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北京科创基金董事长刘克峰:聚焦“耐心资本”,助力硬科技企业跨越死亡谷

投中网   |   马慕杰
2019-10-24 17:57:26

北京科创基金的三个引导有鲜明的政策诉求,第一个引导就是投向高端硬科技;第二个是引导投向前端的原始创新;第三个是引导培育适合北京高精尖产业发展的项目。

2019年10月22日,由投中信息、投中资本主办、投中网协办的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在北京召开。本次峰会以“资本专业主义”为主题,全力邀请过100+国内主流政府引导基金出资或管理机构代表参会,以半天闭门培训加半天论坛的形式,将政府引导基金实操层面的从出资设立、管理、GP遴选尽调、投资、退出以及绩效管理等,到政府引导基金的模式创新、产业引导、与GP关系以及科创板机遇等掰开、揉碎、聊透。

北京市科技创新基金董事长刘克峰在主题为“政府引导基金领航国产硬科技崛起”演讲中表示,北京科创基金的三个引导有鲜明的政策诉求,第一个引导就是投向高端硬科技;第二个是引导投向前端的原始创新;第三个是引导培育适合北京高精尖产业发展的项目。

与此同时,按照市场化运行机制来定位投资策略,北京科创基金要做耐心资本,并给予子基金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进行投资和退出。而耐心资本不仅仅以时间来衡量,耐心资本的核心功能是围绕着科技创新投资,覆盖科技成果转化所经历的全过程,帮助科技创新企业跨越死亡谷。

以下为刘克峰的演讲实录,由投中网编辑整理: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来到投中的活动。今天我要演讲的题目是——聚焦“硬科技”。首先,就北京科创基金的情况向大家做个简单介绍。

北京科创基金于2018年6月24日正式启动,是在北京市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全国科创中心的整体进程中,北京市委市政府所推出的重要举措。基金总规模是300亿,首期是200亿,基金的设计初衷带有很强的政策引导目标。

科创引导基金的三大引导与两大特色

各地方的政府引导基金所设立的初衷都不太一样,北京科创基金的“三个引导”最鲜明体现出政策诉求。一是引导投向高端“硬技术”创新,控制投向商业模式创新或中低端技术;二是引导投向前端原始创新,及早跟踪并介入原始创新,提高原始创新转化能力,引导高端科研人才落地北京创新创业;三是引导适合首都定位的高端科研成果落地北京孵化,培育“高精尖”产业,为其发展营造良好环境。

北京科创基金的300亿规模中,占比最大是北京市财政资金,财政出资占到120亿,另外80亿是四家市属国有企业,再加上基金管理公司。

除了引导投向高端硬科技之外,北京科创基金设立的另一特色就是投向了“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没有用天使、A轮、B轮、C轮、PRE-IPO这样的阶段表述,而是分为原始创新阶段、成果转化阶段,“高精尖”产业化阶段,这是把科技创新的三个阶段连接起来了,所以我们用科创语言来表述北京科创基金投资的三个阶段。

三个阶段的分配也比较有特色。原始创新阶段的配资最高比例达到50%,剩下两个阶段分别是30%和20%的比例。也就是说这支基金一半要投向原始创新阶段。剩下两个阶段因为有社会资本的跟进,适当地,我们参与的整体比例也缩小一些。

因此,在市场化资本发挥作用不太充分的地方,要发挥我们政府引导基金的作用。政府引导基金也很适合做生态,我们总规模300亿,是纯母基金,不做直投。所以在给子基金以及子基金所投项目上,母基金具有天然的优势来整合各方面资源,包括从政府、创新源头单位、龙头企业、社会化管理机构、联盟协会、研发机构等等布局生态,为子基金和被投项目来解决他们发展过程当中的问题。

基金存续期变长,聚焦“耐心资本”

接下来,介绍一下北京科创基金把投资高端硬科技放在三个引导当中的首位。

在过去的十年间,投资圈出现很多热词。之前我在中关村工作了一段时间,感受比较大的是每一年都会出来一个所谓的元年的词,从早期的云计算、大数据、AR、VR、人工智能、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每年都会出来一个新词,有跟风投的热点。比如有些项目三年间融资十轮,对外公布的金额就高达140亿,但最后的表现却令人心痛。事实上,这也是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

那么我们的引导基金应该投向什么方向呢?就北京而言,北京的科创资源全国首屈一指。研发投入5.8%,全国第一。高校90所,在校学生90万人,将近1000多所科研院所,两院院士700多位,国家级实验室400多家,获得相应的科技奖项超过三分之一。北京的科创资源不仅在全国,甚至在全球都是非常有特色的。当然,创新资源所在也正是责任所在。而过去北京在发掘创新资源向科技成果转化、实现市场化这个阶段中确实转化得不太充分。尽管在中关村、在北京的市场化投资机构资金规模全国首屈一指,但是他们投向的前端原始创新和高端硬科技确实不够。

