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教育  >  正文

喜马、蜻蜓、荔枝是三分天下还是一统归晋

投中教育   |   许林艳
2019-12-06 10:39:44

一个是行业最早,一个行业最大,另一个则是最早提交招股书。行业最出挑的三位,哪位能成为音频第一股?

就像淘宝的“双11”一样,喜马拉雅也在打造自己的节日,不知不觉今年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截至12月3日1:35分,2019喜马拉雅123狂欢节内容消费总额超4.35亿元,打破了2018年第三届123狂欢节纪录。

节日造势,喜马拉雅这一音频行业独角兽再次来到聚光灯下。

已经完成E轮融资,估值达30亿美金的喜马拉雅,在资本市场前的这临门一脚显得“格外谨慎”。多次“被上市”,一直在澄清。最近的一次在今年11月,财新网消息称喜马拉雅已启动Pre-IPO融资,融资额约为3.5亿美元,最终融资规模还将视市场情况而定。此外,公司还在谋求2020年在美股上市,初步计划融资规模在5-10亿美金之间。

不过,同一赛道的荔枝(原荔枝FM),却先行一步。10月28日,荔枝正式向SEC提交了IPO申请,交易代码为“LIZI”。近日,公司又更新了招股书相关数据,加速上市进程。

喜马拉雅、荔枝之外,国内首家网络音频平台蜻蜓FM的月活跃用户也在千万量级。截至2018年9月公司已经完成了6轮融资,但是在上市方面一直未见太大动作。

在线音频平台经过多年发展,目前基本形成了喜马拉雅FM、荔枝和蜻蜓FM领跑,懒人听书、企鹅FM等奋力追赶的态势。这三大头部企业中,谁最可能第一个完成上市?在线音频市场的发展状况怎样?盈利情况又是如何?

在线音频行业大战

“耳朵经济”来的有点晚。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在线音频的风口才开始来临。2011-2013年间,蜻蜓FM、喜马拉雅、荔枝先后上线,考拉FM、多听FM也在这一时期成立。此后一段时间,这一市场颇受资本青睐,在线音频用户数量也在以30%的平均增长率攀升。2016年后,在线音频行业的寡头格局基本形成。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喜马拉雅FM居于首位。

经历了初期的快速发展,冷静下来的在线音频行业进入了困境期。企业在尝试从不同角度突围。

对于音频平台频繁遇到的版权之争,平台们在不断努力克服。喜马拉雅先后与阅文集团、中信出版集团和上海译文出版社等达成合作,合作内容包括有声改编和IP孵化等。据公开数据显示,喜马拉雅目前拥有70%畅销书的有声版权,85%网络文学的有声改编权;垂直平台比如懒人听书与阅文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蜻蜓FM与鸿达以太、纵横文学达成了合作。

在商业变现方面,2016年恰逢知识付费元年。各大在线音频平台开始围绕这一领域布局。马东及其米未团队的《好好说话》打响了喜马拉雅付费栏目的第一枪;高晓松的脱口秀节目《矮大紧指北》也宣告着蜻蜓FM正式进军付费领域。在头部内容的争夺上,各个平台都可谓是费尽心思,毕竟这是音频内容付费的关键。

“平时会听东吴相对论、十三邀、锵锵行天下这些栏目。”周澄(化名)说道,“基本都会选择一些大IP,其实并不是听了这些节目才认识他们,而是因为知道他们才去听这些节目。”

知识付费之外,直播行业的蓬勃发展,也为音频平台们提供了另一条思路。PC端时代,直播平台就有了发展,直到2015年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直播行业借力形成了不小的市场规模。行业内诞生了很多知名平台,比如虎牙、斗鱼、映客、熊猫等。由于与观众的实时互动,吸引并留存了很多用户。后来YY、陌陌也开始向直播领域拓展。2016年,随着Facebook开通直播功能,正式进入全球直播的时代。

当年10月,荔枝就上线了语音直播功能。据荔枝公布的数据显示,虚拟礼物和语音直播功能推出后的三个月内,直播业务的营收已经超过1000万元。2018年1月,“荔枝FM”正式更名为“荔枝”,去FM化,主营业务由网络电台转为语音直播。

同样在2016年,喜马拉雅和蜻蜓FM也正式进军音频直播赛道。2019年10月,喜马拉雅发布了王牌主播计划,并继续加大对直播业务的投入。据喜马拉雅1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平台已经有超50万主播试水音频直播,月收入过十万的音频直播主播已经达到千名。2018年底蜻蜓FM推出了3年10亿元现金扶持的主播生态战略。

随着网易云音乐加入战局,音频直播行业进入井喷发展态势。据艾媒数据显示,约90%的在线音频平台的语音直播用户有付费意愿,“耳朵经济”中的“耳朵直播”前景可观

总体来说,喜马拉雅的生态布局比较全面,在消费者群体中的知名度也更高,内容生产模式为PGC+ UGC相结合;蜻蜓FM的内容生产以PGC+PUGC为主;荔枝的主要业务为语音直播,以UGC为主。

在线音频平台能否盈利

音频平台们的商业模式不可谓不丰富。总体看来,喜马拉雅总共有5种,分别是:内容付费、粉丝经济、广告收入、硬件售卖和平台抽佣;蜻蜓FM的盈利模式主要包括内容付费、粉丝经济和广告收入;荔枝的盈利模式为售卖虚拟礼物和直播打赏分成。2019年第三季度荔枝的平均付费用户已经由24.72万人增加到38.31万人。

即便如此,盈利却一直是困扰在线音频平台的“老大难”问题。“基本每天都会用音频app听金融类的知识,主要就是在上下班的路上,不过每年的花费可能也就在100-200元之间。”周宁(化名)说道。

截至2019年9月30日,荔枝的营收为8.15亿元,同比增长45.96%净亏损同比扩大了816.93%,为1.04亿元。在公司费用中,虽然研发费用同比增长了96%达到了1.06亿元,但是营销费用的开支更高,达到了1.80亿元。

图片1.png

但是高昂的营销费用并没有为公司带来更高的话语权。截止2019年9月30日,荔枝的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29.1%降至25.3%。

此外,公司净收入的绝大部分来自于音频娱乐产品用户的虚拟礼物,只有小部分来自广告、博客及其他

图片2.png

只就财务表现来说,荔枝对单一业务的重度依赖,大幅扩大的亏损状态,确实会让投资者有些退却。但是,在线音频也并不是没有未来。

首先这一市场目前的渗透率还较低,2018年中国的泛音频娱乐市场渗透率为14.6%,但是这一数字在2023年有望达到39.9%。中国在线音频的用户数量也有望在2023年增至9.02亿。所以,目前音频市场的发展黄金期还远没有到来。其次,新技术的发展也给音频市场带来了机会。2017年,喜马拉雅下了一步“重棋”,推出独立开发的小雅音箱,后来又专门针对0-14岁儿童发布了“晓雅mini”;蜻蜓FM则走了一条比较轻的路径,2019年初,公司推出全场景生态的部署,以蜻蜓FM的音频内容为红线,串联起智能音箱、互联网电视、智能家居等硬件设备;2019年9月,荔枝与百度签署了业务合作,荔枝平台的内容将在百度旗下的“小度”智能音箱上架。随着音频产品越来越多的进入我们的生活,谁又能说在线音频平台没有大规模盈利的可能呢?

网站编辑: 许林艳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