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寻求报道
登录 | 注册
投稿

丰年资本合伙人赵丰:投资机构在高端制造业的机会和使命

来源:投中网     张丽娟 · 2019-04-18 22:15:00
合伙人 制造业 丰年

不要一味地追求市场上最高水平的技术和产品。

4月18日下午,丰年资本合伙人赵丰在“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上发布了“投资机构在高端制造业的机会和使命”的精彩演讲。赵丰表示,不要一味地追求市场上最高水平的技术和产品。

这是因为,哪怕这个产品是美国前30年以前做出来的产品,但是只要中国人现在还做不出来,并且外国人还在中国进行大量的销售,深入高端制造业之中,这种产品就会非常多,而且市场会非常广阔。

这样的产品只要深入下去,哪怕在芯片、设备、材料领域,就是在元器件各个细分领域里面也非常多,丰年资本就希望可以找到这样的企业,而这也可能是在接下来的时间内,中国在高端制造业最大的发展机会和发展的窗口。

“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4月17-19日在上海外滩W酒店举办。本次年会由投中网、投中信息主办,投中资本协办,会议主题为“看多中国”,来自国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汇聚一堂,对当前行业热门话题展开讨论。

以下为赵丰在“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精彩演讲实录,投中网整理。

丰年资本合伙人 赵丰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做一个交流。

大家知道,丰年资本一直在高端制造业以及军工产业做了比较多的投资,在一些领域做得也相对比较垂直,产业扎根也比较深。

从今年科创板开始,高端制造和智能制造变成了一个大家关注度比较高的话题,借今天这个机会,我们也想跟大家交流一下,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对高端制造领域投资的一些思考和实践。

高端制造业比国外管理差距更大

首先,我想跟大家探讨,也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就是我们目前需要的是全球最尖端的技术。

大家看到很多报道,中国在很多高端制造业上被卡脖子,或者没办法自控,我们跟大家交流的时候,很多人会说,我们目前真正需要的是全球最尖端的技术,从我们自己的实践层面,我想给大家一个参考和答案。

丰年资本之前投了一家高端制造业的企业,是做某一类的电子元器件的,他们是中国唯一一家可以做出这个电子元器件的企业,但是这个电子元器件的技术,在日本和美国企业的里面已经存在了30年了,对于他们来说,也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一个产品了,他们30年以前就可以做出类似的产品。

所以我们见了非常多的高端制造业企业,我们也投资了很多高端制造业企业,其实我们有时候也经常在问自己这个问题,我们反而觉得现在要追求的并不是世界上最尖端最超一流的技术,甚至领先世界的技术。

甚至我们有时候内部讨论开玩笑的时候,说在高端制造业里面很怕听到世界最领先的、世界第一流的、超一流的技术。在这个阶段,制造业反而应该扎扎实实从最接近自己的、最欠缺的部分一步步做起,而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好高骛远,想一步跨到世界最领先的范围里面去。

第二,我在看到投中这个题目的时候想到的,我们自己内部也一直在思考,智能化等于自动化吗?大家一提到智能化,最近谈很多智能制造是什么?机器人。最流行的机器人,还有信息化,怎么样利用信息流、大数据、云计算技术让制造变得更智能。

其实我们在投资的过程中,在国内看了非常多的各式各样的企业,包括我们自己投资的企业,也去国外找大量对标、国外一流的高端制造业企业。

比如说丰田。丰田毫无疑问可以归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制造业企业之一,大家如果去丰田学习的话,丰田一定程度上是反对完全自动化的,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研究过丰田真正的经营模式?它是反对高度的自动化,完全去除人为为中级目标的。

真正管理上,制造业讲究的是管理和技术需要统一。什么叫人工智能?就是人加上智能。你一定不能完全脱离了管理,因为一个企业,一个制造业企业,从原材料进入工厂里面,一直到货交付到用户手里面,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能做到完全的自动化,哪怕丰田这种超一流的企业,它仍然距离这个非常远。所以说,它永远摆脱不了管理的因素在里面。

所以,我们认为真正优秀的制造业企业,它一定是把一定程度的自动化和智能化和非常高水平的、非常先进的管理,有机地整合在一起,才会形成一个非常优秀的、以世界第一流的水平的制造业企业。

第三个问题,其中也是我们在实践中经常问自己的,我们一直说中国的制造业企业现在要升级,要发展高端制造业,大家很多时候说制造业到了现在要升级,人力成本抬高了,或者各式各样的问题。

大家提出要用机器人要机器人去替代劳动力,要用机器人或者信息流去提高效率,那么中国制造业企业如果跟世界第一流的相对标,我们到底是基础差异更大,还是管理的差异更高?

