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投中网APP
  • iOS App

  • Android App

公众号矩阵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偏见实验室

  • 氢元子

  • 象三一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投稿 搜索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商业深度  >  正文

独家|大众一亿美元风火驰援,出门问问何时东山再起?

投中网   |   Stephanie.Zhang 张丽娟
2019-05-15 21:59:33

昔日智能硬件新贵为何沦落至此呢?

融资未有期,产品销量低,拖欠年终奖,估值狂掉7亿,裁员,这些负面词语成了出门问问2018年至今的真实写照,甚至不时有“出门问问不行了”的声音传出。

昔日智能硬件新贵为何沦落至此呢?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出门问问官网悄然上线了两款智能手表新品,然而低调的新品发布并不是出门问问的惯例,反之高调张扬才是,或许出门问问的危机已经侵蚀了公司的每个动作和环节。

虽说出门问问通过软硬结合的产品落地在“可穿戴、车载、家居”三大人机交互频次高的生活场景中,但是这些产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功能不够刚需,不能直戳用户的痛点。

以其强项智能手表而言,出门问问不仅不敌苹果的Apple Watch,关键是离他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华米科技也差距甚远。

据最新数据显示,华米科技是4亿的日活量,而出门问问则只有十几万的量级。更何况,出门问问在智能音箱的市场上已经不见踪影。

出门问问起了个大早,干了个晚集。

一家明星独角兽公司的下滑

在5月9日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举办的“中国高成长企业发展论坛”上,出门问问入选“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榜单,并荣获中国独角兽企业证书(2018)。

但就在同时,据CV智识独家获悉,出门问问拿到了大众汽车1亿美元的融资,而谷歌则没有再次跟进本轮次的融资。

相关行业人士表示,大众汽车是出门问问的爸爸,所以大众不救谁来救?而谷歌则相对投入比较少,而且不是特别看好,所以就挥泪斩仓止损了。

在此之前,出门问问作为谷歌搜索引擎从中国市场撤出后,在中国直接投资的首家公司一直备受关注。

除此之外,出门问问的核心团队由前谷歌、IBM人工智能科学家,诺基亚、摩托罗拉资深硬件工程师,哈佛、斯坦福、MIT、北大、清华等世界名校毕业生组成,其中60%以上是工程师。

创始人兼CEO李志飞也被外界认为是个高调的创业者,每次都是一身休闲装为新品发布站台解说,在C轮融资后,李志飞的曝光率更是持续走高,频频出现在各大论坛和活动现场。

公开资料显示,李志飞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计算机博士,毕业后加入谷歌,是前Google总部Research Scientist,谷歌翻译开发者、机器翻译专家、自然语言处理及人工智能专家,为着“把人工智能落地于人们生活”的梦想,李志飞于2012年走出谷歌,创办了人工智能公司出门问问。

出门问问的技术优势在于自研语音识别、语音合成等基础技术,同时能提供全栈式AI语音技术。但是技术不能落地终究是空谈一场,所以从2014年起,出门问问开始智能硬件的探索。

2014年12月,“出门问问”发布了全球首款中文智能手表操作系统Ticwear,苹果智能手表正掀起一阵风口,因此曾有国外媒体对出门问问做过这样一个描述;“一个中国博士在获得谷歌投资以后反攻北美和Apple  Watch。”

然而,在过去两三年,出门问问的产品并没有达到让市场认可的差异化,另外,大家对可穿戴设备的兴趣逐渐淡去。

其实,智能穿戴一直以来的尴尬之处在于就在于功能不够刚需 。比如没电了就扔在家里,再也想不起来使用。 同时外观也一直不能令人满意,即便是苹果的Apple Watch,方形表盘的外观设计让产品看起来更像个玩具。

李志飞和雷欣也公开表示,TicWatch搭配的为WearOS,但时至2019年,Google Assistant、Siri、亚马逊Alexa几乎已经无处不在,而无论出门问问销售多少TicWatch,出门问问的服务都不可能得到主流用户对于上述品牌的接纳程度。

基于这种现状以及互联网巨头入场C端市场的压力,从2016年开始,出门问问开始向B端的探索,研发AI语音芯片,进军互联网反欺诈、企业客服等AI企业服务领域。

福布斯中国在对出门问问CTO雷欣的采访中,雷欣也提到,出门问问在旧金山发布其企业及云AI解决方案,而且同时也不会放弃Tic品牌的消费产品。

但李志飞也曾对媒体坦言,现在AI语音芯片模组的销量并不是特别好。

出门问问方面曾经透露,公司主要营收还是以To C为主,2018年To C营收占比是80%以上,To B业务只占据了10%以上,公司预测未来B端业务营收占据会不断上升,预计明年25%、后年达到30%。

而显而易见的是,现在的现实为C端产品不能适应互联网巨头的价格战,B端产品有没能在乱战中杀出一条生路。显而易见,李志飞“用To B的商业打造To C体验”的宏愿并没有如愿成真。

最重AI落地却为其所累

众所周知,李志飞创立出门问问的初衷是“把人工智能落地于人们生活”,为了实现他的这一梦想,出门问问的研发团队在5年时间内研发出了16款产品,其中多款产品更是创下了业界第一。

以下为CV智识梳理出来的出门问问产品发布时间线:

  • 2014年12月,“出门问问”发布了全球首款中文智能手表操作系统Ticwear

  • 2015年6月,出门问问发布了纯圆智能手表Ticwatch,搭载自主研发的Ticwear操作系统,是出门问问人工智能技术成功落地的一款可穿戴设备,并成为屏占比最高及第一个获得MFi(Made for iPhone)认证的智能手表。 

