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商业深度  >  正文

错过B站的投资人:我眼中B站的天花板与终局

投中网   |   雪颖
2020-05-16 10:23:33

在成为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路上,B站的位置颇为微妙:和抖音快手、长视频网站爱优腾,社群类产品知乎、小红书都不可避免地会交汇上,而随着B站的出圈,竞争只会更加白热化。

在百亿美金市值前徘徊的B站,正站在关键的节点之上。

对外,抢地盘的斗争在所难免。娱乐消费的战争已经进入零和博弈阶段,在B站看鬼畜、在抖音刷萌宠、在快手看直播、在淘宝上逛街...花在一个产品上的时间多了,意味着另一个就会变少。

各赛道看似不同的产品,正在进入全方位的大混战。

同时,新的两极已经产生——4亿日活的抖音,3亿日活的快手,他们不仅把第二梯队的玩家甩在身后,还在不断加码直播、长视频、短视频、游戏,当自己的疆土占满,不得不去进攻他人的领地。

在成为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路上,B站的位置颇为微妙:和抖音快手、长视频网站爱优腾,社群类产品知乎、小红书都不可避免地会交汇上,而随着B站的出圈,竞争只会更加白热化。

对内,B站也面临着不小的考验。能否在出圈的进程中保持平衡,让文化内核不被稀释;能否维护良性的创作者生态,让up主不流失到其他平台;能否把商业化做好,在巨头的斗争中守住壁垒...这些问题的答卷,都关乎B站的未来。

为了更好地理解快速变化中的这家公司,投中网采访了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

陈悦天是B站长期的观察者,早在2012年,他就认识了创始人徐逸,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拉面馆里,当时西装革履的陈悦天,面对一身短裤T恤的徐逸时,印象深刻。虽然没有成为B站的投资人,让他感觉很“悔恨”,但他上市之初就买入了B站的股票,并一直持有,而在投资标的等方面,辰海资本与B站也有合作。

在和陈悦天的对谈中,我们聊到了B站所面对的竞争格局、天花板以及可能性。他认为B站在长视频领域,对打爱优腾有明显的优势。而随着视频类社区的代表B站的崛起,传统的图文类社区将被逐渐没落,知乎、小红书、公众号正在遭到冲击。而B站面临的最大考验,是如何在抖音快手的双雄之争中,不被误伤。

他还预言:“2020年,中国的视频行业会有大变局”。而中国视频平台的格局震荡,也关乎B站的命运。

以下是陈悦天与投中网的对话:

关于B站的里程碑和形态

投中网:B站一度跨入百亿市值,你看到是什么感受?

陈悦天:这意味着B站开始进入百亿美金市值的联盟名单。参考爱奇艺的市值来看,以百亿美元市值为线,B站已经成为了中国排名前几的视频网站,这也代表着B站正式进入中国长视频的主战场。

投中网:所以这是“小破站”的里程碑。

陈悦天:绝对是里程碑。B站再往上走,会碰到两类明显的敌人/对手,一类是长视频网站,所以说百亿美元是个坎,这表示它进入了中国长视频网站的最核心的估值区间。

如果B站能够从百亿美元往上再走一百亿美元,基本上长视频网站都是被甩后面了。接下来往上是短视频,前面有两座大山,抖音和快手。

投中网:很多人把B站视为Chinese YouTube,你怎么看?你认为B站是什么?

陈悦天:我觉得B站现在慢慢变成一家全媒体公司了。从视频、文字、图片、到小型的社交网络,它都有。实际上,你观察传媒行业里的大公司,几乎都是全媒体公司,最上端有自己的IP,中端是全媒体渠道,末端有多种变现方式,而B站正在标准地走在这条路上。

投中网:就目前的形态而言,你觉得它最接近于什么?

陈悦天:它现在看起来还挺像一个YouTube的。因为B站上主要的视频都是up主生产的3~5分钟的内容,这是最核心的。这类视频可以涵盖各个知识门类、经验类的内容,这也是YouTube比较重要的一个功能。你看现在的视频号、抖音上面,其实不太能够承载这种有完整的叙述逻辑、前后关联的内容,而这一类内容是B站非常独特的。

另外从公司形态上,我觉得它有点像一家IP公司,有点像迪斯尼。B站上的用户有共同的文化背景和审美倾向,他们对于网站上面所产出的IP,比较有归属感。

关于B站的天花板和内部挑战

投中网:你觉得B站用户规模的天花板在哪?

陈悦天: 我觉得未来不光是年轻人,只要是个互联网用户,应该都会是B站用户。但它会慢慢发展,肯定不会像快手和抖音那样迅速起量。

现阶段B站上还是15~25岁的年轻人多一点,他们很多从中学时代就开始看B站,如果这批老用户对于社区的归属感没有被伤害,可能到了他们35岁的时候,仍然会把B站作为一个主要的信息获取渠道,那么,这又吃住了一个年龄段的人。随着老用户持续有粘度,新用户又在不断进来,用户量会再扩展。如果长线来看,B站的用户规模十年可以翻倍。

投中网:十年翻倍,这个速度快吗?

