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投中网APP
  • iOS App

  • Android App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偏见实验室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投稿 搜索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商业深度  >  正文

那些羨慕996的劳动者 | 商业故事

投中网   |   李桐 编辑:蔡逸枫
2019-05-01 13:48:00

如果工作仅仅意味着被奴役,劳动者的价值又是什么?

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

“996”的工作模式正在催生现代城市的新型景观:写字楼中嵌入各式餐馆、健身房,各种福利诱惑着职员延长工时。班车线路渗入东南西北各住宅区,上百辆大巴车准点搬运“社畜”。成片写字楼灯光彻夜不息,日与夜的界限在此变得模糊。

以“效能”为筛选指标的人类迭代正在进行中,被视为“低性价比”的人群被大幅辞退。当他们无法同极速前进的商业巨轮乘风破浪,当他们不再是企业家这位船长的“兄弟”时,船长许诺的新大陆也随之化为泡影。

没人愿意做无谓的牺牲品。一场名为“996.ICU”的抗议活动从代码分享社区GitHub延伸至整个中国的互联网界。以程序员群体为首的雇员们自发集群,发声抵制加班文化。

抗议声中,有一群人轻声低语:996多幸福啊。至少,它还留有空隙。他们身处互联网之外的加班重灾区,毫无边界感的工作像猛兽吞噬了他们的生活。

他们也曾试图这样缓解焦虑:戴上耳机,逃到一首歌的空隙里喘息。花三四十分钟走几公里的路去吃一顿饭。在烧烤摊一瓶接一瓶地喝闷酒……剥离了意识、情感、尊严,他们在临界点自我怀疑:我是机器人、野人还是行尸走肉?

投中网商业深度采访了来自广告、建筑、石油、医疗四个行业的从业者,以下是他们的自述。在五一劳动节这一天,他们的困惑尤其显得无可奈何:如果工作仅仅意味着被奴役,劳动者的价值又是什么?

领导说,你等我先辞

曼曼 (从业五年)

广告营销品牌策划

我们不是996,我们24小时待命的。

客户任何时间都会提需求,有的会卡下班的点给我们下brief(创意简报),说第二天早上上班就得见到东西,我们只能加班写。有的你跟他核对东西到晚上11点,他突然又给你提个需求,你就得写到凌晨一两点。有时候整个组一起加班。客户第二天赶着要,头天晚上就得头脑风暴,开会开到凌晨四点。也有熬不住的,找个沙发躺着睡。五点回家,一上车就睡,回去不洗漱,直接上床躺着。

这么熬特别伤身。身体已经亚健康了,以前感冒喝点热水就好了,现在感冒十天半个月才好。有段时间我每周至少要去做一次盲人按摩。不做按摩根本撑不下去。再就是吃,一天四五顿,我特别爱吃甜食。特别焦虑的时候我就听大张伟,听“倍儿爽”那种歌我心情能轻松点。

底线?没有底线。客户永远都是对的。他想什么时候要方案就什么时候要,想否你就否你。不管他们说什么,我就回“好的”,没有表情没有语气词。别想着跟他刚,没用的。客户都是按项目给钱的,不是长期合作关系,得哄着。

最好就是客户心情好。有次我们过稿过得特别快,我们猜那天客户比较高兴,就赶紧把东西都给他过。没有客户把你当朋友。我们就是客户的一条狗。

之前有个客户比较挑,给她做了十个版本,一个一个给的,都不满意。最后这事儿推到他领导那去了,他领导挑了一个,说这个挺好看的。完了他回头就说“诶这个我之前好像没看到过哦?”这种我们也没办法。

有段时间我都麻木了,感觉自己就是行尸走肉。怎么说?就是我感知不到我自己。一个项目过来,我就做,很麻木,像个机器人。

这些话我都不敢和我爸妈说,说了他们就会让我回老家,干嘛呆在北京呢?他们还是想我有个铁饭碗。他们觉得等我年纪大了,体力不支了,公司就会把我踢掉,到时候就没那么好找工作了。

北京午夜。

现在体力确实是拼不过95后了,他们比我们能熬。我也得考虑以后,现在单身天天加班无所谓,将来要结婚生孩子,不可能再这么拼了。听说我们这里有个组,原先都各自有对象,后来过了半年、一年都分手了,分了以后就“内部消化”,加班加多了有感情。