虽然现在我们经济体量处于第二位,而且部分的科技创新成果已经在领跑了,比如说5G、移动互联网等,整个移动互联的市场技术应用,中国都是全世界最领先的。我记得在中关村工作的时候,IBM的研究院讲过,“我们就把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当做最重要的研究课题,把中国弄通了,就可以向全球其他地方输出我们的技术和智力”,但其实更多的技术还是在跟跑当中,还有一部分并跑。这其中就包含射频芯片等技术,都是我们受制于人的地方。

现在中美的形势下,大国在竞争什么?不单是比的经济总量,实际上更加比的是硬核的东西,这里面就是我们的硬科技。

在这种环境背景下,北京作为全国的科创中心来说,确实承担了很重的责任。作为北京科创基金,我们的投资策略是什么呢?因为关于政府引导基金,实际上大家见仁见智有很多的评论、有很多的看法。因为市场上不缺钱的时候可以找政府引导基金的并不多,现在募资难,很多的市场化基金都找到政府引导基金了,包括我们北京科创基金。我们政府引导基金有没有按照市场化的机制在运行,或者按市场的诉求在调整我们的投资策略?北京科创基金在这一年当中就沿着这个方向在探索。

第一个策略,我们要做耐心资本。北京科创基金的存续期是15年,是最长的。我们也非常欣喜地看到,来科创基金寻求合作的市场化基金,他们的存续期正在变长。我们现在意向的70支子基金里存续期10年的将近15%,这很难得。一般来讲,现在国内的基本上都是七八年左右,但是我们很高兴地看到正是因为母基金的存续期长,所以才给了我们子基金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进行投资和退出。

我们首先定位是做耐心资本,耐心资本不仅仅是以时间来衡量的。耐心资本的核心功能是什么?特别是围绕科技创新投资来讲,它应该是覆盖科技成果转化的全过程,要帮助科技创新企业跨越死亡谷。这就是北京科创投资基金的第一个投资策略和定位。

第二个策略,我们要走进实验室、拥抱科学家。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们要投原始创新、投高端硬科技。这些项目在什么地方呢?过去很多的创投机构在天马行空地跑项目,世界各地飞来飞去。但是我想我们做早期硬科技投资项目的话应该去实验室,因为那里有好项目。特别是在北京这么多的科研院校、高校,包括央企的研究院,还有正在成立的新型的研发机构,也有很多从海外归来的带着很好的要落地的技术项目的机构。所以,要做硬科技投资就是要走进实验室,拥抱科学家。

那么走进去之后怎么做?我们走进实验室是要做懂科学家的真伙伴,懂科学家什么?要懂科学家的科研成果,要懂科学家的家国情怀,要懂科学家的不足短板,就是说你到了实验室怎么跟科学家去对话交流,要有基本的科学素养与对项目的初步理解。

现在高科技越来越专、越来越深。我们首先就要提升自己在科学方面的素养;第二,要懂科学家的家国情怀,这些大科学家,特别是硬科技的东西,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的话一定是对一个企业、一个产业、一个国家产生大的影响。如果就是商业谈商业,可能你估值再高他也不一定为之所动。

硬科技投资的四大定位与六大策略

那么,当了解了这些东西,作为投资者、投资机构应该怎么做?我们有四个定位,即四个身份。

第一,要当好整体方案的设计者。这个方案不光是科技成果要转化市场的方案,也包括整个企业的运营管理,包括后期迈向资本市场整体的资本路径,都要通盘考虑,而这恰恰是我们投资机构的专长所在,所以一开始要参与到整体架构的设计。

第二,要担当资源的组织者;缺资源怎么办?你投就得要扛这份责任,要把相应的资源配置好。

第三,公司设立了、团队也到了,不能撒手,因为在运行的过程中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否则,很多事情如果解决不好的话死亡谷就过不去,你的投资就会打水飘。

最后,作为政府引导基金我们还要当利益的让渡者。确实政府引导基金的意义就是这样的,让给我们志同道合的跟我们一起出资的,敢于冒风险的社会LP,也包括有专业管理人员的GP,这样我想对于投早期硬科技的策略上才能有新的认识。

第三个策略:“三投”和“三重”。虽然我们不能直接投项目,但是跟我们合作的子基金,我们应该有相近或相同的投资策略,“三投”就是我们应该要投硬、投早、投长。

投硬,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从我个人的理解,硬有三个方面,一个是面向世界科技前沿来说,它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也就是技术上有高门槛的,不是随便就能把这个技术拿下的。有些硬技术、前沿技术都要坐长期的冷板凳,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下来的,包括科学家屠呦呦,经历了几十年才拿到诺贝尔医学奖。

第二,要面向经济主战场,它是企业发展的硬实力,是能够突破产业上卡脖子的关键技术。也就是说作为企业、作为产业,拥有了这项硬技术,你就有了竞争的硬实力。在企业竞争当中领先一步,在国与国之间的产业链布局上就优人一等,所以这个硬体现在企业竞争上的硬实力。

