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抢滩生物医药黄金赛道,投资关键在于捕捉创新的“商业化”

投中网   |   马慕杰、陶辉东、冯颖星
2021-06-02 09:24:30

未来的5-10年,医疗领域具体细分赛道的风口到底在哪里?

未来的5-10年,医疗领域具体细分赛道的风口到底在哪里?

2021年5月14日,“第15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上,在久友资本管理合伙人孙毅的主持下,约印医疗基金创始人、总裁郑玉芬、清松资本创始合伙人张松、安芙兰资本创始人、董事长周伟丽、高特佳投资总经理孙佳林、幂方资本合伙人白旸、盈科资本合伙人施正政、力鼎资本创始合伙人伍朝阳、倚锋资本合伙人朱湃做了主题为“聚焦生物医药,锚定黄金赛道”的讨论。 

关于这个话题,多名投资人表示,从大的趋势上,生物医疗领域未来一定会诞生许多细分赛道的龙头。对于投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取势择时。具体到项目,哪些团队有什么样的优势能够占领行业赛道前列,非常考察机构的眼光和判断力。

不过,不论技术创新多前沿,对于药物来说,更需要关注的点在于商业化。在涉及到商业化、集采、采购、医保等各种问题上,依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以下为对话实录,由投中网整理:

孙毅:大家好,我是久友资本的孙毅,担任这个环节的主持人。首先请大家进行一下自我介绍。

从我开始,我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个人经历比较丰富,在医药研发、二级市场、一级市场投资方面,加起来有超15年的从业经历。学生物化学专业,2005年回国,打算落地Biosimilars(生物仿制药)的项目,如果当时有今天这样的投资热潮,我可能也成为了生物医药的创业者。做了不久研发后,我就开始从事医药基金。在美元对冲基金Cover医药,做二级市场投资,做了四五年后转做一级市场。参与了百济神州的投资,获利非常高。

生物医药从2014、2015年开始,有一个非常大的飞跃。久友资本花了2年时间布局生物医药的投资,近3年时间,我们投了差不多15个项目。目前看前沿科技比较多,像大橡科技是做器官芯片的公司,还有项目是做医药研发早期筛药的工具,现在都是快速成长状态。我是切实感觉到生物医药优良的环境,让国内的创业项目在高速发展阶段,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朱湃:大家好,我是倚锋资本的朱湃,我们是专注于原创新药的私募股权机构。我们Base在深圳,我们整个的Portfolio,70%在原创新药,30%在高端器械、CMO、CRO的行业,投出去50多个项目,现在比较知名的案例有微芯生物、亚盛医药等项目。非常感谢大家!

周伟丽:各位好,我是安芙兰资本的周伟丽,资本成立了15年,总规模200多亿,总的项目300多家。生物医药是2015年以后主投的赛道,目前投了50多家公司,像上海的高科生物、安科生物、精准生物等,甚至是在海外投了一些TCR等,在生物创新药和医疗器械方面都有一定投资。

郑玉芬:大家好,我是来自约印医疗基金的郑玉芬。曾任职于启明创投,从事医疗投资工作今年是第14个年头。在这14年里,大概投资累计30多亿的资金,投了70多家企业。约印医疗基金是在2015年6月由我和另外两位合伙人创立的,是聚焦于一些比较高门槛的医疗项目投资,希望成为企业家的资本合伙人。因为很多企业家他在专业领域很厉害,但是隔行如隔山,在资本运作上我们希望成为企业家很好的帮手,能够一起来成就中国的医疗产业龙头企业,所以也是希望与更多的优秀企业家进行更多的合作。

张松:大家好,我是来自于清松资本的张松。我就是学生命科学的,原来博士专业是生物信息学。之前是在鼎晖做了接近十年投资业务,后面也是感受到生物医药行业的热土,2017年我们几个人一起创立了清松资本,目前是在医疗行业尤其是像生命技术等技术推动的领域里面比较专注,比如生物医药、高端的医疗器械和诊断这几个领域,我们过去花了3年多的时间,现在投了接近30个企业公司,比如像神州细胞、义翘科技、亚盛、联影医疗、天境杭州、科瑞克睿基因等都是在各个细分领域头部都不错的企业公司。

