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CVC与VC的竞合:没有清晰的界限,合作关系大于竞争关系

投中网   |   整理 Ellie
2020-11-17 16:59:59

我们原本以为做战略投资是不赚钱的,做财务投资是赚钱的,实际上你把时间选对了,战略和财务是可以统一起来。

2020年11月12-13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14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在北京隆重召开,本次会议以“缚苍龙”为主题,探讨在如今复杂的经济周期、疫情风险的环境下,行业如何“谦卑地认知,乐观地应对,广泛地协作”。

在《圆桌对话:龙兄虎弟,CVC与VC的竞合》中,碧桂园创投董事总经理杜浩、保利资本副总经理李文轩、京东集团战略投资部投资总监李进龙、北汽产投副总经理刘培龙、美团龙珠资本高级总监史鹏飞、齐安投资创始合伙人、CEO王鹏飞就CVC与VC的竞争和合作进行了深度探讨,本次对话由招商局创投董事总经理李忠桦主持。

在各位嘉宾看来,CVC和VC之间并没有那么清晰的界限,未来在投资项目的筛选上,双方会越来越一致。

圆桌对话:龙兄虎弟,CVC与VC的竞合以下为《圆桌对话:龙兄虎弟,CVC与VC的竞合》对话原文,由投中网整理,有删减。

李忠桦:下午好!首先还是按照常规,请各位嘉宾先介绍一下自己和自己所在的机构。

杜浩:大家好,我是碧桂园创投杜浩,碧桂园创投是碧桂园集团的一级事业部,主要负责碧桂园集团除地产投资之外所有的股权投资,覆盖了从早期到中后期的VC、PE投资。目前主要的投资领域是新经济领域,包括科技(软硬科技)、大健康、物流与供应链、大消费,以及对集团很重要的地产产业链相关的领域。谢谢。

李进龙:我来自京东战略投资部,本身的业务分零售主要的一条线再加上技术服务,包括金融、物流、健康等等,战略投资部服务于集团的战略需求和业务发展的诉求,帮助他们更好的去发展。所以我们也是分了几条主要的赛道,早期、成长期,并购的项目都会看。

刘培龙: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北汽产投的刘培龙,北汽产投是北汽集团专门负责投资的子公司。我们主要围绕主业汽车,包括电动、氢能、智能化、新出行等等这些方面的投资。目前投了100多个汽车相关的项目,因为是做产业,我们从天使到VC到PE,到IPO,到定增全阶段都有围绕汽车相关产业的布局。今天也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做一个交流。谢谢。

李文轩:大家好,我是保利资本李文轩,保利资本是标准的市场化CVC基金,包括地产、物业、产业数字化都是我们的投资方向。我们分天使基金、VC、PE基金等等,实现了全产业链基金方面的覆盖,非常高兴、非常感谢见到大家。

史鹏飞:我来自美团龙珠资本,龙珠资本是美团2017年发起的基金,我们看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品牌和供应链,以成长期为主。

王鹏飞:大家好,我是齐安投资的王鹏飞,这支基金是由奇安信作为发起人,联合国投、金融街资本一起设立的专业化的投资机构,我们这个团队既作为内部完全的部门,也负责了企业奇安信和360分拆之后的融资。奇安信在今年7月份IPO,这是第一个阶段。第二阶段从内部剥离出来,成立了独立的基金公司,这个阶段算是标准的CVC阶段。我们已经引入了国投、金融街资本以及团队的持股平台,已经改造成一个走向市场化的专业化投资机构,兼具CVC战略投资的特点和标准VC投资的特点于一身的机构。

李忠桦:谢谢各位嘉宾,我简单给各位汇报一下招商局创投的情况。招商局创投是招商局集团全资的投资平台,它的定位很清晰,就是CVC。我们跟台上的朋友有所不同,我们也做母基金,也投资了30多家国内一流的GP团队,我们直投了快100个项目,全部是围绕招商局主业,金融、物流、地产来投的。

