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寻求报道
登录 | 注册
投稿

陈春花:企业家需要这五大维度的未来领导力

投中网   |   Michele
2019-04-15 17:38:00

思辩力将帮助企业家处理复杂性,更好地实现与他人的对话。

“今天,几乎所有的企业领导人都会遇到三大挑战:一是信息太多,二是风险,三是不确定性。”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木兰汇公益基金会联合主办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19(第十一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如此说道。

在她看来,为了应对这三大挑战,当今的企业家需要五个维度的未来领导力:美感度、开放度、定力、同理心和思辨力。具体来说,未来对人最大的挑战是能不能把万千差异和多元融合,而美把可以解决差异性,这是企业家需要美感度的原因;此外,开放度会是企业能否存续的最重要条件;定力来自于长期主义,这有助于企业穿越周期、抵抗波动;在价值观越来越多元的时代,同理心将有助于企业家更好地去理解用户和合作对象;最后,思辩力将帮助企业家处理复杂性,更好地实现与他人的对话,达成共识,但又不人云亦云。

以下是陈春花的演讲节选,由投中网编辑整理:

2012年以来,我不断在关注,互联网下,不论从组织层面还是战略层面挑战是什么?我发现,要求变化最高的是对领导者本人。我把这个部分作为我其中一个维度,我今天汇报一下我这个部分研究的一些结论。

今天,几乎所有的企业领导人都会遇到三大挑战:一,信息太多。今天人们最大的焦虑来源可能不是大的经济环境,而是因为自己定力不够。当定力不够的时候就会讨论环境和经济问题。我的回答从头到尾很简单:如果大的环境对你好,你就顺势而为,如果大的环境对你有挑战或者是有压力,你就把自己做好。做经营的人最重要要做的是什么?就是选择我们可以选择的机会。

德鲁克给企业家的定义我非常喜欢。他说,企业家是那个从来不引起变化的人。但是是对变化极其敏感的人,而且能够把变化变为机会。如果按照这个定义去看待企业家,就说得非常明白了。也就是说所有的外部变化对你来讲最重要的是什么,你变成机会,你能把外部环境变成机会的,在德鲁克的眼里就是企业家,我也是这样看企业家。我们看外部所有环境的时候是怎么判断机会。信息焦虑对我们来讲,是自身定力不够带来的,不完全是外部环境,这是第一个挑战。

第二个挑战是风险。我们过去处于一个高增长的大环境下,我们习惯了这种增长模式。今天我们遇到的大风险,来源于这个增长逻辑变了,不用高或者低来讲,很多时候用什么?是你用什么样的能力创造什么样的价值来讲,这里有一个难以评估的风险,怎么理解这个风险,是对你的第二个要求。

第三个要求是什么?就是不确定性。一定是动荡的,这种动荡的情况下,怎么样去寻求你的确定性。今天最重要的是什么,你怎么理解确定性。

所以,我们实际上是非常难的地方是在于有三个最大的外部环境的冲击,你该怎么办。更难的是,过去的标杆没有价值。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有这个感觉,小时候学习到的一些英雄,今天都会重新被评价。甚至你会怀疑你的理解到底对不对,这时候你会发现标杆失去了作用。而我们过去可能认为非常优秀的企业在今天遇到了巨大的挑战,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有一个长达30年的“领先企业模型研究”,1992年很多领先企业,到了2012年发现都不在了。当它不在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没有了标杆。这就是我们今天遇到的挑战。而这些挑战并不是给其他人的,是给我们在座的各位企业领导人。

所以我开始研究,这些领导人到底该怎样面对它。我2012年开始访问,大概访问了23家公司,和今天这样一个环境下走得非常稳健的企业领袖做交流。交流之后把它们描述出来。当我把它们描述出来的时候,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感受,就是完人。你会发现是一个完人,有领袖气质,而且还能在环境下有非常坚定的价值选择,非常笃定前行,开放与融合,自律又感受生活,充满创意又讲究实际,你会看到这就是完人。我想说什么?今天对领导人的要求比以前高多了,如果你认为自己懂一些东西,有成功的经验,又能够真正在这个企业拥有话语权,就认为可以当一个领导人,我告诉各位这不可以。