我们这个团队应该算是中国真正看制造业,当然也包括现在的高端制造业,经验和投资案例比较丰富的团队了,因为我们从2007、2008年入行就是在达晨、九鼎这样的公司,我们接触的制造业企业是非常多的,量是很大的。我们最近几年又投资了很多军工类或者高端制造业的企业,所以有一个非常深刻的感受。

去年在中兴事件以后,我们跟一些工信部的领导,包括跟一些企业家交流的时候,我说如果我们在技术方面和美国日本的差距是20年的话,我们在制造业的管理水平上和美日超一流企业的差距,应该至少是30年。

如果大家认真的去看丰田的管理体系,这些已经经历了近百年甚至上百年发展的甚至都是已经成为现代管理的教科书的企业。他们都发展出了自己非常具有说服力的管理体系,那么大家去深刻学习的话就会发现,这些体系、管理能力的建立,绝对不是大家看两本书,更不是一朝一夕学习一下就能实现的。其实,它需要消耗的时间、人力、投入度、资源包括成本可能是更大的,但获得成功的概率甚至可能是更小的。

现在可能芯片等很多技术是因为没有对中国封锁,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能把美国的专家请过来,再加上有足够的投资的话,可能三四年时间是能建起一个不错的芯片厂的。但是哪怕给再多的钱,在三四年之也建不起丰田这样管理水平的企业,这个是真正非常大的差距。

所以站在我们的角度,技术的差距当然很大,但是我希望大家能意识到一个问题,其实中国的制造业,包括高端制造业,在管理上面的差距其实更大。这个如果企业我们发展到一定阶段,可能更会成为我们的一个支撑,当然这也是我们觉得投资机构可以做得更好的。

投资机会在哪里?

那么我们的机会到底在哪里?其实今天大家来应该都很关心这个投资的机会,我一开始就说,不要希望一下子走到世界超一流,突破全世界的瓶颈,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技术和最优秀的企业。

因为制造业本身特点决定了它是非常循序渐进的,它跟医疗还有比如生物医药,包括互联网,其实在产业的发展特点上其实有挺大不同的。

一个制造业涉及到的、需要支持的因素或者要素其实比较多。比如一个生物医药的研发企业,为什么最近中国出来很多非常优秀的生物医药研发企业,因为制约他的,包括原材料、设备、人才等因素不是很多,但如果是制造业,就正好相反,有着非常多的这样那样的因素。

我们投资的一家做高端的电子元器件的企业,我们发现供应不了它需要的原材料。这个原材料中国和日本有十年以上的差距,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厂家能供应它生产需求的设备,这个设备又是10-20年以上的差距,整套的生产需要非常高的精度和非常高的稳定度,中国也供应不了,必须要去德国日本去找。而这只是其中的几项因素。

制造业有几个更深层次的因素会对生产制造造成制约,也就是因为这些因素更加复杂化,更加焦点化,使得整个制造业的发展很难出现跳跃式的发展,一定是循序渐进的,一定是从一个台阶再走上更高的台阶,有一个逐步的过程。

所以,我们自己内部在分析高端制造业的投资机会提出了三句话:

第一,中国是这个产品最大的市场,这个产品主要的市场就在中国。其实这跟投中这一次的主题也很契合。因为对于大部分产品来说,中国已经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市场,而且随着GDP的增长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大。

第二,目前主要是由国外企业的产品在统治这个市场。

第三,目前已经有中国企业实现了技术突破能够做出同样技术水平或者是可以达标的产品。

我们就要寻找满足这三点的产品,而不是一味地追求市场上最高的水平,哪怕这个产品是美国前30年以前做出来的产品,但是只要中国人现在还做不出来,并且外国人还在中国进行大量的销售,深入高端制造业之中,这种产品是非常多的。

美国20、30年前做出来的很多芯片,中国现在仍然做不出来,至少是没有成熟、稳定的公司、工艺做出来。所以这种产品深入下去,在芯片、设备、材料,就是在元器件各个细分领域里面其实也非常多,我们希望找到这样的企业,这个可能是接下来的时间内,中国在高端制造业最大的发展机会和发展的窗口。

投资机构的使命在哪里?

我今天的题目讲机会和使命,我觉得使命其实挺重要的,一个组织、企业包括了一个个人、投资机构、产业,都要有自己的使命,因为投资这个行业离钱太近了,没有使命在这个行业是做不长的,更不要说我们做的是一个长期投资。

很有可能你赚了几千万就退休了,不用在这个行业干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投资机构赚个几千万其实还是很容易的。但是如果没有使命,很难把这个事情持续下去,而且在一个产业里面很深地做下去。

我们认为,在高端制造业的下一个阶段的发展,无论是从去年的中兴事件,还是从今年科创板的涉猎,高端制造业都是下一个阶段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无论是从政策的层面、产业发展的层面,还从实际切实需要的层面,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

