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春华资本两三事

巨潮商业评论   |   杨旭然
2021-09-13 15:35:45

在采访中,胡祖六罕见地阐释了自己的投资逻辑,坦言最重要的投资方向就是科技产业,特别关注“如何让科技来改造和提升传统行业”,其次就是消费和金融科技类的投资机会。

“你不管把多大数量的驿路马车或者邮车连续相加,也决不能得到一条铁路。”

熊彼特是经济学家中推崇技术创新的代表人物,他以创新理论解释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在他看来,创新是一种革命性的变化,也意味着毁灭。在无数个类似铁路对马车的毁灭过程中,经济得到发展,并实现“经济实体内部的自我更新”。

胡祖六对于熊彼特的理论推崇备至。他曾公开表示,“中国如果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就必须拥抱熊彼特式的增长”。

和其他知名投资人不同的是,胡祖六是更加科班和资深的经济学研究者。他曾是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曾担任过瑞士日内瓦-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首席经济学家。

身份变成春华资本创始人之后,他把对创新的理解变成一个个投资案例。在大多数时候是成功的,除了在蚂蚁金服上令人尴尬的搁浅。

但在释放自己在政商两界能量的同时,人们对于春华资本的存在却抱着一种有意无意的忽视——或者这正是胡祖六想要的低调。

我们可以在相当多的互联网“大厂”投资案例中,发现春华资本和胡祖六的身影,那意味着一张张代表巨额财富的船票。从上市之前的阿里巴巴,到广为人知的对百胜中国的投资,再到对喜马拉雅、滴滴、兴盛优选的投资等等。

近期,胡祖六最新的动作,是花掉140亿元买下美赞臣在中国的业务,切入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市场。在此之前,春华资本还投资过另一家乳制品企业君乐宝。

这看起来与“注重创新”的投资方向并不相同。和高瓴对于水泥、电梯、乳制品的投资类似,这是在追逐创新与成长的同时,去寻找某种“守成”的投资逻辑,是兼容创新与守成的策略。

用一句广为流传的话概括就是,投资那些能够改变世界的企业,和那些无法被世界改变的企业。而胡祖六本人,似乎也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关于只投资创新型企业的承诺。

与阿里的微妙关系

有人开始质疑春华资本是“寄生阿里巴巴”。这显然是低估了胡祖六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投资家的水平和能力。

2004年,高盛将手中持有的50%阿里股份全部套现,卖了2200万美元。

这笔投资开始于1999年,当时的投资额是500万美元。如果高盛当初没有卖出而是把这部分股份拿到现在,那么其价值将达到约3000亿美元。

高盛当时主要的决策人是私募部门的亚洲区主管林夏如,胡祖六担任的职务则是高盛集团大中华区合伙人。

胡在这笔投资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至今我们无从得知。但通过仔细观察这笔投资、阿里巴巴对自己早期融资经历的传播“定调”,以及后期马云对春华资本和胡祖六的态度,我们不难发现几个细节:

1.蔡崇信拉来了自己的“老乡”林夏如,但林投资500万美元,拿走了早期的阿里巴巴高达一半股份,这是极其强势的表现,据称当时马云的心理价位是500万美元卖10%股份;

2.在后期关于阿里巴巴的资料、回忆式的内容中,林夏如都是一个比较少见的名字,甚至连高盛对阿里巴巴的投资都通常语焉不详,大多数人都更熟悉软银、雅虎对阿里的投资,这很有可能源于阿里高层对高盛投资过程的不满——低价获得大比例股份,又在互联网危机时期迅速卖出。

3.马云与胡祖六保持了相对密切的联系,阿里巴巴/蚂蚁金服都与春华资本有多层次的合作,春华资本成立后的第一笔大额投资就是阿里巴巴,胡祖六本人也任职蚂蚁金服的独立董事。

从这些细节中,我们可以尝试着还原出当时林夏如、胡祖六两人(也有可能是高盛官方与林、胡两人之间)对于处在创业早期的阿里巴巴抱有不同的态度。

胡祖六曾说:

“九十年代初,互联网开始异军突起的时候,我就非常关注新兴的科技赛道,相信互联网技术将对经济、文化与人类生活方式带来深刻的影响,也有幸认识了其中一些著名的领军人物。”

著名的领军人物自然包括马云。到了2010年之后,春华资本创业初期与阿里巴巴关系的相对密切早已经不是新闻。当我们试着脱离阴谋论的视角和观点去观察这件事的时候,就可以推测出,胡马二人是相互信任、支持、促进的关系。

