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专访|经济学家向松祚:互联网解决很多就业 但制造业真正创造财富

投中网   |   林桔
2020-06-11 12:04:35

制造业和科技创新是未来的发展的主航道,也是最重要的竞争核心。



在这个“黑天鹅”不断飞舞的时代,“灰犀牛”不断重复的时代,我们应该怎么办?

2020年6月10-12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联合主办,投中资本承办的“第14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隆重召开。中国的创新力量正风雷涌动,奋发九州,荡涤环宇,本次峰会以“九州风雷”为主题,汇聚国内外顶级投资机构大佬、知名经济学家和创新经济领袖,共筑行业新版图,探索新机遇。

著名经济学家国际金融战略专家向松祚在“第14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演讲中表示,面对“黑天鹅”、“灰犀牛”时,企业更应该尊重常识和规律。向松祚称,在疫情这样特殊的时期作为经济学者参加峰会,是想了解投资者在投资领域的期望。

向松祚随后接受投中网专访,他表示,过去中国投资了很多成功的创新模式,但他希望投资者未来能把以前赚的钱投向原创的科技技术和制造业。他认为,制造业和科技创新是未来的发展的主航道,也是最重要的竞争核心。

“今天的投资主航道应该坚定转向长期。”向松祚告诉投中网。同时他表示对当前全民直播的状态感到一丝担忧,并认为直播带货可能是一次短暂的销售方式,但不能创造真正的财富。“要创造真正的产品,才可以让每个人的收入提升,而不是大家都玩投机取巧。”向松祚说。

我们与向松祚的访谈中主要以下话题:

·  这几年不断出现的“黑天鹅”、“灰犀牛”,对企业发展有什么具体影响?

·  中小企业当前面临的主要挑战

·  投资主航道——制造业和科技创新,怎么解决投资周期过长问题?消费互联网带来哪些改变?

·  经济学家怎么看待全民直播?为什么有人崇尚贾跃亭?

·  以及,近期最热的——中概股集体到港交所二次上市带来什么利弊?

以下为投中网专访向松祚的实录,有删减。

投资主航道应该坚定转向长期:原创的科技和制造业

投中网:您提到尊重常识和规律,而近几年互联网公司几乎都亏损,这之间存在矛盾吗?

向松祚:如果要讲中国(投资)最成功的,主要投的是商业模式的创新,那么面向未来,我今天想跟投资者分享的是,应该把以前赚的钱投向原创的科技和制造业。

投中网:但投原创科技和研究创新的周期比较长?

向松祚:其实为什么中国大体上都是所谓的短期主义,而不是长期主义?我们的思想理念为什么都追求短期的回报?经过40年发展,我相信很多投资人赚钱已经足够了,没有必要两三年、或者三五年就要退出,而应该找准中国经济的主航道,也就是制造业和科技创新,商业模式不是不能投,而是今天的投资主航道应该坚定转向长期。

投中网:这几年互联网从消费转向产业经济,包括腾讯、阿里等大公司也如此,这种转变是顺应中国经济整体发展方向吗?

向松祚:像腾讯、阿里、美团这些公司成功有他们的秘诀,用平台抓住了中国巨大的市场和消费者的喜好。靠庞大的用户群商业模式带来巨大的收益。他们已经很强大了,而且有很多钱,或许可以这些钱转向创造原创的理论和科技上,他们现在也在做,我希望更多的公司能够做,就是通过商业模式和巨大的用户群赚到的钱也能够转到为中国未来奠定坚实的基础。

互联网解决很多就业问题,但真正创造财富的可能在制造业

投中网:您怎么看近几年互联网公司的发展?

向松祚:商业模式的创新这些年基本是互联网公司所拉动的,它确实便利了人民的生活,提升人民的效率,降低了很多的成本。希望未来更多的投资者和创业者能更多专注于做某一个科技的环节,有真正原创专利,这个可能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必须要走的一步。商业模式有时候颠覆起来很快,更新换代也很快。

投中网:商业模式的创新,至少在近三五年里解决大规模就业问题,很多年轻人从原来的工厂走到了这一块,您怎么看?

