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汽车出行  >  正文

FF权力斗争中的贾跃亭:新钱、野心家和穷途末路

连线出行   |   王慧莹
2022-11-21 13:59:43

梦想终究没有照进现实,贾跃亭也快要“穷途末路”。

贾跃亭又帮法拉第未来融到钱了。

11月14日,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宣布与投资管理服务公司Yorkville Advisors Global, LP的一家关联公司达成新的备用股本信贷额度协议。

据悉,上述投资者的初始承诺是投资2亿美元,但是可根据法拉第未来的选择增加到3.5亿美元。法拉第未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次协议将显著提高法拉第未来的财务灵活性,并继续推进FF 91的量产。

毋庸置疑,新的融资仍旧是为了FF量产交付做准备,只是市场留给贾跃亭和FF的时间越来越少。

贾跃亭身上不缺关注。乐视大厦崩塌之后,贾跃亭便将FF视为他翻身的机会,更是救命稻草。

从2014年成立,定位下一个“特斯拉”,到备受关注,借壳上市,贾跃亭的“饼”越画越大,FF却始终难产。

FF内部人员的动荡也是其汽车业务不顺的重要因素,贾跃亭也一直是权力斗争的主角。

今年4月份,贾跃亭被FF公司董事会解除了执行官职务,其贾跃亭的外甥王佳伟也从FF离职,没过多久,贾跃亭又带着新融资“杀”了回来,并直言,“拨乱反正、重回正轨,这是FF又一个重大拐点。”

令外界好奇的是,不管贾跃亭造车成绩如何,总有人为他的梦想买单。孙宏斌、许家印都曾是贾跃亭的“白衣骑士”。

只是,现在的融资对于耗资巨大的造车行业来说更像是杯水车薪。距离FF原定交付的日子过去了五年,这五年里,新能源汽车市场经历了巨大的变化。特斯拉市值破万亿,“蔚小理”也相继上市,并跑出众多新品牌。

梦想终究没有照进现实,贾跃亭也快要“穷途末路”。

融资手,野心家

几乎所有与其打过交道的人都会惊讶贾跃亭的随和,他脸上似乎会一直挂着微笑。他不太会拒绝人,哪怕是被路人拦下合影。

或许正是这样个性随和、善于交际的贾跃亭让他一直有贵人相助,即使FF电动汽车到现在还没能跑到大街上。

近日,又有资本为贾跃亭的“造车梦”买单了。

据FF宣布,其与投资管理服务公司Yorkville Advisors Global,LP的一家关联公司达成新的备用股本信贷额度协议,如果协议最终落定,此次FF最高可获得3.5亿美元的融资。

按着FF的构想,这笔资金仍是推进FF 91量产的关键。可以说,新一轮的融资再次为贾跃亭的梦想续了命。

这不是贾跃亭第一次“续命”,或许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此前两位地产大亨出手相救的故事仍历历在目。

2017年,乐视汽车危难之际,贾跃亭找到了融创董事长孙宏斌来做“接盘侠”。仅仅用了36天,贾跃亭就获得160亿元投资。2018年,恒大掌门人许家印注资67.46亿港元,成为FF的新股东,后来又与FF成立合资公司。

只可惜,两次雪中送炭的故事都没有好结局。前者让孙宏斌在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不忍落泪,直言那是个失败的投资;后者更是让许家印和贾跃亭对簿公堂,许家印转身自己造车。

在商界,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贾跃亭似乎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2019年,就在FF再次陷入资金困境时,第九城市老板朱骏成为新的“救世主”。九城与法拉第未来联合宣布,双方将共建合资公司,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九城将分三期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

后来,珠海国资委、吉利汽车都曾参与其中,为贾跃亭的梦想助力。

就在今年9月26日,FF获得来自Daguan International和ATW Partners投资机构高达1亿美元融资,这笔融资直接帮助贾跃亭重新夺回FF控制权。