上一家公司加班也很频繁,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至少还有个周末。(来这家公司)也不后悔吧。我一个同事说得特别好,“工作本身就是不挣钱还耗时间的,它唯一的好处就是攒资历攒人脉。”拿它当投资来想,我就能想开一点。

我也提过辞职。之前有段时间项目特别多,客户又很事儿,真的是暗无天日,感觉撑不下去了。我就和领导说我要离职。领导说,你等我先辞。不过她这一走,我辞职的心就有点冷了。因为她走了我们组就要被拆掉了,我觉得可以去个轻松点的组。

选组的时候我是特意观察过的,有个组经常早上人都很齐,说明他们头天晚上都没加班。转到这个组之后就稍微好一点,有时候都可以做饭了,周末还可以去上一些体验课,就觉得好幸福。也有人挑强度最高的组,他们才毕业,年纪小,会特别希望能快速成长。也有很多朋友的朋友推简历给我,想来,大家都想拿这当跳板,以后有机会能去甲方。

我觉着(这个公司)就是围城,没进来的想来,来了的想出去。当时我也和他们一样,想来大平台。现在觉得都是浮云,以后哪个工作赚钱我就去哪个。996也行,还是趁年轻再拼一把。但最多也就拼这几年吧。我现在也在考虑学中医,就是想学个越来越吃香的行业,营销公关这类工作我感觉还是吃青春饭。学中医也可以自己调理身体。

如果以后真的走,我可能还是会裸辞吧。我还是想好好休息,体会那种没有人再@你、安静的感觉。

有人烟的地方我还觉得自己是个人

翔一 (从业三年 )

物探

我们算是007吧,做物探的经常要去沙漠、山地。反正去到那儿你就与世隔绝了,除了工作就是吃饭睡觉。

我是干了三年辞职的,这是我第一份工作。我学的是物探专业,毕业之后去做物探——听上去就是很顺理成章对吧?我辞职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理解,国企毕竟是铁饭碗。也不可能瞒着我爸妈,一个公司的,今天辞职,明天就知道了。跟他们也说了很多次,一直劝我别辞,后来他们自己转过弯来才答应的。

当初选这专业肯定是受家里影响,自己谈不上喜欢不喜欢。本来想报地质,王牌专业,就业面广。没录上,就去了物探,也是好专业,在学校排第二。物探,你就理解它是个“探头”,你要开采石油,第一步就是“物探”,去踩点、测量排列、放工具。根据收集到的数据来分析地层信息,后头的人才能去开采石油。

我们在学校主要干的是脑力活,学怎么处理数据,但真的去上班,很多时间就是干体力活。每隔五十米就测量一次,这都是人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没有机器人、也没什么代步工具,就是纯靠人力,很机械。

我最开始就是在沙漠,每天走15公里,必须得走完,走不完你回不去。比如说我们今天的测量范围是从a点到b点,车从营地把你拉到a点,它下午就开到b点去,等人到了再给拉回去。所以你跑不掉的,累了扛不住也得扛,沙漠里一定不能掉队。一天爬十几个坡,爬到坡上就可以呆一会儿,上上网,下去就没有(信号)。

沙漠傍晚。(摄影:李桐)

我们就住帐篷,8个人一间,夏天没空调,冬天有个暖炉吧,勉强能取暖。帐篷里反正干净不了,都是土,一跺脚就一屋子灰。没地方洗澡,也没餐厅,吃饭就是去一个房车前头排队,零下30度你也得排。吃饭就算是每天的娱乐了。其他没什么娱乐。比较奇特的娱乐可能是玩老鼠吧。沙漠里经常有老鼠,我们就把它的路堵住,看它往哪走。

父母基本上都是安慰我,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我一般在外头都是一呆一两个月,我小时候也经常见不到我爸,差不多一个月见一次。经常他回来,我已经睡着了,等我起来他就走了。

