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商业深度  >  正文

告别北上广,我回农村开网红“小院”

燃次元(ID:chaintruth)   |   谢中秀
2022-01-21 17:06:02

向往田园生活、看上农村院子的年轻人却越来越多。

李子柒已经停更半年多,但受李子柒等田园生活博主影响,向往田园生活、看上农村院子的年轻人却越来越多。

“我是2019年底回到老家,并着手改造农村小院,打造自己的画室的。”米克是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人,他离开北京回老家开了一画室。大邑县位于成都市西部,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常住人口51.6万人。同时据《2020年大邑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20年大邑县实现GDP300.67亿元,在成都下辖12个区、5个县级市和3个县中排名末流。 

中国大多数县城都是如此,常住人口不到百万,缺乏能为年轻人提供就业的新兴行业、大型企业。本地就业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多数年轻人选择外出打拼。 

但这两年,看中乡村,并回到乡村开院子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我回农村创业之后,有位朋友就回去(四川省)德阳市开了一家日式下午茶的餐饮店,还有很多朋友也回农村开了画室。我旁边不远的一个村子,一位年轻人回来开了一家设计美学店。我画室背后的那间房子,最近还有一位年轻人来看,打算开一间茶艺、古筝学习的工作室。”米克介绍。

图片

图 / 小红书和抖音上充斥着回乡改造小院的内容来源 / 燃财经截图

这样的年轻人不在少数,越来越多的北上广深打拼的年轻人,回到乡村,改造院子,并顺势开起了农场、餐饮店、艺术工作室。“除了我的艺术工作室之外,我身边开农场、民宿的朋友不少,在湖南省内、城乡都有。”在湖南省宁乡市开了一间艺术工作室的馨月告诉燃财经。 

受疫情影响,年轻人“远行”不易,带动乡村游、周边游火热。再加上城市压力,年轻人将精神寄托在乡村生活上,“乡村”概念走热。“如果有可能,我也想回乡村,建一个院子,每天饲花弄草。但是我没有地,也没有钱,还没有才,所以还是老实打工。看看B站和小红书的田园生活聊以慰藉。”在北京工作的星星说道。

同时,农村的院子也成了民宿,以及休闲、艺术工作室竞相追逐的对象。“这几年不断有人来询问我家的院子,希望可以做成民宿。但是因为价格没有谈拢,我们又不完全放心交给托管。所以一直没定下来。”在北京市平谷区有院子的刘杨说道。 

农村院子也成为互联网,以及民宿等商业领域的新“网红”,带动了年轻人前往乡村,甚至着手改造、拥有自己的院子。在小红书、B站以“农村”为关键词进行搜索,首先跃入眼帘的即是“改造农村小院”、“农村自建房”、“老房改造”等内容。这些博主之中,有的充斥着满满的网红味,疑似网红公司策划的真人秀,但也不乏真正回到乡村生活的人。 

不过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有骨感的。在农村创业、开院子并不是一条人人都能成功的坦途。 

“我并不鼓励大家都回到乡村开院子。因为面向市场、走上商业化,就是生意,需要考虑好条件和盈利。我也有朋友回乡开画室,最终倒闭了。”米克直言,“而且机会仍旧更多地存在于离城市近、交通便利的乡村,尤其是艺术工作室这类的项目。因为坦白来说,这些项目的受众仍旧是有休闲需求的城市居民。” 

“创业也有一些基础条件,比如我开画室,是因为我从小学习美术,又在国外游学积累了审美。这是我的个人特色和画室特色。同时我敢毅然回乡创业,也有赖于我当时就在小红书、微博积累了一些粉丝。”米克建议。

 离开北上广

城市不再是年轻人就业和生活的唯一选择。燃财经也留意到, “回巢”的年轻人越来越多。2021年初,农业农村部也曾对外发布,2020年全国各类返乡入乡创业创新人员达1010万人,同比增长19%;开网店、云视频、直播直销、无接触配送等为返乡创业打开新窗口。 

“我是2015年离开北京的。”米克说道,“我在北京上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北京工作,在一家时尚杂志做服装造型师。”2015年,23岁、刚毕业的米克工作面临变动,可能需要换工作,再加上租房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于是开始思索起买房的事情。

但米克一了解才知道,在北京买房简直遥不可及,“我仔细一想,到30岁时我还想过北漂的生活吗?便有点犹豫了。”

燃财经查阅资料发现,2015年(截止12月26日)北京新房成交均价27162元/平米,比2014年同期上涨9.9%;同期内,2015年12月北京二手房成交均价39497元/平方米,较2015年1月上涨14.27%。同时,2015年也是房价飞速上涨的一年。中指研究院总结指出:在调控政策放松、货币信贷环境宽松等系列因素的推动下,(2015年)一二线热点城市回暖推动全国商品房市场明显恢复。