伍朝阳:大家好,我是来自于力鼎资本的伍朝阳,我们还有一个新的平台,叫黄埔生物医药管理公司,我任这个资本的董事长,力鼎原来是综合性平台,是有300亿的规模,黄浦是去年设立的,进入这一领域是新军,而且是投早期。

黄埔生物医药基金是刚募的,原来是综合医疗的,现在我们转向了专业型的基金,我们后来是有一些不同的打法,百济神州是我们的管理公司的主要股东之一,也是基金的主要出资人,我们希望背靠领先的像百济这样的企业,能够早期投。

孙佳林:大家好,我是来自于高特佳的孙佳林,公司成立至今20年。从2008年我们提出要做大健康的主题投资,到现在形成了几个特色,一个是大健康的投资高特佳形成了体系,公司从研究到投后管理形成了体系;资产布局上形成了两端的架构:一个是少数股权投资,还有一个是控股型的,直接控股的标的是在布局在血液制品、疫苗和IVD。从项目总数上我们实现了80%的项目IPO,这也是感谢时代给我们带来的机遇。 

施正政:大家好,我是来自于盈科资本的施正政。我有三四十年的医药背景,最近加入盈科资本从事生物医药投资。盈科资本是行业头部的综合性的资产管理公司,我们主要聚焦生物医药、核心科技和新消费布局。

盈科资本是国内较早关注和布局生物医药的投资公司。像去年上市的康华生物、三友医疗等都是盈科资本的代表项目,我加入盈科资本以后也经手了一些生物医药项目,比如盟科医药、派格生物、爱科百发、索元生物以及疫苗项目康乐卫士等。盈科资本在生物医药布局的数量多,体量大,最近我们有一个新的方针变化:我的另一个Title是盈科生命科学院院长,是往早期孵化的方向走,我们对生物医药企业从早期开始跟踪,直到IPO上市,同时做好投后管理,形成良好的闭环生态圈。

生物医药投资是为了什么?我用一句话总结:应该是为了“发现和创造临床价值”,而不仅仅是经济价值。要从临床医生的角度和大众健康的角度审视投资项目,这样的项目最终为人类的健康福祉做贡献。我非常珍惜此次的交流机会,期待与各位同仁学习交流。

白旸: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我是幂方资本的白旸,感谢投中给幂方资本机会,和大家进行交流。我本人是有15年的药物研发和创新药投资的经验。幂方资本是从2016年专注于生物医药健康这个领域来做投资的,因为我们主要是专注于早期以及成长期这样公司的投资,整个盘投了50多家公司。

孙毅:刚才提到生物医药领域是有很多细分的赛道,各位投资人可以分享一下最关注和最喜欢的一些赛道和相关的一些项目。

未来关注哪些细分赛道?

白旸:说到这个话题,就是一线投资人每天思考的问题。我们投早期多一点,经常会思考投什么样的项目。因为当今非常火热的项目都是比较贵的,我们肯定要思考,这笔钱投下去,在我们真正要退出时,它是否是二级市场真正需要的稀缺性的项目。因此我们平时做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突破性的平台技术和创新的靶点我们都会分析。

说到领域的话,我们抛砖引玉。比如说小分子的化药是大家都比较了解和比较成熟的体系。包括最近几年也有一些观点,就是小分子好像已经不时髦了,没有什么好投和好做的了,但是我并不是认同这样一个观点。其实小分子是有它突出的特点的,给药方便,然后又经济实惠,专利过期以后对老百姓来说,用药成本非常低。小分子其实在最近这几年有很多技术方面的突破。比如说,我们做的一个布局,在蛋白降解这个领域,我们投了杭州珃诺医药,创始人在美国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以前自己研发过一个项目推进到临床三期,做过上千例的临床试验,对这一领域有非常深厚的积累,然后将这个技术应用到蛋白降解领域。以前大家所做的是抑制剂,实际上很多的靶点无法成药,但如果把致病蛋白降解掉,就有很大的空间,过去无法成药的靶点有了新的解决办法。