向松祚:对这一类的现象总体来讲,我不是太看好。这些具体的数据我没有核实,据说美团外卖据说有上几万人的规模,你让这么多人送快递、送快餐和外卖,似乎是解决了就业。

从这个角度解决就业是正面的,但从中国经济整体的健康和质量和高收入来看,又不一样。本来很多人是做制造业工人的——我们也要反思为什么他制造业工人做不下去,而反过来做快递和外卖——其实这是一个不太好的现象,但是如果制造业做的好,制造业能够雇佣更多的人,制造业才是真正创造财富的。

坦率来讲,从商业的意义这些公司也创造了财富,快递、外卖小哥也创造了财富,但是从我们研究经济学来讲和社会整体来讲是不创造财富的,而是只会使人变得更加懒惰,本来可以自己做饭,现在都是外卖。这个对社会整体或许不是一件好事。

投中网:但衍生了“懒人经济”,从而又有相关新的商业模式。

向松祚:我对这种东西是比较忧虑的。我其实一直很反对很多公司搞手游,当然他们可以赚很多钱,但是对社会是负面的。让很多年轻人沉迷于游戏,让很多人躺在沙发和床上等外卖,这个是很腐朽的现象。

直播卖货能或不能长久,人不该过于浮躁

投中网:您怎么看待当下全民直播?

向松祚:短视频从商业模式来讲中国有很庞大的用户群,中国有很多无聊的人,不做深入思考的人很多。但这种东西被社会传播这么广的意义是什么呢?很多人看短视频几个小时,这个东西让人上瘾。

对单个企业或者单个个人来说带货是无可厚非,但这个东西能长久吗?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它还是不创造真正的财富,这个是很忧心的事情,某种意义上可能是一个不健康的表现。

投中网:但短期内可以解决某一些具体问题。

向松祚:这个是我们中国自己的想法,这种短期主义,而不是长期主义,你会发现每一到关键时刻就“一声叹息”。就像任正非先生讲的,你要搞一个原创的科学理论需要几十年,要扎扎实实的,你要可以坐得住,可以坐冷板凳。

现在说白了就是投机取巧。当然从某些直播平台可以赚很多钱,从个人来讲似乎无可厚非。但如果从一个国家总体来说,再过十年、二十年(还是这样),我们把眼睛闭下来思考过去这十年有什么进步?你会发现没有。

投中网: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或是一次财富增长的机会。

向松祚:其实并不能真正提升每个人的财富,直播也好本身是财富的再分配,它不创造真正的财富。你要创造真正的产品,才可以让每个人的收入提升,而不是说大家都玩投机取巧,都玩金融,金融本身是不参与财富的创造,而是有助于财富的创造。直播也是这样,它本身是一个广告(渠道),怎么创造财富?

投中网:如果这是一个不健康的方式,我们应该往什么样的方向走?

向松祚:我认为这个里面有很多的层面,政策上更多鼓励大家投入制造业、投入科技创新,投入到真正的产品、品牌,比如说跟制造业的政策更加优惠,让制造业能够赚钱。第二个是我们的教育是更加基本的。现在从小学到大学,这整个教育的氛围也是很浮躁、追风,哪个好赚钱的专业去学哪个专业。第三个层面是社会的氛围和社会的心态大家都安静不下来。

投中网:为什么会这样?过去十年发生了什么,导致大家这么浮躁?

向松祚:过去我们太穷,改革开放毕竟也才三四十年,还有很多人没有赚到钱,都急于暴富。第二个,过去这么多年我们的意识形态是崇拜所谓的创富英雄和富豪榜,搞的大家心痒痒的,而真正的科学家、真正的工程师、真正的艺术家、真正的艺术家没有多少人重视。甚至像贾跃亭这种,骗了这么多的股民,但是很多人心中挺羡慕他,别人认为他成功。这种也是很不对的。

整个社会的氛围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你看网站上除了宣扬创富之外就是明星和八卦,就这两个内容,年轻人都是很狂躁,再加上我们的手机如此普及,短视频这些每个人都在看。农民都没有心思种田了,天天短视频和直播。所以这个东西是很麻烦的一个事情。反正我是挺忧心的,我不认为这是一种进步,甚至觉得这是一种退步。

投中网:也有人认为由于普及性,直播带到偏远的地区,也有了渠道销售自己的东西。

向松祚:正面效果肯定是有的,但是它的负面效果我觉得远远大于正面的效果。

投中网:您说的负面效果,是指人的心智方面还是经济方面?

向松祚:从整个人类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互联网是让大家很方便,但是互联网上的很多东西确实让人变得更加愚蠢,人们不再独立的思考。中国当然更突出了,因为中国人本来就浮躁。

更加注重中小企业发展,才能解决大多数中低收入问题

投中网:您之前很多言论都会提到中小企业的发展,也包括中国的经济大部分是由中小企业的支持,现在中小企业的困境是什么?遇到疫情,它们应该怎么做?