而米克当时才刚毕业,每个月的收入仅几千元,“两三万元一平米的房价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更何况成都当时的房价才几千元每平米。”于是,处在命运十字路口的米克选择了回到成都,“当时成都有一份工作还不错,于是就回到了成都。”

一线城市有广阔的空间,同时也以高强度的生活和工作压力著名。但对于“北漂人”来说,工作和生活的而压力并不是最重要的,考虑到定居、买房才是真正“漂泊感”最强的时候,“前段时间一时兴起去看了一下房,在老旧片区北京市朝阳区的劲松片区,六七十平米的二手房总价500万元左右,首付至少得200万元,每个月还贷好像是1.8万元。”星星说道。

全国房价行情网数据显示,2021年12月,北京二手住宅挂牌均价6.4万元/平米,新房均价5.7万元/平米;上海二手房挂牌均价6.7万元/平米,新房均价5.4万元/平米;广州二手住宅挂牌均价4.61万元/平米,新房均价3.5万元/平米;深圳二手住宅挂牌均价7.1万元/平米,新房均价6.1万元/平米. 

与之相对比的是捉襟见肘的工资收入。根据各地人社局数据,2020年北京市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11.3万元/年,折合9407元/月;上海市2020年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12.4万元/年,折合1.03万元/月;广州、深圳全口径从业人员平均工资为8919元/月。

房价只是一个数字,平均工资也只是一个数字。要落到每个人身上才更具体。星星直言,“首要问题就是200万元的首付哪里来?再想长远一点,不能在北京落户,未来孩子上学怎么办?”

 回到家乡开“院子”,年入20万

一头是城市的高压,一头是闲适的乡村。但“回乡”的决定并不易做。 

“回到家乡县城甚至一些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工作机会都只存在于工厂流水线,以及超市、餐饮店员,还有一些销售等。”星星的老家也在四川一处县城,常住人口和GDP总量与米克所在的大邑县相差无几,“多数年轻人都在外工作。” 

如今情况正在发生改变。2021年5月,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联合支付宝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就业机会在不断下沉,比如线上云客服、骑手、人工智能训练师、社区团购站长、自媒体写手……调查显示,县城乡村数字化从业者比例首超一二线城市。 

乡村游、周边游走热,乡村的热度也在提升。马蜂窝数据显示,2020年8月,北京周边亲子游搜索热度环比7月增长了80%。 

这一趋势目前仍在延续。2022年元旦期间,携程发布的出行数据报告显示,短途周边游依然是用户出行的主流选择,省内游订单占比近六成;在元旦周边游出行订单中,门票订单量较2020年元旦增长238%;省内游订单中,酒店订单量较2020年增长超70%。 

于是,更多机会出现在乡村,也有更多人开始回到乡村。 

“2020年3月,长沙刚刚解封,可以出城。我们一家也去老家生活了一段时间。”馨月介绍。在乡村生活的期间,馨月呼吸着乡村的新鲜空气,打造一个个人工作室的念头也浮上心头。 

“2018年的时候,我开始自己创业,做活动策划,承接艺术团建活动、做相关培训。但一直以来都是流动的,没有工作室。如果将家里废弃的厂房打造成个人工作室,一方面我自己将拥有一个个人工作室,可以成为我的一张名片;二是也可以为我10年后的养老做打算。”馨月表示。 

说做就做,馨月投入了50万元,将家里废弃的厂房重新装修,打造了一个集手工、摄影、花艺、旅居于一体的乡村工作室。

米克回到乡村的时间则稍早于馨月。2015年米克离开北京,先是在成都短暂地工作了一段时间,但米克“感觉自己一直处在输出状态,工作也不能给我新鲜感了,觉得每天做的事情很枯燥”,于是米克选择了出国游学,并于2019年归国,准备开自己的艺术工作室。

想开画室的想法源于米克本身就学习美术,以及在英国游学时的一段见闻,“2019年初,我去了苏格兰北部的尼斯湖。那个地方离城市非常遥远,但却充满了艺术氛围。镇上只有三家店铺,却有一家咖啡厅以及一家艺术小馆,而且咖啡厅也是老年人在读报、喝咖啡,艺术馆也是老年人在感受气氛。”

“当时我一是被这种艺术氛围打动了,二是觉得中国的乡村地区,虽然物质已经发展起来了,但是精神和文化还是比较欠缺的。就想把我学习的美术,以及我看到的艺术带回乡村,开一家画室。”米克回忆。 

