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警惕5G技术泡沫,工业互联网下一波热点是“软硬结合”

投中网   |   ​马慕杰、陶辉东、冯颖星、曹玮钰
2020-06-13 00:19:23

5G分为上游,中游和下游,其中,中游基站运营商格局已定。上游的芯片器件存在较多机会,以进口替代为主,下游行业应用机会超乎想象。

2020年6月10-12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联合主办,投中资本承办的“第14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隆重召开。中国的创新力量正风雷涌动,奋发九州,荡涤环宇,本次峰会以“九州风雷”为主题,汇聚国内外顶级投资机构大佬、知名经济学家和创新经济领袖,共筑行业新版图,探索新机遇。

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李文飚、海松资本创始人、CEO、管理合伙人陈立光、容亿投资创始合伙人、董事长黄金平、方广资本管理合伙人李文魁、临芯投资董事长、CEO李亚军、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在“5G的投资盛宴”巅峰对话中表示,5G分为上游,中游和下游,其中,中游基站运营商格局已定。上游的芯片器件存在较多机会,以进口替代为主,下游行业应用机会超乎想象。

不过,目前,虽然5G仍未完全落地,但投融资市场已经出现了一片红海,项目估值较高,甚至出现了一些“伪需求”的项目。作为机构投资人,要练就“火眼金睛”,警惕5G技术泡沫。

以下为“第14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中“5G的投资盛宴”巅峰对话实录,由投中网整理。

5G中游格局已定,下游应用端机会超乎想象

李文飚:大家好,今天非常荣幸主持论坛,我们非常荣幸,在过去十年、二十年经历了无线技术一代又一代的发展,从3G到4G,真正改变了我们的生活。5G的到来,又给我们一个巨大的期待和惊喜。今天有幸请来多位重量级的嘉宾,首先请各位嘉宾介绍各自的基金、背景。

陈立光:谢谢大家,我是来自海松资本的陈立光,应该是中国目前最年轻的基金之一,我们正式运营的也就3年左右的时间,但是我们的团队应该是中国目前市场上最资深的做创业做投资的一批人,短短3年左右时间我们围绕着产业资本来做,围绕着硬核科技,围绕着医疗技术,大概3年左右我们投了6-7亿美金,都是围绕着这个产业,围绕着5G,AIoT,芯片等等。虽然疫情对整个产业都有影响,但是对于我们投资从两面看有新的机会,谢谢大家!

黄金平:大家好,我是容亿投资的黄金平。今天我们的主题是一个5G主题,我们容亿投资比较特殊,我们主要的同事是来自于中兴通信和华为,这批同事又是20多年前从事5G通信,包括我本人也是国内第一批从事的通信行业的人。从产业转到投资,因为我们都是无线通信背景转到投资,5G的产业链又是容亿投资重点关注的方向,从上游的芯片基建到下游5G行业应用都是我们重点关注的方向。容亿投资本身也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机构,我们在5年前成立,然后一直在按照创业的方式运作我们的投资,到目前阶段也是从原来的创业转型到机构化,谢谢大家!

李文魁:大家好,我是来自方广资本的李文魁,我们方广资本2012年设立,到今天我们管理了3支基金,2支人民币,1支美元,方广资本定位在专业的IT投资人,所以我们本身关注的领域就是IT工业的上下游,我们称之为IT工业也是大家平常理解的电子信息产业,我们从上游的材料到芯片、模组、设备、装备以及下游的一些应用和软件,我们都是非常关注,我们特别喜欢一些能够有技术壁垒的,技术驱动型的这样的企业。今天刚刚好是一个5G的话题,5G又是我们IT技术当中非常重要的,也是很热的话题,我们也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关注,后面能够跟各位同行一起探讨交流学习,谢谢!

李亚军:大家上午好,我是临芯投资的李亚军,临芯投资我们成立于2015年,5年当中前前后后投了30多个项目,投了30个亿左右,今天为止已经上市了7家,最著名的是澜起科技是千亿级的科创板上市公司。我们投资的特点是比较重,最近科创板过会的芯原我们投了2个亿。我们是用产业的方式投集成电路,今天很高兴跟大家交流,谢谢!