还有像基因治疗、核酸药物、以及新冠疫情最受益的mRNA疫苗。其实这里面很多都是和药物递送的体系相关,因为以前主要是投小分子、投抗体,现在投基因治疗也不是突然热起来的机会,是经历了几十年的学术研究,近些年在递送体系方面有了很大的突破,是行业多年探索的结果。

我就举例这几个方面,这里面有很多的机会,技术不断迭代和突破,也会不断地有新的资金涌进来,然后探索它的产业化的路径。

施正政:我非常认同前面白旸总的观点。讲到技术,我和白总有些交集,一个是核药,做示踪和成像,还有就是递送系统。

有关投资的赛道,技术赛道和疾病领域,这两个概念可以分开来讲。在技术赛道方面,大家都很明确,小分子、大分子的后面是核酸治疗,包括mRNA,再后面就是细胞治疗、tissue engineering(组织工程)。有一项技术叫合成生物学,产品不一定是为医药服务,既可以做药,也可以做香水和根瘤菌、化工产品等不同的方向。

疾病领域赛道方面,我从2030年代人类医疗健康的刚需出发,提出了五大疾病领域。盈科资本从这些领域出发先研究再去追踪相关项目。

第一个我们重点跟踪的领域是超级细菌和超级病毒。它们是人类生存的大敌,有抗生素就有耐药性,一旦人类遭遇超级细菌或超级病毒方面的危机,死亡人数甚至会比肿瘤致死多。

第二个是抗衰老和相关退行性疾病,包括AD/PD,这都是我们的重点,到了2030老龄化非常严重时,我们可能要面临这样的危机:80岁以上的人一半是有AD方面症状,非常值得非常重视。

第三个是代谢病与肥胖,现在糖尿病患者超过一亿,而肥胖人群的比重越来越高。

第四个是精神和神经系统疾病。现在的生活是物质很充裕,但是很多人精神还是有很有压力的,我们对精神方面的Care比较少,需要发展这方面的医药。

最后是肿瘤。十年以后可能很多肿瘤变慢性病了,我对肿瘤提出的目标是难治性肿瘤的治愈。

孙佳林:两位讲得特别好,学到很多。我们真的可以细化和对标。

高特佳投三部分:

一个是未解决的临床痛点和疾病,这个时候出现一些新的靶点或解决方案,大家就会关注。

还有是大家明确知道的,像新药研发,如何提升新药研发的效率。白总提到有一些新的技术提升研发效率,让CRO的效率最大化,还有一些在人身上发生的疾病,动物身上没有,怎样开发。还有AI在医药方面的应用。

第三个,高特佳做大健康投资比较早,我们控股了血液制品,疫苗以及IVD领域的生物医药公司。这些方面我们希望做全球领先的技术和产品的整合。血液制品方面,向欧洲和美国看齐,寻找新的突破。疫苗的话,我们自己控股了一个疫苗平台,比较成熟的平台。国内这两年就是在核酸部分,说是有一个现象就是Langer教授的博士后,回国后每一个人都在创业,我们都在学习,看看有没有项目让我们现有平台可以做到新老结合,既有前瞻性又有自己的市场地位。

伍朝阳:我们考虑的方向,三位都讲得基本上都差不多了,因为其实目前大家对于这几个赛道的看法还都是差不多都一致的,其实我不是学药、生物技术的,所以很多专业的东西  我讲不清楚,但是从投委、配置的角度和定位来讲。

