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手机号/邮箱已经存在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密码
图片验证码
图片验证码错误
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60秒后再获取
验证码错误
用户登录
还不是会员?注册新用户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密码
密码错误
30天内免登录 忘记密码 ?
忘记密码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图片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60秒后再获取
图片验证码错误
验证码
验证码错误
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密码
首页 > > 内容

斗鱼危矣?

来源:一点财经 作者:林问 2019年02月28日 07:30:00
收藏 分享到: 新浪 微信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编者按:斗鱼正逢多事之秋。APP下架,裁员风波,上市延期……

斗鱼正逢多事之秋。APP下架,裁员风波,上市延期……

自从2018年5月在“游戏直播第一股”之争中败下阵来,斗鱼这家公司就像撞进了一个黑洞,想逃生而终不得法。

曾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斗鱼,为何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是偶然马失前蹄,还是积弊使然?

01|马失前蹄

“斗鱼”的意象来自于泰国斗鱼,这种鱼以好斗闻名,两雄相遇必定来场决斗,张大腮盖和鱼鳍,用身体互相冲击挑衅,用嘴互相撕咬,两条成年雄鱼绝对不能放在一个鱼缸里饲养。

谈及斗鱼的未来,两位创始人陈少杰和张文明也曾雄心勃勃——“希望在BAT后面加个D”。说实话,这并非虚妄之言。

甫一出世,“善斗”的斗鱼便以4年6轮的融资速度激进向前。游戏直播类平台中,颇具冠军相的斗鱼亦早早被寄予了登陆资本市场厚望。早在2016年,就有斗鱼上市的消息传出。

手握充裕资金,上市提上日程,斗鱼前景似乎一片大好。2018年3月,斗鱼获得了腾讯6.3亿美元的战略投资,这是腾讯对斗鱼的第三次投资,也被看做是斗鱼上市前的最后一轮融资。

相比之下,腾讯参投的另一家直播平台虎牙公司就没有斗鱼这么幸运,能得到金主爸爸的如此偏爱。

虎牙在上市前仅进行了两轮融资,第一次由中国平安保险领投,获得了7500万美元的融资额。第二次,便是同是2018年3月,腾讯领投的4.6亿美元融资。

从资本偏好来说,斗鱼似乎离资本市场更近。但是,最受偏爱的孩子不一定是最有出息的一个。

2018年5月,在腾讯宣布投资后的两个月,虎牙登录纽交所,在“游戏直播第一股”的争夺中获胜。

上市,意味着获得了现金流保障。在市场竞争激烈,盈利能力较弱,仍然需要资本推动发展的直播行业,唯有拥有较强快速融资能力及商业变现能力的平台,才能在这场激烈的生存竞争中突围。

而同虎牙相比,一直有上市传言的斗鱼,地点从港交所到纽交所,它的上市征程也一直前路渺茫。同样,在资本上落败的它,在经营上也面临着内外交困的局面。

02|内忧

自12月延续至今的裁员风波,成为斗鱼自身问题的一次大爆发。

对斗鱼来讲,宏观经济及业务发展放缓等因素是天灾,业务模式以及创始人的局限则是内祸。天灾内祸之下,斗鱼似乎只差最后一根稻草。

1)盈利模式单一

众所周知,直播行业烧钱的速度是肉眼可见的。网络上有一句调侃的话:“做直播就是教你如何烧光所有融资!”。

反过来看,平台流量变现却难上太多——业务模型同质化之外,国内游戏直播平台面临着打赏模式单一,平台面临着难以可持续盈利的困局。

目前整个行业基本都以“坚持游戏直播为中心,兼顾泛娱乐直播”为指导思想。比如,斗鱼直播除了游戏以外,还涉猎了科技、户外、美食、综艺、语音、公益、电商等多个领域;虎牙也有户外、二次元、美食、音乐等。

以虎牙为例,两年之间虎牙的营收虽然有数倍增长,但净利润仍是数千万量级,在十几亿的营收面前显得越来越微不足道。可见,在缺乏多元化变现手段的情况下,虎牙在控制成本、保证利润率等方面可能会面临诸多困难。

