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你的公司能活几个月?请让吴海们说出真相

丽尔摩斯   |   孟静
2020-02-14 08:12:56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医院成了战场,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疫情发展。但是,切莫忘记医院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战场,那就是中国经济恢复发展的战场,在停工停产的当下,很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已经在生死线上挣扎。

前桔子酒店创始人、魅KTV董事长吴海的文章《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刷屏了。

因为,他说出了2000多万小微企业主和6000多万个体工商户想说而不敢说的话。

前不久,一个说真话的医生离开我们,成了2020年我们心中最深刻的一道伤痕。真心希望这样的伤痕永远不再有。

吴海的文章都是大白话,大实话,生动体现了在疫情时期,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强烈求生欲。在当下万众一心抗疫的语境中,他的文章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但是,在生死面前一切都会失去意义,公司也一样,假如你的公司已经到了濒临破产边缘,说句真话又如何呢。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医院成了战场,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疫情发展。但是,切莫忘记医院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战场,那就是中国经济恢复发展的战场,在停工停产的当下,很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已经在生死线上挣扎。

吴海在文中说,他的公司撑不过两个月。你的公司能撑几个月?请更多吴海们说出真相,这样才有希望让决策层看到民之所呼,从而出台更加实际、更有针对性、更有力度的措施。

这个战场我们决不能忽略,唯其如此,才有可能扭转被动局面,甚至化危为机。

第一个问题:疫情之下,中小企业是否有权向政府请求减税降负?

从法理上说,我认为可以。

我曾是一个创业者,也是个法律人。签订合同时,总会有一条“不可抗力”的附加情况作为兜底。疫情便属于完完全全的“不可抗力”。企业可以适用该条款对合同进行调整,从而为自己在困境中争取此微生存空间。

企业和政府之间也存在契约关系,这种契约就体现在公司的税费上。当今年疫情发生时,整个社会几近停摆,很多企业面临着停工停产的“不可抗力”。在这种情况下,中小微企业向政府请求减税降负,不仅有充分的合理性,也是政府必须重视的事情。

在我国,活跃着2000多万小微企业,此外还有6000多万个体工商户,这些小微企业占了市场主体的90%以上,贡献了全国80%的就业、70%左右的专利发明权、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

这个群体庞大而且底子薄,但他们承担着巨大的社会责任——全国80%的就业、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一旦疫情对这个群体造成巨大影响,对中国经济恢复和发展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第二个问题:什么样的政策,能真正帮助中小企业呢?

疫情爆发以来,不少政府针对疫情出台了一些 “维稳促发展”的政策,但在梳理完各地出台的“维稳促发展”政策后,作为一名曾经的中小企业主,我和吴海的观点基本一致,认为这些政策的实质性帮扶意义不大。

各地出台的政策中,主要包括缓交社保、中小微企业贷款、国有物业减免租金等几项。

基于“不可抗力”,目前各大银行纷纷表态,做出了让步,不断贷、不抽贷、不压贷,减免逾期利息等,分担了部分风险。但是,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中小企业,他们并不是银行的主力客户,甚至并不是银行的客户。因此,这一点对中小企业的帮扶作用有限。

而每个企业都免不了打交道的正是政府,因为要缴税、缴社保。对疫情时期中小企业的扶植,真正的重点应该体现在税收优惠和社保政策上。

目前各地出台促发展政策中,关于社保都只是缓缴,不是不交。事实上,缓缴到底能不能落实也存在问号,因为大多数企业与银行、社保签署的三方协议,都是直接划扣社保费用。

关于社保政策,吴海在文章中做了重点分析,他说“社保是压死企业的秤砣,而不是稻草。”他举例,一个人8000的工资,公司要交的社保和公积金高达4000,疫情之下员工的工资可以商量,但是这4000的社保和公积金就是硬性支出了,哪怕公司完全无法营业。而2003年非典,他的公司能熬过来,并没有受到了什么支援,主要是因为没有社保。

对于这一点,我深有同感。我认为作为税收关系、社保关系的一方,中小企业应当可以适用“公平原则”,请求政府对税收、社保进行调整,请求政府在特殊时期降低税负、降低社保。

作为一个曾经的中小企业主,我相信以下六项政策对中小企业的雪中送炭:

1、全面减免各项税费

建议对受疫情影响重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视行业相应减免特定期间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和企业/个人所得税;特定期间减免征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和城市房地产税。

这次疫情对商业、酒店等产业造成重创,减免征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和城市房地产税,会非常有针对性的减轻它们的负担。

我也看到了不少人呼吁对所有的企业进行税费减免,我相信出发点肯定都是好的,但是在非常时期,国家未必能承受如此大幅度减税带来的财政压力,反而可执行度不高。但是首先对遭受重创的行业进行税费减免,十分必要而且迫切,希望各地政府都拿出解决问题的诚意,上下一心共度时艰。

2、适度下调社会保险中“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负担。

社保的确是企业目前最大的压力和风险。吴海建议对那些被强制停业企业,疫情宣布结束前免收社保。

对这一点我有一点不同意见,如果全部免收社保,对员工来说不太公平,在实际操作上也会有问题。我觉得比较有可操作性的做法,是适度下调社会保险中“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负担,取一个企业和政府都能接受的中间值。

在社保的构成中,最大头的是——养老保险(单位缴纳20%,个人缴纳8%)+医疗保险(单位缴纳8%,个人缴纳2%),失业保险(单位缴纳2%,个人缴纳1%)、工伤保险(单位缴纳0.8%)、生育保险(单位缴纳1%)相对来说都比较小。

但目前各地出台的政策中,缴付基数依然是上一年度的员工平均工资,没有任何松动。目前最慷慨的苏州、浙江政府,除了缓缴,也顶多是返还上一年度部分失业保险。这对企业的人力支出,杯水车薪。

政府一直在号召,企业和员工自主商量疫情时期的工资。在此期间,是否可以实际工资而不是上年度平均公司交社保?或者对社保做大幅度减免,比如减免50%?

3、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

这不是我的一个人的想法,而是很多做企业的人内心的呼唤。但一般情况下没有人说这个事,或者说了也没有人听。今天前政府经济型官员黄奇帆也撰文呼吁为企业纾困,说到了住房公积金这件事。

他在文中写到“住房公积金制度是1990年代初从新加坡学来的,现在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将之取消可为企业和职工直接降低12%的成本。”

4、帮助企业尽快复工。

作为一个大国,停工一天不仅对企业造成严重伤害,对政府也一样。但是目前开工的风险很大,而防护物资奇缺,以致于出现下面的照片:

如何帮助企业尽快复工减少损失,同时又保障劳动者的安全,这需要政府和全社会高度重视、统筹安排。

5、要通过财政补助、贴息等方式,支持企业在疫情时期额外增加的支出,比如一些企业不得不转线上经营的费用、视频会议支出等。

6、出口补贴:出口外贸型企业受此次疫情影响,建议给予补贴扶持。

如果能出台、落实这些政策,这才是政府的实干,而不是姿态。

三、再小的梦想也值得被尊重

我支持吴海的发声。

因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

因为一份契约,不能只有一方绝对的服从。

中国梦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梦,也是每一个中国中小企业的梦。

吴总的声音是应当被听到、被关注。没有中小企业的中国梦,何谈中华民族的中国梦呢?

追梦的路上,再小的梦想都值得被尊重,再微弱的声音都应当被聆听。

希望2020年的梦,都能实现。

如果你是千千万万吴海中的一个,可以留言:1、复工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2、你希望政府出台什么样的帮扶政策。


网站编辑: 冉一方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