我觉得基金其实在赛道上,考虑几个维度:一是希望能够尽量地早;还有一个是在未来,就是七年左右的时间里,有关这些赛道和技术,能够取得哪些突破,能不能找到一个和基金退出方面的平衡。还有一些维度是在并购方面,最近大家关注到了药明康德在做一系列的并购,我们也是希望作为一个合资的投资平台,能够为这些领先的生物医药的龙头们,在这个方面来做一些这方面的投资。这是在基金投资的点上的一些补充。

新领域新技术一旦突破,可能出现爆发性机会

张松:很难回答,可能不同的投资人都在从不同的维度思考维度。我们是有两个简单的维度,创新药国内发展迭代很快,大分子还是从发展的角度,从单抗变多抗,从ADC很快的跑到核酸药,迭代速度非常快。所以我们的感觉是,从大的趋势来讲,未来一定会有很多细分行业的龙头。我们已经投资的,或者是正在投的,是一些相对可能没那么热,但是市场容量大,未来趋势还很好的企业。为它们做好服务,帮助它变成更大的龙头。与行业龙头协同好,帮助他们变得更强,发挥投资人力所能及的作用。

另外是在新的领域,其实现在从蛋白往核酸、往一些新的技术和基因编辑等领域不断突破,我们也会关注这些新的领域突破的机会。突破现有的市场可能不大或者还不成熟,但是一旦突破就会带来巨大的机会,比如新冠的原因,在mRNA的应用和快速成长上,这个突破就会带来机会。但是这个布局什么时候投,什么阶段投还是有压力的,投得太早等不及,投得太晚来不及。再比如往上游一点的关键原材料和,一些设备。包括现在生物医药本来身就是个全球的市场,现在其实和中美之间还是会有一些中间的障碍隔阂,这里面同时也会产生一些机会,那些机会我们也可以找出早点来布局,当细分行业本身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你就会有一些更多的机会,甚至是会有一些爆发性的机会。

未来10年,医疗细分赛道的风口究竟在哪?

郑玉芬:我觉得今天这个Panel蛮具有代表性的,基本上来的都是各大基金的创始合伙人或者是各基金医疗投资的主管合伙人。前十年或者是前五年大家已经选择对了赛道的,在今天这个时点上,大家都在深度思考未来的5—10年,医疗具体的细分赛道的风口到底在哪里。

对于约印医疗基金来说,我们重要的原则是取势择时。看项目时,哪个团队有什么样的优势能够占领行业赛道前列,这是考察眼光和判断力的。

有些赛道比如CAR-T领域,因为有一次的血液大会出现了一些案例非常糟糕,原因是当时的免疫风暴的问题,所以这个赛道当时我们是保守投资的状态,近似于放弃。但后来发现经过一系列技术的提升,整个赛道的前十和前二十跑得差不多了,所以当时我们的思考是CAR-T之后,血液肿瘤的免疫治疗之后,下一个赛道和风口,主流的研究方向会是什么?我们判断可能是TCR-T,或者是NK的治疗方案,所以我们就会在这两个赛道,未来3—5年会形成风口的赛道里,将该看的项目看一下,然后看看哪个团队和技术路径会先跑出来。通过这样的取势,我们就会选择在合适的时点上介入投资,然后帮助企业完成行业前三、前五的争夺战,这样更有价值也更有成就感。这是约印成立以来在做的事情,所以我们也布局了很多A、B轮的企业。

当然,大家说A、B轮和天使轮投资都是在“养孩子”,你培育了这么多的企业,就像小孩子小时候犯什么错误,它可能会走哪些弯路,什么情况下有什么样的表现我们会很清楚,防微杜渐,同企业家进行一些这样的讨论,所以做A、B轮以及早期投资都不太容易,需要多年经验的积累。但约印医疗基金从成立的那天起到现在对此都是乐此不疲的,也希望与在座的投资人可以一起群策群力,扶持更多的中小龙头企业,助力企业在国内外市场的细分赛道中脱颖而出。

周伟丽:各位好!安芙兰资本主要致力于免疫治疗抗衰老,以及相关的检测和医疗器械的投资,我们还是比较精准下沉。

我们看好并投资了以下几个赛道,细数了我们投过的企业:

一个是T细胞的治疗,我们投了海外一家做TCR的公司,做实体瘤的治疗和血液瘤的Car—T。还有在圣地亚哥的一家公司是一对一的细胞疗法,它是将人体的变异细胞做成疫苗来清除,实时抗一些癌细胞,对身体的多种功能都有帮助,但是它是一对一的。

然后我们在洛杉矶投了RLL,是做抗癌的,PD1也是我们关注的领域。在疫苗方面,Mrna也给人惊喜。我们投一些降低血脂的疫苗和降糖尿病的疫苗,在临床实验上效果能达到70%,基本上1—2针就能治愈糖尿病,不需要打胰岛素。有一些清除HPV和寄生虫的疫苗,这也是我们的领域。我们还投资了外泌体修复器官的,比如说修复心脏,使心脏更有力量,血管更加通常,还有细胞治疗尘肺、老年肺,让坏的肺重新回到年轻的状态。

 还有一个大家没关注的地方,我们将量子力学引入我们的领域,大部分都是分子生物学研究医学,而我们可以用量子物理引入到这个领域,目前也有国内研究的相关的设备,但是都比较浅显和简单。我们也发现了一家海外公司,做这个设备几十年,疗效特别好,他们有2.5万数据可以进行人体大数据的检测,并且和相关的药物进行匹配,用机器来开药。这个项目我认为是一次革命,虽然还未完全大规模铺开,我愿意做这件事的推广和投资。 

总之就是改变和延长人类的生命,改变人类的生活品质、生活健康方面,我觉得有很多文章可做。目前投医药,特别是在生物新药领域会进入一个误区,会钻牛角的尖端,我们希望避免。

国外的生物医药都是在细分领域更加细分,但是我们也要回到问题的本源,大家会说中药治本,西药治标,有时候头痛医痛,脚痛医脚的状态,因此要找到问题的本源来做医疗投资。

朱湃:倚锋在VC和PE都有布局,我就稍微讲讲VC在这块的投资。我觉得大家必须往超前沿的技术去投的,偏First  in  class,或者基因治疗的前景,布局可以多一些。

但是这两年PE投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PE的风险慢慢也会越来越大,所以投PE我们更倾向于围绕整个市场大环境起来的产业,比如说CRO、CDMO,但是我们不是什么都投。在细分领域就基因治疗的CDMO,我们投了一些。药物未来更关注的点在商业化,技术说得再好,最后这个药不赚钱,也会在你的股价和解禁的那天体现出来,所以我们现在更注重于药是否能真的卖出来。纵观科创板和港股,一年卖十几亿的药不多,除了几个做PD1和PDL1的,确实是做到了创新,但是关于商业化、集采、采购和医保的问题,我们现在要解决的路还是非常长的,所以在未来商业化这块,我们会更多的去关注。所以说,这也是我今天想要说的一些内容。

孙毅:久友资本布局生命科技赛道,主要关注三个细分领域:创新药、精准医疗、创新医疗器械。创新药主要看小分子、蛋白、核酸、细胞治疗四个重要领域,主要适应症为抗肿瘤、代谢类、肝病、疼痛等,满足临床市场空间较大。小分子类药可能相对不那么性感,但商业确定性高。细胞治疗比较fancy,但这类技术原创性较高主要以美国领先。我们会看在美国资本市场得到肯定的超新技术和项目,尤其是在美国临床得到一些验证的技术,通过寻找该技术在中国的落地或同类技术项目,早一步布局投进去。

不过我们不会跟风什么热投什么,主要看投资收益比是否合理,估值泡沫过高的项目我们倾向于舍弃,选择一些中低风险高收益的项目,适当配置一些行业新颖市场空间足够大的项目。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感谢大家干货满满的分享,希望大家将目光关注到创新药行业的投资上面来,谢谢大家!

 


网站编辑: 郭靖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