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
搜索
公众号矩阵
  • 超越J曲线

  • 燃点新消费

  • 氢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识

  • PropTech研习社

  • 东四十条资本

  • 投中网

登录 | 注册
投中网  >  资本市场  >  正文

鼎晖投资焦震再续金句:跟风式投资让行业太痛苦,为被投公司带来价值才幸福

投中网   |   Frank
2018-04-24 16:43:00

在今天这个时代,热点轮换已不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而是“半年河东、半年河西”,甚至“3个月河东、3个月河西”。

2018年4月23-25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金茂君悦酒店举办。本次会议主题为“价值的力量”,来自国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汇聚一堂,对当前行业热门话题展开讨论。

在本次峰会上,投中信息创始人/CEO、投中资本管理合伙人陈颉与鼎晖投资创始合伙人/总裁焦震进行了主题为“全球经济环境下的投资机遇”的超级对话。

焦震表示,在今天这个时代,热点轮换已不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而是“半年河东、半年河西”,甚至“3个月河东、3个月河西”。

这种风潮催生了一个价格,还是催生了一个价值?在焦震看来,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不同的监管和不同的事,对于价值有不同的解读,而“今天,我希望所谓的跟风式的、大家一窝蜂的时代赶快过去。”

从投资机构角度,焦震认为管理本身要有目的,就是一件事,要把每项投资做好,“长期我们就是替人管钱,唯一的目的就是业绩要好。”

焦震认为,在今天这样的经济环境,价值的洼地在境外。企业要想在全球的竞争中赢,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走出去,而走出去的捷径就是收购。要坚定不移地走全球化道路,坚定不移地走收购、兼并的道路。

以下为“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上“全球经济环境下的投资机遇”超级对话精彩实录,投中网整理。

3个月河东3个月河西

陈颉:大家上午好!不知道哪些同学们参加过去年我与焦震总的对话,那次对话是去年整整三天年会最嗨的部分之一。非常荣幸今天与焦总再次做这样一个对话,非常期待这个续集。

去年,焦震总说了很多经典的语句,包括他们几位创始人一开始创业的辛苦历程,当时的终极目标是管到10亿美金,等等。今天,大家知道鼎晖是中国最成功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也是规模最大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之一,目前管理规模是1200亿人民币,或者是200亿美金这样的规模。

所以第一个问题,焦总,您跟鼎晖其他创始人是有体系、有规划地走到了今天,还是一开始完全没想到,随着市场起来,以及团队的能力,很容易地走到了今天?未来5年、10年的周期你对鼎晖有怎样的期待?

焦震: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多在座的人,不管是刚创业还是从业很长时间,体会都是这样的——一个公司走了快20年,如果说走到今天是最早规划过来的,肯定都是骗人的。

尤其是现在这个时代,以前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我们有限的工作职业生涯也就20年,你还规划,等你规划个20年你就退休了。

今天可不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十年前是“3年河东、3年河西”,现在是“半年河东、半年河西”,甚至“3个月河东、3个月河西”。例如,我们去年讨论的热点,今天已经不讨论了。所以,我跟大家一样的,每天都是战战兢兢地在里面,很多的事情变化太快,信息太多了。别说我今天规划未来的十年,规划下个月都很困难。于是,你所要思考的就是把每天的工作做好,把每个事做好。

今天就您这个“未来怎么办”问题,我反过来问一个问题,再回答。去年投中年会主题是进化论,陈总,您今天峰会取了一个题目叫“Power of Value”(价值的力量),我想让陈总简单回答怎么看待价值?

陈颉:今天焦总一上来就将了个军。

我们觉得价值是没有一个清晰的定义的,我们的同学们在准备时也讨论了很多。巴菲特的价值投资是一种价值;现在很多的包括所谓的独角兽、所谓的头部公司估值很高,可能不符合当年本杰明的模型,但它是不是有价值?包括亚马逊今天是万亿市值的公司,盈利不多,是不符合传统的安全边际的公司,但是你很难因此说它没有价值,它在整个社会具有很大的价值。它可能未来分分钟盈利,包括阿里巴巴也是这样的,从没有盈利到盈利几百亿间隔只有几年。但是没有盈利的时候,有人会说阿里巴巴是大忽悠,公司都没有盈利估值那么高。所以,这没有一个答案,我们只是提出一个话题。价值投资,这是整个投资行业的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我们更愿意抛出这一问题,我相信所有投资人都会思考这一话题。

