收益。微信方面也对外公开了具体的商业化模式,小游戏开始有正规系统的运作及变现流程。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8年3月微信小程序的使用用户中,81%都是在玩小游戏。

2017年,跳一跳横空出世;2018年5月,“最强弹一弹”火了;2022年,“羊了个羊”又成了小游戏的当红炸子鸡。

引起全民狂欢的小游戏,也不止在微信。2021年的“合成大西瓜”,它甚至没有清晰的入口,仅仅是一个流传于各大社交平台的链接,打开之后是一个简陋还带有一点钝感的H5页面。即便如此粗糙,也不需要用户登录,合成大西瓜还是在当年占领了众多用户的漫长夜晚。再往前追溯,Flappy Bird、见缝插针、2048等等都曾风靡一时。

羊了个羊这类无需下载APP,没有内购项目,也不需要版号即可上市的游戏在业内被称为“超休闲游戏(Hyper-casual game)”。框架和形式类似,爆款的故事,也大体类似。 

玩法上,此类小游戏几乎没有门槛,用户的入坑成本极低。拿跳一跳来说,进入游戏的初始界面,硕大的“跳一跳”Logo下面,是黑色小棋子在一个个盒子上翻转跳跃,跳跃之前还有一个向下压的蓄力动作。只需要用手指控制力度,让黑色小棋子从一个盒子到另一个盒子接续跳下去,跳得越远越久得分就越高,如果从盒子上掉下去就要从头开始游戏。

最强弹一弹、合成大西瓜这类小游戏在难度上有了一定进阶,彼时有不少用户都在总结游戏攻略,试图找到通关规律。难度提升,同时也增加了用户的探索、挑战和征服的欲望。 

社交裂变,是小游戏火爆的手段,也是玩法的一种。打开熟人圈流量大门的秘诀就是PK、榜单,通过用户和好友之间的强捆绑性实现快速传播。羊了个羊用的是省级战队PK的形式,当年的跳一跳也是会定时刷新微信好友排名榜单,合成大西瓜虽然相对孤立,但大家也将得分作为了社交话题,无意之间也形成了“好友圈”。 

另一个共同点在于变现方式上,此类游戏大多是靠广告赚钱。用户在玩游戏的时候,浏览二十几秒广告即可解锁下一关,或获得道具、更多挑战机会等等,每次浏览、点击和下载都会为小游戏带来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此类小游戏内置的广告,也大体相似。深燃随机测试了几款微信小游戏发现,广告的风格较为下沉,包括电商类如拼多多,还有理财类,例如炒股软件、借贷APP等。不过,出现频率更高的还是其他小游戏。 

免费,玩法简单易上头,看广告就可以继续玩下去,所有特点叠加在一起,让小游戏具备了成瘾性,这也是小游戏能赚钱的先决条件。

小游戏如何日入百万?

在游戏开发者志南看来,小游戏就是一个暴利的生意。

“早年间,行业里也有不少人在做,手里同时做好几个小游戏的都是常态。”志南告诉深燃,在游戏圈,上述小游戏根本不算是“游戏”,只能算是个用广告赚钱的工具。

他表示,做一个小游戏,玩法不用太难,也不用在故事架构、叙事逻辑、美术等方面花心思,成本非常低,简单点的小游戏10万-20万之间就可以搞定,制作周期也在一周内。“甚至都用不上那么久,因为一个团队可以同时做多个小游戏项目,哪个跑出来了就用哪个挣钱,其他的砍掉,效率很高。” 

在人员配置上,“两个技术人员,包括一个前端一个后端,再来一个美术人员。三个人就够了。”志南表示,小游戏的技术门槛比较低,“雇代码写得不错的在校大学生,基本就能完成。美术更是现成的,用户也能发现,很多小游戏都是雷同的,抄来抄去,所以也不需要花多少功夫。”

他总结,需要获得版号的游戏开发周期要数年,投入成本更是难以预估,动辄上千万,而且游戏的成本主要在于研发成本,“小游戏不是在研发上烧钱,而是在广告上花钱。”在他看来,小游戏的变现逻辑很简单,在广告上投钱,最后再从广告里挣钱。

简单来说,个人或企业的开发者将小游戏设计好之后,可以通过注册微信小游戏开发平台实名制上传自己的游戏,通过审核即可发布,不需要版号,也不强制要求软件著作权。发布之后,接入流量主,便可以在小游戏中插入流量广告获得收益,流量广告主要有Banner广告、激励式视频广告等。

Banner广告是图片+按钮的卡片形式,植入在小程序页面内。根据用户的每一个点击,平台收取费用并与流量主分成,100万以下广告流水五五分,100万以上三七分,流量主三成。激励式视频广告是小游戏中引导用户通关、复活、获得奖励时需要观看的视频广告,按照每一千次的有效曝光,平台和流量主分成。 

也就是说,小游戏中植入广告后,用户观看、点击和下载都各自会为游戏带来收入。每条广告收入的曝光收入,按用户所在地区等条件各有不同,大体为0.2元-1元/人。 

一款小游戏究竟能挣多少钱?

