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这家长沙VC刚刚募了10个亿,已投项目被高瓴几十倍估值接盘

投中网   |   陶辉东
2022-01-27 10:33:20

三泽创投的投资风格类似狙击手,每年出手次数不多,而以命中率取胜。

从2008年到2022年,来自湖南长沙的三泽创投,已经专注做了十四年股权投资。

2021年12月下旬,三泽创投宣布湖南湘江三泽创业投资基金完成首关,注册规模5亿元,基金主要围绕医疗健康产业进行股权投资,重点支持湖南省医疗健康产业发展。三泽创投创始合伙人周文告诉投中网,目前基金还在扩募期,预计最终的总规模会达到10亿元。 

中国创投市场的聚光灯聚焦在北上广深等少数几个城市,来自长沙的三泽创投一直低调。眼下创投市场面临严重的募资难,三泽创投却能够逆势完成10亿元的募资,实力可见一斑。作为一只以专业化为特色的基金,10亿元的规模足够跻身全国专项基金前列。

湘江三泽基金已经是三泽创投管理的第五只基金。过去十四年来,三泽创投稳扎稳打,保持着每两三年左右一次募资的稳定节奏。周文表示,三泽创投不追求募资规模,“只要手中一直有足够的子弹可打就行”。

三泽创投的投资风格类似狙击手,每年出手次数不多,而以命中率取胜。目前,三泽创投已经投出了寒武纪、力合科技、山东朗进、长沙银行、科恒股份、万孚生物、开元仪器、振东制药、新国都等众多上市公司,是一家极具影响力的中国本土创投机构。

 一家创业者基因的VC 

今天的三泽创投是一家专业VC,但它的底层基因其实是产业。 

周文曾是一位创业者。早在1998年,周文与几位合伙人联合创立了联创集团,这家公司后来成长为一家非常成功的大型钢贸企业。资料显示,在2020年联创集团位列湖南百强民企第11位。 

2008年,联创集团业务步上轨道,周文不再承担公司的管理工作,开始想着寻找别的挑战。“我们经历了完整的创业过程,对公司的治理、决策有一些经验,我觉得这对做投资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基础。”周文向投中网表示。 

于是,三泽创投在2008年正式开张了,当时的公司名字还是瑞驰丰和,也没有对外募资,投资的资金全部来自联创集团注入的资本金。很快,三泽创投就迎来了开门红。2010年,“POS机第一股”新国都在创业板上市,这是三泽创投的第一个IPO项目,从投资到上市只有一年的时间。 

但周文向投中网坦言,成立之初的三泽创投还谈不上有什么投资理念,只是知道要做投资,至于说要投什么方向、什么领域,基本上还来不及去思考。 

实际上,这也并非三泽创投一家独有的状态。2009年创业板正式推出,骤然催生了一波创投热,那时候整个一级市场几乎只有一种投资理念,那就是Pre-IPO。三泽创投也是这样,周文表示:“我们当时的想法是,投完之后五年内要上市,五年还上不了市的项目就不用看了。” 

另一方面,当时的一级市场还远没有今天这么内卷。那时资本仍然相对稀缺,面对创业者能把估值压得很低,一二级市场差价带来的回报空间已经足够巨大。 

三泽创投最开始意识到这一套Pre-IPO模式的问题,是在2012年。周文的思考出发点是企业思维。他向投中网表示,投资人看企业的时候会问它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那么一家投资机构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又是什么呢? 

经过一番分析,三泽创投的结论是要做聚焦,专业化才是适合三泽创投的定位。周文表示,头部机构都在走规模化的道路,但这不是三泽创投的基因,而要对抗规模,最好的利器就是专业化,“在某一个领域或两个领域里边做得比较专、比较深,我们认为是可行的”。

于是,三泽创投从2012年开始走上了延续至今的专业化之路,步步为营的做到了行业前列。

 扎根专业化敢于早布局 

三泽创投聚焦的赛道有两个,一是医疗健康,二是硬科技。尤其是医疗健康,单单是IVD领域,三泽创投就已经投下去十多个项目,布局非常之深。 

2016年,三泽创投独家投资了一家做质谱仪的公司,名字叫英盛生物。三泽创投投资的那一轮是种子轮,而现在英盛生物已经融到了C轮,高瓴等大PE纷纷入局,估值涨了几十倍。英盛生物目前是中国质谱龙头,有望成为该领域第一家上市公司。

周文向投中网回忆,三泽创投投资之时,英盛生物的质谱仪业务其实还在酝酿中,并没有产品落地。三泽创投看好的,是它的团队和技术,有机会成为细分赛道里的领军企业。 

投资阶段前移,是三泽创投决定走专业化之路以来一个很大的变化。有意思的是,投的更早之后,三泽创投反而没有退出焦虑了,几年上市反而成了不太重要的事情。

另一个例子是瀚海新酶,三泽创投2018年投资它的时候,公司才刚成立不久,还只有几个人,办公场所看起来甚至有点“简陋”,当然也没什么收入。谈到投资它的逻辑,周文很简单的表示:“我们认为它的产品方向很好,可以等它成长,慢一点无所谓。”