投资的价值必须是价格来反映

焦震:任何人在这儿讨论价值都能说出十句、八句来。今天我们讨论投资价值的时候,其实大家都没有思考过这背后的含义是什么。

这些年我总结下来,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到底有没有?我不知道。肯定不像报告上说得那么好。

我想讲讲短期的事情。现在大家都很聪明,都会跟风走。只要是一个好的公司融资,几十家投资者往上扑。为什么呢?万一出了事没有一个人说你不对,这么多人都投了,我抢到一个额度就可以了。这么多人往上扑时,是催生了一个价格,还是催生了一个价值?没有人去分析真正的价值是什么,可能催生的只是一个价格。是不是这个道理?大家回过头不可能说我投资了一个高价格的公司,而是投了一个高价值的公司,转过头就把价格变价值了。所以,我们今天想想什么是价值?本次年会的主题是“价值的力量”,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不同的监管和不同的事,对于价值应该是不同的解读,是不是?

比如说,在家里面做了什么有价值的事呢?打扫卫生是有价值的事,这个事不能以价格衡量,但是对家庭来说很有价值,让大家高兴和舒服这也是价值;在家里把孩子教育好,这是为了下一代的成长,也是有价值的事情。我们在讨论投资价值时就复杂了,投资的价值必须是通过价格来反映。

以一个人的成长为例,自出生到幼儿园、到工作、到成年、成功,从一个经济的角度,要投资一个幼儿园的小孩,怎样算他的价值?历史上做什么?折算现金流,大学毕业后挣钱了,这一辈子挣多少钱,吃什么喝什么,然后算这个账,从经济来算这个账很简单。

但是今天我们不这样做,谁会去思考他毕业以后能不能工作,又能不能挣到钱?投资人也有从幼儿园阶段开始投的,但很少,不好投。一般都是在高中、大学的时候投,大概知道以后发展怎样了。现在不这样了,一帮人说这个幼儿园的小孩得奥数冠军,然后一下子把他未来好几十年,甚至好几十辈子的东西都折现了。今天,投资人都在幼儿园、小学混,一个人就像一个企业一样的。

但另外一个逻辑是对的,只要有5亿客户,总能有人挣钱。当然只是少数的公司能做到这样,大多数公司都不是。

短期压力 长期价值

焦震:回过头来说鼎晖做什么事,我想从短期和长期来说明。

三年前,市场上新三板市场催生了很多虚假的价值。我们谈股价的时候,有多少人会问流通量、交易量,很少人问这些,那个价格是很容易催生出来的。一个公司如果是每天的交易量是几亿、几十亿,坚持一年,这个公司的价值、价格可能是真的,如果没有人交易就是假的。我们新三板催生了很多一天交易几十万元钱的公司,然后回去报告上写估值多少。

投资真正的价值是在什么时候反映出来,是在你卖的那一天,因为这是从投资的角度是实现了价值。

所以今天,任何机构和任何个人必须思考两个问题。第一,想做短期还是长期的投资。今天的投资环境存在很多短期的压力,我跟大家一模一样,我们可能面对的压力比大家大得多。

第二,短期的事情你可能会面临挑战,每天就想着琢磨明天怎么办,后天怎么办,因为它老是变,刚预测完明后年天?又变了。因为你动作老跟着变,最后就只能做一个决定,做长期的事。

长期的事也有一个价值思维。我们投资是做小学、幼儿园的事,还是做大学的事?同样是投资,但是思维方式变了。你这样做,人家都那么做了;人家价格那么高了不给你怎么办?只能想自己的办法。以前是别人弄熟了地买地,今天熟地太高了,然后就只能靠拆迁;拆迁现在不行了只能自己拓荒了。所谓的拓荒就得有耐心,拓了荒从价格和价值大得多。

所以我们今天只能做长期的打算,短期是被动,今天我们开会讨论的很多热点明年天可能据没了,甚至连公司起名都难起了。比如,这么多的名字都被投资公司起没了,现在工商局注册名字很难,这个起过那个起过,太难了。

财务模型只是一种程序

陈颉:刚才焦总所提到的,其实大家都很清楚,就是有大量的所谓的项目份额在市场上飘着,也有大量的头部公司被疯抢,这个事情在过去一年特别明显。投中,特别是我们投中资本,其实也是在参与并购和融资,也经常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我想延续这个问一个问题,你遇到一个特定的情况,假设它确实是好的标的,公司是好公司,但就是投资机构扎堆疯抢,包括境内、境外的,包括各种各样的人要去抢这个标的,然后把价格炒得很好高。那从鼎晖也好,或者是从优秀的投资机构角度讨论这个事情,背后有一个财务模型估值一定不会超多少,超过了我就Pass,尽管它是一个好公司。但是什么样的价格才是好的投资,超过这个价格就不是好的投资,这是很现实的问题,还是你会说没问题,我能创造特别价值,因为我是鼎晖,在产业链有很多的资源,能够帮助它去对接上下游,能够帮助它并购好标的,所以这个公司在我手上可能三年利润翻三番,那我对价格的容忍度和承受能力就超过其他的机构。您碰到一些特别的具体案例时,内部是怎样处理这样的事情的?