熊伟铭:我是华创资本的熊伟铭,目前管理80亿左右的早期的投资者,我们主要有3个投资主体,一个是企业软件企业服务,一个是前沿科技,今天讨论的话题是前沿科技里面,其中很多是硬科技相关的,还有一部分为了平衡基金的收益而且跟团队过去的背景有关,我们在消费升级里面有不错的投资,什么值得买,去年在创业板上市,在前沿科技里面我们对今天的话题主要的关注是中间有一部分是直接机会,比如说大家说的半导体,无论是手机还有基站当中的半导体的路径,我们也是比较谨慎的看科创板的机会。另外还有间接5G的机会,跟计算还有高带宽相关的,在移动的4G上来之后,比如说头条、快手这样的公司出来,这些公司值千亿美金级别的公司,所以5G大的机会还得往后看看,应用级别的机会没准像AI真的跑出来,会不会变成新一代高带宽内容的平台,可能会有大的公司出来。

李文飚:谢谢,我也简单介绍一下华登国际,是在1987年成立,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早期的投资公司之一,专注于硬科技、特别是半导体、以智能电子产业链以及今天云计算、大数据及智能汽车相关领域投资,也包括新经济领域。5G我们也做了相关布局,刚刚上市的华登国际第111个IPO公司,叫燕麦科技,也跟手机产业链和5G有关,很荣幸与在座多位有多个共同投资的项目。

我们今天讲到5G盛宴, 5G对运营商来讲,确实是盛宴,大项目投资,消费者也非常期待,速度快、流量大,另外,设备供应商也是有大项目落地,但这些行业格局主要是从3G、4G延伸而来,已经比较稳定,这对我们创投是不是盛宴?下面请各位嘉宾从多个角度谈谈5G的投资是什么?有什么要点?

陈立光:这个问题提出的非常好,华登国际是我特别敬佩的投资机构,我在硅谷的时候就看投了非常优秀的公司,你们的董事长也是我非常敬佩的领导者。

大家都在谈5G,实际上大家一想到可能就是手机,华为、小米、OPPO包括基站一些硬的投资,实际上我们围绕5G投资也看很多,无论是各个射频前端等等,在4G做了很多,现在也在5G里面,围绕国内有很多是竞争的竞品。5G还没有完全的落地,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一片红海,无论是国际的国内的,就算是一片红海估值也很高,所以5G还没有开始,我们这种投资机构来说就感受到了挑战,但是从更广义来看,我们从它的整个产业链看的更多,因为5G带来了一系列新的变革,比如说因为5G上来了,datacenter、腾讯云、阿里云、后期的服务器需要用到AI的技术和加速的技术,我们在这个领域里面也做了布局。

因为5G的应用带来了AIoT智慧城市,智能驾驶的一些更深的应用,我们海松资本围绕着智能汽车,智能网联里面的一系列的应用,包括地平线科技也是目前在今年车载第一个全球车载领域里面装AI芯片带来半自动驾驶的长安汽车,6月份要量产,包括黑芝麻也是类似。我们围绕这个产业跟5G相关的技术应用来做,实际上这个还是有很多的机会,而不单纯仅仅看手机,基站,这是我们海松资本围绕5G投资的一些小小的体验。

李文飚:所以您讲的5G,不是我们看到的狭义的5G,而是泛5G,这样,想象空间就很大。

黄金平:5G分为上游,中游和下游,中游就是中兴、华为或者手机厂家、运营商。从投资的维度来看没有机会了。现在来说,上游的芯片器件还有比较多的机会,上游都是国外进口为主的,需要进口替代,机会非常多,门类也非常多。一个基站可能有几百种器件,有很多细分的方向都以进口为主,国内都有若干家企业在做,这个需要非常的专业,看得也非常惊喜,比找到每个细分赛道的龙头有机会,因为5G确实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很多的项目估值都很高。其实这个估值里,除了公司的价值以外还有太多泡沫,投资需要把泡沫挤掉,真正识别出公司的价值就是要找到需求方,比如说华为、中兴、小米、OPPO,这些公司对器件的理解,对指标、质量、进度的理解,要找到源头理解这个项目的价值,同时要给这个项目带来产业的价值,这个时候泡沫的估值就可以挤掉。企业要成功面临很多的竞争,需要给它输送相应的资源,所以说投资上游芯片器件已经要求非常深入的研究,也有非常丰富的资源,如果有这样的条件还是有挺多的机会,记住一定投细分赛道的龙头。

下游的行业应用相对来说未来的机会更大,当然有一个过程,我今天先不展开,建议在上游芯片器件里面。

李文魁:对,我们看5G大概分3个层次,第一个5G本身,第二是5G产业链的延展,还有5G本身辐射的生态。从5G来说,刚刚黄总也介绍,通信行业其实从3G开始,每一代通信技术是一个确定性的技术,3G过后必然是4G,4G之后是5G,大家可以展望一下6G是什么样。因为这样的确定性,我们做投资的实际上都很清楚,特别是一级市场,有这样的确定性,大家知道需要提前布局。今天5G已经开始部署了,想在5G技术本身上面再去布局,显然是过去式。