我有一句话,常常被很多人引用,“沿着旧地图,你找不到新大陆”。换一个角度,意思是说,如果你认为当一个领导人,有过去的成功经验,有现有的基础就可以了,我们说不行。我描绘出来你会发现要求非常高。在一切迷茫之中,你的成员希望你是坚定的,看不到方向的时候,你的成员希望你把方向指引出来。所有的成员都希望你能跟他们开放交流、平等对话,希望你自己有创意,能照顾到生活。我前一阵子问年轻人,喜欢什么样的领导人?说能在一起玩的人。这对很多人挑战非常大,跟年轻人在一起玩,是很难的要求。我们虽然不能做完美的人,但是期待是这样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做不到?我用研究方法解决,我们看行为,通过行为的描述方式让你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我把它拆解,把所有对未来领导人的特点拆解成一个行为,行为拆成五个维度。也就是刚才所要的这样的一个完美的领导人,是五个维度的领导训练。我把它慢慢拆解出来,因为我们做组织行为学的人可以通过这个角度去做。总结出来的时候比较巧,这五个维度的英文缩写的前一个词就是密码codes,我称之为未来领导力的解码过程。

这个解码过程,这个模型就是,你有五个维度,这五个维度你获取它,就可以带领你的团队面向未来。

第一个维度是美感度。很多人问说为什么会选美?我告诉各位,未来你会发现对人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是能不能把万千差异和多元融合。你要融合差异性。我不断研究的过程发现,跨时代、跨时间、跨地域、跨文化,把万千差异融合的东西只有一个,就是美。美可以解决差异性。在一个特别强调个性和自由背景的环境当中,如果真的让大家跟随你,一定要提供美,因为没有美没有办法统和差异性。蒋勋有一本书《美是看不见的竞争力》,我看的时候有心力上的共鸣。

请各位一定要记住,商业本身的价值就在于它足够美,真正能够影响历史和推动进步的产品一定是非常美的。当我们融合万千差异的时候必须得有能力,就是美感的感应能力——美感度。如果没有,就很难引领万千差异的区别。

我们来看怎么得到它,怎么让自己变得有美感度?你去看星巴克上海旗舰店,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咖啡,还是所想要的最理想的美好空间。这个时候你就感觉得到了,所以我们从美的概念来讲,就希望你有三方面的训练。第一是能审美。审美没有我们想象那么难,最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关注和体验,如果你愿意,这个美就能感受得到。第二是能不能有创意。我下面的话是乔布斯说的,苹果到底以什么来做创意?他说“苹果要做的事情,也是产品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我们要克服什么,克服人类自己的弱点”。他当时之所以要出IPhone,就是发现全世界不能用键盘输入的人远大于能用键盘输入的。如果手机只能用键盘输入,有众多的人没有办法用手机,他认为应该解决。当他做出手机,不再用键盘的时候,让更多的人用手机,手机成为一个智能终端。他的理念来源于克服人类的弱点,所以他觉得当你可以克服人类弱点的时候,你的新空间会变得越来越大,这是苹果的设计理念,也是乔布斯自己的理念。而我认为,创意的核心恰恰在这个地方,这是美的构成第二个部分。

美构成的第三个部分是人文精神。我们看到非常多的商业,非常多的历史,非常多的文化中,会让我们感动的原因是那里有人。有一次我遇到一个文学家,他跟我说,陈老师你不用在意这个,我这个东西全世界只有一百个人看懂,我说你是一个文学家,人文精神里面只有一百个人懂,这就不叫有人文精神。我们为什么会觉得互联网非常不同?它最大不同是在于它更具有人文性,因为它是数以千万来计的,我并不是要求你一定要做大做小,但是大家记住人文的核心概念是有人,有人的时候才有机会散发美的秉性,这个时候恰恰是美感度最重要的部分。所以第一个维度,即美感度是从这三部分出来的。

第二个是开放度。开放度是什么?是企业可不可以存续的最重要的条件,这是热力学的定理。人或者物体必须跟外界充分交流能量物质和信息的时候,才可以得以存在和发展。我们对于领导的要求也是一样的,你必须要从这个角度去做才可以做得到。我常常跟大家讲一个例子,我自己去敦煌,第一次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玉门关。丝绸之路时,那里是繁华之地,为什么今天荒芜人烟?原因是某一个时间点开始我们下了一个决定,最后一道关口在嘉峪关,之后关闭。所以如果你不懂得什么叫做封闭和开放,你走到玉门关一定会懂,就是因为我们封了关,然后最繁华之地变成荒芜之地,这就是封闭的代价。我希望你开放,可以交换能量、信息、物质,这是我们对领导人面向未来的第二个要求,你不能这样做的时候一定没有存续的可能性。

怎么做得到它?我至少认为你应该做四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你能不能跟更多的人扩大共同性?就是你可不可以做到这个?比如他们常常问我说女性领导人和男性领导人到底有什么区别?我老是被问这件事情。我就跟他们说了一句话,我说在领导岗位上没有性别,只有责任。不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在那个岗位上的责任要求都是一样的,你一样都是要扩大的,你都是要不断地做这件事情,所以这是我们一定要明白的,叫扩大共同性。第二个就是你能不能跨界合作,第三个就是你可不可以协同共生,最后一个就是你能不能做一个系统,这个系统是拥有组织的,这就是我们讲的开放。

