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马斯克的“好朋友”,冲击2022港股最大IPO

投中网   |   李彤炜
2022-06-21 11:31:48

锂矿公司迎来黄金时代。

这将是港股今年以来最大IPO。

6月19日晚间,据港交所官网披露文件显示, 天齐锂业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具体募资规模尚未披露,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招银国际为其联席保荐人。

天齐锂业将成为继赣锋锂业后又一家“A+H”两地上市的锂业公司。此前有消息称,天齐锂业预计集资10至15亿美元。

创始人蒋卫平原是一名国企员工,1997年下海创业;而天齐锂业的前身是一家负债累累的国企。蒋卫平接受了这家县属国有企业,更名、改制、上市,之后通过两次跨国并购,让它步入龙头企业行列。

天齐锂业是锂电新能源的核心材料供应商,主要产品有锂精矿和锂化合物衍生物两大类,集上游锂资源储备、开发和中游锂化工产品为一体。基于2020年产量,是全球最大的锂矿生产商,也是全球第四大以及亚洲第二大锂化合物生产商。

近期锂价依旧处于高位,为了降低成本,整车厂抢占锂原材料好不热闹。前有欣旺达在2月份公布公司引入19名投资者,蔚小理、比亚迪均在其中;后有盛锂新能发布公告说引入战略投资,是比亚迪。此次天齐锂业IPO,市场有传闻称,特斯拉参与了天齐锂业港股IPO的认购,特斯拉模糊回应:“不清楚,无可透露信息。”

两次蛇吞象式收购

天齐锂业的创业故事起始于一名50后国企员工。

创始人蒋卫平1955年出生于四川遂宁市一个普通家庭,高考制度恢复前曾在四川省新津普兴公社下乡插秧做知青。高考制度恢复,蒋卫平抓住机会考入四川工业学院(西华大学前身)。

1982年,27岁的蒋卫平被分配到成都机械厂,开始长达3年的技术员生活,随后,他度过了3年行政工作、10年销售工程师生活,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国企员工。由于多年与机器为伴,蒋卫平自己也说喜欢跟机器打交道。

就这样到1997年,蒋卫平42岁了。他决定下海创业,成立了成都天齐实业有限公司,做的是进出口贸易,包括锂资源进口。那时,四川射洪县有个县属国有企业——射洪县锂盐厂,是天齐实业的供应商,但它连年亏损,是当地政府的沉重包袱。

县政府找到多个供应商希望他们拯救一下这家公司,很多人都不愿意,但蒋卫平来了兴趣,全盘接受了工厂与全部债务,还更名为天齐锂业。这也就是如今的天齐锂业。

接下来,蒋卫平通过两次蛇吞象式收购,让天齐锂业逐渐成为巨头。

第一次是在2012年、2013年,当时的背景是,作为固体锂矿的加工商,天齐锂业需要加工的主要原料——锂辉石,而这一原料来自于澳大利亚公司——泰利森。

2012年8月蒋卫平看到一则让他震惊的消息,泰利森要被全球锂业巨头洛克伍德收购。

为什么震惊?泰利森占全球锂资源供应约35%的市场份额,早在1996年天齐锂业就从泰利森进口锂精矿,高峰时他一家就要买下泰利森1/3的锂精矿。当然,这也是因为泰利森由全球品味最高、储量最大的格林布什锂辉石矿。

要知道,虽然中国是全球第四大锂资源国,但存在总量大、品质低、开采难、成本高的问题,所以我们也是全球锂资源第一进口大国。同时,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锂消费国,控制着全球80%的原材料精炼、77%的电池产能和60%的零部件制造。

如果泰利森被洛克伍德收购,不仅天齐锂业再次被卡脖子,对于我们这样严重依赖进口的国家,弊大于利。

蒋卫平胆子很大,敢想也敢做,这么小的公司想收购泰利森?洛克伍德当然不会把天齐锂业看在眼里,显然之后回顾,洛克伍德确实轻敌、傲慢,失去了这次机会。这也因为洛克伍德直接要拿50亿收购,这在谁看来变数都不大。

蒋卫平想了个办法,首先向国外金融机构借了高利贷,偷偷在澳大利亚注册了一个全资子公司——文菲尔德,通过二级市场交易和场外协议转让,分别收购了泰利森9.99%和10%的股权,变成泰利森的第二大股东。

