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手机号/邮箱已经存在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密码
图片验证码
图片验证码错误
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60秒后再获取
验证码错误
用户登录
还不是会员?注册新用户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密码
密码错误
30天内免登录 忘记密码 ?
忘记密码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图片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60秒后再获取
图片验证码错误
验证码
验证码错误
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密码
首页 > > 内容

不要问我哭过了没,因为创业不能流眼泪

来源:投中网 作者:华映资本 2019年01月28日 14:40:00
收藏 分享到: 新浪 微信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编者按:创业者并不很care宏观。

文/西晨

这个年底,华映投后和PR团队,循例和一批投资企业做了轮访谈。

让大多数人觉得丧丧的2018,对创业者来说格外地难。在不少人的字典里,创业,已基本等同于“苦逼”二字。

暴雷、贸易战、股价暴跌...以往也没有一个年份和2018一样,让大家如此急切地想要看懂宏观。因此,在走访前,我们准备了很多有关宏观经济下行的问题。

结果却有些意外。

这些问题,就像是铁球砸到了棉花上。

因为我们发现,创业者并不很care宏观。

与其担心不知何时降临的黑天鹅,他们似乎更愿意扎在自己的赛道里,沉下心来跑顺自己的商业逻辑。

以下,我们重点聊聊5位创始人的故事,和他们干出来的“专注”。

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还轮不到谈宏观

“所谓资本寒冬,乃是弱者的托词!”小乔跑步机创始人潘忠剑发完这条朋友圈后,果不其然“被喷了”。

“有人说我拿了点钱就这么骄傲。但我觉得对于消费公司来说,确实没有资格谈宏观,消费品也没有寒冬。(经济下行)是有影响,但你看戴森照样卖得好。”

某种程度上,小乔跑步机是吃到了行业增长红利的。中国的跑步机户有量只有0.5%,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巨大的上升空间。“行业是向好的;所以如果小乔不行,只能怪我们自己的产品不行,怪自己没有守住创新优势、被同行干掉。”

之所以有如此危机意识,源于小乔跑步机“起起落落起”的2018。

2017年,小乔跑步机从家庭健康场景切入,一改传统跑步机制造B2C模式,通过高性价比+高颜值产品,打爆了家用轻便跑步机这个品类。

不过,2018春节后,潘忠剑和团队还没从“疯狂的喜悦”中抽出来,就发现问题来了。

竞品一夜之间呼啦啦冒出来,供应链更成了悬在团队头上的一把利剑。春节后往往是跑步机的销售旺季,工人又未完全到位,小乔的产能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那段时间的经历,至今让潘忠剑后怕,“我知道品牌认知是可以瞬间建起,又是可以瞬间崩塌的”。

一边解决因供应链吃紧导致的产品问题,潘忠剑一边反思,想通了一点——“所谓的供应链爬坡,同样也是弱者的接口,这就是质量问题、技术问题。”

无情的手是公允的,“不能守住创新的时候,就会被同行干掉”。

同样被想弯道超车的同行撞了一下腰的,还有元聚网络的创始人俞赟。

坐拥追书神器和漫画岛两款数字阅读产品,以及超2亿用户,过去几年,元聚可以说比较滋润。

“现在看2018年上半年,走势真的挺好的。用户在增长,毛利也很不错,行业也都在说付费阅读这个逻辑是对的。”

但下半年,俞赟和团队突然感到来自“搅局者”的压力。

两家免费数字阅读产品上线了,走势一路上扬。

TMT行业本质上还是要抢用户。在数字阅读行业仍存在大量盗版、行业成熟度不够的情况下,就给了免费模式抢夺用户的机会。

意识过来,俞赟迅速调转船头。

相对比数字阅读领域搅局者入流,2018年的影视行业堪称狂风骤雨。十年烈火烹油下的繁荣,迎来梦醒时分。

在影视行业沉浸多年的周亚平,不是没有经历过周期。只是在这次周期里,他的身份从平台方管理者变成了创业者。

2017年,周亚平从央视离开,创办蓝白红影业,第一个联合出品的硬核项目是票房超36.5亿的电影《红海行动》。

2018年3月份,在华映举办的影视行业沙龙上,周亚平还说到,“红海”对于影视市场来说也有象征性,因为影视行业“竞争是激烈的、血腥的、没有边界的”。

但下半年后,行业沉寂了,竞争更多被“抱团取暖”取代。

影视行业开始出现上游资金短缺、下游平台限价等问题,均为内容制作团队带来严峻挑战。

在2018年底三声的大会上,周亚平似乎在向下游平台喊话:“我们这个行业是需要爱护的,是需要取暖的,但是我不太同意抱团取暖这样一个提法,抱团取暖是一定要死的。”

周亚平更期待行业能够撞身取暖。“撞身”意味着什么?还是要有竞争的。

户外运动品牌小三角EDCO的创始人陈尧更多是跟自己“较劲”。

他也不纠结宏观,“涨息、降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宏观环境跟我们关系很大吗?耐克一年在中国还增长17%的,椰子鞋首发还是一堆年轻人去排队,大疆发新的飞机还是就抢光了。”