几位在小会议室里面已经开了一个小会,我觉得小会开的非常精彩,各种的吐槽,但是,不知道这种吐槽适不适合在大庭广众讲,如果能够讲出来,我觉得非常精彩。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用过一个网站,CBInsight,类似一个研究平台,重点客户是机构投资人。CVC那一栏点进去,一跳进来,第一句话翻译过来就是你是不是已经厌倦了被人家叫傻钱,如果是的话请买我们研究的产品。

美国有一个很著名的风险投资家,投了很多的项目,每次在各种大会只要台下有CVC,他就各种怼,他说CVC就是傻钱,CVC他的战略意志太强了,当你创业企业要转型的时候,CVC不让你转型,因为跟我的集团有协同。投资人也都有这个疑问,咱们在投资的时候,具体要投什么?我们的出发点是什么?咱们背后的“爸爸”,是不是对我们有很强的监管“镣铐”,你们谈谈感受?

CVC与VC的异同:战投难做,又要考虑战略还要财务回报

杜浩:这个问题我想从募、投、管、退四个阶段进行分析。募资方面所有的CVC很像,不需要过多的找外部LP,会有更大的自由度,比如像政府LP方面的限制少一些。

投资方面,在碧桂园创投我们分了两个大的投资板块,一个板块是产业直接协同相关的,像李总提到的一样,主要出于集团主业需求,对于财务回报和财务分析就弱化一些,主业的协同考虑强化一些,这部分投资是单独来看的,投资金额也不会有特别明确的预算。

另一板块是市场化的财务投资,我们是在一定的投资总额预算内,在投资分析和投资判断上,像所有的市场化VC基金是一样的,评价标准、收益预期等要求也都是一样的。

所以在财务投资领域,对单项目的价值判断上,CVC跟VC是一样的要求和标准。可能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我们是集团直投,所以我们没有过多强调组合管理的概念。而对于市场化VC基金,可能会在一个赛道投多家公司,强调投赛道的成功概率。而我们CVC可能对每个项目的成功率要求更高,这一点是我们在投资环节上的一个特点。

投后管理上,CVC可做的工作可能会比一般的VC更多一些。与集团产业有相关性的投资,我们都会给到更多的产业赋能。同时我们也会注重被投企业之间的协同,会像VC一样去促进被投企业之间的交流合作。

退出方面,因为我们大部分是集团自有资金投资,不像VC基金有严格的退出时间限制,所以可以从更长期的时间维度上去评价和支持被投企业。以上简单分享从碧桂园创投角度看CVC和VC的异同点。谢谢。

李进龙:京东集团,我们的战投就是纯粹的战投,所有的资金来源于集团。我们相当于把集团作为唯一的LP,作为我们投资的团队来说,我们就要服务于这个LP的利益,要服务于集团的利益。从投资来说,主要是考虑两个点,一是这个项目是不是要符合京东战略发展的需求,第二个点,跟我们相关的业务条线是不是有足够的业务协同,这是我们考虑一个项目唯二的判断标准,我们不是以财务回报来作为考核标准的。

回应杜总的话,我们在判断效果的过程中,虽然说我们考虑集团的战略发展需求和业务的协同,其实我们最后在做出投资决策的时候,还是会在财务的可靠性上,以及退出的可能性上做一些判断和非常扎实的工作。战投难做,又要考虑战略,还要考虑业务协同,还要财务回报,既要也要,比较难做的事情。

这件事情在我看来,我会认为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可能会对于投资的范围、行业,标的的选择上会有一些限制,反过来看,也是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去专注在负责的这些方向上,从而形成一个非常深度的行业的认知。我认为行业认知可能也是一个投资人,他最核心的一个能力,也是你立足这个市场上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