于是米克回到成都,找了四川美术学院的老师学习油画,并且在大邑县物色了一处老房子,开始着手改造。到现在,米克的画室每年大概已有20万元的收入。在画室之外,米克又开了第二间集餐饮、下午茶、看书于一体的艺术工作室,并计划未来开得更多、做得更大。

 互联网捧红农村院子 

“回巢”的年轻人,以及年轻人对田园生活的向往,顺势捧红了农村院子。 

“2019年底,我开始着手改造我的第一间院子,就是画室。”米克介绍,“我家没有乡村院子,所以是从亲戚手里租的,租金是4000元/年。农村这些房子的租金价格并不高,因为多数是危房、破房,如果没人租的话,也是放在那里等着坍塌。” 

在改造院子期间,米克将改造内容写成笔记发在小红书上,但没想到效果却意外地好,“我是2018年开始玩小红书的,但真正有流量是2019年初去日本游玩,发了一篇挑选球鞋的小红书,当天就获得了10万点击量,粉丝数也从三五百个涨到了2万个。” 

后来,米克的小红书就维持运营,日常能获得几十个评论、点赞,也有一些商业推广。但改造小院的笔记为米克赢得了更多关注和粉丝,“发了几篇改造小院的笔记,突然就火了,很多人关注我。发到微博,也获得了10万、100万浏览量,要知道我平时阅读量也就1万多。” 

之后,米克的小红书粉丝从两万多涨到了6万,探店的人络绎不绝,还有人特意从绵阳、成都等地开车过来,“画室也有一些家长是特意从外地,比如广州、深圳、山东过来的,趁着孩子寒暑假飞过来,培训15天、20天,然后再飞回去。”

燃财经在微博也看到,在米克第二间艺术工作室的定位下,不少人前来拍照、打卡。

互联网也是米克的艺术工作室成功的影响因素之一,“粉丝也给了我信心去做艺术工作室。因为最开始发改造小院笔记,很多人关注,我就觉得很多人感兴趣。之后发上课的课件、视频也有很多人关注、鼓励,这也给了我动力。”

流量也有切实的好处,“在小红书上,也有很多人问我是怎么做营销、怎么招生的。我就说,既然你能在小红书上看到我这篇小红书,那么我很多潜在的学生家长也能看到。你能问我怎么招生,那也会有很多正在寻找培训机构的家长会看到这篇帖子。”米克说道。 

伴随着年轻人对田园生活的向往,近两年“农村”成为互联网的新流量密码。此前燃财经也留意到,互联网到处都是“农村”网红,在李子柒之后,“张同学”爆火。在抖音、快手、B站,甚至小红书都涌现大量“农村”网红。 

农村院子亦然。随着互联网的追捧,农村院子热度上升,B站、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也涌现不少“农村自建房”、“爆改农村院子”等内容,不少年轻人涌向农村改造院子,或自住或向米克、馨月一样开工作室,或农场、民宿。 

与之相伴,农村院子价格也有上涨之势。近期,有文章表示,北京市延庆区某农村院子以5.5万元/年租金的价格发布到农房出租信息平台上,被周边房主批评定价过低。同时,近两年北京周边有大量农村房被城里人租下并打造精品民宿,导致农村院子租金价格上涨。 

“我倒是没有特别感受到租金价格的上涨。可能因为我们院子不太典型,位置比较偏,也没什么特别好的景点。”刘杨表示。这一态势并不明显,或许由于需求并未兴盛。“以前院子空在那里租不出去,现在能有5000元、6000元、8000元的收益,当地农民就觉得挺好的。”米克说道。 

不过,值得提醒的是。乡村创业仍旧充满了未知和风险。“2022年的创业大环境并不乐观。”一位投资人告诉燃财经,2014年,就提出“大众创业”、“人人创新”。但2017年金融行业调整,“整个市场钱紧了,钱紧了自然投资也谨慎,创业项目想拿钱也没那么容易。”

“疫情之后,市场也建议大家谨慎一点。最近有朋友问我关于创业的意见,我也建议不要轻易创业。最好先想好自己的未来职业规划,如果什么都想好了、确定要创业,那就勇敢去尝试没有问题。”馨月说道,“另外值得说明的是,我们这一类创业与旅游业的大趋势还是有关系的,但这两年旅游业并不好做。”

县城逐渐发展,成为互联网大厂市场下沉的兵家必争之地,也为年轻人提供了更多选择。但一切都刚刚开始,县城创业的年轻人未来如何,还得且走且看。图片

文中星星、刘杨为化名。


网站编辑: 郭靖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