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寻求报道
登录 | 注册
投稿

LP风向 | 猎取“马太效应赢家”

来源:投中网     柴佳音 王庆武 · 2019-03-25 16:25:00
马太效应 lp 风向

如果一个GP我们不连续投,就意味着这个GP我们选错了。

一贯投资新VC的LP已转向。

形势变化,没有谁能勇敢漠视,LP的策略调整足以让GP们警觉。

投中网策划“LP风向”系列报道,借以LP视角解读创投生态,希望能给在募资路上的GP们寻到蛛丝马迹,募资有道。


LP档案

机构名称:盛景嘉成

成立时间:2011年(母基金业务始于2014年)

已投GP:100+家

基金总规模:100+亿元

参投项目:映客、360、京东金融、长城华冠、优客工场、饿了么、华大基因、拍拍贷、分众传媒、药明康德、哔哩哔哩、宁德时代、完美世界等。


盛景嘉成创始合伙人刘昊飞(受访者供图)

盛景嘉成创始合伙人刘昊飞见证过2016年LP群体的现象级爆发。

彼时,大批人入场做LP,因为“LP好做”。“大家觉得既然我手头资金量够大,就干脆去做LP,在市场里面去投不同的GP。”刘昊飞说告诉投中网。

增量资金涌入,其背后的管理人背景差异是非常大的。

“如果管理人没有做过股权投资,会忽略‘流动性’的问题。”刘昊飞解释说,如果没有退出的流动性,即便创业企业有融资,也很难把股份卖出去。然而,“这件事很多人完全没有概念,做GP的没有,一些做LP的也没有。”

他将这样的现象归因为LP无知的胆量。“大量资金开始增量进场时,旁观者会觉得LP胆量比较大。但这样的胆量却是来自于无知,并非来自于本事和眼光。”

2019年,当增量褪去,LP的分化、GP的梯队日益显著。

价值发现能力

“好的打法一定长期有效。”在刘昊飞看来,不管市场环境如何,LP投资策略的核心就是具有延续性。

相比于追逐黑马,刘昊飞更倾向于“选择我们认为最能够投出好项目的GP,然后与他们长期合作。”

长期合作,以十年起步。

“我们从一开始就有很明确的策略:如果一个GP我们不连续投,就意味着这个GP我们选错了。在没有选错的情况下,我们至少会连续投他三期基金,十年。”

刘昊飞认为,十年的周期是比较稳定的。十年之内,对于GP的梯队、认知,及其发展与新趋势的配合度,LP还需要动态地进行评估。

精挑细选出的GP,刘昊飞将其最核心的能力称为“价值发现”。

换言之,不管二级市场是冷是热,退出市场是好是坏,GP所投的公司项目质地一定要优良。

此前曾做过近10年GP的刘昊飞,对这样看似严苛的标准“很有体感”。

“教人游泳的人,如果自己会游泳,就会理解顶尖运动员再往上提升一点的挑战和艰辛。”刘昊飞类比说。

“我做过很长时间的GP,现在也做一定比例的直投,更能体会管理项目其实不是投资这一下,而是投完之后,到项目退出,其实这是最考验人的。”刘昊飞认为,“投的那一下,风光都是大家看得到的。但是投完以后,最关键的是要能退出来。”

目前,多数人的关注点还是在于项目的融资消息。但实际上,从LP的角度来看,“GP更重要的管理整个盘子的能力,我们比较关注这一点。有很多GP是不做PR,实际上他的管理能力是很强的。”刘昊飞告诉投中网。

因此,盛景嘉成在挑选机构时,不只看账面盈余,也不会过分迷信因为流动性的增加而导致的高估值,而是会去评估这个公司“真正的价值”;同时,盛景嘉成不仅看机构投的项目,也会关注机构管理的成熟度。