而斗鱼,虽然没有官方公布的数据,但屡传亏损以及频频爆出的裁员、欠薪事件,也可推测其盈利困难。

03|多元业务战略失利

在盈利模式单一,前景尚不明朗的情况之下,斗鱼还广泛布局各种投资,并积极谋划出海。根据媒体报道,大约开始于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斗鱼累计投资入股了11家直播、游戏相关公司。拿到腾讯的投资之后,斗鱼开始瞄准了东南亚市场。

2017年6月,斗鱼参与投资了中国出海移动视频直播平台“Nonolive”,Nonolive于2016年6月初首先在印尼上线,产品覆盖 iOS 及 Android,在用户规模、收入规模还是知名度上,位居当地直播平台的Top2。

除了投资nonolive之外,在斗鱼创始人及CEO陈少杰的主导下,斗鱼于深圳成立了分公司,专门做海外业务的拓展。10月,主打东南亚市场的直播产品Doyo上线,运营主体是斗鱼(香港)分公司。据内部消息说,Doyo这个项目在4月立项,到10月上线,虽说速度不慢,但让人没想到的是,上线刚两个月,Doyo便被爆裁员70人。

除此之外,斗鱼海外版也在融资完成后上线,斗鱼开始大量签主播、招聘东南亚当地员工。时间刚刚过去半年,便有媒体报道称,目前越南、印尼、泰国等地的斗鱼签约主播薪水均有不同程度的拖欠。

据新京报报道,斗鱼原本计划尝试出海等多项新业务,但在资本寒冬和上市压力下,不得不做出回归主营、裁撤旁支的决策。此前爆出的斗鱼深圳团队裁员数十人一事就与此相关,此外斗鱼不同业务线也在进行团队优化,提升人效。

虽然斗鱼官方回应称,“是团队优化配置,并没有大幅裁员计划。”但是市场各方已经开始看衰斗鱼的发展,担心起资金链健康程度。

回归主营、裁撤旁支的原因,“除了上市的压力,可能也是高层内斗所致。” 凤凰网文章《独家对话涉事员工,还原斗鱼裁员真相报道》称,斗鱼高层素来不睦,以张文明为首的团队一直主张收购nonolive布局海外业务,但是陈少杰为首的团队一直都在主张自己做海外业务,这是双方的一个矛盾点。

另外一个矛盾点就在于,陈少杰提拔了不少高层,全面对张文明形成了压制,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斗鱼的高级副总裁陈超被陈少杰一手提拔。“斗鱼高层不和已经不是什么新闻。”

04|外患

1)流量之困

“直播平台模式都差不多,无非是自己喜欢的主播有区别罢了”。

同质化竞争直接导致一系列后果:直播内容大致趋同,各玩家护城河仅是明星主播。竞争焦点从内容、技术转变为主播,乃至赤裸裸的资本。

虎牙自上市后,依靠重金签约不断从斗鱼挖墙角。从虎牙最新的英雄联盟板块可以看到,直播间热度前六位的神超、久哥哥、骚男、姿态、青蛙和Miss,其中四名都是虎牙从斗鱼挖过来的主播。头部主播同时也代表着流量,有分析认为,一个头部主播可以为平台带来约300万到400万的下载量。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4.56亿人,增长率为14.6%,预计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01亿人,增长速度放缓。抢夺头部主播也意味着在抢流量。

众所周知,直播平台收入模式主要为:打赏分成、游戏推广、广告、订阅、会员。而用户和流量即是根基。失去流量就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除了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在内部对主播资源的争抢外,B站、抖音等也在抢占这些目标人群的时间。

第三方数据机构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8年短视频和即时通讯两个细分行业的时长增长,贡献了移动互联网用户使用整体时长增量的一半以上,短视频行业月总使用时长同比上涨1.7倍,超越在线视频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行业。