“贾跃亭黑瘦,个子不高,见到生人会腼腆,酒量很小,不善交际,但是抓关键人的能力极强。”一位与其相熟的人士曾这样评价。

或许正是这样的能力,让贾跃亭打动了孙宏斌、许家印等商界关键人物。

在过往的很多报道中,贾跃亭是个集偏执与野心、宽容与不拘小节、狂妄与乐观于一体的商人。就比如,孙宏斌曾直言,是贾跃亭身上的野心吸引了他当初的投资。

2014年,贾跃亭曾提出想做乐视汽车,彼时他的决定遭到了99%核心高层的反对,但这完全没阻碍乐视汽车的进展。同年,贾跃亭在美国加州创立了法拉第未来,赌他可以在新能源汽车比赛中成为下一个特斯拉,甚至战胜特斯拉。

那时候,几乎所有的乐视高层都认为贾跃亭“表面很温和,但是内心非常坚定,他认定的就不会放过,甚至是有些固执。即便是眼前能够说服他,但之后他还是会按照自己的想法。”

这种执着,也可以说是一种赌徒心态,让他一路拉着投资人,一起为他的梦想押注。

权力,时间

和互联网圈的很多大佬不一样,贾跃亭出身于山西省吕梁市的山脚下。后来的日子,他也并非拥有耀眼的学历光环。爱折腾、贪玩的贾跃亭只读到了大专,攻读会计专业主修税务。

从西贝尔电子,到乐视,再到FF,不甘平庸的内心为他创业之路埋下种子,而会计专业更为他的融资能力铺了路。

必须要承认的是,在乐视网崩塌之前,贾跃亭也是个亲力亲为、事无巨细的创始人。无论是产品研发还是融资进展,贾跃亭都能准确回答,很少会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

这样的管理风格也透露出贾跃亭的掌控欲。尤其是,只身前往美国逃债后,贾跃亭总是陷入FF的管理层“内斗”中。

在过去的几年里,贾跃亭试图强调他和FF的所属关系。

在一些会议上,当FF CEO毕福康坐在会议桌的最前面时,贾跃亭会拉把椅子坐在他旁边。一位知情人士说,贾跃亭的寓意很明确。在好的时候,或者在是坏的时候,FF总是贾跃亭的公司。

“拨乱反正、重回正轨,这是FF又一个重大拐点。衷心感谢携手拯救了FF的所有投资人、合伙人、公司高管和员工们。”

这是贾跃亭时隔四个多月后再次更新的微博动态。故事的背景是,贾跃亭重新夺回了FF的控制权。

这背后,是FF内部长达一年的权力争夺战。

去年10月,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了对FF的做空报告。FF随即成立了“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进行内部调查,直指贾跃亭通过多种方式控股FF的事实。

最终的调查结果是,Susan Swenson等人成功掌权,FF CEO毕福康和CPUO贾跃亭将向其汇报,而贾跃亭及其身边高管的权力被削弱。

一个小插曲是,为了聚焦精力还债,2019年9月贾跃亭辞去FF CEO一职。2020年7月,贾跃亭在其个人微博中发布了一份名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博文,表明其个人破产重组案最终完成,他无需承担29.6亿美元的债务。

实际上,从去年FF借壳上市后,贾跃亭在FF的地位就备受威胁。彼时,与FF合并交易上市的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公司中的一些人,也进入了FF管理层和董事会,新老派系之间的斗争由此开始。

今年9月,这场权力的斗争达到了高潮。一个星期三的晚上,FF执行董事长苏珊·斯文森收到一封电子邮件——那是一张充满“死亡威胁”的恐惧图片。

目前尚不清楚死亡威胁邮件由谁发出,FF已将相关证据转交给美国联邦调查局(FBI)。FF一些内部高管认为,这些举动受到最近公司最大股东发起的董事会之争的鼓动。大股东中,包括一个由创始人贾跃亭部分管理的一个团体。

或许因为在当时,贾跃亭凭借来自Daguan和美国ATW Partners投资机构的1亿美元融资,重新“杀”了回来。

新的融资到位后,FF合伙人公司成功重组公司董事会,贾跃亭重新夺回了公司的控制权。

现实问题是,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在贾跃亭为了夺回权力时,FF不仅未按时提交年报,还被纳斯达克发出退市警告。更重要的是,这场看似精彩内斗背后,是FF 91量产交付时间的遥遥无期。