2020年疫情爆发后,瀚海新酶大放异彩。过去中国IVD酶原料依赖进口,但疫情之后海外供应链突然被阻断了。这时瀚海新酶的产品及时顶上,包括疫苗研发企业都在采购它的产品。 

这种情况下,瀚海新酶的业绩爆发自然非常惊人,收入利润都指数级增长。2021年11月,瀚海新酶完成了8亿元的C轮融资,估值与三泽创投投资时相比已经增长了几十倍。 

周文表示,三泽创投在投资这类企业时没有想过几年上市之类的问题。他的想法是,既然要投医疗,就不能再想着Pre-IPO那一套了,“最好要把基金的期限给它用足了”。一级市场有一个很流行的概念叫“以退定投”,意思是投资时就想好了退出。但周文认为退出是一个伪命题,只要项目质地过关,退出根本无需担忧,“就算基金到期了,老股也不愁卖”。 

湖南人素有敢闯敢拼、敢为天下先的豪气。来自长沙的三泽创投,也颇有几分湖湘基因,不保守、敢下注。

2018年三泽创投还投资了另一个大名鼎鼎的项目,就是现在已经上市的“AI芯片第一股”寒武纪。在一级市场上,寒武纪曾是一家光环与争议并存的公司,每年的巨额亏损以及高企的估值,让很多投资人望而却步。周文也坦言,寒武纪提供给他们的财务数据,其实很难作为投资决策的依据。最终让三泽创投做出投资决定的,是寒武纪在AI芯片领域的技术领先性。

“寒武纪是中国为数不多的、能够在芯片设计上做到全球领先水平的公司,这样的项目出来一个是不容易的。至于商业化的进展,更多是着眼于未来。”周文表示。

 厚积薄发做一家赚慢钱的VC 

三泽创投总部在长沙,在广州、北京均设有分支机构。周文告诉投中网,三泽创投的长沙投资团队,一周大概只有两三天待在长沙,大部分时间都在全国各地跑。前面提到的英盛生物是一家山东企业,瀚海新酶是武汉企业,寒武纪则是北京企业,三泽创投的项目遍及全国。 

开头提到,三泽创投每年的出手次数只是个位数。但周文表示,开火要谨慎,瞄准动作不能没有。所以三泽创投每年大概要看500多个项目,保持对产业最紧密的跟踪。 

三泽创投有一个理念,投资最重要其实不是投资这个动作本身,而是投前的研究和投后的服务,这两个环节也是三泽创投花费时间最多的地方。 

2019年三泽创投升级了行研体系,成立了三泽研究院。这又是一种企业思维,周文认为,三泽创投投资的企业都有研发部门,研究院也相当于三泽创投的研发部门。 

在周文看来,把研究的重任完全交给投资团队是有问题的,因为投资经理们往往更偏向进攻性,他会不自觉的为看好的项目找佐证,而行研不能这么做,在三泽创投,研究院是独立运作的。未来,三泽研究院的目标是做到前瞻性的引领投资,通过前期的“预研”,有意识的发现有投资价值的细分赛道。

在投后端,周文有一句话:“最好的投后服务其实是陪伴。” 

三泽创投的出手次数少,投资的企业数量也少,三泽创投与被投企业的联系往往会非常紧密。很多项目后期完成了很大规模的融资,其它机构占股比例比三泽创投高得多。但当企业家遇到了一些企业管理、战略上的困惑,还是更愿意找三泽团队交流。三泽创投内部有一句话:贴着草皮跟企业家打交道,意思是要尽可能地贴近企业、贴近企业家。 

周文自己做过企业,他对企业家的孤单非常能感同身受:“企业家要自己承担很多事情,很多难处不能跟员工说,不能跟客户说,有时候跟股东交流是最合适的。如果投资人把姿态摆得很高,或者跟企业家很疏远,让他觉得你遥不可及,可能他们就不会来找你了。” 

十年磨一剑,三泽创投用自己的坚持,穿越了十四年来中国资本市场大大小小的周期,在竞争日趋激烈的中国创投市场站稳了脚跟。

当下,随着注册制改革的落地,中国创投又迎来一轮洗牌。周文预言道,未来的一级市场,不可能大部分机构都赚钱,剩下了的玩家一定是少数。而三泽创投一定要继续保持自己定力,做专做深。“这个行业有人赚快钱,有人赚慢钱。三泽创投要做的是修炼内功、不断积累。长期来看,不仅物质回报一定会到来,精神上的成就感也是巨大的。”周文表示。(文/陶辉东,来源/投中网)



网站编辑: 郭靖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