2)监管之重

对平台的审核管理能力,以及来自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成为悬在斗鱼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2018年,斗鱼在国内接连遭遇不顺,各种大牌主播遭到封禁,斗鱼平台也遭到不少舆论波及。去年1月,卢本伟在粉丝见面会上教唆粉丝辱骂质疑他开外挂的人,随后被处罚;7月,斗鱼主播陈一发儿在早年的直播中公然把南京大屠杀、东三省沦陷等作为调侃笑料,其直播间被无限关闭;10月,斗鱼主播B总001的“精日言论”视频流出,引发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对斗鱼的强烈批评……

除了知名主播外,其他大小主播也各种消息不断,有开车直播被交警罚,也有户外主播钱小佳被封禁又复出,还有魔荔枝在直播中涉嫌袭胸余霜。

这些主播的连番“出事”,一方面确实与内容分散、即时等因素导致不好监管有关,另一方面也暴露出斗鱼自身在监管上的薄弱。

此外,《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政策的出台,要求各大直播平台必须持有ICP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件的“三证”。政策出台导致斗鱼客户端APP一度在多个应用商城下架,半个月后才恢复下载。

管理与监管隐忧,在吓退用户的同时,也让很多资本举步不前,导致斗鱼逐渐“出圈”,站到资本光顾的边缘地带。2018年斗鱼的身影显得有些落寞,上市消息频传,但始终未能如愿“上岸”。

05|“背水一战”

近日,斗鱼再有上市消息传出。2月12日,据路透旗下IFR(国际融资评论)报道,它已秘密申请在美国IPO,本次IPO将融资约5亿美元,最早预计二季度上市。

众览斗鱼近期的动作来看,上市之说或许并非空穴来风。

企查查资料显示,2018年3月20日至今,其投资人发生了多次变更,上海擎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深圳有限合伙)、红土成长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宁波时尚鸿蒙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朱晔、深圳市嘉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市招银共赢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湖北长江招银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中小投资机构和个人退出。

在1月9日的最近一次股权变动中,持股4.69%、0.63%、0.04%的三家投资机构退出,接手的是斗鱼创始人陈少杰。企查查数据显示,这一次股权变更后,陈少杰个人股权从29.79%上升到35.15%,提高了5.36个百分点。

有分析认为,斗鱼这样频繁的股权变更正是其上市的前兆,更集中的股权结构便于其上市操作。

根据易观发布的《2018年中国游戏直播市场年度综合分析》,2017年,游戏直播市场方向业已定型,规模达到58.8亿元。预计2020年,游戏直播市场规模将达65亿元。

可以看到,目前整个市场本身还有一定的增长空间。但吃蛋糕的人多了,哪怕盘子再大,吃到的人也不一定是斗鱼。

模式与管理上先天的缺陷,让斗鱼和它的同行很可能成为又一个被资本光顾、抛弃的案例。

上市之后,虎牙股价曾一路攀升,涨近50美元,但随后开始走下坡路。截至2月12日美股收盘,虎牙股价报20美元。

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虎牙的股价从最初的12美元最高拉升到50.82美元,涨了323%,虽然随后大幅滑落,但是截止2019年2月22日,其股价为23.75美元,总市值依旧有48亿美元。

作为在同一赛道奔跑的平台,在直播流量正在被其他人啃食的情况下,斗鱼很可能无法重现虎牙过去的辉煌,而只能复制它的现在。

对于斗鱼来说,申请上市不仅仅意味着前往二级市场融资输血,支撑多元化业务转型。另一方面,流量见顶压力下,斗鱼需要新的成长空间去面对行业日趋白热化的竞争。能否顺利IPO,也就决定了斗鱼都否走出现有的困局。


(编辑:王满华)

收藏 分享到: 新浪 微信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新闻排行榜

专栏

全部

相关文章

媒体合作
喻淑姝:010-59786658-1198
abby.yu@chinaventure.com.cn
商务洽谈
010-59786658-663
hugo.wang@chinaventure.com.cn
合作伙伴 查看全部 >
投中客户 查看全部 >
Copyright © 2005-2017 ChinaVenture Investment Consulting Ltd. 投中网 京ICP备17036703号-5
本站带宽由 ChinaCache 提供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