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APP下载
  • iOS App

  • Android App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偏见实验室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投稿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健康  >  正文

水滴筹成“水滴愁”,百度点燃“灯火互助”,网络互助下半场众生相

投中健康   |   丁志斌
2019-12-03 09:56:07

水滴筹“玩火自焚”,百度借“灯火互助”圆保险梦,网络互助的下半场打法如何?

近日,梨视频《卧底水滴筹:医院扫楼,筹款每单提成》引起关注。视频里水滴筹在全国40座以上城市大量招募正式和兼职“收款顾问”进行地毯式“扫楼”,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在与求助者沟通过程中,地推员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故意隐瞒,且宣称在筹到钱之后,公司不会调查筹款去向。卧底视频激起千层浪,水滴筹成“水滴愁”,网络众筹一时之间人人喊打。

与此同时,在360、美团、苏宁相继布局网络互助平台后,今年又一互联网巨头宣布入场——百度于11月15日悄然上线“灯火互助”平台。“灯火互助”延续网络互助平台“一人生病、众人分摊”的产品设计,低门槛,0元即可加入,最高互助金高达50万元,与市场上存续的水滴互助、相互宝等互助平台并无迥异。而从去年蚂蚁金服成立相互宝后,互联网巨头蜂拥而入,已成红海的网络互助市场进入下半场。一边是“渐欲迷人眼”的行业乱象,一边是巨头入场、赛道升温,网络互助下半场的底色究竟如何?

善意成生意经,水滴筹自毁长城

每单提成80元到150元,月入过万,实行绩效末位淘汰制度。听到这些词语你会想起什么?保险公司推销产品?不,真相是众筹平台水滴筹在进行地推。

进行地推的水滴筹“收款顾问”美其名曰“志愿者”,在全国40多个城市的大医院扫荡。发起筹款的过程中,患者实际病情?不重要!真实经济情况?不重要!收款顾问经过口头询问,直接套用模板,任性填写筹款金额,并鼓励患者转发筹款信息。根据视频,水滴筹收款顾问基本一下午就能扫大半个医院,每单最高提成150元,“业绩”好的话月入过万不是梦。看似善意的志愿者成了地推,出于好心捐的款项成了别人牟利的工具,水滴筹做得好生意,却凉了公众的心。

随着话题不断被炒热,水滴筹无奈之下对外发布说明。称公司已展开相关情况的排查,视频报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严重违反了水滴筹公司价值观、准则及相关规定,调查清楚后将给以严惩。同时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组织重新回炉学习,再次加强平台纪律培训和提升服务规范,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水滴筹似是痛改前非,却也坐实了收款顾问地推视频为真。

事实上,水滴筹并非第一次被推向舆论漩涡。2019年4月8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血栓住院,随后其家人在“水滴筹”平台中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但网友陆续爆料出吴鹤臣有两套房产、私家车等信息,并且德云社已对其捐款15万元。吴鹤臣和其家人陷入“骗捐”疑局。随后吴鹤臣妻子列出的后续花销包括2年12万的租房费用,半年4万的护工费等明细,网友戏称为“众筹养老”。当时水滴筹便遭遇信任危机,公众呼吁加强对筹款者房款、治疗费等信息的审核。

然而事情不过半年,水滴公司再度挑战公众底线。事实上,网路互助作为“三不管”地带,存在很多的行业问题。网络互助计划目前并没有针对性的法律法规和监管机构对其进行约束,具有较高风险,网络互助计划运作过程的透明化、理赔机制都需要进一步的完善。而作为原生玩家的水滴筹在历经几年前的行业洗牌后,几度“玩火自焚”,其前景再度蒙上迷雾。也让公众质疑,网络互助平台,真的可靠吗?

据悉,水滴、轻松筹等原生玩家是较早进入互助市场的公司,由于网络互助相较于传统的保险市场拓展了业务模式,其获客成本低、高转化率的特性吸引资本注入,一度成为资本的宠儿。然而行业的迅猛发展带来巨大的泡沫,2017年后大批无保险经营资质、较低风控能力的公司因为政策监管趋严陷入倒闭潮,相关玩家所剩无几。

历经洗牌的原生玩家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2019年6月,水滴刚宣布完成C轮融资10亿元人民币,再加上1.6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近5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水滴公司三轮融资高达16.6亿元。2019年小饭桌全球青年创业者大会上,水滴CEO沈鹏曾表示,“蚂蚁金服、滴滴、苏宁、美团等诸多公司都进入了互助领域,互助现在已经成为红海,竞争非常激烈。用户的获取成本已经变得非常高了,行业进入基于品牌和服务的下半场。”诈捐牟利,就是水滴筹下半场的打法吗?

