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商业深度  >  正文

字节跳动“截胡”迪士尼?

蓝洞商业   |   赵卫卫
2020-06-01 11:54:42

查佩克在某些方面代表了迪士尼的过去,而梅耶尔则代表了其作为一家专注于娱乐内容和流媒体公司的未来”,有分析这样评价。内部绰号“巴斯光年”的梅耶尔加入Tiktok的消息,就像他当年没有被选中掌管迪士尼一样让人意外。

只需要十几分钟的车程,就可以从美国迪士尼总部伯班克直达Tiktok(抖音海外版)在美国洛杉矶最大的办公区。

前者是一个享誉全球的娱乐品牌,后者是一个崛起的科技新秀,横亘在二者之间的历史差异有将近100年的时间。
6月1日,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正式入主Tiktok,担任首席运营官(COO)兼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梅耶尔成为字节跳动海外业务的二号人物,直接向字节跳动全球CEO张一鸣汇报,统领TikTok、Helo、音乐、游戏等业务。
“凯文·梅耶尔是一位大师级的策略家和谈判家。作为一位首席执行官,像这样优秀的战略伙伴,真是不可多得。”迪士尼现任董事长罗伯特·艾格在刚刚出版的《一生的旅程》一书中这样称赞凯文·梅耶尔。

在艾格这本书结尾长长的一串感谢名单里,凯文·梅耶尔名列第四位,排在他之前的是艾格的妻子、迪士尼总法律顾问和首席传讯官。凯文·梅耶尔一直是迪士尼掌门人艾格最重要的副手之一,但却无缘接任掌管迪士尼。

在2020年2月,已经连续担任20年迪士尼首席执行官的艾格突然辞职,原本被好莱坞和华尔街看好的梅耶尔一直被视为合乎逻辑的内部候选人,但最终结果令人意外,接任的是迪士尼掌门人的是负责主题公园和消费品业务的鲍勃·查佩克。

“查佩克在某些方面代表了迪士尼的过去,而梅耶尔则代表了其作为一家专注于娱乐内容和流媒体公司的未来”,有分析这样评价二者。

所以,内部绰号“巴斯光年”的梅耶尔加入Tiktok的消息,就像他没有被选中掌管迪士尼一样让人意外。

在过去的半年里,负责消费者和国际业务的他把Disney+等流媒体业务的付费订户量扩大到5450万,而另外一边,Tiktok在过去的第一季度里也发展迅猛,下载量为3.07亿次,成为国际应用程序上的佼佼者。

总有新人胜旧人,随着梅耶尔的加入,曾负责企业战略投资的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柳甄在五月底离职。
这背后的变化,或许是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在全球紧张关系升级之际,抖音短视频海外版TikTok的中资所有人计划将权力核心移出中国,该策略不仅仅针对TikTok,也针对字节跳动所有非中国业务。

1

如果要了解上一个时代的迪士尼,你不得不去读十几年前出版的《迪斯尼战争》,而要弄明白当下的迪士尼,《一生的旅程:迪士尼CEO自述批量打造超级IP的经营哲学》是现在最热门的首选。

艾格的新书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以亲历者的身份回顾了迪士尼在过去十年的征程,尤其是对皮克斯工作室、漫威娱乐、卢卡斯影业和20世纪福克斯等重要收购案的解密。而这些案子,都有凯文·梅耶尔的参与。

比如在梅耶尔刚出场,就是艾格刚要接手迪士尼公司时,艾格准备制约当时迪士尼发展的瓶颈——负责公司决策的战略规划部权势过重,所以艾格把战规部重组,规模从65人的缩小到15人,并宣布战规部负责人彼得马上要离职。

在首席财务官汤姆的建议下,艾格请回了曾在战规部任职并于几年前离职的凯文·梅耶尔,“让他管理这支刚刚经历了去粗取精和重新定位的团队。凯文将会向汤姆汇报工作,他和他的团队将专注处理潜在的并购案。”

重组战规部此举让当时的迪士尼士气大振,“这感觉就仿佛所有窗户一下子被推开,新鲜空气顿时涌动起来一样。”