第三个维度就是定力,我们今天是更强调你的定力的。我前面说过外面是动的,你就应该定,因为只有你足够定的时候才可以真正和外面的动去合作,动静之间不是对立是融合,足够的静就会有足够的动,它们两个之间不是对立,是融合。所以当你内在的力量足够的时候,你对动的包容性是更多的,所以我们要求你第三个维度是内定力。

我们怎么做到这个内定力?有三个最重要的安排。第一,你一定要有相信的力量。我特别喜欢泰戈尔的诗,后来我看马云也常常引,泰戈尔有一句话是对谁说的?对爱情说的。他说爱情是叫做因为相信所以看见,爱情并不是因为看见所以相信。当你相信爱情的时候,你就一定会看见它,这就是相信的力量,你的定力就是要来源于这个相信。

第二个定力来自于长期主义,大家知道我最近一直在强调长期主义,长期主义就是你一定要有普适的价值,当你有普适价值你就可以穿越周期、抗波动,可以抗一切,因为那是最后每年要的东西,比如说爱,比如说信任,比如说承诺。所以商业并没有终点和结束的时候,只要人们希望有爱,只要你能传达爱,商业就会一直在。所以我一直认为商业真正的驱动力量是人们对生活的向往,只要有生活有向往,商业一定是会存在的,这是我从来不担心的。问题是你是否对他的生活推动,让他的生活更美好。这个就叫长期主义。

最后一个就是你要坚持,我想这是我需要大家知道的,这是第三个维度。

第四个维度同理心,就是你一定要有同理心,为什么我们今天一定要有同理心,我想有一件事情大家一定要接受,就是我们今天的价值观变得越来越多元。上过我课的人都知道我讲过例子,我们在50年代、60年代、70年代都是10年一代,到80年代的时候就是10年两代,叫80后、85后。到90年代的时候10年三代,92后、96后。到00年的时候10年5代,2年一代。然后到10后的时候,10年10代,1年1代。他们说到20后的时候,半年一代。所以你就会发现代继跟时间没有关系,跟价值观有关系,价值观不一样了。当价值观不一样的时候,大家记住00后今天已经很快进职场,他们现在正在读大学,我现在教的学生是00后,你就会发现他们完全不一样。

我今天就在上课的课堂跑过来,我在上课的时候问大家一个问题,说金钱是不是最有激励的效果?竟然有一个学生的回答我历史上从没有过,我教这个课程教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听到一个学生这么回答,他说那要看看给我爽不爽?给我再多不爽,金钱对我也没用。给我很少,让我很爽,金钱也有用。你知道在今天之前,没有一个学生这么回答我。前面的学生都说那要看够不够多,更早的学生,50后的学生说关键的不是钱,你看这是每个时代说的不一样。而在85后就开始告诉你说看你给我爽不爽,完全不一样。

所以我在讲这个课就一直得更新答案,这时候你就要站在他的角度出发。大家记住为什么要有同理心?真正的绩效是取悦于彼此的信任,绩效是来自于信任的,不是来自于能力的,一定要记住这个。即使他再有能力,跟你没有信任的时候,是不会产生绩效的。绩效的核心是来源于信任,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当我们记住这个概念的时候,怎么能建立信任?大家记住一定是同理心才可以建。

我们怎么做到同理心?我下面打出来,你就会发现,我们不太容易得到同理心。我甚至可以告诉大家说,我们大部分实际上是缺同理心。比如说第一个,你能不能尊重差异?我就不用讲别的,就讲你跟你孩子之间,你可不可以尊重他的差异。我记得我女儿上中学的时候,突然有一年一个只有一米五几的孩子,买一米八零的衣服,全校的学生都这么买。

我们都在一个家长的小组里面,其中一个孩子家长很紧张,打个电话跟我说,因为我是老师,他说陈老师你不紧张吗?孩子穿成这个样子,所有衣服裤子都是大大的。我就跟他说没关系,不出半年他一定会穿得很小的那个,因为哈韩,韩国那时候穿的都是大的。他说你不紧张?我说我不紧张。

结果下学期一米五六的孩子全部买一米三的衣服,全变小了。然后这个家长又紧张了,说你怎么看这个事情?我说我不判断对了吗,你紧张什么。我说再过一段时间恢复正常。结果到了高中毕业前一年,就都正常了。

