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APP下载
  • iOS App

  • Android App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偏见实验室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投稿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插座一哥”谋求IPO:估值500亿不差钱,高瓴资本或浮盈3个亿

投中网   |   马慕杰
2019-06-09 17:34:27

根据招股书,公牛集团估值约为500亿元。公牛集团最大的外部机构投资者高瓴资本将获得账面浮盈近3亿元。

历时8个月,“插座一哥”公牛集团的上市进程如今有了新动向。

近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公牛集团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显示,公牛集团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募集资金48.87亿元。按照此次发行股份占发行后公牛集团总股本不低于10%计算,公牛集团估值约为500亿元。而作为公牛集团最大的外部机构投资者,高瓴资本将获得账面浮盈近3亿元。

事实上,公牛集团本身并不“差钱”。根据公牛集团更新后的招股书,2016年至2018年三年间,公司的经营性净现金流分别为17.79亿元、11.64亿元、19.10亿元。招股书同时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公牛集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余额为2.18亿元。投中网查询后发现,公牛集团2015年至2017年这三年来约87%的归母净利润实则被用来股东分红,3年累计现金分红达32亿元,其中仅2017年就分红22亿元。

此番分红也被市场质疑为“上市前突击分红”,甚至还被指为不排除“上市圈钱”的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是,公牛集团在更新的招股书中披露,截止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存在作为被告的专利诉讼,其中与通领科技有关的诉讼涉及一项发明专利和一项实用新型专利,该案的诉讼请求金额合计为9.99亿元。

“不差钱”的公牛集团为何选择上市?该起诉讼又将对公牛集团的IPO进程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阮氏家族资本局

创办于1995年的公牛集团是一家地地道道的家族企业。

1995年,在杭州机械研究所工作的阮立平辞职下海经商,与一直从事插座销售的弟弟阮学平一起创办了慈溪市公牛电器有限公司。“公牛”这一名字取自当时如日中天的芝加哥公牛队。彼时,退役不到一年的乔丹宣布复出,在NBA常规赛中带领芝加哥公牛队取得了13胜4负的成绩,喜欢打篮球的阮立平便把公司品牌取名为“公牛”。

随着插座生意越做越大,公牛集团逐渐从一个“家庭式小作坊”发展成为了不折不扣的“阮氏帝国”。

根据公牛集团招股书,上市前,阮立平、阮学平兄弟持有公牛集团95.876%的股份。两人的姐妹阮亚平、阮小平及阮幼平通过“凝晖投资”合计持有公司0.754%的股权,阮立平之女阮舒泓及其女婿朱赴宁通过“齐源宝公司”持有公司0.190%的股权。以上合计来看,阮氏家族持有公牛集团的股权份额约为97%,属家族绝对控股。

按照此次募资额所对应的10%的股权来看,公牛集团成功上市后,阮氏家族的控股权约为87%。根据公牛集团募资额48.87亿元对应的约为500亿元的估值计算,阮氏家族合计身家约为435亿元。

或许是为了上市做准备,公牛集团于2017年底第一次引进了外部投资者。2017年12月4日,阮立平、阮学平将部分股权转让给高瓴资本旗下的高瓴道盈以及凝晖投资、穗元投资、晓舟投资、伯韦投资、齐源宝、孙荣飞7名投资者。

招股书显示,高瓴资本旗下的高瓴道盈持股2.235%、凝晖投资持股0.753%、穗元投资持股0.331%、晓舟投资持股0.279%、伯韦投资持股0.251%、齐源宝持股0.190%、孙荣飞持股0.084%。

由此可见,高瓴资本旗下的高瓴道盈是公牛集团最大的外部机构投资者。根据高瓴道盈以共8亿元的受让价格计算,高瓴道盈将获得账面浮盈近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凝晖投资当时的股权受让价格为其他股权受让方受让价格的二分之一。招股书称凝晖投资出资方实为阮立平与阮学平的姐妹。不过,阮立平之女阮舒泓及其女婿朱赴宁持有的“齐源宝”在同时进行的股权受让中并未拿到类似“股价折扣”。

不仅如此,除了绝对控股外,公牛集团还存在着不少与家族控股公司的关联交易。根据招股书,公牛集团发生经常性关联销售的公司亮牛五金与杭牛五金均由阮立平的妻弟潘晓敏及其配偶徐奕蓉控制;阮立平“连襟”蔡映峰的亲家于寿福个人100%控股的牛唯旺贸易,与公牛集团在2017年、2018年发生关联交易分别为1424.42万元、1677.56万元。