陈悦天:这个速度是不快。但如果社区要稳步发展,它要做到在这十年过程当中,老用户不流失。社区需要用户大量的时间泡在这边,随着以后这帮年轻人长大了变忙了,是不是能够逐步转化,也把B站当做一个工具、一个搜索引擎来用?这样想象空间就大了。剩下来那批15~25岁的年轻人,仍然在把你当一个很有归属感的社区在用。

投中网:所以你觉得它的拓展之路是黏住现有的年轻人,陪着他们长大,同时把新的人也也吸进来。B站在走一条典型的出圈之路,在这个过程中,你觉得它会面对哪些比较大的挑战?

陈悦天: 核心挑战之一在于,如何保证社区的文化内核不被稀释。

大家之所以对于某一种社区产品有归属感,是因为你有态度,有文化,有价值观。尤其对年轻人而言,他们需要表达自己跟其他人不同。如果他们使用你的产品,不再能彰显不同,他们可能就不会用这个社区了。所以随着社区的扩展,某种程度上不可避免的会伴随着社区核心文化的稀释,把握中间的度很关键。

投中网: 对于一个社区形态产品来说,你认为怎么样可以做到不被稀释?或者说,它需要避免什么?

陈悦天: 在这个过程中,有两个重要的驱动力,一个是人,主观上运营团队对于话题的筛选、推荐,以及整个社区舆论氛围的引导;另外一个重点,就是能不能通过技术有效的把不同需求的人隔开,给他们不同的供给。喜欢电竞的、舞蹈的、学习的、美妆的,找到各自的内容,但尽量让它们相互不要干扰。

另外,这个技术加人工的方式能够筛选出初期非常有苗头和生命力的小众文化。比如当年的二次元。你需要把它很好地保护起来,时不时往里面灌灌流量,浇浇水,让苗子能够长起来。

投中网:B站还面临哪些挑战呢?

陈悦天:另外一个就是变现。B站现在在商业化上,是四只脚走路。原来主要靠游戏,现在游戏收入的比例要往下走,广告、直播的基本盘要往上走。接下来,如果有强IP,有独家的商品, 在电商上也得往上走。

关于视频平台的竞争与变局

投中网:你对于B站在商业化上做强,信心大吗?

陈悦天:B站打长视频网站,我觉得是非常有优势的。

爱奇艺的ROI是0.9,尚未摆脱亏损,而B站的ROI是2.2,这意味着,B站花同样的带宽和版权成本换来的收入是爱奇艺的两倍多。大于1的ROI某种程度上就是有了一个飞轮,可以持续把赚到的钱投入进来,有空间做出更高的I。

因为B站有游戏的基本盘,所以它的ROI比其他长视频网有优势的。此外,它有非常好的内容生态,某种程度上这些内容是不花钱的。它还有一个二次元的基础盘,你观察B站的内容版权的采买策,它以前只采买腰部的动画片,但是因为它社区氛围非常好,通过B站的推荐,可以在中国的二次元圈子里面非常火。形成对比的是,其他视频网站花了高价采买的动画片,用户看完之后,却流回到B站进行分享交流,相当于B站不花钱获得了流量。

投中网:就好比“给别人做了嫁衣裳”。

陈悦天:对。从商业模式和内容生态层面,B站都有优势。所以我很早就下判断说B站一定会成为中国前三大视频网站。到底是第三、第二、还是未来的第一,我不做这个预判,但它最起码会替代爱优腾中的某一家——实际上我认为现在B站已经替代了。

投中网:所以短视频平台才是真正的威胁?

陈悦天:B站面临最大的挑战,其实来源于抖音和快手。非常神奇的是,人家快手和抖音不是要专门来打你B站,他们的目标不是你,但是你可能会被误伤。

字节的愿景是什么?超过腾讯,成为中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全球化的互联网公司;快手呢?在短视频领域我不能输。当两家竞争的时候,会在哪里竞争?互联网的基本盘就是两个,一个叫流量用户,一个叫商业变现。两家长到这个体量,扩张的空间少了,但是需要更多好的内容生产者。那么,其它地方有好的苗子,是不是会想带到自己的平台上?

B站好不容易培养了一个财经区、科普区的up主,结果抖音和快手可能用很低的成本,就把好苗子拉到了自己的平台上面,这些内容与B站原生内容不同,是可以在B站外部生长的;同时因为up主也要恰饭(赚钱)。这其实是B站在内容经营上面碰到的,现阶段最大的挑战。

再看变现,中国变现效率最好的是游戏,占了B站近一半的收入。而现在字节也说要做游戏一下冲进来,如果字节拼了命的想要把游戏的收入盘子做起来,增量空间不够它吃,那过程当中谁会受伤?可能腾讯和B站会受伤。

投中网:你认为其他社群类产品,比如知乎、小红书,B站的发展会对它们有什么影响吗?

