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8012到2019——创投洗牌潮

投中网   |   刘洋
2019-01-09 18:49:00

2019年的基金洗牌,会远比2018年来的激烈。

2018年终于熬过去了。

这一年发生了太多令人无法忘记的事件,对于PE/VC而言,受政策和市场环境的影响,一级市场相比前几年发生了明显的降温。

很难定义这是一件坏事还是好事。一方面,这是一次洗牌和变革,利于清理和规范创投市场从长远的角度上对于创投市场整体的健康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另一方面,受波及的机构数量巨大,直观反映就是募资难问题频频出现,项目头部效应明显。

创伤

焦虑带来的创伤无处不在。

从年初喊到年尾的募资难问题还没有解决,募资依旧困难。资管新规出台把最大的资金源头关闭以后,募资就相继出现了问题。戈壁创投朱璘认为:“人民币募资金额大幅缩水,对于内资结构项目未来融资构成较大挑战。相比之下美元募资整体状态比较正常,特别是在美股IPO都比较正常进展的情况下。人民币端因为去杠杆的原因,银行、三方理财、上市公司,这三个原来的中坚力量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政府引导基金,目前的资金储备还是相当充裕的。但是光他们是撑不起一个基金的,所以造成现在很多GP因为找不到配比的钱,募资会比较难。”

信天创投合伙人蒋宇捷对这个观点也持有相同的态度,人民币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大。同时他指出:“募资难的问题还没有完全反馈到市场上,这样的环境可能会持续1到2年,带来的影响包括许多早期基金难以持续运营,许多创业项目由于融资困难而失败,同时整个一级市场项目的估值会回归到更理性的水平,大家会更重视企业自身的商业模式和造血能力。”

红点中国主管合伙人袁文达表示:“创投机构如今的募资难,一部分原因也是由于退出难以及退出的不确定性造成。没有资金的供给,这个行业变成为无源之水,行业规模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考虑到2018年登陆港股市场的数家公司都经历了破发,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现象严重,让IPO是否是最佳的退出渠道变成了值得商榷的问题。正是由于退出渠道受阻,退出价格不尽如人意导致了募资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

行业彻底进入洗牌期是众多机构投资人的普遍看法,本次募资难导致大量机构将要退场,其持续周期至少会在2-3年。

代价

2018年对众多投资人都不约而同提出了一个关键词:头部。

在这一年,头部效应不仅明显甚至可以说加剧。行业第一可以投,行业第二只能看。银河系创投认为资本回归冷静,看项目有更充分的时间深入了解。海尔资本执行总经理刘毅则认为,项目端优秀项目少,且越来越集中,而大量资金聚集,导致估值偏高。多数项目概念炒作严重,后续融资困难。

鸿坤亿润合伙人吴晓伟表示:“如今跟进项目的周期越来越长,半年以上的比比皆是。”对于创业项目尤其是缺少造血能力的项目而言,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纵观整个2018年,独角兽已经没人再提,毒角兽成了很多人的看法。

中国很多创业公司相互的竞争是一种无序的内耗式竞争,这仅仅增加了竞争门槛,却并没有在实际上促进行业的正向发展。

戈壁创投朱璘认为:以前一个项目只需要做到60分就可以正常融资,现在只有做到80分才有机会融资。资本集中导致更多的项目选择了下调估值。即便如此,融资困难的现状也仍在继续。

小村资本认为:“进入了寒冬期,资本的投资周期被拉长,开始真正考验资本对于商业本质的判断能力以及专业能力,这是件正向的事情。但同时对于行业内的从业人员和很多机构来说,寒冬也是生死存亡的考验,活不过去又何谈后续。”

这是一次创投的集体退潮。小村资本用退潮来形容2018并不过分,共享单车的试错已经成了创投教材。近2~3年受整个宽松金融环境的推动,一级市场积聚数万亿基金,远超过往量级,今年以来受紧缩金融环境的影响,一级市场增量资金急剧收缩。随之而来的是,创业公司融资受阻、裁员和倒闭大潮。一切看起来很远,却也看的很真切。

生机

阵痛已经是难以避免的了,它切实的发生和存在。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寒冬,很多基金已经将投资的重心转移至投后和退出以期跨越寒冬。但是在全球股市纷纷下跌的今年,想要快速收获回报并不是一个可行的方式。

但是更不可行的是去尝试抓住命运的稻草,选择在这个时间去发现具备剩余价值的创业公司并非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保持谨慎已经成为众多投资公司的第一准则,可以错过,但不可以错。适时的放缓投资节奏,深度跟踪优势垂直行业,保证一旦出现机会能迅速抓住。

危机也在孕育春天,一如上文所提,项目估值下调对机构而言并非坏事。回归理智更是机构们必须做到的。现在是中国经济转型阶段,中国经济增长原来的三驾马车是:人口红利、进出口、房地产,现在转为向高科技、高附加值行业发展,这是势在必行的。快速增长、流量驱动的创业模式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