在这个里面,投资机构能做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很多的投资机构都会说前半句话,我们就是做优秀产品、企业、团队的发掘者,但是正是因为在过去7、8年跟中国高端制造业打交道的过程中,我们切身地觉得其实中国很多好的产品是被不好的管理、没有更好的提升团队管理水平耽误了。

其实,中国整个制造业管理水平、团队水平、人才水平其实是非常差的,我觉得就是因为我们深入到这个产业做得时间太久了,所以我们很深刻地理解到这个痛点。

在高端制造业这个产业里面,一个优秀的投资人,不但要做一个优秀产品的发掘者,要有很好的眼光去找到值得发扬光大、值得做的产品,同时也要做一个优秀企业的赋能者,一定要提升自己的产业理解能力,跟全面的专业化赋能的能力。

投后管理、投后支持的能力,会成为下一个阶段不同投资机构、大的投资机构、小的、优秀的,和差的投资机构之间很重要的一个分水岭。

而且投资机构天然有着更好的优势,就是因为视野会更加宏观,战略感会更好,整个资源整合能力会更强,也有更强的学习能力,所以投资机构是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推动整个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并且在有机会融钱的时候多融一点钱出来。

站在我们丰年资本的角度来讲,我们现在在做的是,建立一套自己的丰年经营管理体系,针对整个制造业,全方位地为一个制造业提供一切所需要,我们所能支持到的、能做到的东西,这其中包括战略定位等等。虽然大家感觉很简单,但很多企业对自己到底应该选什么产品、什么战略其实是很不清楚的,而且经常做出错误的选择。

经营管理就是我们非常忠实的判断,我们也从很多国际超一流的公司,引进了团队来支持我们的企业,做出相应的工作。

第三,人力资源,我们有更高的平台,或者更先进的方法去帮企业公司引进更好的人做出更好的激励。这些东西可能大家在互联网企业里面已经司空见惯了,或者互联网的VC里面已经司空见惯的,但是如果大家真正的下到工厂,下到真正的一线制造业企业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些离他们大部分的企业还很遥远。

第四,技术引进,引进新的更好的技术。

第五,包括品牌宣传等等在内一系列更综合的服务。

总而言之,我们现在希望去建立一个经营管理体系,支持制造业企业所需要一切的服务和一切的帮助和需要的资源。

给大家举一个我们自己实际做的例子。我们在2016年左右,我们在常州收购了一家军工企业,这家企业原来是一个常州的村办企业,已经办了20年了,它的产品和技术经过20年的打磨非常好,它在急加工方面有一些国内一流的甚至世界超一流的技术,都是通过这么多年摸索出来的。

但是你去看这个企业,管理非常差,而且它的实际控制人已经将近70岁了,在管理上力不从心,而且原来是从村办企业发展过来的,所以它的整个管理完全缺乏现代化管理的思路,基本上就是一个村办企业、家族企业在管理,这也导致了它的良品率。

虽然它有很好的技术,能够生产出来精度比较高的,甚至国家急需的,世界第一流的产品,但是,它的良品率、生产效率、整个的现金流都会有很大的风险和很大的危机。

我们在2016年收购了之后及就全面引入了现代化的管理,在它的生产和技术的基础上,全面引进了现代化的管理体系,导入了新的管理团队,把新的管理在公司进行推行,包括现代化的财务管理制度等等进行结合。在过去两年的时间内,这个企业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它的产能包括利润已经有了百分之百以上的增长。

这些都是我们真的经历过的例子,这样的例子可能在目前做得好的企业里面至少还有三四个都是类似的。所以,我们希望这套体系能让高端制造业的企业加速发展,能够让他们在相应的细分领域成为中国第一流、世界超一的企业。

原来我们内部开会的时候,我跟大家打过一个比喻,我们希望做的是什么?我们希望我们自己有一套工具,然后我们去山里面找那些藏在里面但是没有被人打磨出来的宝石和钻石。

其实中国有很多这种企业,有好的产品和技术,但是没有得到好的发挥。而且他们可能也不是投资机构关注的热点。

我们的目标就是找到这种好的宝石,然后用工具能够让他焕发出10倍甚至百倍的光彩,让他成为世界一流的超一流的企业,这也是时代赋予我们这些投资机构的一个使命,也是我们这些投资机构共同努力完成推动产业发展的动力。

如果大家拥有非常优秀产品和团队的企业,想要引入投资人,想要有高的同行者,和帮助他们的人,我希望大家可以找到我们,因为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一切所需要的支撑和帮助。

如果大家拥有非常优秀产品和技术的企业,但是实际控制人没有能力把这个公司可以做得更好,他希望找到能把这个公司带上新台阶的人,我希望也可以找到我们,只要他是一个优秀的高端制造业的产品和技术,拥有自己独特的市场和优势,我们有能力运用整个体系的方法和系统、工具,运用现代化的管理方法然后来帮助他们,然后再上一两个台阶,成为一个真正在中国一流、世界一流的企业。

谢谢大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