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寻求报道
登录 | 注册
投稿

搜狐入局社交之战:一场事先张扬的计划

极客公园   |   吴绛枫
2019-06-12 11:16:34

搜狐还缺少一个安身立命的产品。

继聊天宝、马桶MT、多闪与飞聊之后,搜狐也在本周推出「狐友」App,正式加入社交大战。

有用户发帖称「狐友」是个「轻微博」,得到搜狐创始人张朝阳的转发。与前四款App集体围剿微信熟人社交的护城河不同,「狐友」以陌生人兴趣社交为主切入。

「狐友」并非全新的产品,最初它作为一种用户功能——「我的」,嵌入在搜狐新闻客户端。2018年,搜狐举办狐友国民校草大赛,一并推出了独立App「狐友」。赛事进展、粉丝讨论、选手投票等相关内容都会在「狐友」上展示。彼时,张朝阳接受采访曾直言:「搜狐社交产品复活了」。

只是先有罗永浩、王欣折戟,今日头条大张旗鼓却也表现平平,搜狐在复活社交产品之后又能走多远?

社交产品的老问题:定位何在?

至少从目前的数据表现来看,前路并不乐观。

据七麦数据显示,自2018年6月上线以来,在苹果应用商店的社交(免费)软件榜,「狐友」长期在600名上下徘徊,近日正式亮相后排名达到峰值,也仅为社交榜21名,免费应用总榜210名。

相较于完全冷启动的「飞聊」,5月19日上线后两天,便冲上了苹果商店总榜第四名,社交榜第一的位置。此外,「狐友」新增用户会默认关注张朝阳,由此可以了解这款产品的用户基础,目前仅为255万。

「狐友」的slogan是「扩张我的朋友圈」,但整个产品的界面和功能都过于简洁,底层tab栏只有「动态」、「互关」、「我」三栏。「动态」栏以时间为序呈现关注对象发布的信息流,「互关」则显示关注列表及好友推荐,「我」则是最基本的用户信息,包括关注、粉丝等。

社交软件应该满足用户明确的需求,比如微信成为了用户的熟人通讯录,微博提升用户获取热点信息,参与公共话题讨论等社交媒体属性,反观「狐友」的需求定位则是模糊的。有用户体验过后评论说:「这个产品一会儿让人感觉像即刻,一会儿像微博,一会儿又像soul」。

对标微博,「狐友」的内容形态是分散的,目前它就连最基本的信息检索功能都没有,更没有实事热点推荐。对此,张朝阳给出的解释是,「捍卫时间线是我们的特点,时间线是我们的上帝」,所以狐友不会做推荐和大V认证。

在「动态」栏的信息流里,设置有「狐友正在讨论」的话题集,诸如「你为什么熬夜」、「最吸引你的异性品质」、「一句话暴露你的兴趣」等。这些话题以情感、生活向为主,设计类似于即刻,「狐友」试图将内容颗粒度细分,形成更多情绪化、场景化的社交圈层,只是方式过于低效。目前,「狐友」还不允许用户自建话题,用户只能根据已有话题发表观点,无法实现同好的快速聚拢。

此外,「狐友」让用户找同好的方法更加粗暴。按照张朝阳的说法就是,「一个人在狐友的生存主要靠自己的活跃度」。他反复强调「互关」,「多关注别人,多说两句转发别人,粉丝会有的,大部队也会找到你,在你贡献内容之前,立即与人搭讪」。

内容方面,「狐友」用户不能发表原创的纯文字,必须配图。通过内容消费和引入社区的做法可以抢占用户时间,实现留存。只是目前「狐友」内的优质内容并不多见,没有明星大V,搜狐媒体的相关新闻资讯也较少在「狐友」内传播。在内容消费侧,「狐友」还有待加强。

搜狐曾通过黄页式信息分发实现了流量的早期攫取

哪里是搜狐的过去和未来?

尽管「狐友」在产品细节上还有诸多地方亟待完善,但入局社交,却是搜狐事先张扬的计划。

早在2015年初,微博产品之战尘埃落地,张朝阳就表示:「我们正在开发新的产品,我们搜狐微博并没有玩完。」在他的设想中,用户获取资讯的方式,一是板块消费,二是个性化消费,三是链式传播,「我们希望在前两种大流量基础上产生社交媒体」。

2018年,「狐友」借势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推出,针对的目标用户是在校学生、职场白领,90后,95后社交圈依旧是搜狐的主打。只是面向这一群体的社交玩家实在太多,除了豆瓣、百度贴吧等同好社区,QQ被微信抢占风头后全面转向95后交友,在交互方式上做了更加年轻化的改进,比如「戳一戳特效」、各类表情包等。即刻从资讯整合工具逐步转型成兴趣社区,已经收获了相对稳定的用户。

除此之外,还有今年初大火的「音遇」,以唱K形式快速圈住了一批音乐爱好者。相形之下,四不像的「狐友」并不是最有特色的那个。有业内人士表示,走到互联网下半场,所有行业都值得再做一遍,社交也不例外,只是必须在社交关系层面、产品形态层面、内容层面,或效率提升层面有更多创新。

互联网本身是一门流量生意,在收割流量之后牢牢把握住,才可能让一个产品一家公司基业长青。做出抖音等大流量产品的今日头条顺势推出多闪、飞聊也是这个逻辑,必须将流量沉淀在自家产品生态内。

作为中国互联网第一批门户,搜狐通过黄页式信息分发实现了用户时间和流量的早期攫取,同时期的网易做出了游戏,新浪的地位凭着微博得以延续,只有搜狐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没推出一款安生立命的产品。逐渐掉队的搜狐近年来也在努力尝试。

比如集中所有优势资源发力搜狐视频,从最开始购买韩剧、美剧等版权剧抢占市场份额,到如今通过通过狐友校花校草选拔赛挑选演员主演搜狐自制剧,相继推出《奈何Boss要娶我》、《拜见宫主大人》等,今年搜狐将视频业务的战略调整为「小而美」,旨在以更低的成本创造内容。张朝阳还提出,今年七月,搜狐视频将发力短视频。

接受采访,比达分析师李锦清说:「省钱逻辑确实很适合现在的搜狐,经过努力,搜狐好不容易在减亏上做出了成绩」。2019年一季度,搜狐总收入为4.31亿美元,净亏损5500万美元,同比减亏50%,其中视频业务同比亏损超40%。

显然,在做出更优质的业绩上,张朝阳对「狐友」寄以厚望。产品正式上线当天,他一连发出了40多条状态,还说:「搜狐新闻、视频是搜狐的现在,狐友是搜狐的未来」。毕竟,讲一个好的「社交故事」能够给资本市场带来更多的想象。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