陈尧更多纠结“机制”这个事儿,他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公司的“游戏规则”和极致创新机制。在创立EDCO之前,陈尧在上市公司打了13年工。“创业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自己,一定不要成为你所憎恶的那种人,公司一定不要有你所憎恶的那种体制。”

EDCO的一套决策机制永远围绕用户,而不是围绕老板、围绕股东。“公司虽然小,但是我们一直能保持一种很high的创新状态,原因就是公司是一个对等的合伙人制,公司没有一个人可以独立决定一件事情,也没有一票否决制。”

陈尧骨子里的好公司,是能用机制一劳永逸解决的问题,就别找老板。例如EDCO在嘉里中心开的店,第一个月销售量惨淡。“但我后来发现这不是店员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就做了一件事,叫优质的KPI绩效考核机制。”陈尧把这个店店员的底薪提了2倍、提成也一起往上涨;同时设定了高压指标,“做不到就滚蛋”。留给店员只有往前一步是天堂和往后一步是地狱2个选项。

3个月后,这个店的月销量冲到了8倍。“我们什么都没做,货还是这些货,店还是这个店,人还是这些人”,只有机制变了。

陈尧自己也说,这些事是内核的,对外说没什么意义、也一点儿不性感,“因为操作起来是一个非常烦琐的过程”。毕竟,“世界上每一个让你一眼看过去不错的东西,都经历过极其痛苦的过程”。

让黄晓丹痛苦的是人的成长速度跟不上业务的发展速度。2015年,在搜房呆了8年的黄晓丹,创办了海外房产投资平台有路。“坦白说当时觉得自己很成熟了,但还是没想到做这件事会有这么难。”

随着业务规模的发展,有路的服务越来越重,也必须做重。“跨境交易是一个复杂交易,大宗资产、又是跨境,链条太长了。所以你首先得做到服务跟得上,没有别的选择。”

当然,做重并不意味着成本就高,而是要给用户更全面、效率更高的服务。

如此一来,对人的要求越来越高。举个例子,“我们这个团队得有很强的知识结构”。“你得跟上得用户需求的变化,今天用户喜欢买泰国的房子,明年就看菲律宾了,后年又看别的国家了,特别考验大家的学习速度,包括我自己在内。”

没有创业者是不辛苦的,但知道方向就不焦虑

怎么干掉这些痛苦?

黄晓丹的办法是把员工推到“绝望之谷”,再看着他们爬上来。

2018年,有路派了不少员工到国外。“我们CTO现在还在菲律宾,他其实是一个特别内向的小伙子,直接把他扔到国外,让他一个人生存去了。”

从一开始的抓狂,到硬着头皮上,再到收获颇丰,黄晓丹惊喜地看到他的成长。“他亲眼看到海外的开发商用我们的产品,有什么样的意见和反馈”,一下子“开悟”了。“开始反思自己带团队的时候对市场了解不够充分”,也对公司业务也有了更高层次的认知。

黄晓丹在有意识地用这种“荒野求生”的模式储备管理人才。对待年轻员工也是“魔鬼训练法”,有路的海外办公室全是敏捷团队,每个团队3-5个人,总部带过去,“安排一下住的地方就撒手了”。

“你原来英文可能一般,对不起,下个礼拜你必须讲得很流利,因为你一个人必须照顾好自己,还要完成业务。”拿资产、做服务、带客户,团队基本保持着白天工作、晚上学习的节奏。

潜力被不断激发,凶残并快乐着。“我们很多年轻的同事过去,都惊讶原来自己的英文这么好。”

蓝白红影业除了几位核心管理层,其他也全是90后。2018年,蓝白红影业拍摄了两部大剧——《新围城》和《飞鸟集》。其中,青春能量大剧《飞鸟集》两位联合导演周看、傅潇仪,就是在美国接受过专业电影创作训练的新生代导演。

两人从开发开始参与,把自己在美国留学的经历和体验,凝练成剧集的核心立意,同时参与剧本写作,尝试了编、导、制一体的创作模式。

“我还记得《飞鸟集》开机那天是6月30号,国庆节正式杀青,现在进入了后期制作。团队可以说是通宵达旦,24小时里面的任何时间段,都有人转在项目上。”

周亚平也经常和这些年轻员工分享行业一手信息,“我的危机意识比其他人要更强一些,所以每周开例会的时候,我分享的负面消息更多一点。他们听多了也会跟我说,周老师,市场的危机就是我们的生机,不要让我们被外面的寒冬气息冻得太冷。”

确实,2018年,蓝白红影业在行业的逆势中,依然保持着自己的节奏。除了两部大剧,还有两个崭新的项目已完成起前期开发。“你的悲观,或者你的信心,都是建立在自己实力基础上的”。据统计,目前市场上有超过14,000家影视机构,”这样想心里就完全踏实了,你让那1万家先走,再不行就在4000家里排,我们也一定是在前400家里的。”

天寒会冻死一批企业、会优胜劣汰、会重新洗牌,周亚平相信团队的耐冻力。而且,“有沉沦就一定有风口,这个风口在哪里,需要我们敏感地去发现”。

意识到要掉头的元聚网络,杀伐果决。十几天时间,“新产品起量很快”。

明确了方向,剩下的就是精细化运营。“我们要把钱科学地花出去。未来一段时间比的就是怎么打增量市场,比谁的营销手段更强。营销手段是什么?就是用更低的成本更快地获取用户。”