陈悦天:B站独特的3~5分钟视频,有逻辑、能讲清楚事情,并不是纯娱乐。那会冲击什么?不光会冲击你提到的那几个,还会冲击微信公众号。因为这些人本质上都是内容生产者,大家都去赶视频的大趋势,但精力有限,是否还能顾得上文字?同时,下一代消费者,他们更接受视频化的表达。

投中网:所以这些图文社区,可能会像BBS那样,慢慢萎缩?

陈悦天: 你说的太对了。就像当年的BBS、广播、书刊,它们会一直存在,但是消费者的时长以及因为消费者时长所带来的广告收入,全都会迁移走,全迁移到视频上。

投中网: 在争夺用户时长的战争里,你觉得会进入一个全方位大混战的局面吗?

陈悦天:会。我再做一个预言,2020年,中国的视频行业会有大变局。长视频领域一定会有迭代,尤其是爱奇艺(2019年亏损100亿人民币)。账面紧张不紧张我们可以看数字。

爱奇艺和B站各自有多少类现金资产可以拉拉表看,参见下图,这是截止2019年底的相关数字,大家可以自行评判:

备注:陈悦天供图

各自加上短期投资的话,2019年底的Cash+AR-AP:

爱奇艺 59亿人民币左右;

B站 68亿人民币左右。

个人认为爱奇艺今年必须要做融资了,如果不融资,今年运营结束明年就没钱了。融资的话,债权股权皆可,去年爱奇艺的长期债务增长了近80亿人民币。债权再发的话,就看市场的反应了。

如果走股权融资就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方法是找老股东融资。

如果爱奇艺的老股东们也不愿意支持,接下来的方法就是合并或者出售,那出售给谁呢?谁有余力去买爱奇艺?

从体量上看,无非就是那几家:腾讯、字节、阿里。

阿里会买吗?阿里以前把优土收进去之后,经营的怎么样?是不是补了爱奇艺的资产就能把阿里大文娱的盘面翻过来,它会做这个决定吗?

假设阿里不会,那只剩下来两家。字节现在是一家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快手300亿美元。300亿美元的公司去接手一家130亿美元市值,收购价格上浮可能20%左右,溢价到150亿美元左右的公司,这个合并是个大合并——不是不可能发生,但是这个决定同样交给腾讯和字节是不是更容易做决策?因为它们的余地更大。

如果卖给了字节,字节在长视频领域的竞争问题是不是就阶段性结束了?如果字节已经有一个排名前三的视频网站了,在这个格局下回过头再看B站,会不会有点尴尬?

腾讯收购也有可能,但是腾讯视频跟爱奇艺,因为多年针尖对麦芒打的太厉害了,它们两边在每一个职能部门,每一个节目层面都有竞争,如果爱奇艺去跟腾讯视频合资是最后发生的状况,一定是其中有一部分管理团队和商业关系会完全走掉。

关于B站的锋芒与终局

投中网:你觉得B可能会有哪几种结局,最乐观和最悲观的情况是什么?

陈悦天: 迪士尼的故事,我认为是最好的路径。说实话这条路,是抖音、快手做不了的,他们更像一个大型的互联网平台,它们也没有诞生过自己的IP,它们往迪斯尼这个内容加渠道的方向去做是比较困难的。

中等结局就是你还正常发展,没有被误伤的太厉害。就算经营得不好,B站也可以以一个较高的价格去出售。哪怕像爱奇艺,如果它今年真的确实会有一些运营风险,若出售,价格底线也很高。

投中网:关于B站,还有什么你关心,但我们的对话里没有涉到的话题?

陈悦天:我其实一直在好奇,就是B站为什么不做社交?既然全中国15~25岁的人群都在平台上面,为什么不去做个IM?现在大量的讨论发生在评论区up主的QQ粉丝群里。全中国曾经没有任何一家能够切腾讯的社交基本盘,如果你做出了IM,是不是意味着,你会成为这唯一的一家?

投中网:是B站在避其锋芒吗?

陈悦天: 其实B站的发展,一直是在巨头的夹缝中求生存,不想成为重大目标吧。

投中网:还想聊聊你对于B站的一些个人的感受,我记得你从他们很小的时候就有关注了。

陈悦天: 对,可惜不是参与者。可惜在小的时候没有投资,非常的悔恨。

投中网:  但我记得你说你很早就买进了股票,还一直持有。

陈悦天: 我应该2018年初就买了,当时上市没多久,然后一直拿到现在。

投中网:看到B站的发展,你有什么感触吗?

陈悦天: 一开始刚回上海的时候,我经常会羡慕我北京的VC小伙伴,尤其是做传媒投资的——因为北京是中国传媒的核心圈,不管是电视剧生产公司、电影和电视剧发行公司,整个生态都在北京;而上海虽然不缺人才,但它就是没有好的互联网平台公司。但现在我们这边有了,就是B站;还有一家公司很有趣,拼多多。一家流量、一家电商,希望它们俩可以慢慢把整个城市的互联网氛围带起来。

网站编辑: 冉一方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