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哈啰上市波折不断:屡被约谈 业务发展受限 恐难撑“共享出行第一股”

TechWeb   |   TechWeb
2021-06-10 16:12:35

近一个月以来,哈啰已数次遭遇监管部门约谈,其自身的业务发展也面临不小挑战。两轮车业务增长放缓,顺风车监管趋严,本地生活业务尚未看到曙光,业内人士认为,即便顺利上市,哈啰恐怕也难撑起“共享出行第一股”。

今年共享出行企业迎来上市潮,滴滴、嘀嗒、哈啰等相继传出上市消息,争夺“共享出行第一股”。但由目前的情形来看,它们的上市进程并不顺利。

4月8日,嘀嗒出行向港交所首次递交的招股书显示“已失效”,时隔5天,嘀嗒出行火速递交新招股书,再次冲刺上市,至今未有最新上市进展披露。

5月底,哈啰出行又被传出推迟上市,而这距离其首次披露招股书仅仅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对于推迟上市一说,哈啰官方暂未置评,但它面临的波折却不止于此。

近一个月以来,哈啰已数次遭遇监管部门约谈,其自身的业务发展也面临不小挑战。两轮车业务增长放缓,顺风车监管趋严,本地生活业务尚未看到曙光,业内人士认为,即便顺利上市,哈啰恐怕也难撑起“共享出行第一股”。

两轮车业务增长放缓

哈啰出行从共享单车起家,在2017年推出了哈啰单车,2018年正式上线哈啰助力车,并率先推行全国免押。2019年哈啰将业务拓展至四轮车领域,上线了顺风车,2020年开始布局本地生活。如今,哈啰已经是一家本地出行及生活服务平台。

招股书显示,共享两轮车业务是哈啰出行的第一大营收来源,2018至2020三年,这块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100%、94.2%、91%,虽然有所下降,但一直维持在9成以上。而在哈啰出行CEO杨磊的设想中,共享单车业务最好只占一成,目前来看,现实跟理想还相差甚远。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主营业务,哈啰出行共享两轮车业务的营收增速在放缓,2019年同比增速为115%、2020年则降为21%。

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助力车,都属于重运营模式,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很难赚到钱。招股书显示,2018年哈啰共享两轮车业务的毛利率为-54%,亏损严重,直到2019年毛利率才转正,达到6.4%,2020年这一数据为6.7%,仍然低迷。

毛利率提升与共享两轮车提升单价和增加投放量有关。2019年底,青桔率先涨价之后,美团、哈啰也迅速跟进。哈啰将起步价由1元涨至1.5元。在2019中国电动自行车产业高峰论坛上,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表示,“共享单车已经可以实现盈利,但不可能有大收益。共享单车只是起点,不是终点。”

去年开始,哈啰、滴滴、美团都加大了对共享助力车的投入。相较共享单车,共享助力车有更高的单价和周转率。共享助力车的价格普遍是每15分钟2元左右,而宁波市交通部门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当地共享单车日周转率只有13.29%,而共享电单车日均周转率接近340%。也就是说,投放1辆共享电单车相当于投超过20辆共享单车。

但从监管的层面来看,提价和增加投放量都不是企业可以随意为之的。近年来,共享单车市场因为乱投放、提价等问题已经被多地政府部门点名约谈。6月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会同反垄断局、网监司召开“共享消费”领域行政指导会,严肃指出目前“共享消费”行业普遍存在的定价规则不明确、明码标价不规范等不当行为,并责令整改,涉及哈啰、青桔、美团等8个品牌。

根据公开报道,近一个月内,哈啰出行的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因违规投放、乱停乱放等问题,遭到茂名、光山等多个地方监管部门约谈。去年疫情防控期间,哈啰出行也因擅自在武汉多个区域违规投电单车,严重扰乱共享单车市场秩序被市民举报。经调查后,武汉市交运局紧急约谈哈啰出行,并责令整改。