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在平常看项目的过程中,会跟业务部门有非常强的联动和沟通。他们也会参与到整个投资的包括尽调、项目判断过程中,我们对于细分的行业,其实会有一个非常深度的理解。我认为可能做战投比较好的一个地方,相对于财务投资人来说,我们对于行业的认知和对特别细的领域的挖掘,可能更细致、更深一些。

战略投资不一定不赚钱, 跟集团有战略协同的项目反而是财务回报最高的

刘培龙:CVC这个话题,最近这几年大家谈得比较多,出现了很多以主业为基础做延伸的投资布局的投资的伙伴,包括今天所在的基本上都是这一类的。我之前在跟真正的CVC高通去聊的时候,我感觉他们跟我们的CVC不太一样。他找我们推荐项目,前期都还不知道用在什么地方。他找应用领域的时候跟我谈,他们更多是从技术方向的安全性、防御性等方面来考虑,对财务指标要求很低。

李总也讲,咱们的各种吐槽,严格讲,都还不算像高通资本这样真正的CVC,应该讲是介于产业投资人和财务投资人中间的。因为你作为我们这样的国有背景,产业属性很强的投资公司,承担了多种身份,既希望你做产业的布局,行业的整合,同时也对你寄予收益,你不能亏钱,我们跟国外比较成熟的CVC相比是有一些差异的,我们是多重,国外更纯净一些。我也看了一个资料,CVC机构大部分时间都不太长。不同阶段,诉求不一样,对投资布局的要求又产生一些变化。

第二个,开玩笑的一个理由,CVC机构在企业内部,你的主业很多,大家都想着方法把你拆掉。谈一谈CVC面临的情况。另外对于我们来讲,作为产业投资机构,集团的主业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支持,从早期,你还没有市场声誉的时候,资金靠产业集团来支持。第二市场获取项目的信息,了解行业的发展也是靠集团给予很多的支持。同时也在项目,各种条件、谈判,包括投后赋能方面,产业确实给了你很多的优势,后期自己也会去通过市场化的配资,跟地方或者其他的相关产业联合去做,更偏财务一点,但是也很好的利用了我们的产业的背景。

另外一方面,集团对我们也提出了很多的诉求,特别是汽车产业,现在面临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这些新的发展趋势。作为企业集团来讲,他也希望通过资本方式提前去对这些新的方向做一些安排。

对我们来讲,把项目分为两类,一类战略类项目,一类市场化项目,战略类项目紧密围绕主业,更多用的是自己的资金。另外市场化,也是围绕汽车产业,但是可以自主性更强的做一些布局。我们提的概念汽车+,汽车也产生了跟各个行业的融合,汽车+5G,汽车+材料,汽车+电子等等,围绕主业做适当的延伸,产生了比较好的效果。在这个延伸领域上,更多的撬走了合作伙伴的资金和资源做布局。我们做产业投资,两方面都得兼顾,都有诉求。

我们原来以为做战略项目是不赚钱的,做财务项目是赚钱的,但是,我们事实的情况投下来的,做战略的项目往往财务收益更好。我们投明德时代,集团要求我们投的,当时觉得太霸气,事实证明这个项目是真正财务回报很高的。后来集团也讲,你给我们做集团支撑,不是说矛盾,做战略的就一定不赚钱,做财务就一定赚钱,经过我们实践检验也证明了这一点,你把时间选对了,战略和财务是可以统一起来。

李文轩:有一点蛮赞同培龙总说的,战略投资不一定不赚钱,这一点听下来,我们的日子还是过得不错的,大家听过一句话,保利集团是最不像央企的央企。保利集团在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坚持三个字,市场化。保利地产已经有超过十年的地产基金,是当年跟中信一起做的,在地产基金当中,现在还是前三名的位置上,它其实一直坚持三个字,市场化。

保利资本2015年成立,开始决定做PE的时候,集团给我们的定义也是3个字,市场化。市场化的逻辑,首先你是一个独立的公司,第二个你是一个独立的基金,我们是按照市场化基金的方式做审核,我们基金层面是有大量的外部LP。