以至于有人开始质疑春华资本是“寄生阿里巴巴”。这显然是低估了胡祖六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投资家的水平和能力。

目前有部分流传的资料显示,春华资本成立之后最早尝试劝说中概股私有化回归中国资本市场,2010年最早投资的公司企业是上海康鹏化学——一家以含氟专用化学品的研发制造见长的企业。

随后,春华资本在2011年投资了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心连心化肥(HK:01866),认购其总值人民币3.24亿元(约合5100万美元)的五年期人民币可换股债券。

图片

中国心连心化肥股价表现(2011年1月至今)

当时春华资本对于这家公司的判断在于“股价被低估”,且“虽然国内化肥行业中有上百家尿素生产企业,但年产能超过200万吨的非常少,生产规模的扩大,会带来成本的优势。”

2012年其代表投资案例是迅雷。春华资本领投5000万美元,并且在迅雷2014年成功上市之后很快减持退出。

在早期的这些投资项目中,胡祖六认为最重要的仍然是阿里巴巴:

“十多年前,春华资本成立伊始,美元一期基金的首笔投资,也是最重要的一笔投资,就是投资了阿里巴巴……在此以后,我们陆续投资了一些细分互联网赛道的新兴企业……我们对移动互联网的关注由来已久。”

“机会主义”

虽然对熊彼特的经济学思想推崇备至,但创业之后的胡祖六“在商言商”,展示出了对投资机会的敏感。

梳理春华资本早期的投资方向和动作,可以找到胡祖六的投资偏好。

拆除VIE构架或者私有化的中概股中,动作最早、最快的是暴风影音。2010年7月开始准备拆除VIE构架并计划在国内上市,2014年最终成型。

随后在大约2014-2015年两年的时间里,大量在美中概股选择私有化和回归,其中最知名的就是巨人网络、360和分众传媒三大案例。

春华资本在创立之初正好赶上了中概股回归的起点,对此胡祖六显然有过积极的参与。但在第二年就进行了一笔比较典型的“价值投资”,对被市场低估的心连心化肥进行注资。同一时期,春华资本还顺利推进了对阿里巴巴和迅雷的投资。

通过观察这几笔投资动作,就能发现胡祖六在具体的投资操作中,确实贯彻了自己对创新的理解和坚持,并且也融入了对企业价值的思考——当年对中国心连心化肥以极低的价格买入,价值逻辑清晰精准。

但化肥、化工行业的业绩和估值增长速度都相对较慢,获得回报的周期也相对较长。至今康鹏化工正在登陆科创板,春华投资的投资仍未退出,而心连心化肥的股价则是到2020年底开始才有明显起色。

另一方面,春华资本的操作也体现出了比较清晰的机会主义导向——在中概股回A的早期阶段,胡祖六敏锐观察到机会并形成决策,在具体的操作案例上,也没有将标的局限在创新型互联网公司;反而是2012年投资的互联网企业迅雷,在上市之后就被迅速减持。

2014年5月23日,迅雷在赴美上市前的招股说明书信息显示,春华资本持有其1500万股,股份占比5.7%,并且由合伙人汪洋出任迅雷董事。

到2014年6月30日,迅雷上市后仅5天,春华资本已经从前20机构名单中消失,汪洋也不再担任迅雷董事。显然胡祖六并没有意愿去持续观察迅雷上市后的进展。而迅雷上市后股价的不断跌落,也印证了这笔抛售的成功。

图片

迅雷股价表现(2014年6月至今)

对百胜中国的投资案也是胡祖六的经典一战。这次投资,春华资本与阿里巴巴一共投资4.6亿美元,其中有4.1亿都是春华资本投的,蚂蚁金服只参与了5000万美元。

当时的舆论对于这笔投资主要集中在两方面:八卦和担忧。八卦指的是马云此前曾经想去肯德基打工被拒,现在重金“收购肯德基复仇”,担忧则指的是舆论普遍看衰这次投资,要么说是肯德基需要蚂蚁金服的赋能,要么说是百胜中国当时业务停滞甚至在2014年有700万美元的净亏损。