第二,5G产业链的本身。刚刚我们容亿投资的黄总特别介绍,在产业链上来看,其实在中游设备厂商这一块,大部分的机会或者市场格局已经形成双寡头的格局,剩下的设备机会可能会在小站上有一些第三方的设备厂商抓住这样的机会,但总体来说里面的机会竞争非常激烈,剩下的是更多上游的芯片甚至是材料相关的领域,当然也包含模组。

最后,我们看5G投资的时候,看5G生态所辐射的生态,当中包含未来5G可能带来的一些新的应用形态。3G促进了图片的应用,4G促进了短视频的应用,5G到底会再延伸出来什么样的杀手级应用,今天是不知道的。这个也需要大家去探索,去寻觅。

李文飚:您怎么看5G领域的投资呢?

李亚军:我是北京邮电大学出来的,按说是专业搞通信的,但是刚开始听到5G时仍然摸不到头脑,5G到底搞什么,到底有什么好,是什么状况?其实5G有3个特点。

1)宽。你可以想象,是一个极宽的高速公路,车可以随便跑。

2)快。快到几乎是即时到达,很多新应用就会变成可能。

3)多。能连接的设备特别多。

这3个特点会带来很多新的应用,可能会很大改变人们的生活。后来我觉得改变生活还不是最主要的,可能会改变很多的生产方式,比如说工业互联网这样的类型。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说产业链,大概首先要看建设,先把这个网建起来,现在的参与者,那几大运营商大家刚刚说了,几乎是垄断。几大运营商单个搞不起来,大家还要合起来干,电信和联通一起,移动和广电一起干,这块好像一般机构也参与不了,当然有一些专网比如高铁、电力等等的专网会出来一些机会。

剩下的就是应用端,我觉得机会蛮多的。刚刚这3个特点,宽、快、多,尤其是快,很多的应用将成为可能,比如汽车的自动驾驶、无人驾驶,因为汽车跑的时候,不能说信号反馈过来你再过去,有0.1秒的时间,车都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所以0.1秒的延迟都不允许。第二个远程医疗,你这边图像过去,那边医生说看着图像延迟1-2秒可不行,尤其是动手术的肯定不行,几乎是要即时传输,不能延迟。

第三个就是工业互联网。我个人的理解,所谓的工业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硬件+软件。工业互联网,我理解是有一部分的硬件要加进去,比如在一个大的场景里头,一定有传感器,不像原来的互联网那样。工业互联网一定有很多的传感器和基站,也会让速度非常通畅。工业互联网,一是在整个生产场景里,第二就是在不同地方的连接,也能把分散在不同的点的生产场景,连成一个场景,再跟家里连接,所以改变了整个生产方式。我觉得这里是大有作为的,包括刚刚听到卫总讲的观点,我很赞同,就是在工业互联网下一波的热点在哪里?在“软的”加“硬的”,纯软和纯硬都不行,必须是软硬结合,芯片+软件。在这里机会非常多,这两个方向应用到具体的场景里,会有铺天盖地的非常有意思的东西,这一块大家是可以好好琢磨琢磨的。

熊伟铭:刚刚几位嘉宾提到几个观点,我先说我的结论。我们的结论是,5G最大的机会肯定还是在应用上面,因为刚刚李总说到的每一代,从GSM的2G、3G,可能到100G,每一代硬件升级都是非常确定的,但大部分都是运营商投资网络建设。在终端方面5G多了几个天线,射频前端非常火,这些市场也是线性确定的,不会几何级爆发。

但是下游的应用永远超乎想象,就跟小时候想象说,以后修的路没有红绿灯,我想这得多棒。但是现在北京的环路堵得一塌糊涂,上海也是一样。我们在3G时就觉得移动互联网很火,苹果第一代还是3G,那时候没有太多的生态环境,出现了YouTube 16亿卖给了谷歌。移动4G出来的时候,无论是快手、抖音,公司都是上千亿了,看看头条最近的估值1500亿,抖音是最重要的产品,按照这个产品来看,这个机会是几何级增长,从几十亿变成上千亿的机会,5G继续放大的时候,是不是还有更大的空间?比如现在大家的要求还不是很高,因为大家没有体验过,假设所有的视频都是8K,你立刻会觉得4G没有办法用,4G就跟独木桥一样了,必须要5G,你要亲临现场的感觉。如果亲临现场,是不是还有新的应用可以出来?不管是混合现实,还是其他形式,是不是这些应用会继续拉动市场爆发?这个是后面的大机会。