所以我们是把集团自有资金的出资和外部的LP当做共同的基金的方向去看,同时地产当中,集团会给予非常多的战略支持,但是这战略的支持我们理解也是市场化的,如果我从哪里获得了资源,我们是需要付费的。还有比较重要的一点,其实我们更多是获得了客户第一手访谈,而且是说真话的内容,我们投地产产业链过程当中,很多地产做招采同事们是这个行业的专家,我们跟他们了解、访谈的时候,是我们能够获得非常一手的行业信息,这是做产业、投资判断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环。

对我们来说,包括我们其实也做了一些外部的纯市场化的投资,纯财务的投资。我们也做了5年了,回溯我们的投资回报,打开账目表发现,跟集团有战略协同的、有业务协同的反而就是那批财务回报最好的公司,而且是财务回报最好的投资。

我们发现只要把投资以完全市场化的方式去做,我们跟绝大多数的VC很像,有一些钱是值得我们赚的,有一些钱不是说不值得我们赚,或者我们赚不了,有些行业的东西确实看不清楚。

举个例子让保利资本投创新药,我们没有这方面展业的实力跟专业的能力,没有真正能够去采纳真实意见的团队,给予真实的评价,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越来越回归到以主业为出口,同时在产业链上延展找投资的机会。目前看下来,这方面一直在比较快速的增长,包括我们的团队,包括整体业务的进展都是朝着市场化的方向去发展,从CVC的角度去看和其他VC的变化,或者说合并去观察的一个特点。

CVC和VC之间,如何寻找最佳平衡点?

史鹏飞:我们集团有战略投资部,控股、全资等等都会做,非常灵活。美团龙珠资本,2017年美团发起这个基金,70%的钱也是从外部LP募集的,更像市场化的VC。我们对自己的定位,主要投资领域会在美团的业务领域里,我们会更多的看,在这个领域各个细分产业有什么样的变化,这种变化我们怎么来参与其中来帮助这个变化怎么样更好更快,还要考虑在这个过程中能拿到什么样的回报,所以我们的视角,我们没把自己定义为CVC,这个定义我们自己也没有特别想清楚。

王鹏飞:刚才在会前大家一起聊的时候,尽管今天这个场叫CVC的论坛,大家情况还不是完全一样,有一些是属于企业内部的战投部门,京东的李总还属于一个部门,有的可能是已经成立成一个基金,但是可能资金的来源是单一的LP,全资的一个基金,按公司化运作。有的可能是属于强强联合,产业单位和某一家金融机构,或者某一个地方政府,就两家合作,基本上50对50,搞一个合作的基金。也有的产业单位出的资金比例已经非常低,大量的吸引了外部其他的投资,可能会更市场化一些,像保利,像齐安投资。

你的LP出资的多少决定了他对你的话语权的大小,反过来说,从管理团队来讲,你拿人钱财帮人消灾,对母公司的依赖度,和你要寻求市场化,这两件事本身就是矛盾的。怎么样在二者当中寻求一个平衡,达到一个最好的状态,这可能是我们CVC面临的核心问题。

我们聊天当中,大家比较羡慕,我们叫齐安投资,为什么不叫奇安信投资,我们既要保持跟奇安信母公司的关联性,也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大家看到你们会问是奇安信设立的吗?我们是,但是奇安信是我们的股东之一,也是我们的LP之一,并不是全部,我们现在从股权的架构以及到整个投决的机制完全形成了几方相互制衡的科学的机制。

一方面我们依托奇安信产业的背景、产业的资源,同时依托国投、金融街这样的资本资源,发挥团队的智力资源,这三方的作用都是相当重要的,所以在决策当中,不会存在着一股独大,单一的LP,让你去投这个项目你不投不行,或者说你想投的项目,非得集团的各个业务部门走一圈,你才能投,最后一个项目投不了的现象。