之后的2012年11月,洛克伍德准备收购时,文菲尔德作为大股东行使了一票否决。否了之后蒋卫平需要拿钱才能收购,蒋卫平要在2013年3月20日之前支付53.3亿人民币。之后国家出手,中投公司战略入股文菲尔德,工商银行给了贷款。

最终,蒋卫平以高出洛克伍德15%的报价拿下了泰利森。

再此之后,蒋卫平又将泰利森49%的股权出售给洛克伍德,他拿下了51%的控股权,还清了大部分银行贷款和高利贷,中投挣了6个亿。

这次收购的故事讲完了,第二次是在2018年,让天齐锂业一跃成为中国锂王、全球锂业龙头。

锂的主要生产来源是盐湖,占据全球已发现储量超50%的三大盐湖分别是: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湖(Salarde Uyuni)、智利的阿塔卡玛盐湖(Salarde Atacama)和阿根廷的翁不勒姆埃尔托盐湖(Salar del Hombre Muertto),这叫锂三角。这三个盐湖也被SQM、雅宝、FMC三家巨头控制。

而SQM控制的阿塔卡玛盐湖含锂浓度高、储量大、开采条件成熟,是世界最大的成熟盐湖之一。

2016年,加拿大两家化肥巨头——加拿大钾业公司、加阳公司合并,拿下了SQM32%的股权。然后,美国、中国、印度等过要求开启反垄断调查,加拿大钾业公司就需要剥离几家化工公司的股权,包括SQM。

没办法,2017年10月,加拿大钾业公司宣布18个月内剥离所持SQM的股权,这就让无数猎手闻风而动,包括中化集团、天齐锂业、金沙江、雅宝等。

其实,换个角度考虑,智利的这个大盐湖,最重要的两个买家就来自美国和中国。这就与当时的国家博弈有关,不单单是纯粹的商业利益驱动。最终,天齐锂业成为第二大股东。

无论如何,天齐锂业2010年上市,之后的两个大事件——两次收购,帮助他在不到10年的时间成为全球锂业版图中更有话语权的龙头企业。

还债迫切

招股书披露,天齐锂业本次IPO募集资金的用途主要是偿还SQM的债务,剩下的将用来扩张项目。

这就源于不是每一次巨额收购都能顺利度过难关,虽然第一次收购最终用定增与卖股权平了债务,但第二次,并不这么顺利。

2018年12月,天齐锂业以约40.7亿美元的对价完成购买由Nutrien持有的SQM的6256股A股。同年,订立了两份融资协议(银团贷款A及银团贷款B、银团贷款C),提取其下所有可使用融资35亿美元为SQM交易对价拨资。

这意味着,天齐锂业有35亿美元来自银团贷款。由于背负巨额负债,天齐锂业2018年曾向港交所递交过一次上市申请,但SQM产能收益兑现之前,公司也在连年亏损,没能成功。

锂资源行业存在周期性。

此前,锂业需求的迅猛增长来自电动汽车和储能需求的爆发式增长,这就导致了2016年到2018年,天齐锂业的净利润分别为15.12亿元、21.45亿元、22亿元。但接下来的滑坡已经有所预示,虽然2018年录得净利润22亿元,但同比仅增长2.56%,营业收入降幅在50%以上。

当时,天齐锂业净资产不过119亿元,还同时采用并购银团贷款、境外筹集资金、自筹资金三种方式,负债率高达75%。 

接下来,由于需求旺盛,接下来的锂行业过度生产使产能过剩、产品价格下跌,再加上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政府也削弱了上游碳酸锂的需求。2018年到2020年,天齐锂业营收增速下滑,净利润为负。

2019、2020年以及2020年前三季度及2021年前三季度,天齐锂业的业务收入分别约为48.16亿元、32.15亿元、24.17亿元、38.49亿元,营收增速有所下,同时公司净利润为分别约为-54.8亿元、-11.25亿元、-5.79亿元。

此外,债务较高,公司在研发等方面的开支也在收紧。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前三季度分别为4840万元、2430万元以及1490万元,呈现快速下降的趋势。