招股书中也坦言,哈啰旗下共享两轮车业务正在受到监管部门严格审查。某些过去和当前的违规行为及将来可能未遵守任何适用法规,或者中国或地方政府采用新法规或对现有法规的修订,可能会对哈罗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哈啰出行想在共享两轮车领域大展拳脚,除了绕不开的监管,还有躲不了的激烈竞争。与美团、青桔打了几年烧钱大战后,哈啰出行的弹药储备已经明显处于弱势。美团单车背靠上市公司美团,青桔在去年4月被曝已完成两轮共计10亿美元的融资。反观哈啰出行,企查查显示,其在2019年底之后便没有进行任何融资了。

更糟糕的是,哈啰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2018至2020年累计亏损近50亿元,2021年一季度再次亏损8.36亿元。截至2020年底,哈啰出行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8.25亿元,还不够一个季度的亏损。

目前共享两轮车领域激战仍酣,这意味着,哈啰出行还面临着继续输血的困境。上市可以缓解一时的融资需求,长远来看,哈啰出行仍需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

现金牛顺风车业务挑战重重

共享两轮车之外,哈啰出行找到了现金牛业务顺风车。

哈啰2019年开始发力顺风车,如今已经成了其增长最快的一块业务。招股书显示,2020年哈啰出行完成9450万次顺风车服务,营收4.6亿元,同比增长131.2%;毛利为3.8亿元,同比增长167%;毛利率高达81%,远远超过共享两轮业务。

运营数据方面,2020年哈啰出行总交易额为130亿元,其中,来自共享两轮业务的交易额约为58亿元,约70亿元来自于顺风车业务。截至2020年末,哈啰顺风车已累积拥有2610万交易用户和近千万名注册司机,成为嘀嗒之后的国内第二大拼车市场。

不过,虽然顺风车变现率可观,但很大一部分订单是靠平台的高额补贴和营销。目前的网约车赛道中,多数企业仍处于烧钱阶段,2019年才入局的哈啰出行,或许还要经历一波补贴大战才能真正立足。

激烈竞争之外,来自监管的压力同样不容小觑。去年12月,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对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进行提醒式约谈,指出这些平台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存在安全风险隐患。多地政府收紧网约车市场,哈啰等平台要获得网约车的合法身份将不再那么容易。

今年5月,交通运输部等八部门对10家交通运输新业态平台公司进行联合约谈,指出网约车平台公司抽成比例高、分配机制不公开透明、随意调整计价规则等问题涉嫌侵害从业人员合法权益,要求全面整改。这意味,顺风车平台抽成比例将受到限制,而顺风车业务赚钱主要就是靠抽成收入。

哈啰在招股书中明确表示,“虽然旗下顺风车业务发展迅速,但受制于政策监管和行业竞争,短时间内不足以占据市场领先地位”。顺风车市场竞争对手有比自己更强势的财务、技术、营销,对手可能投入更多资源,同时提供更低的价格。

本地生活业务突围不易

多元发展的哈啰,在拿下共享出行市场之后,将目光瞄准了近几年开始回温的本地生活市场。这也是哈啰吸引资本关注的一个地方。

目前,哈啰出行APP已经上线了“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入口,包含酒店、餐饮等到店业务,还切入了同城即时配送、到店团购等业务,在线广告也在试点中。

对于本地生活业务,哈啰寄予厚望。它在招股书中表示,到2025年,中国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将从2020年的19.5万亿元增长到35.3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2.6%。同时,本地生活服务在线上渗透率方面具有增长空间,将由2020年的24.3%增至2025年的30.8%。

不过,在这看似广阔的市场前景中,哈啰能够占到多少市场份额,目前还需要打个问号。因为与共享两轮车、网约车行业一样,本地生活领域厮杀激烈。美团护城河依然坚固,阿里饿了么紧追不舍,更有滴滴、百度、抖音、拼多多等新玩家虎视眈眈,哈啰要想突围并不容易。

总的来说,无论是共享出行,还是本地生活,哈啰要保持持续增长,都需要先做好充足的投入,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此次上市融资或将决定哈啰未来的发展命运。


网站编辑: 郭靖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