通过这样机制、体制的探索,在CVC和VC之间,怎么样找到一个合适的度,既能够解决关联性,又要解决独立性,又要满足母公司战略目标的需求,又要满足其他LP财务回报的需求,这可能是对团队的考验,考验经验,考验你的驾驭能力和协调能力。

赋能式投资解决内部痛点,鲶鱼式投资引领集团创新

李忠桦:刚才嘉宾说两类投资,战略性投资和市场化的投资,招商局创投我们分成两种,一种叫赋能式的投资,一种叫鲶鱼式的投资。招商局集团的主业有很多,每个主业在日常展业的时候都有一些痛点,我们的工作跟各个主业线条的人,包括领导,从上到下每一条战线上面有哪一些痛点是内部很难解决的,当我们不知道有什么解决方式,我们知道他的需求,我们到市场上去找,有谁能够把他这个需求解决掉,这个需求不能是说我的矿泉水配送不及时这种需求,一定是唯一性、稀缺性,真正帮他解决问题的,这种叫赋能型投资。

另外一种投资,你说是防颠覆也好,促使颠覆也好,我们希望投一些项目是能够有可能颠覆我们主业。国内有一些类似的企业是有可能颠覆我们主业的,但是我们也投了,旗下有很多公司在一起协同,大型企业不单单是央企、国企,所有的大型企业在创新方面还是有着创新者的囧境的,我们是想把这个事情跑通,让内部觉得这个事跑得通的,大胆走出这一步,我们把这个投资叫做鲶鱼型投资。

无论是赋能型投资还是鲶鱼型投资,CVC对于我们自己主业的认知,一定是比VC要深的。如果这个主业以后变化,我们自己内部有可能没有VC那么敢想,他们更敢想,你不能说无知者无畏,他们的确敢想也更敢试,我们为什么不把产业的认知和外部的VC对产业的愿景结合起来一起来投资,达到产业变革的目的。

一旦经过我们自己认知的认证,和我们对它投后的赋能,一定会把一个战略投资也变成一个很好的财务投资。大家经常说既要又要还要,把工作做扎实一定能做到既要又要还要。我们一直被VC黑,只要在行业里面的项目,VC抢不过我们,所以它老黑,开个玩笑。

最后一个问题,问点生动有趣一点的,可不可以请各位介绍介绍一下自己的背景,自己是怎样进入CVC这个行业的?然后,CVC很典型是个人才的行业,跟人才高度相关的行业,咱们一直待在CVC里面是一个很好的职业发展的路径吗?或者您现在招小朋友的时候,他会不会在CVC和VC有选择?很多CVC做好了很多都是成为独立的VC,这是CVC的终局吗?中国的CVC会长期存在,而不是像美国做好一个团队,合并到另外一个团队。这一点大家是怎么看的?

人才在CVC、VC之间的双向流动有助于行业健康

王鹏飞:我本人大学一毕业就赶上了中国信息产业大发展的20年,赶上了最早的十年的通信大发展的年代,中国大唐干了十几年,也赶上了近十年移动互联网发展的这十几年,做了20多年的产业,我也在上市公司大唐电信做总裁。互联网这个时代,我们传统的做To B的这些人,有点感觉到错过的感觉。新的一波在物联网的新的风口下面,又转到了To B,我们周瑜可以迎来第二春了。希望我们能够不负绍华,把握风口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从产业转到了投资,最重要的风口就是网络安全,所以选择了网络安全这个赛道。同时从自己过去做实业转到CVC,逐步到市场化过渡,做运动员20多年了,年龄大了自己在一线跑业务可能不是擅长的了,我们退到二线做投资,更像是一个教练,帮助创业企业让他们少踩一些坑,让他们少走弯路,把我们过去20年从事To B行业的经验、教训,能够赋能给他们,帮助他们,使这些创业企业健康成长。