所以说5G面临的机会,尤其是几位嘉宾讨论的,都是线性确定的、元件级别的,再往下AI无所不在,身临其境的视频体验,都是5G能带来新的机会。

警惕5G技术泡沫,投资机构要练就“火眼金睛”

李文飚:5G机会可以分为上游和下游,我讲一下我们华登国际的布局。上游主要围绕核心的零部件、芯片集中布局,也就是一种进口替代,不一定完全跟5G有关,但5G肯定是最大的推动力。我们做了大量布局,包括电源、传感器、光学器件、手机相关。

另外,5G相关产生的新功能和产品,如手机TOF、AI应用、光学零部件我们也做了一些布局。

下游包含多个维度、各个垂直行业,包括AI、自动驾驶、工业互联网相关,再下游就是应用,应用想象力很大。刚刚提到的直播带货、抖音依托5G能否产生飞跃,这是上、下游留给我们创投和创业企业的机会。中游基站运营商可能格局已定,请大家再讲讲投资案例。

陈立光:AI属于5G里面的应用场景,因为技术速度快了就需要用到AI的技术芯片,无论是数据中心还是智能驾驶等等。但说实话在中国创业,作为投资机构,我们需要练就火眼金睛。一方面估值不能太高,一方面还得找到真正有核心技术的公司。因为中国的土地上容易产生一窝蜂的各种拷贝,就是在AI,芯片领域里面也有类似这样的趋势。

实际上我们投资的一些公司,比如在AI芯片领域里面我们看了不下几百家公司,但真正有核心竞争力的技术公司还是少之又少。包括最近马上要上市的AI公司,也有人说是不是真的AI,你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有多少?

这对普通的投资者来说是很难辨别的。一看这个公司一下做了10-20个亿,但是真正有多少是他自己的?对于我们投资机构来说,真的要了解这个公司,无论是团队产品等等。这样一来,当所谓的5G盛宴到来的时候,我们这些企业能够在这场盛宴当中走的更远更长久,而不是说一窝蜂到时候成了一地鸡毛,盛宴还没有结束就先离场了。

但对于这样的趋势和现象我还真的挺担心,现在科创板放开了,门槛越来越低,创业板注册制马上也弄了,给我感觉阿狗阿猫随便包装两下就可以上市。

所以对于我们投资机构来说,一定要真正透过这些现象,透过这些问题看到本质,看到真正的需求,而不是一些伪需求。实际上现在伪需求的很多,一些公司加上别人的东西打包成虚假的估值,这个对我们来说很考验,考验我们火眼金睛的能力,考验我们投后帮助企业成长的能力,盛宴来了对我们投资机构来说考验也是蛮大的。我们投资案例很多,我就不展开了。

李文飚:现在泡沫很大,看到号称5G相关的企业估值很高。

黄金平:对,有一些上游的芯片估值很高,但是我们对这个题目思考不同。我们从产业里面出来的,做任何的事儿,只要这个赛道有市场规模,这个规模不管是30亿、40亿,还是500亿,这个规模很容易算清楚,然后看这个规模被谁切走。

与国外的企业竞争你只要有机会切到1%份额的时候,这个企业就开始有机会了。这个时候国外对手对成本毛利有需求,国外有天然的优势。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接着研究1%里面有5家,10家还是20家,从投资的维度把这20家看一遍,就挑出来了龙头,这样的企业可能未来还是有很好的成长性。

如果所有的东西谈明白,把企业放在桌面上聊,你的公司未来发展机会在哪里,风险在哪?我能帮你,怎么走路径等等,这个估值就合理了。

李文魁:其实前面也提到了,因为5G的整个确定性,对我们的一级市场来说因为在一开始就知道有这样的确定性,所以有很多的机会我相信大家同行多半都已经看到了。可能5G当中,今天我们在努力解决一些问题,我们自己内部说,就是好多的问题我们其实并不归为是5G这个主题。为什么呢?

其实我们看到今天,比如说在射频这一块,其实在我们看来是产业界仍然在补课,补什么课呢?就是有很多的问题,我们过去在3G,4G这个阶段我们还没有完全解决的问题,比如说像onechip在2G、3G做的很好,但是5G呢?由于基站能耗的原因,大家需要更高效率射频的器件,这类大家努力解决的问题,这类问题有不少,其实在过去我们还没有完成进口替代,而今天在继续努力做的,不纯粹是5G带来的。

第二个,我们在看5G自身的产业链的时候,向上游延展细分的方向,细分的领域分析的时候,发现有不少的传统的进口替代的思维,怎么能够替代?