你如果不尊重差异,你就会觉得他逆反。所以他们常问我说你的孩子不逆反?我说不存在,因为我老顺着她,她不会逆的。因为你不肯尊重差异,他不就逆反了吗。为什么只有中国的家长常常遭遇逆反,就是因为你不尊重差异,你尊重了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说在同理心上,我们是比较缺的。

然后是倾听和坦诚,我们是不是非常认真地倾听和坦诚,不一定的,我们常常用我们的观点去听别人说话。人家还没说,你就告诉他说我们知道了,你不知道。

接下来就是个人偏好,那就更多了,我就跟学生道过歉,我就有一个偏好是不易察觉的。你知道我上课提问,只要我提问基本上就是提问戴眼镜的。我的偏好是什么?我怎么提问都会提问戴眼镜的。我就认为戴眼镜的人看书多,然后回答问题肯定没问题。因为我每次上课提问是要打分的,有个不带眼镜的学生着急了,他一直举手,他说老师你偏爱,我说我偏爱什么?他说你提问题喜欢提问戴眼睛的,所以老是不提问我,我闭上眼睛想想好像是这样。所以大家记住,你有很多偏好你不知道,你不要认为你真的有同理心。

最后,你愿不愿意直面你不想面对的,这个非常重要。我们常常是回避的,当你不愿意去直面你不想面对的时候,你就缺失同理心了,这实际上是非常关键的。

最后一个思辩力,我们今天对大家有一个重要的要求,就是要处理复杂性。你要能够跟别人对话,你要真正地去达成共识,但是你又不能人云亦云,这实际上要求是更高的。我们今天所有的复杂性是比以前更复杂了,你能不能跟不同的复杂性达成共识,这个对你挑战是最大的。所以我们要求你最后一个能力叫思辨力。我一直觉得我们的人生思辨力缺失比较多,比如就像我们讲互联网的企业他有非常强的互联网基因你没有,你的思辨应该做什么?你把你的产业价值做到最好,他一定会来撵你的,你着什么急?

我跟很多人讲过,我做制造企业没关系,那我就认真把我的传统做到最好,别人不可替代,不就没事了吗?所以你要有思辨力,不要去被波动、动荡所影响。

那我们怎么得到这个思辨力?我就提出来你在四个方面要训练自己。第一个,你得找到真问题。我觉得大家太忙了,就忙到了我们已经没有办法思辨。你比如说我反对碎片化学习,我尤其反对你们开车的时候还在听我的课,有人就跟我说,陈老师我太爱你了,我现在每天开车的时候都在听我的课,我就吓死了,我说你跟我没关系。

你只要为什么?开车你就认真开车,你还听我的课,万一你撞了别人怎么办?所以我说你千万不要跟别人你开车听我的课,那我就不负责了,所以我是不准许这种情况出现的。

那这个意思是什么?这就叫真问题,学习是最重要的,但是你在什么情景下学、如何学那是一个真问题,我一直认为各位是虚假繁忙的,虚假的原因是什么?就是你不去解决真的问题,所以这是我们思辨力的第一个部分。

然后我们的思辨力一定要平衡冲突,我们今天最重要的是更大范围的利益整合,而不是谁对谁错、谁输谁赢,如果你有对错、输赢的概念,就绝对不是在今天的环境下领导人应该有的。而今天的领导人应该有的概念就是我们讲的最终、最大的利益整合,所以我们看中美我一直还是有信心最终达到最大利益的整合,一定是最后要得到这个,输与赢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这就是我们讲的思辨力。

接下来就是你是不是真的能跟人家对话?你跟人真能对话的时候,一定要找到双方共同的语境。你知道教授跟企业家谈话的时候语境是不一样的,我们是常常在一起说不到一起去的。我就看过一个教授跟一个企业家对话特别好玩,这个企业家就说我最关注的是怎么活下去,然后那个教授就天天讲说可持续性是更关键的,他俩说的是一回事。

最后一个是能不能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称之为概念化能力。以前人家问我既当教授又当总裁区别是什么?我告诉他,如果当教授的时候,一句话变八句话,简单问题复杂化。总裁是反过来的,八句话变成一句话,复杂问题简单化,因为要执行,你要讲这个概念。

今天,我们一定要真正做的事情就是不断培养自己和你的团队能面向未来。领导技能在今天来讲并不专属于领导人自己,是每个成员必须必备的角色,这是今天我们很重要的一个训练。所以我也很希望,不管环境的变化,不管未来的发展,有一个最重要的要求就是要找到你的发展之路。一定要相信,在环境当中,每个人都可以创造价值,你只要把价值找出来,机会就是你的。所以,我期待我们都有能力面向未来。谢谢大家。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