有因为这种工作离婚的。出去干活,二十天一个月,家里出了点啥事也都不知道,老婆出轨,太多了,从小听到大听腻了。

我反正受不了这么一直在外边。每次在无人区,心态就容易崩。如果有村子还行,有人烟的地方我还觉得自己是个人,不是个野人。

实在受不了,我就去坡上看小说。那种热血一点的。第二天早上心态就能好点儿。项目到三分之二快结束的时候我就会开始倒数,再过多少天就能回家了。

其实大家都觉得苦,90后可能有跑的,70后再辛苦也不会跑,再怎么也是铁饭碗。福利待遇还是很不错的,五险一金交的比例很高,我那时候税后拿十万多,收入还算可以。反正和父母说了很多次,后来2016年他们也同意了。也是因为我副业干摄影,收入基本上和税后工资持平了。所以我有底气,不是裸辞。

辞职那天我就飞到西安去跟朋友谈摄影业务了。我感觉这段经历锻炼了我的心态吧,但让我再来一次,我打死也不干这种艰苦的事儿了。

不过,如果是为了拍照可能会不太一样。以前在沙漠里拍照,也会睡车里,熬上十天半个月。我觉得人生的意义是做一些让自己有成就感的事情。如果时间能重来一次,我大学就会去学摄影。

队长瞠目结舌,他完全没预想到一个同事能理直气壮地跟他说不加班

黑猫 (从业8年)

岩土工程师

我是岩土工程师,在建筑设计院工作。岩土工程师主要负责工程项目前期勘察,所以经常要跑工地。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白加黑:白天跑工地,晚上在单位加班。

我是2010年进的设计院,那几年是国内项目建设最红火的时期。每个人手上都有好几个项目,一个项目二十天,几个项目滚着来。一个月少的三四个,多的六七个,晚上10点前基本是没人走的,经常有人通宵。按规定,我们是五点下班。到了5点广播就会放歌,就像学校打下课铃,但基本没人动,都跟没听见一样。

项目多得加班,项目排期紧也得加班。我们设计院是乙方,施工单位是甲方,工期是甲方定的。有时候会倒排工期 ,比如说项目要求2020年1月完成,他就往前倒排期。一个项目勘察最快要20天,但他只给你10天,那就只能加班。

人加班,机器也加班,不然就协调设备。比如原来需要5台钻机,工期一压缩,就得同时联系20台。这些钻机可能不是那么标准化,用数据的时候就提心吊胆。哪些靠得住,哪些靠不住,人得分辨。

溪边岩土。(摄影:李桐)

甲方催工期,说白了就是想快点施工赚钱,他们和开发商是穿同一条裤子的。但我们乙方在技术上必须要把好质量关。毕竟他们后头施工是要照着我们前头数据来的,工程出现问题负责人是要坐牢的。

身体方面还行吧,这点苦都不算什么,主要是精神压力大。脾气变得很差,爱抱怨,一点小事就和老婆吵架。我女儿是2014年出生的,每次我回来她已经睡着了,她还没醒我又走了,都说不上什么话。有一年十一长假我印象特别深,老婆带女儿回娘家了,我一直在加班,一天都没休息。我就坐在办公室,心情特别差,感觉我工作是为了什么呢?

那段时间也很焦虑,晚上经常失眠。太焦虑了我一般就出去走走。走三四十分钟,去很远的地方,路上什么都不想,只管走。可能只是去买一个包子,吃一顿饭,走一走我心情就能好点儿。最后那两年我也想通了,如果一直做个乖孩子,听领导的话,那这个状态就一直延续下去,直到猝死为止。

后来我就佛系了。领导有时候给我派项目,我觉着做不过来就拒绝。甲方施工单位要是工期不合理,比如三天就要一个什么,我就告诉他不行。他们骂我就让他们骂。

我们那个时候单位有个群。加班是没加班费的,但会管一顿饭。所以每到下午4点钟,群里就会有个人统计:哪些人加班,就在群里报名,一块定个加班饭。一般他们定的都是大鱼大肉,我有段时间吃素,也不想吃那么油,就不报。我领导就发现了。有回他吃饭就和我同事说:“你看他天天也不加班,这是工作量不饱和,有问题。