终局是什么?很多VC都是做理工科背景,做产业出身,未来的趋势一定是相互的流动,并不是单向流动,CVC的团队一定要补充那些过去很有经验的投行的同事进入。同时,那些VC的团队,如果做同质化的跟风的打法,一定没办法做下去了,未来的10年,中国的VC行业一定要重新洗牌,做专业化,做细分的,做深度的精耕细作的投资,也需要这些专业背景的人才去流动。

所以这个流动一定是双向的,没有说哪个是洼地,哪个是高山,双向流动有助于行业更健康,人才结构更合理。你发现VC向专业化靠拢,CVC向市场化在过渡,最后大家达到一个中间的一个状态,会有细微的差别。由于你拿LP的钱性质不一样,导致你投资的风格,管理的难度、技巧不一样,但是在投资项目的选择上、判断上会越来越一致。这是我的一些分享。

史鹏飞:我个人经历比较简单,赶上那个时候市场比较好,毕业之后就做了VC,做了7年VC,在2017年初加入美团龙珠。我们还别把自己定位成CVC,VC、CVC还是能够长期共存,使命不一样,视角很不一样,我们把自己定位成VC,我们内部天天跟战投在一起,他们的定位更像CVC。

我自己也做过VC,大家看事情的时候差距挺大的。在CVC,战投来做跟主业非常强关联的事情,是他们很重要的使命。在龙珠来看,更多还是以产业的视角,我们自己经常想的、总结的,我们能看得见,看得懂,投得进,帮得上,退得出,以VC运行机制做这件事情。

招人的时候,这两类人是不一样的。我自己是从VC过来的,有些时候你明知道有些钱你不可以赚的,这不是我们赚的钱。我们这样的体系里面,你可能3年内只看一个行业,我们肯定不是很活跃的投资人,而是那种比较深度、重度参与的投资风格。

当我们自己在招人的时候,我们发现确实跟做VC是不完全一样的,我们历史上招了很多做VC的人,大部分都走了,今天留下来的很多是偏二级市场出身,以及产业背景的人,这些人反而留存率更高。我自己的判断,CVC和VC是两个物种。

李文轩:简单说,从市场化角度看,保利资本投PE的方向非常的清晰,家居、建材、轻工、消费、工业物联网、建筑科技化,这个投资的方向已经非常明晰了,再看团队构成。我们有做土地工程的,做材料的,同时又有专业的券商、律所工作的同事。我回来之后一直在地产公司,在万达、保利,2015年进保利就开始筹建PE板块,包括这个模式的制定,市场化的战略的制定,包括投资的范围、人员的构成。

我们5年的发展还算是比较快的,到第5年基金规模已经超过100亿,大规模的资金都是正常的项目进行募集,正常的进行市场化投资的,方向在我们自己擅长的,或者是能够有效寻找到帮助的方向上。包括发展到第5年,开始做大规模的校招,招的主要专业方向也是计算机、材料、也包括金融,法律等等。所以我们整个的体系,包括我们未来运转的方向还是会坚持三个字,市场化运行。

产业逻辑大于风口逻辑,CVC和VC的合作关系大于竞争关系

刘培龙:我们是做产业投资的,我是在大型企业工作了多年,差不多十几年的经验,转型做投资,所以,我对我团队的要求,比较喜欢在实业待过的人来做产业投资。我们也吸引了很多有产业背景、产业资源背景的人转型做投资,对我们投资人来讲,交易结构相对简单,更多的是对产业、行业的判断、分析、把握,这个很重要。

我比较赞同鹏飞总讲的,未来不管是财务投资人、产业投资人,关键做一个投资的专业、专注,这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也是未来的趋势,不管你是什么出身,什么背景,未来有背景把背景弄好,做好延伸,没有背景通过投资布局打造自己的生态、产业链,这才是持续能够获得好的良性发展的基础。