焦震:投后的价值不能绝对地被夸大,但是也要非常求实地反映你能给公司带来的价值。比如说公司的治理结构。从一个公司的长远发展,你可以告诉公司,想做大公司、长远的公司,透明、交流、友好的监测机制,这个东西是好的。你可以将你长期的经验告诉大家,比如说做消费品的公司,可以告诉它消费品的公司大部分是死在库存上,这个规律得讲。这种真实的销售要不是在终端的库存了解,会出大问题的,这都是经验之谈,会提醒他。

陈总说的对,今天企业的增长有些是自然增长,有些是通过收购、兼并,但这不是成熟的商业行为,它是人与人的交流,是心理问题。鼎晖需要的是给企业家能够带来真正的帮助。今天市场上所有有名的公司都来找过鼎晖,大家说抢额度的问题不存在。这么多的事我也不需要跟谁去抢,所以,很多的事情还是要分析背后的逻辑。很多项目你说都做一个详细的财务模型,在历史上这个东西是可以做到的。一个成熟的公司、成熟的企业,未来3年的资本支出、扩张很清晰,成本、费用结构都很清晰,做个模型八九不离十。现在回过头来看20年前的财务模型基本上没什么差别,只要你足够细致。

现在的财务模型只是一种程序,但是里面有无穷的假设,这个假设能否实现不知道,尤其是价值很高的公司。怎么做?其实碰到的问题跟大家是一模一样的,所有的问题从传统分析,在以前是看不懂的,就是从一个利润的角度。今天很多的公司不敢赚钱,一赚钱就按照市盈率估值,吓得公司很多年不敢赚钱,一直讲未来的故事,我要投投投。所以,今天的挑战就在这里。

很多的市面上有名的公司我们也投资了很多,包括陆金所、口碑、众安保险、丰巢、商汤科技、高朋等,包括医药领域也做了很多很多。

陆金所,这是平安做的事情。平安有一个特点,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很多,有银行、信托、保险、租赁等。平安知道每个产品线里面的痛点,也知道未来的需求是什么。它知道如果它是集中做一个所谓的跨行业交易的平台,尤其是非标性的平台有什么样的价值,当然它也有一个商品的交易。所以,从大的逻辑上是这个市场很大。我们当时投的时候也有点纠结,这个值50亿还是80亿美元今天无法判断,原因就是刚才所说的,是看一个短期的事还是长期的事。当然,陆金所的发展很快,去年从数据上看,可能已经远远提前达到了目标。

20年以前,任何一个公司到市场上卖,市盈率超过20倍很难。那个时候市盈率买的时候只能在七、八倍晃一晃,而且还得预测准,要能卖出去才能赚钱。那个时候都是确定的,今天你是在不确定的环境做投资。值50亿美金的公司,从价值的角度,明年有没有100亿美金接盘,你做投资就应该只能思考这个事情,因为你无法从利润来看。真正公司的利润反映是多少年以后。

但是投资做预测根本预测不了,所以说,大家的困难都是一样的。今天,我希望所谓的跟风式的、大家一窝蜂的时代赶快过去。

价值的洼地在境外

陈颉:鼎晖是老牌机构,从2002年开始到现在是16年了。所谓的老牌就是有好有坏,好的地方是有品牌,有经验,应该是有一个强的组织,但是老牌也定位说它可能投的东西老派,这是大家传统上的感觉。但是我们发现鼎晖很多所投的项目还是很新锐的,鼎晖在医药大健康领域有很强的布局,总共投了40多家公司;比如说在香港上市的三家医院中有两家是鼎晖投的;鼎晖在TMT领域,包括商汤科技、陆金所、闪送、口碑、丰巢、优必选等很多公司。我记得鼎晖起家并不是做TMT和医疗起家,所以鼎晖怎样去在新领域、新经济的领域做布局?内部无论是从战略的思考也好,从组织结构的调整也好,从资源的调配来说,是怎样的一个进程?

