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寻求报道
登录 | 注册
投稿

幸运!盘点那些资本泡沫散去后,能找到接盘侠的“裸泳者”

来源:投中网     齐岩 · 2019-04-15 15:30:00
幸运 盘点 那些

最幸运的事在于,“裸泳者”能够找到“接盘侠”。

“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1994年,巴菲特在股东大会说的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今天。随着资本泡沫的散去,越来越多的“裸泳者”浮出水面。

不过,对于其中的很多“裸泳者”,最幸运的事在于,能够找到“接盘侠”,甚至可以“体面离场”。今天,投中网总结了几个“接盘侠”的案例,以飨读者。

罗永浩:优雅转身,路人变法人

据36 氪报道,罗永浩正在筹备名为“小野”的电子烟品牌。对此老罗否认称,全力支持彭锦洲做小野电子烟。Smartisan Studio为小野设计的产品,过几个月就会上市,希望得到更多渠道朋友支持。

电子烟行业被认为是2019年的第一个风口,众多知名创业者入局,并获得资本加持。今年 1 月 15 日,罗永浩还在聊天宝的发布会上宣布了锤子科技核心成员朱萧木再创业,创办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3月初,有报道称,罗永浩正在寻找代工厂,并拜访了多家电子烟制造商。

在看中电子烟这个风口之前,从锤子手机、空气净化器“畅呼吸”到即时社交“聊天宝”,罗永浩也一直是那个追着风口跑的人。然而,罗永浩似乎始终逃不过那句“干一行垮一行”的魔咒。

虽然如此,但老罗的工作并不缺乏“接盘侠”。

罗永浩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畅呼吸目前已卖身前酷派CEO刘江峰创立的优点科技;聊天宝也在罗永浩退出股东行列后不久,被曝团队已经宣布解散;“重灾区”锤子科技的部分专利使用权已被字节跳动收购。温洪喜则是罗永浩本人的“接盘侠”,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罗永浩已经陆续卸任多家锤子旗下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接任者都是温洪喜。

美团&摩拜:始于风口,终于风口

生于共享单车风口,摩拜的命运里更多的是无奈。在与ofo酣战的2年里,摩拜经历了烧钱如“烧纸”的补贴大战,也感受到了资本的“残酷”。激战2年后,摆在摩拜面前的现实是融资难、上市难、与ofo合并难。

2018年4月3日,摩拜被美团收购,作价27亿美元。收购完成后,王兴开始“去摩拜化”。在创始团队方面,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创始人胡玮炜接连离开。在业务方面,美团确认摩拜将退出海外市场。

2019年1月23日,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宣布摩拜已全面接入美团App,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LBS平台单车事业部,未来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也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至此,摩拜完全美团化。

胡玮炜曾在卸任摩拜CEO内部信中表示,对于美团,摩拜正在积极拥抱,心怀感恩。可以说,美团是摩拜最好的归宿。在被美团收购的一年后,摩拜单车的故事终于走向终结。或许,摩拜的终结也是共享单车风口终结的开始。

韬蕴资本&易到:生死边缘的挣扎徘徊

内斗、创始团队出走、与乐视撕扯、司机提现难......做为网约车风口里的老前辈,易到用车一直挣扎在生死边缘。

2017年6月,韬蕴资本从乐视手中接盘易到用车,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接盘易到用车后,韬蕴资本也没能将易到用车从持续亏钱的火坑中救出。司机提现难的问题接连发生,裁员等消息也常被曝出。

2019年1月21日,不堪重负的韬蕴资本发布声明称,公司难以再对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所持有的易到33%的股权。声明还表示,截止2018年12月,韬蕴资本帮助易到降低负债近30亿、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提升净资产26亿。易到现有34亿负债中28亿为韬蕴资本向易到的垫款。实际上,韬蕴资本在接手易到不到两年时间解决了近60亿债务问题。

2月19日,未能成功出售易到股权的韬蕴资本陷入“停摆”状态。其发布内部通知称,公司因耗费大量资金挽救易到,融资自救难以到位,目前已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很大程度上,韬蕴资本的运营危机是受易到所累”,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说道。

事实上,韬蕴资本的资金危机早在2018年夏天就已初现端倪。一位专注VC/PE领域的猎头曾告诉投中网,韬蕴资本应该是从2018年七、八月份就开始面临募资困难,大批员工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出来找工作了。

阿里&哈啰出行:背靠大“金主”,能否逆袭成功?

说阿里接盘哈啰出行其实有点牵强,但不可否认的是,阿里的资金支持确实是救了哈啰一命。

2016年哈啰进入共享单车战场时,摩拜与ofo正竞争激烈。拿到几笔不大不小的融资后,哈啰开始投入研发和造车。这个时期的哈啰只是共享单车大战中的一位追随者,夹缝中生存的日子并不好过。2017年下半年,摩拜、ofo已减少投放新车,酷骑、小蓝单车等二三线玩家开始资金链吃紧,哈啰也处于危险期。哈啰出行创始人兼CEO杨磊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也表示,从2016年7月宣布进军共享单车到2017年7月蚂蚁金服确认投资哈啰单车的这一年中,自己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绝望。

转折发生在2017年7月,蚂蚁金服确认投资哈啰单车。此后,蚂蚁金服投资及领投了哈啰多轮融资。有了蚂蚁金服的资金支持后,哈啰在共享单车市场中高歌猛进,并由单车升级到了出行。

升级出行后,哈啰迅速出击。2018年10月11日,哈啰出行上线了打车入口,正式推出网约车业务;2018年10月19日,哈啰出行宣布正式接入嘀嗒出行,在全国81个城市同步上线嘀嗒出租车业务;2018年11月21日,哈啰出行宣布携手首汽约车,已在全国60多个城市同步接入首汽约车网约车业务;2019年1月哈啰出行上线了顺风车入口,并于1月下旬开通试运营;2019年2月22日,哈啰剑指滴滴,宣布顺风车即日起将在全国300多个城市上线运营。

然而,两个月过去,哈啰顺风车及网约车业务并没有掀起什么水花。此外,大肆进军出行后,哈啰的资金储备恐怕也不似从前。近日,有知情人士透露,哈啰出行正在寻求5亿美元融资,以用于在残酷的中国市场争夺顾客。

结语

从风口中闯出来的这些“裸泳”的企业,或被资金困扰,或陷入创始团队纷争僵局,被接盘后,这些企业终将出现新的灵魂,无论好坏,它们都别无选择。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