总之,明明是春华资本对百胜中国进行了一笔4.1亿美元的押注,但几乎所有人都忽略了投入更多的春华资本。甚至有人总结为“春华资本跟着马云吃肯德基”。

2021年9月初,百胜中国的市值在上市之后持续上涨,累计涨幅160%以上,总市值超过了250亿美元——又是一笔胡祖六式的长周期获得稳定回报的投资。

图片

百盛中国股价表现(2016年11月至今)

细心的读者可以发现,肯德基和必胜客的快餐店,或者是心连心的化肥,以及美赞臣的奶粉,康鹏化学的氟化工产品,都和革命性、毁灭性的创新关系不大。

虽然对熊彼特的经济学思想推崇备至,但创业之后的胡祖六“在商言商”,展示出了对投资机会的敏感,甚至有些资源驱动、机会驱动的意味。但其投资的结果,又渗透着一种价值投资式的、长期稳健回报的特质,这在一线投资机构中显得有些独特。

从后期投资到风险投资

春华资本也开始关注早期的投资项目——将一些投资决策前置,以抓住在人工智能、新一代产业互联网、医疗科技等方面的投资机会。

2019年年底,胡祖六接受了《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专访——注意其选择接受采访的媒体调性。

在采访中,他罕见地阐释了自己的投资逻辑,坦言最重要的投资方向就是科技产业,特别关注“如何让科技来改造和提升传统行业”,其次就是消费和金融科技类的投资机会。

在投资的过程中,胡祖六也基本上按照原则在贯彻:

2018年8月,喜马拉雅完成VIE架构的搭建,同时进行了新一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了红杉、春华资本、腾讯、泛大西洋投资、华泰证券、高盛和新天域,共计投资4.6亿美元,投前估值29.4亿美元;

同月,小鹏汽车完成了40亿元的B+轮融资,春华资本、晨兴资本、何小鹏本人参与;

图片

小鹏汽车股价表现(2020年8月至今)

2018年9月,有关软银、春华资本洽谈投资字节跳动的消息传出。10月,字节跳动宣布获得软银愿景基金、KKR、春华资本、云峰基金、泛大西洋投资共计40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股份占比达到5%,当时这笔投资将字节跳动的估值推高至750亿美元;

同一时间,春华资本和蚂蚁金服联合领投了哈啰出行,本轮融资的总额在40亿元人民币左右;

2019年11月,春华资本宣布联手平安资本、君乾股份完成对君乐宝51%的股权收购,此次收购交易对价达人民币40亿元。完成收购后,君乐宝与蒙牛完全分拆。

2021年2月18日,社区团购创业公司兴盛优选将完成30亿美元投资,红杉领投,春华资本和腾讯、方源资本、淡马锡、KKR、DCP、恒大等跟投,融资的兴盛优选估值至少达80亿美元。

同在2021年2月底,春华资本完成了另外一笔投资。通过这笔投资,春华资本、方源资本、以及公司管理团队组成的联合投资方,将持有智联招聘76.5%的股份,而此前的第一大股东SEEK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将只拥有23.5%的股份。

而在这笔投资之后仅三个月,知名的HR SaaS和人才管理平台企业北森完成了2.6亿美元的F轮融资,春华资本和软银、高盛等机构共同入局,春华资本在人力资源领域投资了两个重量级企业。

这些案例基本上都在贯彻科技+消费这两大领域的投资,其中有不少都是被抢破头的顶级项目,而胡祖六更倾向于在中后期进行参与,有不少属于Per-IPO融资,虽然成本较高,但确定性也更强一些。

另外,由于和蚂蚁金服之间的特殊关系,以及在顶级金融机构的工作经历,胡祖六对于金融科技类企业颇为看重,先后投资了陆金所、大数金融、商汤科技、第四范式等企业,把这条赛道几乎“搜刮干净”。

自2010年创业至今,春华投资已经走过了11年,从早期对中概股回归的关注,到一些体现出某种价值投资特质的项目,再到2018年之后更加专注在互联网超级独角兽的后期投资,胡祖六的投资逻辑历经调整,却并没有太多改变。

真正比较大的改变出现在2020年底。12月14日,《春华创投》公众号公布了一篇关于“未知军”的B+轮融资,春华创投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这标志着春华资本也开始关注早期的投资项目——将一些投资决策前置,以抓住在人工智能、新一代产业互联网、医疗科技等方面的投资机会。如果按照此前后期介入的策略,对于春华资本来说,这些企业的投资时间窗口期也许会在几年之后。

在这些更新、更快的领域里,胡祖六不想再等待了。


网站编辑: 郭靖

1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