焦震:您说得对,很多人说是鼎晖是老牌的PE,但是很多LP做尽调的时候说你们投了那么多新经济公司;LP说市场上医疗投资的公司很多,但是退出的很少,但鼎晖在医疗项目的退出率很高。也许是我们经常谈PE,好多别的新投资被掩盖了。

但是从一个投资机构来说,变化太快了,我们不想错过。鼎晖也是360、分众传媒等项目的最早投资人。

因为不同领域的投资人的思维方式是不一样的。今天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团队在看TMT、新经济的项目。我们在新经济的领域做全覆盖,做得也非常好。鼎晖2017年的CEO FORUM会议,来参会的CEO有70多位,人工智能的被投就是一大串,医药生物的被投一大串,新零售的被投一大串。其实在这个领域鼎晖做得也有优势,因为传统领域我们还是明显地有以前的经验可以借鉴。所以,我想未来的发展,鼎晖这样的机构就是应该从头到尾、全方位的布局。

另外,布局也是很大的事,回过头来,围绕价值这个事,我分享一个小事。我们刚刚完成了一件事,就是联合九阳买了美国的小家电企业SharkNinja,是最大的吸尘器和厨房家电的企业。

为什么做跨境这个事,现在很多的产品全球化,你只在自己的门口守着,别人肯定会来竞争。如果是这个态势的话,就像踢球只在自己的半场晃悠,你最多打平,不可能赢。要想在全球的竞争中赢,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走出去,走出去的捷径就是收购。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给投资人分享的是,就是要坚定不移地走全球化道路,坚定不移地走收购、兼并的道路。这不是说你需不需要的问题,是你必须走,只是什么时候走,怎么走的问题。所谓的价值,就是你给企业家分享这个问题,以前他未必从这个角度思考,因为门口太累了,光顾着不想对方进门,老是防守。你讲前半场的事情,他突然感兴趣,然后就变了。全球的市场协同、采购、研发等会带来公司的竞争,会带来很多的好处。鼎晖帮助中国企业全球化做了很多的事情。

另外有人问我,中美之间的贸易战这些事对收购兼并有什么影响?在今天,全球兼并,美国仅仅是一个地方,还有欧洲,还有日本和全球各地。在全球这样一个环境下,如果用价值和价格对比,真正有价值的项目在境外,价值的洼地在境外。

替人管钱,唯一的就是业绩要好

陈颉:特别感谢焦总的鼓励,不经意的鼓励,我们也是坚定跨境并购的大势,以及它所带来的价值。我问最后一个问题,焦总有几个身份,包括在鼎晖内部。焦总既是顶级的投资人,又是鼎晖大机构的一个管理者,把握整个公司运营管理,您刚才说事情特别多,压力特别大,我是特别能理解,要去掌握整个大机构,无论是从内部管理、方向战略、人事布局等,你现在最看重的问题是哪些,以及最看重的问题跟三年前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焦震: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咱们在座的基本上都是从事这个行业。分享一个内部的讨论,最终不能离开本质。从长远讲,投资人支持我们就是我们业绩好,短期内你可以编一个故事,要投人工智能、投新零售,你投点钱,但是你也要有业绩,不然的话昙花一现就没了。所以,长期我们就是替人管钱,唯一的目的就是业绩要好。

所有公司的管理,管理本身要有目的。我们的目的就是一件事,要把每项投资做好,这是鼎晖内部所有的管理,管理就是所有的资源、所有的事情讨论投资。

你刚才说老的机构和新的机构有什么区别?新的机构看问题都是特别地客观,特别地有数据,老机构会碰到经验主义,大家凭想象做决策,这是非常大的伤害。

所以,投资人要解决一个问题,不要轻易地否定也不要轻易地肯定一个东西。不管做什么事情要有客观依据,提问题要有解决方案,问题带着方案来,也不能光提问题,因为光提问题什么也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都有客观的分析,这样逼着大家学习和研究。

比如说今天一个人跟我讨论项目,我的工作不是评价他的好与坏,而是动员所有的力量,希望将这个不是投资机会(的机会)变成投资机会,并把这个机会做好。就算这不是机会,再研究它周边、上面、下面是不是有机会。所以,集中到一条,投资机构就一件事,把每项投资做好了,长远来说就会活得很好。

陈颉:非常感谢焦总,很深刻,核心还是无论事情多么繁杂,把这件事情最根本的本质抓住,这是我个人非常受教的。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 投中网
  • CVS投中数据
  1. 创新经济的
    智识、洞见和未来

  2. 投资人都在用的
    数据专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