历经8年,除了FF还姓贾之外,贾跃亭的电动汽车梦依然原地踏步,他失去的时间太多了。

梦想,现实

“有朋友劝过我放弃FF,把股权卖掉,然后用破产清算的方式‘躲’在美国一了百了,但他还是不够了解我,放弃和逃避从来也永远不是我人生的选项。”

贾跃亭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讨论过FF。在乐视网暴雷之后,逃亡美国还债的贾跃亭,想借着FF背水一战。只是这场战役比乐视还要曲折。

2017年1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CES展上,FF首款量产电动车FF 91亮相。在当时,这辆车的车型性能和续航里程都比特斯拉Model X更胜一筹,以致FF 91备受业内关注。

光环之下,贾跃亭自信地对外宣布,普通消费者已可以在官网上预定该车型,预计将会在2018年实现发售和交付。眼看着交付的日子越来越临近,贾跃亭食言了。

众所周知,对于任何一家车企而言,实现量产是证明自身实力的第一道门槛。而就目前来看,FF仍未迈过这道门槛。从2017年FF 91亮相至今,过去了五年,贾跃亭带着FF融资几次,FF 91量产交付的时间就延期了几次。

对于延期的原因,根本在于缺钱,这一点外界都心知肚明。

今年9月,FF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文件中称,旗下首款车型 FF 91电动汽车将延期交付。截至2022年9月21日,公司在美国的现金头寸(头寸可指投资者拥有或借用的资金数量)为3350万美元,其中受限现金为210万美元。

FF预计,从 2022年9月1日至12月31日,公司将消耗2.93亿美元的运营现金,而2022年全年将消耗约7.08亿美元。这意味着,即便是此次FF拿到了3.5亿美元,在支付相应运营现金后,这笔钱无异于是杯水车薪。

造车本身就是个烧钱的生意,贾跃亭过往拿到8亿美元也没帮助FF实现量产,便证明了这一点。

坏消息不止于此。按照J Capital Research的报告,FF现有的技术水平并不足以支持FF 91的量产,而且由于FF此前拖欠供应商货款,导致供应商退出合作,即便是可以供货,也要支付全款,这对于缺钱的FF来说,这仍是不小的难题。

事实上,在贾跃亭不断折腾的过程中,FF也错过了量产的最佳时机。

2022年6月,据CNBC援引分析公司AlixPartners的一份报告称,在过去的两年中,美国生产电动汽车的材料成本增加了一倍多。其中,原材料钴、镍和锂的价格涨幅最大,而这些材料正是生产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的核心材料。

2022年一季度,美国单位劳动力成本飙升11.6%,使过去四个季度的增幅达到7.2%,是自1982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大增幅。

更重要的是,新能源汽车的竞争已经进入下半场,行业进行了一轮轮的洗牌,留下来的玩家需要更高门槛的比拼。无论是特斯拉,还是蔚小理,甚至是其他造车新势力,都已经进入不同程度的量产和商业化阶段。

就算是FF 91真的上市了,有没有竞争力还很难说。

从价格上看,FF 91的定价并不低,其中国和美国的售价分别为200万人民币和20万美元。这样的定价高于国内大多数新能源汽车,即使量产或许也未必有销量。

更何况,FF 91各方面的表现并不值这个定价。比如,在新能源车最关键的自动驾驶方面,由于未能量产,FF 91收集的真实测试数据有限,很难给市场满意的答案。

如今,拿回掌控权的贾跃亭,不得不加速了。不过,选择做更难的事,是贾跃亭一直以来的特质。

2005年,是贾跃亭到北京的第三年,他带员工到郊区团建,他们在池塘上玩铁索桥,这些桥需要跳跃中间的三角铁才能通过。贾跃亭选了其中最难的一座桥,其他人都劝他别玩,但他执意要跳,结果刚跳了两三个,就掉进河塘,鞋子没进淤泥,两手都是血,不过尝试了五六次之后,他最终跳过去了。

易到联合创始人杨芸曾评价贾跃亭,“他坚信他所坚信的,坚信没问题,坚信不出事,坚信能扛过,坚信这场赌局能赢。”

但如今,随着FF的声誉下滑,贾跃亭能融到的钱越来越少。尽管境况越来越糟糕,穷途末路的贾跃亭也只能奋力一搏,毕竟他下的赌注太大,这次不能再输了。


网站编辑: 郭靖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