  • 2016年6月,出门问问发布了第二代问问手表 Ticwatch 2,成为全球第一个支持GPS和3G的智能手表。 

  • 2016年11月,智能车载后视镜Ticmirror 问问魔镜和高级驾驶辅助系统Ticeye 问问魔眼正式上市。 

  • 2016年11月,全球第一只同时支持公交卡和银行卡支付的智能手表 Ticwatch 2 NFC上市。

  • 2017年8月24日晚,出门问问正式发布了旗下智能音箱Tichome。

  • 2018年5月,在2018战略新品发布会上,出门问问发布了其智能手表旗舰系列TicWatch Pro,同时还推出了:小问音箱儿童版TicKasa Fox、小问音箱时尚版TicKasa Nano和小问智能单耳耳机TicPod Solo。面对企业级市场,出门问问还正式发布了中国首款已量产的AI语音芯片模组“问芯”。  

  • 2018年11月28日,出门问问CEO李志飞现场介绍全新可穿戴新品TicWatch Pro 4G版。 

  • 2019年2月26日,出门问问发布了TicWatch C2。 

  • 2019年4月30日,出门问问发布两款全智能手表新品TicWatch S2和TicWatch E2。

“出门问问产品遍地开花遍地烂,虽然李志飞及其团队的研发能力也屡屡获赞,但是每次到市场检验时,总是会出现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观察人士如此评价出门问问。

甚至有行业人士对CV智识表示,在李志飞看来,只有亚马逊、谷歌、科大讯飞、出门问问才是正规军,BAT则不是人工智能科研专业出身,所以即便打不过红利补贴,但还是要做相关的产品推进市场,以证明出门问问在语音交互领域的专业度。

只是,问题也越发明显:越铺越大的盘子,不只需要技术和情怀的支撑,归根到底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

为了将产品迅速推广变现,出门问问此前还公布了新零售战略。创始人兼CEO李志飞表示,2018年将在全国范围新开20家线下智能体验店,将引入人流监测、物品流动监测、VIP自动识别等AI技术,为消费者提供全程智能化服务。

但是到现在为止,出门问问在To B端和To C端双管齐下,其盈利模式还是模糊不清。而且从这一两年的动作可以看出,出门问问已经从研发多款产品秀肌肉的模式转向了思考如何赚钱的实际问题上。

比如说,出门问问曾在2017年与大众汽车合作,为其提供车机语音交互技术,这也为出门问问赢得了大众1.8亿美元的D轮融资。

估值狂掉   李志飞或寄希望于科创板

近日,据彭博消息,出门问问接近筹得一笔资金,令其估值超过10亿美元,并计划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对于融资消息,出门问问对媒体表示不予置评,但对于科创板上市“我们感兴趣有计划上”。

640.webp.jpg

CV智识对此也进行了求证。据所得消息称,李志飞是一个骄傲的创业者,在他看来,即使是公司已经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他也不轻易接受投资。

在李志飞看来,即便这笔资金已经筹集一年之久,投的起出门问问的资方也得是BAT和大基金级别,遗憾的是,BAT已经明确拒绝:不会投资。

此外,一位了解出门问问的竞品公司相关负责人也对CV智识表示“希望李志飞能挺过这一关”,由此可见出门问问处境之艰难。

但据一位接近出门问问管理层的人士表示,出门问问已经拿到了大众汽车给到的1亿美元融资,只是还没对外宣布。

而这背后更为可怕的一个事实是,现在出门问问的估值已经从17亿美元狂掉到了10亿美元,同时这种趋势很可能继续延续。

在该人士看来,之前的资方也就谷歌和大众汽车可能会救出门问问,但谷歌并不看好出门问问,所以此次就既没有跟投也没有退出。

因为在谷歌方面,之前投的钱很少,谷歌的技术底层本身就折价了一部分投资,而之前的钱已经拿不回来了,即便退出出门问问也给不了太多,所以如果最后出门问问活下来,皆大欢喜。

所以在当下这种情况,出门问问只能求助原来的资方渡点小钱,帮助公司捱过资本寒冬,而2017年,与出门问问达成合作的大众,就是这样的资方之一。

碍于和出门问问的合资公司问众智能,以及作为出门问问最大的资方,大众不救出门问问谁来救?

如果不给救命钱的话,出门问问不能自己造血,问众智能势必也会受到影响,而基于之前的车机语音交互技术又是大众汽车本身所欠缺的,其也不希望合资公司和投资公司全部死掉,所以拿钱出来救急也是理所应当的。

关于出门问问公司的现状,内部员工告诉CV智识称,“公司在准备科创板上市的同时,也在进行一项重要的工作—裁员,而裁员的结果是,核心运营团队大部分都选择了离开,留下的多半是工资减半也赖着不走的。”

此外,也有出门问问的员工在社交软件上抱怨道,去年的年终奖今年4月还没到账,并称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整个公司人心惶惶。

其实,出门问问的危机早在两年前就出现了,一位人工智能从业人员告诉CV智识称,2017年业内就曾有出门问问情况急转直下的传闻。

对于这一问题,李志飞也曾亲口承认:构建技术对于出门问问来说是容易的,过去几年最大的困难是找到一个刚需的应用场景。这是出门问问的困境,也是所有AI技术公司的困境。

2012年,出门问问从做语音搜索起家,两年后已经积累了几百万用户。

2014年 - 2017年,出门问问手里几百万不知如何变现的线上用户换成了几十万的智能手表用户,一路销售硬件、扩张场景、收获数据并吸纳研发团队。

而对于目前的出门问问来说,其符合科创板的各种条件,拿到了这笔来自于大众汽车的救命融资,就可以直接冲击科创板,再给自己博得一份生机出来。

当然,上了科创板,出门问问还需要解决火上眉毛的盈利模式问题。

最后,借用竞品公司的一句话——希望李志飞能够挺过这一关。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2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