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红杉、高瓴,一起投了个天使轮

投中网   |   张楠
2021-09-16 11:19:28

天使投资,内卷得不轻。

一位“有小成”的企业家二次创业,官宣天使轮刚刚三个月,又悄然出现工商变更:红杉、高瓴同时入局。

天眼查信息显示,9月1日,杭州水母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母智能”)新增股东SCC Seed II Holdco U,Ltd(红杉中国种子基金)、上海高瓴辰钧股权投资合伙企业(高瓴创投),持股比例分别为5%和2%。

今年6月,水母智能刚刚宣布过完成由元璟资本、微光创投联合领投的3000万元天使轮融资,而按照此次股权变更的情况来看,元璟和微光的股权只稀释了不到1%,想必增发比例不大。

这就有意思了,三个月融两轮(未必不会记为一轮),两家大基金这么快入局,抢得却是天使轮,还没投进去多少份额,说明啥?

两条线索:第一,说明水母智能有点来头;第二,说明天使投资内卷得不轻。

先从“有点来头”来说。水母智能大股东是北京洛可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可可”),已经成立17年,创始人是贾伟,其于2020年底成立水母智能,这是一家以AI设计为核心竞争力的新型技术公司,主打AI技术挖掘数据价值,将设计经验算法化。

洛可可作为整合创新设计集团,定位相对高端,服务世界500强超过100家,国内500强超过200家,曾参与设计如百度Apollo无人车、海底捞的自热火锅等知名项目。

水母智能显然打的是AI用把设计服务往下走的概念,主打“AI设计、将设计经验算法化”,门槛比洛可可低不少,目的是小微企业的客户。

因此水母智能可以定义为:一个有成绩的企业家,借助前沿技术,找到了落地场景,启动二次创业的典型。事实上,过去几年贾伟一直在寻求将设计服务在更多场景落地的机会,也尝试过众包模式的洛客设计平台,但此次,还是选择了AI作为突破口。

水母智能之外,8月份官宣融资天使轮的motphys,创始人是打过ACM总决赛的背景,也是由红杉种子基金和高瓴创投联合领投的。

像水母智能这样,企业家二、三次创业还只是投资人眼中“优质”项目的缩影,深口袋基金杀入早期以后,高校教授、企业高管、归国天才等,都是争抢对象。而投资策略也与此前的主投阶段大不相同,例如2018年红杉种子基金单列时,官方的口径就是:持股比例可下探至最低5%。

在水母智能的案例中,元璟资本与微光创投作为天使投资,两家机构各持有10%的股份,而三个月后的红杉与高瓴,持股比例则只有5%和2%。从这个案例回看的话,更加印证了为何红杉当时对策略上有如此的判断。

为什么会在很多局部形成这种团购的局面?一方面是创始人,风险投资进入产业越深,创始人越强势,越有主见,就越会从一开始就做有目的性的选择,从各个方面平衡考虑,就会纳入多个资方入场。

此外,大基金也很早就意识到这个内卷的局面,并接受它了。一个非常现实的情况是,对于早期项目来说,并不那么情愿让大基金从很早期就介入进来。接受其投资,自然是能拥有更多的投后资源或服务,但更多创始人还是会选择在早期尽量少地释放股份给深口袋,而是在后续轮次的大额融资中,再选择他们。

更何况头部案例的争抢难度也在加大。比如钉钉创始人,后被收购加入阿里的无招,被曝即将出走阿里二次创业时就和多家顶级VC都聊过,但最终,无招并没有离职,而是选择留在阿里体系进行内部孵化,与阿里巴巴关系密切的元璟资本拿到了唯一的门票。

而前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墙辉,2019年离职创建来未来科技时,红杉则与元璟资本、鼎聚资本一起分享天使轮,天眼查信息显示,2020年3月,红杉持有来未来科技13%股份,2020年11月阿里健康斥资2.16亿元入股来未来科技,红杉持股比例降至9%,在今年5月的最新一次变更中,红杉又将持股比例提升至11.22%。三次变更,红杉持股比例始终维持在10%左右。

在一些投资人争抢的明星项目中,“团购天使轮”的现象也更为激烈。今年以来,元象唯思、Datafuse Labs、motphys、跃赛生物等公司,天使轮都是以团购的形式落定的。

简单列一下吧,根据天眼查的信息:元象唯思天使轮的投资方是腾讯投资、高瓴创投、五源资本、高榕资本;Datafuse Labs的种子、天使两轮被高瓴创投、华创资本、九合创投分享;motphys刚才说了是红杉和高瓴;跃赛生物的天使轮则是泰福资本、昆仑资本、高瓴创投这三家。

而汇集了半导体行业“全明星”阵容的芯耀辉科技,融资规模、阵容堪称豪华,从今年1月到8月,仅7个月的时间就完成4轮融资,汇集近30家机构投资人,红杉和高瓴持股比例仅为3.8225%。

再往前,前百度高管,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百度研究院执行院长余凯,2015年创立地平线机器人,在首轮仅仅数百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中,挤进了五源资本、红杉中国、高瓴资本、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线性资本、创新工场等7家机构,随后的Pre-A轮引进了著名的俄罗斯风投机构DST Global。

团购天使的现象,也让天使投资变得更像VC的打法,可以预见的是,类似王刚天使投滴滴一把回报上万倍的案例,出现的概率越来越小了。

但总的来说,天使轮的内卷是在多个局部,还谈不上系统性地卷。相对来说科技、企服领域的“团购”风更盛,内卷更明显,而消费就是个例外的赛道。

入场比较早的垂直消费基金拿到了不少优质项目,包括餐饮赛道的番茄资本,供应链领域的钟鼎资本、专注消费的加华资本、黑蚁资本等都拿到了不错的独家项目,比如番茄资本,通过培训+资源+融资,从2017年成立后便精准地投中巴奴毛肚火锅、丰茂烤串、阿甘锅盔、墨茉点心局等,加华资本也在去年独家投到了文和友的A轮。

巴奴毛肚火锅也是个例子,首轮、B轮都是番茄资本独家投资,C轮由源峰资本领投,日初资本、高榕资本、番茄资本跟投,估值已超200亿元。

所以,尽管很多局部呈现了团购、内卷的状况,但能找到垂直优势小基金也不是全无机会,同时大基金面对的也不尽是优势。青山资本张野曾表示,大基金能否做好天使投资,至少有俩现实问题,一个是基金规模决定了巨大的投资数量,数量本身有执行难度。第二是组织建设,天使投资小金额快速决策,而事实上大金额的投资能带来的收益性价比更高,权责分配机制也有挑战。


网站编辑: 郭靖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