此前,一份网传的微信广告收入截图显示,羊了个羊在9月14日的流量收入已达468万元,月收入高达2564万元。虽然这一消息已经被辟谣,但据业内人士测算,羊了个羊此种曝光量的小游戏,日收入百万元不难。

当然,羊了个羊是个“意外”。爆款很难复制,更多小游戏还没到暴富的那一天。假设一个小游戏每天只有1000个人玩,且每人看了至少三条广告,一天的收入至少有600元,加上其他的广告展示收入,还会更多。“只要ROI合理,能赚就做,不行了就砍掉,毕竟成本也低。”志南说。 

2018年,跳一跳的变现方式还有定制专属品牌盒子、定制音效和官方IP授权三种,麦当劳和耐克就曾在其中露出。据当时网传的售价来看,跳一跳的刊例价分为500万/1天、1000万/2天、2000万/5天三档。 

目前,微信小游戏官方后台显示,小游戏的变现方式只有内购道具和广告收入两种,前者是拥有版号的游戏开通小程序版本,才有资质进行内购。所以,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开发的小游戏,都要走广告这一条“致富之路”。

暴利又短暂的生意

微信小游戏官方后台显示,目前微信已经接入2000多款小游戏,用户数超过3.1亿。但是,并不是所有游戏都能成为羊了个羊,而且羊了个羊的爆款故事也不能一直持续。

志南解释,为了变现而生的小游戏,本身就不会在游戏设计上投入过多成本。“拿羊了个羊来说,走的是‘变态’的玩法,从一个零门槛关卡直接进入到极其变态的难度。游戏的关卡设计,难度应该是逐渐递增的,前期简单,玩家尝到甜头,慢慢再增加挑战,但也不能完全难倒玩家,这才是一个科学的设计。” 

他表示,类似羊了个羊这种游戏,一开始就会给玩家设定一个心理预期就是“这个游戏应该很简单,怎么会过不去这一关呢?”前期,玩家被这种心态完全套牢,小游戏自然也获得了广告收益,但非科学的玩法最后还是会劝退玩家,留存率下降,收益也会减少。 

对于小游戏来说,游戏设计不合理,中途再进行修改,又要投入一定成本,这又与其在小游戏生态中“少投入,多收益”的赚钱逻辑相悖。所以,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小游戏很难一直赚得盆满钵满。命好,能像羊了个羊一样大赚几天;命不好,就少赚一点,温水煮青蛙,见好就收。

小游戏的生态相对自由,且不需要像端游、手游一样走版号审批,目前小游戏的同质化和疑似抄袭现象始终存在。 

就说这几年的现象级小游戏,几乎每一个都陷入过抄袭的争议。跳一跳刚开始火爆的时候,就有博主称,其与一款名叫《欢乐跳瓶》的游戏在“规则、操作和画面风格上”相似度极高。

羊了个羊走红后,有网友指出其疑似抄袭一款名为“3tiles”的游戏,除了美术上有所不同,玩法一模一样。

虽然上述游戏是否真的涉嫌抄袭未有定论,但志南表示,圈内这类现象确实存在,“很多小游戏就是直接从外网挑挑拣拣,改编一下,重新做一下美术,就可以拿出手了。” 

用户方面的体验则是,同一类型的小游戏,以各种不同的名字,挂着各种不同的开发商出现,原版是哪个,最好玩的又是哪个,大家都不得而知。深燃在微信小程序搜索“见缝插针”,出现了15款含有“见缝插针”关键词的小游戏,开发商有个人,也有署名为某某科技开发公司、网络工作室等,这些小游戏的图标、页面设计和玩法基本无异。 

变现快,对原创性和可玩性要求不高,小游戏生态目前仍是“兵多将少”的处境。据业内人士表示,羊了个羊这样的爆款游戏,前期很可能是在各大社交平台主动进行过推广,这一笔费用也不容小觑,所以也势必要由有一定经验和经济实力的企业来做。

虽然游戏圈对小游戏这种极具商业属性的产品嗤之以鼻,但志南透露,一些游戏公司还是会带团队做一些小游戏作为业务补充,毕竟赚钱是真的快,也不费力。“只不过,名声比较大、有知名代表作的游戏公司,一般会外包给小的工作室去做。” 

“可以把获得版号的游戏想象成电影,耗费很长时间的心血,砸进真金白银,最后拿到用户和观众前接受评判。这个回报周期是漫长的,收益也容易受各种因素的影响,和预估的出现偏差。而小游戏就像一些粗制滥造的网络电影,成本很低,拍摄周期也短,但是可以通过植入广告和其他一些方式火速变现。”志南认为,小游戏的存在确有价值,但暴富的故事不会常有。 

羊了个羊等爆款无疑是“印钞机”,但大多数小游戏还是在有限的生命周期中自生自灭。爆款游戏赚钱的窗口期,通常也只有几天,下一个爆款,或许已经在流水线上待命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志南为化名。


网站编辑: 郭靖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