之后,引入澳大利亚上市公司IGO投资后,天齐锂业得以缓一口气。如今行业再度迎来高景气,锂盐价格大幅提升,也让锂盐企业利润提升。这也成为天齐锂业的活水与源头,负债率下降,业绩回暖。

2021年开始,锂盐的供给量与增速难以匹配下游需求增长的速度,部分企业因为扩产时效、锂资源问题难以满产,实际供给量达不到预期。

2021年,天齐锂业开始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76.6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6.56%;净利润20.7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13.37%。2021年9月,天齐锂业公告启动H股上市,称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现有债务偿还、产能扩张和补充运营资本。

WIND资料显示,近半年内,已有12家投资机构对该公司给出评级,均为“买入”或“增持”。截至6月16日收盘,天齐锂业A股报114.75元/股,市值1694.97亿元。

目前,天齐锂业拥有400多亿资产,1600万吨LCE储量。

在锂矿端,目前在建的化学级锂精矿三期扩产项目预计将于2025年建造完工,预计将增加52万吨/年的产能,从而使泰利森锂精矿总产能在2025年达到约210万吨/年。此外,天齐锂业多年前就战略布局了四川雅江措拉锂矿,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锂资源缺乏和原材料进口的风险。

锂化工产品端,目前在四川射洪、江苏张家港、重庆铜梁三个生产基地拥有4.48万吨/年的锂化工产品产能,重庆铜梁生产基地拟分两期扩建2000吨金属锂项目,四川遂宁安居2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正逐步恢复建设节奏,预计将于2023年下半年竣工调试。澳大利亚奎纳纳一期年产2.4万吨电池级氢氧化锂项目的首批氢氧化锂产品,业已通过内部实验室取样检测,确认所有参数达标。

马斯克要入股

特斯拉 CEO 马斯克 4 月曾在社交媒体回复有关锂盐价格数据时提到,锂盐价格已经高到离谱,除非成本得到改善,不然特斯拉可能必须开始大规模地亲自参与锂矿的开采与提炼。动力电池是整车成本的最大头,约40%,据测算,碳酸锂价格涨10万,动力电池对应成本至少相应上升5000元。

整车厂开启入了股锂矿公司的新潮流。

蔚小理也曾在今年 2 月联手投资电池生产商欣旺达;3 月,盛新锂能就曾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定向发行股票的方式,引入比亚迪作为战略投资者,募资不超过 30 亿元。该次发行完成后,比亚迪持有盛新锂能的股份预计超过 5%。而此前大众汽车集团(中国)也曾表示,有意与华友钴业和青山集团组建合资企业,以确保镍和钴的供应。

在天齐锂业两次赴港上市获批准期间,新能源板块明显“回血”。截至2021年底,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784万辆,同比增长59.25%。2021年新注册登记新能源汽车295万辆,同比增长151.61%。而2017年,新注册登记新能源汽车数量仅为65万辆。

5月31日,比亚迪在非洲寻得6座锂矿并达成收购意向,这意味着比亚迪在未来十几年不需要为锂短缺担忧。福特汽车在2022年也与澳大利亚锂矿公司LakeResource签署了一份购买锂的初步协议。有业内人士透露,蔚来近期也在密集调研锂矿,“尤其看中南美的盐湖”。

战火从南美、澳大利亚的“三湖七矿”蔓延至国内。5月21日,一度登上热搜的斯诺威矿业天价拍卖落下帷幕。引发资本竞逐的是该公司旗下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探矿权。21位竞买人拉锯6天5夜,3448次出价,该标的终于以20亿元成交,是335.29万元起拍价的596倍。

各大券商喊出了“锂价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的口号。

整个上游锂资源公司也在一路飙升。今年一季度,多家锂电上游企业业绩增速高达5倍甚至10倍。其中,融捷股份净利润增幅达13996%,雅化集团一季度净利润增速达1210%;盛新锂能、中矿资源、赣锋锂业等企业的利润增速均超5倍。

此前马斯克称正在建设自己的锂矿提炼工厂,并已经拿下美国内华达州一处锂矿的开采权。对于参与认购天齐锂业,也早有风声。但特斯拉方面回应,“不清楚,无可透露信息。”(文/李彤炜,来源/投中网)



网站编辑: 郭靖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