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手机号/邮箱已经存在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密码
图片验证码
图片验证码错误
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60秒后再获取
验证码错误
用户登录
还不是会员?注册新用户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密码
密码错误
30天内免登录 忘记密码 ?
忘记密码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图片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60秒后再获取
图片验证码错误
验证码
验证码错误
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密码
首页 > > 内容

1000亿美元募资快实现了,但PE巨头凯雷这季度的财报成绩不太好

来源:投中网 作者:薛小丽 2018年11月04日 13:20:00
收藏 分享到: 新浪 微信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报道:随着二代掌门人正式接过帅印,凯雷或有希望在下个阶段进一步提振业绩,和其对手展开竞争。

在国内资本寒冬肆虐的2018年,全球PE巨头凯雷(The Carlyle Group)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募资节奏。

“截至2018年9月30日,我们千亿美元的募资目标已经实现了830亿美元,这一目标有望在2019年Q1达成。”10月31日,凯雷首席财务官Curtis Buser在公司2018年Q3的财报电话会议中透露。

除了这四年募资计划胜利在望,Buser还表示,2019年凯雷将制定下个融资目标,募资规模或将超过千亿美元。截至2018年Q3,凯雷的资产管理规模已经高达2123亿美元,同比增长22%。

虽然募资进展顺利,但其2018年Q3的财报表现却远低于华尔街预期——该季度,其PE基金价值仅增长了1%,同期其竞争对手黑石和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的PE基金资产则分别增长了7.5%和2.3%。

据Buser透露,这主要是因为市场波动影响了凯雷亚洲PE基金的业绩——比如,在恒生指数下跌超15%的大背景下,凯雷所投资的多家亚洲公司股价下跌。在此影响下,年初以来,凯雷股价已经跌去了16%。

2018年计划募资300亿美元

凯雷这家成立于1987年的老牌私募机构,最初以军工产业起家。

其三位联合创始人David Rubenstein、Bill Conway和Daniel D’Aniello和政界关系匪浅。比如,Rubenstein曾在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任职,还是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的助手。凯雷在军政界的人脉,对其早期业务起了不小的推动作用,是其赚得“第一桶金”的重要基础。

同时,与美国政界的紧密关系,让凯雷得以聘请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美国前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尔等多位政界大佬担任公司顾问。它因此一度被称为投资圈的“总统俱乐部”。

2012年,凯雷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上市六年多以来,其募资规模稳步增长,在2017年达到最高峰。2017年高达430亿美元的募资历史纪录,助力公司的三位联合创始人获得了高达1.93亿美元的年收入。相较2017年,其2018年(前三季度募资260亿美元)的节奏略微有些放缓,但依然高于2017年前的情况。

数据来源:CVSource

财报称,凯雷2018年的募资目标是超过300亿美元,这意味着其Q4需要至少募集40亿美元。从其前三季度的募资情况(分别为77亿美元、123亿美元和60亿美元)来看,这一目标应该不难实现。

过去12个月(2017年Q4至2018年Q3),凯雷共募集了507亿美元(约3493亿人民币),光是2017年Q4的三个月,其募资金额就高达247亿美元(约1700亿人民币)。在这507亿美元中,并购基金(buyout)占去了66%,高达336亿美元。


数据来源:凯雷2018年Q3财报

具体来看,目前凯雷旗下四大业务——PE业务(Corporate Private Equity)、实物资产(Real Assets)、全球信贷投资(Global Credit)及投资解决方案(Investment Solutions)的资产管理规模分别为816亿美元、460亿美元、374亿美元和473亿美元。PE业务始终是其业务重心(目前占比约38%)。

据凯雷方面透露,过去一年其募资业绩亮眼,主要得益于两家保险业巨头美国国际集团(AIG)和DSA Reinsurance的支持。目前,其长期基金的投资者中,既有全球各地的养老基金、主权财富基金,也有保险巨头和高净值人士等。

2018年10月中旬,凯雷宣布收购阿波罗航空集团(Apollo Aviation Group),进入商用飞机和飞机租赁业务。同月,凯雷公布了其31年历史中最大的一笔投资——和GIC以116亿欧元收购阿姆斯特丹公司Akzo Nobel的Specialty Chemicals业务。

业绩挑战

2018年Q3,凯雷的收入为6.79亿美元。过去12个月,这一数据为32.8亿美元。

和其他大部分PE一样,其核心收入同样来自常规资产管理费(fund management fees)和投资收益(Investment income)。得益于其近一年来募资金额不断创下新高,其资产管理费也随之水涨船高——2018年Q3这一指标为3.29亿美元,同比增长25%。

图表来源:凯雷2018年Q3财报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季度其投资收益只有2.59亿美元,环比下降48.6%,这是其过去5个季度投资收益首次低于管理费收入。投资收益这一指标和投资能力息息相关。在其募资金额创新高的2017年Q4,其投资收益是管理费收入的两倍以上,表现亮眼。

另外,在和业绩紧密相关的3个关键指标——经济利润(Economic Income)、收费相关收益(Fee Related Earnings)及可分配收益(Distributable Earnings)上,凯雷的表现均不如上个季度。

财报显示,凯雷2018年Q3的经济利润为1.11亿美元,同比下降45%,创下5个季度以来的新低。这个数字是其业务部门的总收入(包括基金管理费、业绩报酬等)减去总费用(工资、福利、日常管理等)的结果,是盈利能力的重要衡量指标。

另外,在经济利润大幅下降的同时,其收费相关收益(Fee Related Earnings)和可分配收益(Distributable Earnings)同样表现欠佳:2018年Q3,其FRE为8900万美元,同比减少18%;其DE为2.1亿美元,同比减少19%。