向松祚:中小企业的困境,不同的行业不一样。总体来讲我们的中小企业它没有多少核心的竞争力。他们大部分是基于庞大的市场在生存,一旦疫情来了,市场没有了,他们可能就随之消失。当然对于大多数的企业是起起伏伏、生生死死。创办一个企业不能保证活下去,这个是需要新陈代谢。

但中小微的企业主要的困境,是怎么找到真正属于你的特别市场机会,真正找到属于你的核心竞争力,真正找到你跟别人不同的地方。为什么像日本和德国的中小企业它们平均寿命是20年以上?就是说鼓励创业是对的,但是不能盲目创业,有些创业根本没有找到任何的基点,你可能创几年就失败了。

投中网:中小企业的问题也就是我们当下遇到的一个大的问题,原创技术,如果要继续往这个方面发展,那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周期?

向松祚:那当然,如果按照我们现在的人均收入,如果可以把90%的人的月收入提高到5000人民币以上,中国都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投中网:但因为中国整个地区发展不平衡,东部可能人均收入高一些,其他地区可能就不一样了。

向松祚:对,但是整体来讲中国的其他地区,珠三角、长三角好一些,其他的地方要创造更好的氛围让企业家冒出来,这样才可以提升老百姓的收入,靠几个国有企业不能,靠摆地摊也不能。

关于中概股到港交所二次上市:是好事,但更考验监管的水平

投中网:去年阿里在香港二次上市后,今年越来越多中概股考虑去香港二次上市,你怎么看到这个现象?

向松祚:这个是好的事情,对中国的A股市场、对中国的资本市场和香港的资本市场是一个推动。同时我们要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它要从纽约回归?因为纽约的监管标准更严格,它对中概股的公司不太信任?

我觉得这是两个问题,一个方面是好事,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要认识到,包括香港在内,特别是中国的A股市场我们的监管水平,是不是跟发达国家的资本市场有很大的差距。

比如我们对造假的处罚,很多就没有处罚,那要怎么建立投资者的信心?怎么把坏的公司和害群之马剔除出去?

这个要两个方面来看,一个是抬升了香港的地位,香港这两年都是全球IPO最多的,远远超过其他的地方。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能不能长远那就是监管水平。

换句话来讲,你在纽约不符合条件的公司,但在香港上市了。这个是不是一个好事,是值得思考的。

企业家企业做不好不能怪宏观经济

投中网:2014、2015年时提出战略新兴板,现在有科创板,这其中有些公司会摇摇晃晃,从中概股回A,也让他们的市值膨胀,你觉得这样的选择是健康的吗?

向松祚:很多企业家都关注他们公司的市值这个无可厚非。但是我认为更多的注意力不应该是哪个地方估值高就到那里去,还是要坚守主航道。

其实衡量一个公司并不完全看市值。上市以后企业家会把股票做高套现,然后受资本市场的影响,甚至被资本市场所牵制,就偏离主航道,这个是很危险的。

但是企业家做到一定程度之后身价又有多大的意义呢?其实人的需求层面就是这样的,没钱的时候赚几万、几百万、几千万、几个亿很重要,但是到马云和马化腾这个层面他们思考的问题和一般老百姓就不一样。他们思考的是对人类和国家真正长期的贡献是什么?这个时候身价对他们没有太大的意义。

我的意思是,对很多上市公司来讲你关注不应该是你的市值,你更不应该被资本市场牵着鼻子走,而是你应该把你的东西做好。

投中网:但中国并没有出现比尔·盖茨。

向松祚:你说的这又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美国很容易产生引领世界原创科技,硅谷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吃惊的地方,过去几十年都是硅谷引领全世界,从个人电脑到芯片,从搜索引擎、社交媒体都是引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中国出现不了这样的?这就是我今天讲的原创创新的土壤。

马云马化腾已经很了不起了,但还是有差距。任正非值多少钱?任正非没有办法排名,富豪榜也排不上他,但你说谁的贡献大?这个很难讲。但我认为未来中国需要更多华为这样的(技术原创)公司。

投中网:像这几年不断出现的“黑天鹅”、“灰犀牛”,包括这次疫情对中国整体的经济有什么深远的影响?对现在这一批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又有什么影响?

向松祚:“黑天鹅”和“灰犀牛”应该是宏观层面的讨论更多,我们经济学家研究更多,因为它会造成系统性的风险。但是对企业来讲我认为第一没有必要关心,第二关心也没有用。

所以每个企业还是要坚守自己的主航道,不管风吹浪打要稳住钓鱼台。这才是你的自身之道,你可以根据情况做一些调整,但是主航道上就是有无限的波浪都要坚守下去。马云经常讲这句话是对的,就是企业家没有必要太多关心宏观的经济(马云的原话为:企业家企业做不好不能怪宏观经济)。


网站编辑: 冉一方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1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