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寻求报道
登录 | 注册
投稿

刘昊飞:中国投资行业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来源:投中网     盛景嘉成 · 2018-08-02 08:12:00
中国投资 高速增长 发展阶段

在新经济时代下,母基金应该持有怎样的投资策略?

本文为2018年7月28日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于由投资家网、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深圳市创业投资同业公会、深圳市企业战略并购促进会联合主办的“投资家网·2018中国基金合伙人(GPLP)峰会”上的演讲整理。

话题:今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延续了2017年同步增长的态势,但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以及新兴市场国家出现了明显的分化。当前中国经济面临内外部需求放缓的下行压力,同时新经济的持续发力也显示出中国经济仍存在一定的韧性。那么在新经济时代下,母基金应该持有怎样的投资策略?

刘昊飞:大家好,我先说一下我对当前经济形势与投资行业的看法。实际上,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曾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我认为,我们投资行业的发展也在经历这样的一个转变的过程。

2005年,我进入风险投资行业的时候,当年中国全年新增的风险投资的总量为仅为40亿美金。经历了十几年、尤其是过去两三年的超级火热,股权投资行业的全年新增投资总量超过1万亿,而总存量已经达到10万亿级别。这个体量已经足够巨大,但是投资的质量到底如何呢?行业内外的关注点好像并不在此。但我们认为股权投资行业正面临一个洗牌周期,将进入高品质发展阶段,更加注重投资的质量。

之前几年,在投资行业的高速增长阶段,每年都不断地有很多新的资金涌入行业,但现在这一状况可能会发生改变,基金募集的增量将会减少,新投项目的资金增量也会减少,这是我们对行业未来趋势的一个判断。

我们知道,股权投资的周期是很长的,项目的退出时间并不是你能掌控的,是由企业自然发展规律来决定的。这个自然发展的规律跟市场里的资金量有关系,但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靠资本催熟的公司不是没有,但是更重要的是在企业快速成长过程中,各方面的要素是否具备,尤其是创始人的格局提升与自我进化是否能够跟得上。例如企业规模快速扩大的时候,创始人的把控力、企业的文化、团队的提升是否能够到位等人的因素。做基金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你想要速成的话,就会存在很多风险,因为你作为管理人可能并没有形成相匹配的能力与竞争壁垒。我们作为母基金,要看到的是背后的这些因素。

LP出资就像嫁闺女,必须找一个值得托付的女婿。作为出资人,我们得特别慎重,在乎的更多是未来五到十年,我们所投的基金能返给我多少钱。所以,我们首先要关注的是基金管理人真正能投资人创造的长期价值,这需要做很多深度的考察与研究,确定这个行业里面最值得托付的人。这些判断能力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目前盛景嘉成母基金已成为多支硅谷顶尖VC的第一且唯一中国出资人,成为全球创新高地以色列的最大单一出资人,投资GP包括美国Accel Partners、美国KPCB、美国 Menlo Ventures、美国IVP基金、美国Foundation Capital、以色列JVP基金等全球数十家一线投资机构。我们在海外投资的这些GP,他们几十年可能才累积管理了三四十亿美金,而这个规模在国内已经比比皆是了,至少今天台上各位嘉宾所在的机构都不低于200亿人民币的总管理规模。所以说这些做得如此长久的投资人,管理的资金量并不算很太大,但是他们强调的是其过往基金真正给投资人返回的现金收益及回报率,即DPI和净IRR,这是他们引以为豪的地方。

盛景嘉成我们自己的合伙人都有至少十年以上的股权投资经历,我们的美国合伙人Erik从1996年就开始在硅谷做投资了。所以我们深深懂得股权投资的考验和关键点在哪里,我们看问题不是看现在一个基金管理人投出去多少钱,而是要看他曾经为其的LP创造过什么样的回报,尤其是在股权投资这个现金回报周期最长的这样一个行业!

当我们购买一般消费品,当下就可以获得体验;当我们投资一支证券基金,很快就能看到净值,还能赎回;但如果投一只股权基金,我们可能要8在年后才能看到最终的回报是怎样的。海外的基金当DPI=1时一般要到第5年,而国内的基金,DPI能达到1的,往往要到第6年甚至更久。所以,并不是市场规模大就意味着市场质量高,我们现在需要更注重股权投资市场的质量提升。这就像单纯从数字上看,中国的GDP已经跟美国差别的不太大了,但在科技含量、知识产权等领域,我们跟发达国家的差距还非常之大。我们每年进口大量的芯片,为次付出大量的专利费,实际上都是在被这些发达国家收割着,这就是GDP的质量还不够高。

2014年,“新经济”的说法开始兴起,我们布局“新经济”的投资,就是占领创新领域的制高点,我们要站在全球创新价值链的顶点。所以今天谈到这个主题《新经济时代下的母基金投资策略》,可以说盛景这个策略是一直没有变的,就是要站在全球创新价值链的顶点。基金管理的周期越长,越需要投资策略的长久性、稳定性。一个投资机构(包括母基金在内),如果其投资策略经常要调整,这是有问题的。在母基金的管理过程当中我们也需要不断地提升认知,对未来五到十年经济趋势做持续的研究判断,才能使得我们可以坚定地沿着与趋势相一致的方向去走。

最后,今天的分享我还想再说一个关键词——周期。周期就像四季一样,不论迟一点、早一点,寒冬酷暑总归都会来。所以不管是基金募资还是项目融资,面对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都要做好应对调整。也希望大家能够修炼好内功,针对新经济时代下的周期规律做好充分的准备。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