事后我队长还来和我聊这个事儿。其实我那段时间是在加班的,晚上基本上七八点才走。但我就觉得特反感,我就直接跟我队长说:“我从今天开始就不加班了。能不加班就绝不加班。”我队长瞠目结舌,他完全没预想到一个同事能理直气壮地跟他说不加班。

我就很反感这种“加班就是奋斗”的文化。有些同事会觉得他就该加班,好好表现,不能辜负领导的信任。可能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不思进取吧。我觉得工作就是工作,我不想为了工作牺牲一切。人生还有很多事儿值得去做,不能光在工作上耗时间。

住院医生,就是“住在院里”

刘同学 (从业三年)

住院医生

我是医学院研究生,也是住院医生。现在医学院实行5+3的培养机制,就是上5年本科,再到医院当三年住院医生,就算完成研究生学业。

我们工作是857吧,理论上是这样。我一般早上八点到医院,如果没有手术,就交班、查房,了解病人情况,给他们换药、看化验单。闲的时候十一点半能下班,下午两点半上班,上到五点半。但这属于理想情况,一个月可能就两三次。一个星期有三天都要做手术,早上必须七点半到病房,查完房就上手术,什么时候下手术就看运气。快的晚上六七点,晚的到凌晨。一个月至少值4天班,从早上8点值到第二天8点。

手术是最花时间的。我们手术前都不喝水,不用去洗手间。一般早上吃个早饭就去开刀,中间有人会帮忙给我们打饭,但中途也不能下手术台吃。一台小手术两三个小时吧,大一点的七八个小时,做完再吃饭。低血糖的不会来当外科医生。

每天做多少台手术是各科室自己决定的,最多的一天开四五台,基本上没有时间空隙了。我最开始都是做辅助,做拉钩和缝皮。就是把切口拉开,暴露视野,等手术结束再把切口缝起来。大手术主要是要花时间做修复。切东西是很快的,但要恢复它的原始结构就很慢。我记得有台手术是要切除肿瘤,涉及的范围特别广,整个骨盆切掉一大块再做重建,花了有七八个小时吧。

另外就是值班了。值夜班基本上没睡过。晚上来急诊的特别多,12点来开刀,一开就开到凌晨三四点。再就是病房病人出现紧急情况,比如腹腔出血,那就要立刻处理。

手术排班表。(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住院医生,就是基本上“住在院里”。我们住学校宿舍,离医院也就5分钟,有时候有急事打一个电话我们也就去了。

有时候也会觉得不甘心,劳累程度和报酬完全不成正比。之前社会上也有很多医患矛盾伤害医生的案例,心里也会很烦闷。每个月也有那么一两次吧,月经式的丧。我就会自己去烧烤摊喝酒。如果找人一块我就容易话多,我也不喜欢老给人说一些苦闷的东西,有些事闷一闷就过去了。

其实住院总医师更辛苦,一星期6天24小时都要待在值班室。我们以后就是做住院总医师,跑不掉的。这是成为主治医师前必须要经历的。

等毕业了我会去另一家医院,整体比这儿好一些,也是公立医院。头几年还是在公立医院熬吧,私立医院不太专业。等资历深了,可能会去私立医院或者去美国。美国的外科医生其实劳动强度更高,凌晨就动刀。他们是签约制,拿的是项目提成。我们是大锅饭,吃多少,拿多少。

除了医学,我现在也想学一下计算机和法律。学计算机是感觉现在人工智能发展得很好,以后可能也会影响到医学领域。学法律是感觉我们的权益被侵犯太多,现在的工作强度是完全不符合劳动法的。

我也考虑过不做医生。如果医患矛盾特别尖锐,真的让我灰心了可能会转行。现在年轻,还是想继续做。因为病人。

我以前抢救过一个病人。那是个80多岁的老人家,病情已经到晚期了。当时抢救的时候是多器官衰竭,肾、心、呼吸功能都不行了。我们给他做心脏按压,抢救了几十分钟,还是救不回来。真的结束那一瞬间,第一感觉是非常累,瘫痪在地上,放空自己。然后再去想自己的操作有没有问题。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死人的眼神。眼睛是暗淡无光、灰白色的,我心里其实还是很难受的。我们做医生的都有一个目标,就是提高生命的质量。我会想再钻研技术,即便拦不住病人走,也让他更有尊严地走。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