我们做产业投资,我们总结我们的产业逻辑大于风口逻辑。我们要不忘初心,走着走着经常也会走偏,走偏了之后,再坐下来、静下来想一想,不忘初心,你的出发点在什么地方,别走着走着把自己走丢了,还是要依托在你擅长的,比较有把握的领域去做。有些钱不该你赚的就不要去赚,有可能你踩着大坑。所以还是要积极去开拓,但是要不忘初心。这是我们自己总结的我们的经验。

李进龙:我的背景很简单,原来做投行,做了很多年,后来来京东做战投,我没有做过VC的投资。我认为不管从人才流动,还是从这两个行业未来的走向来看,其实判断的标准很简单,要看是不是真的实现了价值的创造。这个词大家最近听了很多,我认为这确实是很好的一个标准,对于不管你选择职业生涯,还是说选择未来的一个行业发展方向,其实就看你在哪个平台上能够最好的实现你个人的价值,哪个平台能够最好的实现这个行业的价值。这几个标准,其实是一个可以帮助你思考问题的框架。

对于我自己来说,我做投行的时候,我是觉得可能相对来说,对于行业的理解没有那么深入,所以我在转做投资的时候,我的选择的标准,就是在哪个平台能够更快、更深入加深我对于行业的理解。从这个角度来说,最后我选择来京东做投资,在这个平台上就像我自己讲的,我在平台能够学到很多行业认知和对业务深度的理解,这是不一定能在别的平台得到的东西。

对于之后,可能当你发现在一个平台上得到的东西有限的时候,其实对于VC和CVC之间的双向流动我认为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我们公司也有很多从VC过来的人,我们也看到很多战投的人去VC工作,都有很多。我认为这其实是一个动态的双向的过程。

杜浩:我们做投资本质上是对社会资源、资本的调配或者配置,目标是希望把社会资源、资本投到最有利于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的领域里去,推动社会的发展,也同时产生回报。在这个层面上讲,CVC和VC其实是一样的。从碧桂园创投来说,我们的特点更是如此。

因为碧桂园集团的定位就是为全世界创造美好生活产品的高科技综合性企业。在碧桂园集团内,新的科技板块也有非常不错的进展,我们的建筑机器人已经有数十款在工地上试运行,我们的现代农业也有无人农场的布局。因此在碧桂园创投,从我们团队的人才构成和我们做的事情来看,跟VC很像:有利于社会进步的,例如刚才讲的新经济领域的前沿方向,我们都可以投。

比较有代表性的举例,去年我们投了商业火箭领域的蓝箭航天。对每个项目组成员来说进到这个新兴领域做投资,跟VC机构所经历的工作过程是一致的。所以CVC也能给人才非常好的平台。对人才成长而言,比较重要的是有多少投资出手的机会,投资出手之后是否可以继续深挖相关行业,我们CVC也可以给到很充分的条件支持。

我个人是理工科背景,在香港做了多年二级市场投资,五六年前我们团队与碧桂园就有了合作交集,当时碧桂园是我们的大LP。后来随着集团的发展,逐渐衍生出来CVC投资需求,开始组建专业团队做市场化投资,我们团队就加入了碧桂园创投。所以我们碧桂园创投的团队在市场化投资板块,跟市场化的VC基金很像,在对人才的吸引力、人才的培训、成长的状态都很类似。

李忠桦:从各位嘉宾的发言中,从他们的职业背景来看,CVC和金融产业复合的背景,每个人身上也是金融投资和产业复合的背景。至于说CVC和VC,如果对创业者来讲,只要每一轮或者投资人里面,有头部的VC和你这个行业头部企业的CVC加起来,一定会对你这个企业发展有很大的裨益,CVC和VC一定是合作的关系大于竞争的关系。今天时间不多,感谢主办方把CVC的兄弟们召集在一起分享我们对CVC的看法。谢谢。


网站编辑: 王满华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