图表来源:凯雷2018年Q3财报

目前,凯雷的PE基金已经投出了约400亿美元,平均净收益率(Net IRRs)约为18%。其中,其已经退出的四只亚洲增长基金一期到四期(CAPI、CAPII、CAPIII 和CAP IV)的净收益率分别为18%、8%、11%和9%。进入中国市场20多年以来,凯雷共计设立了6只亚洲并购基金和5只亚洲增长基金。

2018年6月,凯雷方面宣布,其旗下的凯雷亚洲增长基金五期(CAP V)已经完成募资,总额为65.5亿美元,创下亚洲地区的PE融资最高纪录。

从数据来看,中国市场是凯雷在亚洲的投资重点。根据官方数据,迄今为止,凯雷在中国的投资超60笔,仅次于其在美国本土的投资数量(超200笔)。值得注意的是,其2005年对太平洋人寿保险公司的投资单笔获利43亿美元,可以说是其极具代表性的项目。

图表来源:凯雷2018年Q3财报

在不确定中前进

“全球市场正变得越来越不稳定,整个行业都处于变革中。我们相信,凯雷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在混乱的市场中抓住机遇。”凯雷联席CEO Kewsong Lee和Glenn Youngkin在2018年6月接受彭博社专访时如此表示。

彭博社杂志2018年6月封面,从左到右:Glenn Youngkin、Kewsong Lee

2018年年初,凯雷的三位联合创始人宣布把领导职位正式移交给两位凯雷老将——50岁的Glenn Youngkin和52岁的Kewsong Lee,成为全球排名前五的PE巨头中首家真正实现权力交接的机构。

“这是我们首次真正实现代际传承,这是所有机构都需要经历的转变。目前,凯雷的行政管理权和日常运营工作都已经全部移交给了我和格伦。”Kewsong Lee在专访中透露。

一直以来,私募行业就是个极度依赖“人”的行当。从如今叱咤风云的几家私募巨头的发展可以看出,“黄金组合”的核心创始团队常常是制胜的关键。

比如,凯雷的一代创始人虽性格迥异,但各有所长:Rubenstein擅长企业管理和地产投资。大部分情况下,他穿梭于世界各地,发表演说、举办路演、寻找资金;Daniel D’Aniello拥有强大的财务头脑,能将数据分析很好地运用于投资和运营决策中,因此主要负责具体投资;另一创始人Bill Conway则更多隐居幕后,负责投资者关系。

但在两位刚接过帅印的新掌门人看来,相比‘旧时代’,步入新阶段的凯雷,最重要的目标可能不是个人发展,而是如何更好地构建组织并打造一个让客户满意的平台。

同时,他们强调,“在这个变幻不定的时代,大部分机构都趋向保守。但投资不足才是值得防范的真正风险。过去20至25年,人们最大的投资风险是中止投资。”这一思路或是推动凯雷2016年启动千亿美元募资计划的重要原因。

有此意识的不仅仅只有凯雷:投资巨头软银2017年5月完成了93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的募集,并计划随后每两到三年募资一只同样庞大的基金;2018年9月,高瓴资本宣布募集了一只规模为106亿美元的新基金,创下新高;同年6月,红杉资本也为其新基金筹集了60亿美元……

可以说,在快速迭代的全球科技圈和风投圈,投资机构之间的PK愈加激烈,资金体量正逐渐成为VC/PE巨头们获得优质项目入场券的武器之一。

面对投资风险,凯雷的两位新掌门人认为,市场下跌和崩溃虽然偶然会发生,但坚持自己的商业模式才是王道。同时,市场混乱有时可能会成为机构“重启”的机会。毕竟,投资机构很多时候是从“错位”中获利——比如特殊情况基金(Special situations funds),机会主义基金(opportunistic funds)等均是如此。

不过,即使对市场混乱有一定预期,投资机构还是需要深入考虑诸多具体问题。比如“如果估值持续下去,会发生什么?如果资产估值再增长10%到20%,会怎么样?”在两人看来,只有在这些问题的思考基础上进行有效部署,机构才有可能打有准备的战。

“在企业估值偏高的时期,其中存在诸多风险,比如我们很难知道这种估值高昂的状态将持续多久。对此,投资人能做的,就是打造一支可靠的团队,坚守在自己长久投资的熟悉领域,投资那些自己真正坚信有价值的东西,然后勇敢地站在靶心迎接风雨。” 两位掌门人称。

Glenn Youngkin称,他坚信,在下个阶段,全球信贷和房地产领域将存在更多增长机会。考虑到此,凯雷如今已经在美国进行了诸多房产布局。2018年年中,凯雷募集了新一期50亿美元的房地产基金Carlyle Realty Partners VIII,这是全球最大的几只房地产基金之一。据彭博社报道,两位新掌门人计划下个阶段将亚洲的房地产投资重点放到中国。

过去几年,凯雷的股价一直徘徊在20美元左右,多数时候逊色于黑石和KKR等竞争对手。同时,相比在房地产和信贷基金中不断创下佳绩的黑石,凯雷PE基金之外的其他业务常常被认为表现平平。随着二代掌门人正式接过帅印,凯雷或有希望在下个阶段进一步提振业绩,和其对手展开竞争。


(编辑:李晶)

版权声明:
1.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未经许可不准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2. 微信平台转载请联系投中网官方公众号进行授权。

收藏 分享到: 新浪 微信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新闻排行榜

专栏

全部

相关文章

媒体合作
喻淑姝:010-59786658-1198
abby.yu@chinaventure.com.cn
商务洽谈
010-59786658-663
hugo.wang@chinaventure.com.cn
合作伙伴 查看全部 >
投中客户 查看全部 >
Copyright © 2005-2017 ChinaVenture Investment Consulting Ltd. 投中网 京ICP备17036703号-5
本站带宽由 ChinaCache 提供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