第三个硬体现在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也就是国之利器,它能承载国家任务,大的科技工程,这里面不是以市场、以经济指标衡量的,但是它体现了大国利器。

投早,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大家确实往前走了,很多的PE往B、C轮走,还有A轮,再加上天使轮,大家向前移的步伐开始了。以前在PE的备案支数和规模都很大,但是现在往早期创投类来备案的数量和基金的规模越来越多,大家可以看中基协的月报。

投长,是跟我们做耐心资本相结合的。为什么科技成果喊了很多年依然挺难的,因为一项科研成果从它的科学发现到科学被验证,出了实验室样品,再到出工程样品,再到走向大规模的产品,一直到被市场所接受的商品,这几个阶段确实风险重重。

经常会形成一个科研的小循环,也就是说我的科学被验证了之后就OK了,因为项目的资助方也有很好的答卷,可以发论文,这叫科研的小循环。但是恰恰我们需要的是跨出这个小循环走入到市场化,能够把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大循环。

走这个大循环就得需要有多方面能力帮助它度过这个死亡谷,那么度过这个死亡谷要多长时间?不一定,不同的领域里面确实不一样。此前我也参考了一些数据,在科创板首批上市的25家里面,从注册诞生那一天,到上板的平均时间大概是11.8年,最长的是19年,最短的是5年。如果把上到资本市场作为企业经营成功的高阶形态、前面有一些盈亏平衡或者营收利润到一定程度算是走出死亡谷的话,那就打个折扣,七年到八年,作为跨出这个死亡谷的阶段性标签。

什么是“三重”呢?即重专、重孵、重合。

重专,就是专业。现在的硬科技确实需要专家级的投资人跟他对接交流,越来越专、越来越细,往往都是细分领域的冠军。我想作为早期投资人来讲,我们要尽可能发现未来的细分领域当中的隐性冠军。所以要专。

重孵,意味着孵化。现在我们给予赋能的服务越来越多样化,甚至有一些“投早”、“投硬”的基金管理人,他们前后台的比例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般认为1:1就够了。那么他的前后台比例是1:3,后台的人不断在充实,因为被投企业突出的服务需求越来越多,必须要给予赋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很多创投企业要自己建立孵化器,要有自己独立的空间,还有很多园区里面都有孵化器和加速器,都在跟我们谈合作。所以现在的机构越来越注重孵化。

重合。就是投资人要跟创业团队更好地融合,这点非常重要。所以要想走过死亡谷,大家一定要志同道合,三观相合。否则,科学家觉得你有钱,但是你的钱我不敢用。我们接触一个科学家,他是大数据领域,主攻算法、计算的,但还是担心被社会资本“算计”,大家都有一些顾虑在里面的。所以要投这样的项目一定要让科学家们信任。

最后,简单选一些我们的领域和案例报告一下。

“2+4+X”,这是北京所重点发展的领域。其中这个2,我们叫北京的双发动机产业,一个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一个是医药健康产业,这两个产业北京都发布了相应的行动发展和规划纲要。新一代信息技术,北京的产值全国第一,我过去一直在中关村软件园,很多行业领先企业都在这里,确实为北京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做了重要支撑。同时,现在生物医药迎来了发展的拐点,确实,这个行业的特点跟互联网不一样,在大健康领域的创业项目很多人默默耕耘了十年,现在迎来了他们发展的好时候,所以这两个产业北京是重点发展的,作为发动机来定位的。

4就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科技服务,这也是被列入北京十大高精尖产业发展规划,是北京的优势产业。

X就是围绕着未来的前沿技术领域,北京要准备布局商业航天、区块链、量子通讯、氢能、燃料电池等产业。

举几个例子,因为我们子基金的投资才刚刚开始,这里面既有启动不久的项目,也有我们过去投的硬科技项目。比如中科创星所投的中科物栖,要抓住国内AI、5G、IoT等新应用迎来最佳布局时点这一契机,为IoT(万物智联)时代提供创新的AI芯片、超微计算机、智能操作系统和设备云服务平台,做万物互联、万物智能生态的核心构建者。

医疗方面,华盖资本投的数坤,聚焦心脏、肿瘤、神经三大疾病,拥有原创自研技术和全球最大的心脑血管标注数据库,拥有近百个发明专利,覆盖临床大场景等;荷塘创投所投的苏州的鑫康合生物医药,公司是由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世界知名免疫学家董晨教授创立的,专注于全新靶点或者创新性组合的药物开发,引领创新性免疫治疗抗体药物研发。

我们的投资不只局限于北京,但会保证在北京一定的比例,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项目都在投资范围内。

随着北京科创基金整个投资布局的展开,我们合作的子基金投资业务不断地深入,围绕着北京科创基金将有越来越多的高端硬科技、前端原始创新项目陆续启动,为北京科创中心的建设,也为我们迈进创新强国做出北京科创基金应有的贡献,谢谢大家!




网站编辑: 王满华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