2005年,经过漫长的竞选,艾格正式成为迪士尼第六任首席执行官。当时,他的第一要务就是通过重振迪士尼动画来复兴迪士尼品牌,所以在第一次主持董事会上,艾格就已经开始为收购皮克斯这个大胆的想法做起了铺垫,而助攻的则是梅耶尔。

当时皮克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已经有了《玩具总动员》、《海底总动员》、《超人总动员》等多部口碑收益双丰收的作品。相比之下,同一时期的迪士尼连一部广受赞誉的影片都没有。

所以在董事会上,艾格就亮出了由汤姆和梅耶尔制作的品牌调查报告:在家有不满12岁孩子的母亲群体里,有更多的人将皮克斯看作“对家人有益”的品牌,迪士尼则相形见绌,“在一项直接对比中,皮克斯远比迪士尼更受人喜爱——差距之大,简直让我们望尘莫及”。

后来,艾格扭转了他的前任迈克尔与乔布斯交恶的局面,请来乔布斯和皮克斯团队一起说服迪士尼董事会买下皮克斯。

这背后有艾格引以为傲的直觉和胆识,也有梅耶尔等人所辅助缜密的调查分析。

2

“凯文·梅耶尔是我共事过的人中最有活力也最为专注的一位,一旦将目光投在某个有价值的目标上,他便很难将我“耐心等待”的建议听进去。”艾格在新书中写道。

收购了皮克斯之后的第二战,就是收购漫威。当时艾格、汤姆·斯泰格斯、凯文·梅耶尔手里有一份“并购目标”清单,他们觉得,要实现迪士尼更大的增长策略,需要三个维度:

增加我们打造的优质品牌内容;在技术上继续迈进,将产品打造得更加诱人,并提高将这些产品推广给消费者的能力;另外,还要实现全球性的增长。

而那份清单可以帮助他们完成这三个维度的发展,有谁拥有可以与我们的业务全方位结合的优质IP呢?“我们很快便想到了两家公司:漫威娱乐和卢卡斯影业。”

2008年,他们开始对前卫的漫威进行认真的调查,但因为漫威的首席执行官和控股股东艾克太过低调,一直无法联系并见面。

在等待的时候,梅耶尔几乎每天都要煞费苦心得跟艾格理论,让他想办法联系上艾克,“无法停止幻想有了漫威助力后的迪士尼能施展什么神通”,但艾格告诉梅耶尔,还需等待。

几个月之后,终于通过曾在迪士尼任职的漫威高管作为中间人对接,双方得以见面。第一次旁交侧击的试探之后,艾格还带着妻子与艾克夫妇共进晚餐,而有了皮克斯成功经验之后,乔布斯给艾克的一通电话也帮了大忙,这种赤诚相见最终打动了艾克。

而让艾格担心的问题,不是迪士尼和漫威之间的化学反应,而是漫威的忠实粉丝会对这家公司与迪士尼的合并有何反应?于是梅耶尔的团队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调查,与梅耶尔进行了几次谈话之后,艾格自信能够对漫威和迪士尼两个品牌进行独立管理,也相信二者可以共存,不对彼此造成负面影响。

最终迪士尼以40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漫威,而给出这一估价的还是汤姆·斯泰格斯和凯文·梅耶尔团队。团队对漫威资产、负债以及签订合约的障碍进行彻底统计,并对公司人员和融入迪士尼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全面清点。

“我们的团队打造了一个多年的预估方案,其中包括潜在影片的发行及票房收益推算。他们还在模型中加入了漫威在迪士尼公司里的发展渠道——范围涉及我们的主题乐园、出版物以及消费品业务。”

3

2017年,迪士尼收购20世纪福克斯之后,奠定了未来发展的三大基石:创造高品质的品牌内容、拥抱科技以及实现全球性增长。

当时,艾格学着乔布斯教会他的一招:在一张白板上创意构思。艾格在白板的左侧写下了电影(华特迪士尼动画、迪士尼影业集团、皮克斯、漫威、卢卡斯影业、二十一世纪福克斯、福克斯2000、福克斯探照灯)、电视(ABC、ABC新闻、旗下的各家电视台、迪士尼频道、Freeform有线电视网、国家地理频道)和体育(ESPN)三个内容板块,白板的右侧写下了科技板块,包括应用程序、用户界面、消费者获取和保留、数据管理、销售、发行等等,白板的中间则是“实体娱乐和产品”,包括消费者产品、迪士尼商店、公司所有的全球衍生品和授权协议、游艇、度假村以及六家主题乐园业务。