第三个,创新驱动逻辑,确实是在今天我们慢慢的也看到,中国在某一些细分的方向上,由于发展节奏的原因跟国外差距不大,这个时候会产生创新驱动的机会。

比如说人工智能在过去这些年,推理的效率、计算效率的提升是几万倍。但是经过统计发现,其实制程方面的进步大概比过去高10来倍。大家追求高制程,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比较有限。第二个就是软件算法在这个方面的贡献有30多倍,另外一个是芯片架构创新带来的提升好像是8万多倍。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今天有一些领域,其实是已经有这样的一些机会通过创新驱动。我们不再是跟在别人后面做进口替代,去寻找一些新兴的机会,当然我们在创新驱动方面的机会总体来说是比较偏少的。所以我们内部仍然是2条主线抓,包括进口替代。

当然了另外一个是,我们针对5G,除了在网络侧的上游的细分机会之外,我们也在看一些终端侧的机会。我们知道终端在中国在全世界的地位是非常突出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终端方面的创新也会为上游器件芯片方面的创新带来一个很好的土壤。这方面其实我们最近有一个案子在关闭阶段,他做的也是一些在终端方面的应用。

比如说我们已经报了科创板的芯海科技,他就是做在手机上的不需要物理的音量按键,这一类的我们觉得中国在终端侧为中国的创业企业提供了非常好的土壤。

李文飚:谢谢,有请临芯投资的李总。

李亚军:说起5G的投资,刚刚李文魁总也说了,就是两端,中间那一段不容易介入。前面的关键元器件,关键材料,模块这些东西,包括终端这个大家是可以来看看的,后面就是应用,而在应用上尤其有一点人工智能,人工智能这个东西可能以后是无处不在的,这几样东西加一起。后面的应用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东西出来,我觉得这个就是最主要的地方。前面的在终端侧,核心元器件那边是有一些可以好好的做一些布局的,我们也投了一些。比如说做WIFI6射频前端的康希、5G射频前端的锐石最近都长的非常快。小基站我们投了一个佰才邦,还有一个芯河半导体,这个是中兴一批人出来做的,这些项目都还是可以的,但是就是要会挑。

熊伟铭:我投的应用更多一些,上游跟5G相关的就是前端的团队。因为我们决定做前沿科技投资的时候是2016年,那个时候怎么定义前沿科技?我们的主题就是无尽的计算。这个事儿也是很老的事儿,80年代末,施乐公司研究中心提出来的无尽的计算这个主题。我们所做的这个事情不是新鲜的事儿,只不过算力、物理科学提升了很多,终于实现了人家50年代中说的很多事儿,慢慢实现了。

在这个里面跟5G相关的,跟AI相关的事情,中国慢慢开始有领先的可能性了。因为,我们迭代速度快,量大,年轻人不停的换新机,供应链好。可能现在是一个机会,我们投资中国的可能领先的这些公司。比如说在下游应用里面,我们投资了AI的团队,这几年一直是CES的合作方,现在是慢慢的出货,跟日韩做一些捆绑的销售。这些东西成本零售价只有500美金,但是因为设备足够轻,83g,所以不会戴上头晕或者是眼睛炫电池发热这些问题,在这些领域里面中国有可能开始有一些可能领先的,当然我们还要看。

还有一些领域,比如说我们觉得中国有机会的在垂直领域里面。我说的工业智能不是工业自动化,而是智能化,随着各种各样的sensor进去。其中有一家做机械臂的,无论物流制造各种行业,都需要把计算在当地进行解决,这些也是会受到5G的铺设有很大的好处的公司。

另外就是无人驾驶,虽然全球仍然不明朗,因为法规、各种各样的技术的状态。但是如果5G上来确实能够解决车路协同的问题,安全性大大提升。我们有一家唯远致行(音),在广州有100多个应用开始收费了,还有智佳科技(音),大概率就上市了,可以无人驾驶的。这些东西我们都觉得会受益于5G网络的实施。这些我们觉得如果应用能够跑出来,无论是无人驾驶,无论是AI可能都是千亿美金以上的机会。所以我们觉得5G虽然现在炒的很多,但是都是器件方面,但是更多的机会就是在未来等着我们。

李文飚:5G上游投资需要专业度与产业化结合,下游就需要想象力了。可能未来5G,就像人工智能一样无所不在,可能渗透到每个领域。刚讲的无人驾驶,最近看到我家附近有美团送菜的自动驾驶车。5G的出现,肯定推进车路协同,无人驾驶慢慢成为现实。今天时间有限,5G可能不是我们想得狭隘的芯片基站,而是更广义的,5G相关技术投资有巨大空间。谢谢大家!

网站编辑: 冉一方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