俞赟提醒团队不用纠结执行上细微的成本差别,而要换个思维——结果和效率导向。“一件事情的成本是10块钱,我们花了9块钱,做得比别人好吗?不算。如果花15块可以让我要的量翻一倍,那这钱就花的值。”

2019年,俞赟非常明确的一点是,“一定要留在第一阵营,不要掉队”。

潘忠剑是运营和销售出身,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是电商背景,渠道和营销本是小乔的强项。但潘忠剑很清楚,“第一位永远是产品”。

“小乔2017年做的最对的事情不是请迪丽热巴做代言,而是自建工厂;2018年最对的事情不是做好了品牌,而是做好了产品。”

2018年,小乔的研发团队扩充了4倍,5条产品线同时运转。这5条产品线,分别用小乔跑步机英文名XQIAO的5个字母来命名,然后让5个“非常牛逼的工程师带着5个团队在做”,实际上就是一种赛马机制。

“2019春节后研发团队将扩充到百人”,流水线马力十足,潘忠剑才有底气继续下棋——1)拓展海外市场,2)开发互动内容平台。

陈尧的底气,则来自品牌的地基。“这两周我每天工作到凌晨3、4点,早上9点就到公司开会。但是我从来不焦虑,焦虑和辛苦是两回事,没有一个创业者是不辛苦的,只有懵圈的人才会焦虑。”

无论多晚、无论到哪出差,陈尧“躺下就能睡着”。“没钱就没钱吧,天也塌不下来,穷的时候,房子抵押的事我也干过,哈雷也卖过,这都不叫事儿。”

陈尧想得很清楚,“做消费品公司,地基太关键了,早期痛苦点没事,当楼盖起来的时候,风吹吹不倒,地震震不塌。”2017年,EDCO的毛利率从35%变成了52%,2018年涨到了58%,还成为第一个把店开进K11商圈的国产运动品牌,“这就是小三家的势能和品牌溢价”。

当基础渠道完成的时候,EDCO等待着前方的爆发。

时间才是我们真正的朋友

在对话中,陈尧多次提到了“文化”这个关键词,在陈尧眼中,消费品的核心逻辑就是文化。“文化这件事有多重要?我们和顶级潮流品牌谈联名的时候,90%的时间都在谈文化,只有文化对的时候,人家才会跟你谈生意”。

除了忙业务,陈尧其他的时间,不是在读书,就是在行万里路。“我花大量的时间研究潮流文化,电音、说唱、街舞,我自己会打碟、会摄影,喜欢摩托车。”

2018年,陈尧还做了一件重要的事,一件被认为是“小三角人生闪光点”的事儿。EDCO成为WWF世界自然基金会亚太区合作伙伴。陈尧和另一位同事,俩人带着发电机从北京一路自驾,开到成都、西藏、青海,走了7个自然动物保护站。除了为保护站捐赠羽绒服等物资,陈尧还沿途拍摄了纪录片,主题叫作Soul Asylum(灵魂收容所),讲述动物保护站巡山员的故事。

“这个东西代表了我为社会创造了价值,我不是在那儿倒腾赚点小钱这么简单的一个公司。”零下35度的时候,陈尧和同事在玛多星星海扎营,“真是冻成渣”,但当真的拍到野生藏羚羊、藏野驴,“一切都是值得的”。

2018年,最让黄晓丹有成就感的,是在国外感受到大房企“超出想象”的尊敬与认可。这一年黄晓丹去了好几个国家,到了以后,“当地的巨无霸房企的大老板都出来接待了,要知道这些人一般是不出来的。”

之所以如此,源于有路的实力和品牌。比如2018年,有路为全泰国排名第三大的房地产企业贡献了15%的收入,“这是不可思议的”。

潘忠剑2018年也有1/5的时间是在国外飞,“小乔在海外的渠道已经覆盖了海陆空,比如日本和韩国的电视购物,美国的亚马逊,印度的Flipkart,和东南亚Lazada等等。”2019年,潘忠剑也注定步履不停。

遭遇变化的俞赟,其实更认为“变化是个好事”,只有变化,才有更大的机会。而且相对比大平台,元聚网络转身的动作会更快。

周亚平还有一个身份是诗人。从诗人的视角来看,所谓寒冬,有一个必然性我们不能忽略:

四季轮回,“冬天总是被春天取代的,但春天不会被冬天取代”。


(编辑:冉一方)

收藏 分享到: 新浪 微信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新闻排行榜

专栏

全部

相关文章

媒体合作
喻淑姝:010-59786658-1198
abby.yu@chinaventure.com.cn
商务洽谈
010-59786658-663
hugo.wang@chinaventure.com.cn
合作伙伴 查看全部 >
投中客户 查看全部 >
Copyright © 2005-2017 ChinaVenture Investment Consulting Ltd. 投中网 京ICP备17036703号-5
本站带宽由 ChinaCache 提供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