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投中网APP
  • iOS App

  • Android App

公众号矩阵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偏见实验室

  • 氢元子

  • 象三一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投稿 搜索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商业深度  >  正文

十六进制创始人刘丹峰:教育行业没有逆周期,真正逆周期的是投资机构

投中网   |   Melanie
2019-01-18 10:54:00

刘丹峰却认为真正逆周期的是投资机构,而不是教育行业。

自2017-2018年资本市场投资迎来理性回归开始,教育行业便一枝独秀了起来,即所谓的“逆周期”前行。

而面对资本市场在教育行业的投资盛宴,十六进制创始人刘丹峰却认为真正逆周期的是投资机构,而不是教育行业。“教育与资本寒冬没关系,教育行业就一直在按照正常的发展节奏走。只不过是投资机构看到了教育行业的巨大发展潜力,纷纷转向了教育行业,其实只是他们在逆周期而已。”

十六进制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致力于为中小学校提供专业课堂教学信息化服务的公司。学校无需为每个学生配备Pad智能设备,就可以支撑全部学科的课堂教学,实现从校本资源到教学流程的优化和提升。值得一提的是,十六进制曾获得蓝象资本的天使轮融资与春晓资本的pre-A轮融资。

“互联网+教育”不能只是作秀

2018年4月,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计划明确了教育信息化2.0的具体实施行动,提出要加大教育信息化投入力度,将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智慧城市、信息惠民、宽带中国、数字经济、新一代人工智能等工作统筹推进。

在政策的助推下,“互联网+教育”成了教育行业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也成了资本竞相追逐的“好项目”。不过,虽然互联网技术的赋能正在推动新一轮的教育产业升级,但一定程度上也催生着“互联网+教育”赛道的泡沫涌现。

“教育是什么?我们现在做起来才知道,它看起来几乎能容纳所有的信息化技术,但却很难与信息化技术彻底打通。”刘丹峰说道,“比如有一些VR、AR看起来特别’高大上’的技术,运用到教育行业是扎不进去的。你从教学端去观察后会发现,教学端还是很原始的状态,老师们根本运用不起来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而十六进制在校园里生根发芽,一开始就立足教师与学生的核心需求。刘丹峰介绍,“很多都是机缘巧合。我们原来是做高等教育产品的,有个中学的校长看到我们的高教产品以后就来找我们,说你们一定要看看基础教育。我们一开始进校的时候,越做心越凉。不是为我们的产品心凉,而是为教育信息化的脱离实际的状态心凉。”

为什么会这样呢?刘丹峰解释说,“一些信息化技术反而给老师增加了很多任务去作秀。从2014年开始,很多信息化产品都是重关系,而不是重产品本身。没人在乎老师需不需要,用不用,而是公司把产品卖进去了,就要求老师们必须用,纯粹就是为了用而用。比如老师们必须每天上传多少个课件、必须怎样怎样……这样就给老师们增加了很大的负担,更别提减负了。”

虽然刘丹峰认为教育信息化市场上有一些“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但是他也同时以为教育信息化真正跟教学融合是必须也是趋势。“那么多不实用的产品冲击了那么多学校以后,唯一一个好处就是让老师们知道信息化时代就要来了。老师们现在想的是,只要给我一个能真正为我所用的产品就好了。”

之所以说十六进制是从校园里生根发芽,是因为其开始就扎根校园18个月,与老师们在一起“同吃同住”,完成产品研发的最后一公里。“我们当时要求公司所有人都不许问老师一句话,即’您有什么需求吗?’,我们就是进到课堂里听课和观察。十六进制不想用技术去改变或者颠覆传统教育,而是用传统教育来定义信息化应用,只有这样老师才能真正把信息技术融入到课堂教学之中。”

刘丹峰表示,十六进制发展到现在最重要的决策就是进校研发,回归课堂。“十六进制做着做着差点就奔C端去了,因为想盈利啊,教育行业的C端对于企业来讲太有诱惑力了,不过被我们及时给扳回来了。因为我们觉得要做好教育产品的话,一定要站稳学校、回归课堂,不能直接奔家长去。”他说,十六进制最大的竞品就是那些尸位素餐的僵尸产品,它占用了学校的资金,同时也破坏了老师们对于教育信息化产品的信任。

“现在好多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都说,我已经采购了它(僵尸产品)了,老师也不用,可是我得两三年之后才能买其他的,也很无奈。”

2019年或是教育行业的爆发年

刘丹峰避之唯恐不及的2C,却是某些投资机构眼中的“致富之路”。

“有些(投资机构)经常问我们一些问题,比如你什么时候2C 、怎么2C,因为他们认为2C天花板就高了。但是教育行业不能太着急啊,不是说2C了你就能赚到钱了。”刘丹峰说,“如果机构让我必须2C,那我肯定不要了。”

他表示,教育是一个封闭的系统,其千锤百炼打造出来的一套教学体系并不是能够为教育信息化轻易撼动的,因此以太过于商业化的眼光去要求教育,不一定能够行得通。“在资本寒冬背景下,看上去投资人都往教育里去了,但是他们投的项目很多都不是从教育本质出发的,甚至是与教育背道而驰的,尤其是投资机构给教育企业一定压力之后,导致大家都追求短期利润,从而给家长、学校都造成了很大的困惑和冲击,因此必然受到国家政策的规范和打击。”

所以刘丹峰认为,国家对于培训机构的一系列整顿措施非常及时,并且力度仍需进一步加强。2019年可能才是教育行业真正发酵的时候。“教育信息化企业在寒冬中也要有正确的认识,别一张口就好几个亿的估值,要避免给自己的以后埋下很大的雷。”刘丹峰同时说道,现在好多公司融不到钱并不是因为产品不好,而是因为它原来的估值太高了。

“做教育需要踏实。而国家出台的政策恰好又给创业者划出了一条清晰的路径。”刘丹峰语重心长道,要追求个人一夜暴富最好不要来教育行业,教育行业需要的是向阳发展。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