“我们最终做这个事情,是要给我们的出资人交付一个好的答卷,让他们知道其实股权投资本身价值是非常高的,而非为了博取高收益。”刘昊飞说。

链条式优胜劣汰

“实际上,我们一直在看空做多。”刘昊飞告诉投中网。

在他看来,2015年、2016年市场里的钱就足够多了,2015年后市场里的钱应该趋于稳定甚至增量减少。然而,2016年和2017年又迅速地增加,把泡沫进一步推高。因此,“目前募资难的情况是比较正常的,是早就应该预料到的。”

刘昊飞解释称,看空的意思是讲一级市场的资产质量,它不支持这么多的基金都能够赚钱,这是一个本质性的问题。

但是,市场再大,最终还是要靠优质项目去赚钱。“但是优质项目,背后可能会有跟风投资人。尤其到了后期的独角兽。实际上赚钱是挺难的。”

然而,越投后期,优质项目估值越高,也是一种合理的必然。但是,“这也从侧面证明这些投资人早期发掘价值能力其实是不足的。”刘昊飞认为,“市场增量资金增加时,其实市场中的玩家也增加了,但是市场里面最重要的优质项目,是不太会随着资金数量的增加而增加的。”

所以,当资金增多时,一大部分资金可能投不到最好的项目去;同时,在细分市场里,不够优质的项目就无法活到最后。但是,最好的项目在市场不好的时候,反而能够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

“这就是一个市场分化的结果。”刘昊飞总结道。

从项目层产生分化后,GP层就会自然而然产生分化。

“如果GP的投资组合里面,有达到一定数量的项目都变成这种投不下去,或者半死半活的项目时,这个基金基本上没法挣钱。”刘昊飞表示。

GP没法挣钱就意味着其背后的LP也没法挣钱,这个链条是具有传导性的。

因此,刘昊飞相信,只要市场里面项目分成三六九等来,GP也会分出三六九等,投到这些GP的LP,也会渐渐分出三六九等。

这就是资本圈链条式的优胜劣汰法则。

马太效应赢家

刘昊飞身处一个强者恒强的赛场。

“资本圈马太效应很明显。”他说道,“现在跑出来的人民币基金,尤其是第一期基金已经跑了三四年时间的,其实已经完成得非常好。不光是有很好的退出,我们拿到的钱比我们投的钱要多。”

这些钱,LP也会分给出资人,而出资人又会更愿意继续投资这个基金。这便是资金端的马太效应。

然而,“愿意出资是一方面,一些头部基金可不是说投就投的。”

典型的马太效应赢家,刘昊飞脱口而出的是“金沙江创投”。

刘昊飞向投中网表示,“金沙江创投是一个很自律的机构,业绩很好,但会有限度地扩大它的基金规模。找它的钱其实很多,但是能投进去的其实很少。我们会有我们的份额,别的人想要,可能要不到。”

项目端亦然。

金沙江创投投资的滴滴后有腾讯入局,而饿了么卖给了阿里。“金沙江创投输出优质项目的能力很强,而这些成长起来的项目,其实也能够带来后续的增值合作。”刘昊飞透露道。

“比如说像ofo,滴滴就是通过金沙江创投引入,后续成为了ofo的战略股东。阿里也是通过金沙江创投引入,后来因为没有办法促成ofo跟摩拜的合并,金沙江创投就将ofo‘卖’给了有战略诉求的阿里。”

由此,优质的GP也会和大产业投资人形成很强的合作。而这也促成了一种马太效应下的创投生态。

另一方面,刘昊飞也相信,优质的GP可以让LP“睡个好觉”。因为,“越成熟的GP,他越不会做出来超预期之外的事。”

他举例另一个自律性极高的GP。“现在已经有十几家上市公司是他的LP了,但他的基金规模控制得非常的好。相对来说他(的基金规模)比前面每期只增加大概30%,不会超过50%。”

刘昊飞曾问过这个GP,“你们现在已经有相当好的口碑了,是怎么考虑?”

GP说:“我一直认为是先有人后有钱,先是人到位了,然后再有钱,我不能是先把钱到了再找人。万一交了学费就对不起LP的信任了。”

“有良好业绩的GP,他会很在乎自己的羽毛,也很爱惜自己的声誉。自律是GP在LP端极有力的筹码。”刘昊飞总结道。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