上市“圈钱”质疑

伴随着公牛集团招股书中披露的财务数据与股东分红,质疑也随之而来。

公牛集团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公牛集团分别实现营收为53.66亿元、72.40亿元和90.6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07亿元、12.85亿元和16.77亿元。此外,财务数据显示,同期公司的经营性净现金流分别为17.79亿元、11.64亿元、19.10亿元。

可见,平均每个月净利润可达1亿元的公牛集团实际上并不“差钱”。然而,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公牛集团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余额仅为2.18亿元。

这源于两股东近三年来的股东分红。根据公牛集团招股书,2015年,公司现金分红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近50%;2016年,公司现金分红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35.7%;2017年,公司分红22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171.21%。这三年公牛集团累计分红32亿元,占公司3年累计归母净利润的近90%。并且,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三年间,公牛集团投入理财产品和私募基金等相关产品资金分别高达21.3亿元、13亿元和22.2亿元。

在此情况下,市场出现了对公牛集团上市圈钱的质疑,尤其将矛头对准了其上市前“突击分红”。

对此,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智斌对投中网表示,在新股东进来之前,老股东可以自由分配滚存利润,这与新股东没关系。“实际上,一家企业是不是有必要挂牌上市,取决于其是否存在融资需求以及扩大品牌影响力等多种因素,并不是缺钱的企业才需要上市。”

某机构投资人也如此认为。在他看来,尽管公牛集团的分红数额稍高,但公司分红一旦经过董事会同意,分红的时间与具体数额即使某种程度上触犯了道德底线,本质上也并不违法。 “企业上市成为公众公司,不是单纯解决现金流问题,而是与企业的发展愿景有关,看它是否想成为一家长久经营的企业。”

对于上市目的,阮立平在2018年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曾表示是为了自我突破,“从短期来看,感觉公牛没有什么上市的必要,但从长远考虑,公牛必须上市。一方面,我们不能只局限于国内,还要到国外去;另一方面,要赢得行业里的跨国公司,必须要走上市这条路。这不只是钱的问题,其他资源也很重要。”

能否踢好“临门一脚”?

阮立平口中的“突破”,除了走向国外之外,或许还涵盖了产品领域的扩展与业务架构的调整。

根据公牛招股书,公牛集团此次募集的资金除了投资于转换器和墙壁开关插座等核心产品外,还将投资于LED灯生产项目、研发中心及总部基地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等。向LED照明业务的扩张或源于外部压力。2015年4月,小米在市场上推出带有USB 功能的插线板后,阮立平就意识到插座行业趋势的变化。

不过,招股书显示,公牛集团的主要收入依旧来自于其核心产品转换器与墙壁开关插座。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公牛集团转换器与墙壁开关插座的收入占比分别为61.8%、29.96%、55.89%与32.14%、53.59%、30.92%。而同期,LED照明产品的收入占比则分别为2.94%、5.75%、8.19%。

同时,新产品的毛利率似乎也拉低了公司的整体毛利率。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公司转换器与墙壁开关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5.21%、37.79%和36.62%,呈逐年下降的趋势。而同期,公牛集团LED照明的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8.51%、29.40%和29.31%。

“虽然公牛集团被称为国内的‘插座一哥’,但随着互联网与资本加持下的智能化插座品牌不断面世,公牛集团势必会面临不少挑战与竞争。因此其才不得不调整策略,试图产出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上述投资者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公牛集团更新后的招股书还披露了一条新增的诉讼事项。招股书显示,2018年12月,江苏通领科技有限公司对公牛集团提起了诉讼。该诉讼涉及一项发明专利和一项实用新型专利,该案的诉讼请求金额合计为9.9亿元。

对此,公牛集团表示,经公司检索、对比分析,公司产品与涉诉专利有多个技术特征不一致;同时,原告主张的涉案专利所指的技术存在被宣告无效的可能性,公司已向专利复审部提起涉诉专利的无效请求。不过,如果公司在上述诉讼过程中最终被裁定相关专利侵权,将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那么这一纸诉讼,将会对公牛集团的IPO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逻辑上会延缓上市时间。因为未决诉讼会影响到公司的财务报表,如果影响到了,公司需要调整材料,重新进行审核。”相关法律专家对投中网说道。王智斌则称,专利纠纷是否会影响上市,关键看该专利纠纷的预期结果对公司稳健运营是否会产生不利影响。

“我的愿景就是做‘国际民用电工行业的领导者’。”阮立平曾如此形容公牛集团的愿景。然而此番愿景能否如愿实现,终究只能依靠实践检验。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