网络互助下半场,百度入局是否太晚

水滴筹自毁长城,百度却在双十一后悄然布局网络互助平台。

根据“灯火互助”附《重疾病互助计划条款》,该互助计划由“上海兴朋俊科技有限公司”推出。根据企查查的查询结果,上海兴朋俊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6日,法定代表人、大股东均为曹越,持有60%的股份,公开资料显示,曹越为百度搜索公司运营总经理;第二大股东为顾国栋,持股40%,曾任百度公司副总裁,今年6月上任蛋壳公寓COO,目前还持有北京糯米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60%股份,并任经理一职。

百度发展网络互助,是其保险业务布局的重要补充。事实上,保险是百度说不出的痛。早在2015年,百度就高调宣布联合高瓴资本、安联保险成立互联网保险公司——“百安保险”,拟开展旅行险、健康险和互联网金融险等业务。李彦宏对其寄予厚望,“将来我希望百安保险的规模可以超过高瓴、超过百度、超过安联。”然而,现实给李彦宏泼了凉水,百安保险的筹建至今未获相关部门的正式批复。

百度进军保险的脚步并未因此停止,2016年6月,百度子公司百度鹏寰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联合太保产险共同发起聚焦汽车保险的互联网保险公司。但2018年10月,太保产险一纸公告宣示百度进军保险行业的又一次失利,该财险公司筹建申请同样没有获得银保监会核准,双方终止合作意向,“探索出车险产品设计、风控、运营的全新模式,为我国保险业的发展提供范本”的美好愿景终究落空。

2017年10月,百度漫漫保险之路终于收获回报。其通过旗下子公司百度鹏寰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全资控股黑龙江联保龙江保险经纪有限责任公司,拿下一张保险中介牌照。至今为止,这仍是百度获得的唯一一张保险牌照。百度借此于2018年2月低调上线自己的保险平台,在百度钱包、百度理财都做了入口,推广力度之强可见一斑。

此番布局网络互助,百度完成其“保险+互助”的生态建设。行业内部人士表示,网络互助可以看作互联网保险的延展,在互联网浪潮的后半段,互联网公司需要不断拓展商业模式保证增量增长,互联网保险因为其巨大的资金池引来巨头蜂拥而入。然而相对于百度的姗姗来迟,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早早便已在网络互助领域布局,执着于保险之路的百度能否虎口拔牙、在行业乱象中分得一杯羹? 

2018年10月蚂蚁金服上线相互宝,再加上后续涌入赛道的京东、滴滴、360、美团、苏宁等互联网巨头,网络互助早已成红海。历经行业洗牌的垂直赛道玩家尚未巩固自己的护城河,互联网巨头就凭借在金融生态无可匹敌的布局能力形成巨大冲击。11月27日,相互宝宣布了一组数据——凭借支付宝的巨大流量导入,相互保注册用户数短短一年便已突破1亿,远超过水滴互助之前公布的8000万用户数量。

在主打品牌和服务的网络互助下半场,百度又是否具有优势呢?因魏则西事件被质疑“搜索引擎已死”的百度显然没有太多的自信,从灯火互助最近两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用户增长数来说,百度要想打响自己在网络互助领域的知名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值得注意的是,“灯火互助”所附的《重症疾病互助计划条款》显示,当成员数量小于500万时,该互助计划可被主动终止或调整。

在“保险+互助”的生态布局里,和阿里、腾讯相比,百度在保险布局方面也处于落后境地。BAT三家公司中,阿里和腾讯分别有三张保险牌照,而百度仅有一张保险中介牌照;从保险业务开展来看,阿里和腾讯凭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早早掌握流量入口,在互联网保险业务上做的风生水起,水滴筹为腾讯加持,阿里创立的相互宝用户数量破亿。相比而言,灯火互助的境地十分尴尬。

星瀚资本创始人杨歌表示,网络互助市场具有较强的自由度,可以增加互联网保险的不足。从市场需求来看,长期看好网络互助的发展。但网络互助现在处于初级阶段,因为还没有形成价值闭环。互联网公司可以把商业模式迅速发展起来,通过其信息传递的能力搭建商业场景。但投资者是否能够从中获得利益,资金池使用的安全性、合规性、专业性需要进一步评估。网络互助市场能否成功,还需要市场的检验。


网站编辑: 李清远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