艾格确信白板上的这一切就是一个现代媒体公司应该有的样子,于是叫来了梅耶尔等团队成员来见证这一个成果,“这就是新公司未来的样子。”梅耶尔看了之后点点头,“没错,行得通。现在的任务,就是将合适的名字安排在合适的地方。”

也就是在此设想初具模型之后,梅耶尔开始成为迪士尼消费者和国际业务的董事长。而2019年11月推出的Disney+,更是在短短半年时间就赢得了5450万付费订阅用户,这远远超出华尔街分析师们的预期,虽然其尚未盈利,但这也是疫情期间迪士尼最大的增长亮点。

前不久,罗伯特·艾格的新书在内地上市,他接受了一轮媒体采访,毫无疑问被问到了关于梅耶尔加入Tiktok。艾格说,他还没有跟梅耶尔聊过Tiktok的发展计划,“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产品,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来说。我有孙子孙女,他们整天在玩 TikTok。”

梅耶尔没有跟老领导艾格聊过Tiktok的发展,但是跟美国媒体透露一些,比如跟华尔街日报聊的时候,梅耶尔说,他将着眼于TikTok以及其他密切相关的邻近业务,这些业务的量级巨大,比如游戏和音乐,还有广义上的泛视频业务,同样机会很多。

而在跟CNBC聊的时候,梅耶尔也是信心满满。Tiktok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一直面对美国政客们对国家安全、内容审查和隐私方面的攻击,对此,梅耶尔说,他在迪士尼拥有数字隐私和安全方面的经验,能够应对TikTok面临的隐私和数据挑战。

“我知道如何应对这些挑战,数字平台几乎普遍面临这些挑战。在迪士尼,我们考虑到隐私方面的问题并处理得很好。”梅耶尔对CNBC说。

如果梅耶尔解决掉了隐私以及国家安全方面的问题,Tiktok无疑将成为中国公司在出海最成功的数字化产品,而这也将为字节跳动的IPO计划搬走最后一块绊脚石。

而潜在的一点或许在于,这么多年来,离开的迪士尼高管团队们遍布美国商界,梅耶尔成为了他们其中的一员,这无疑也赋予了Tiktok在世界范围内纵横捭阖的能力。

而对被“截胡”的迪士尼来说,他们已经意识到Tiktok给全球故事的讲述者们带来了更多压力。

在《晚点》的采访里,艾格认为Tiktok是很强的竞争者,而当下迪士尼的优势还在于内容创新,不论是皮克斯还是漫威亦或是即将于7月上映的《花木兰》,这些全球人都翘首以盼的电影还是一门好生意。

相比提到梅耶尔的次数,艾格在《一生的旅程》书中提到当下迪士尼CEO鲍勃·查佩克(也作包正博)的次数屈指可数。包正博作为“救火队员”出现最多的就是书中序言部分,这是为数不多关于迪士尼中国的部分,也是一段危机与喧嚣交织的故事。

当时上海迪士尼盛大的开幕在即,艾格的繁忙的行程精确到了分钟计算,但美国发生了奥兰多枪击案,50多人死亡,而凶手原本的首要攻击目标是迪士尼乐园,只因为当天偶然增加了安保力量,迪士尼才幸免遭难,这条消息艾格当时就知道,但在两年后才公之于众。

当艾格正在给100多位贵宾讲解上海迪士尼乐园的时候,奥兰多迪士尼乐园里的一条鳄鱼袭击了一个两岁的小男孩格雷福斯,导致男孩失踪。他不得不给直接给男孩家属致电慰问,等到电话结束,艾格泪如雨下,隐形眼镜都被冲了出来。

于是表面上是迪士尼热热闹闹大喜日子,成了艾格职业生涯中最痛苦的一天。

表面的盛大与背后的隐秘,构成了大事件的一体两面。这一切用中国的老话来说,或许就是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网站编辑: 王满华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