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寻求报道
登录 | 注册
投稿

三大谜团未解,神秘的玖富靠什么去美国IPO?

来源:小犀财经     石万佳 · 2017-12-11 14:11:00
ipo 谜团 神秘

事实上,这并不是玖富第一次传出IPO的消息。

12月6日,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玖富集团拟于在美国进行IPO,筹资3亿美元。并且,玖富的目标是最快2018年在纽约IPO,但时间、规模和是否进行IPO都可能因市场情况而改变。

对此,玖富集团回复小犀财经称:“没有收到消息。”

事实上,这并不是玖富第一次传出IPO的消息。

玖富CEO孙雷在2015年圣诞节发出的“致用户一封信”中曾写道:“2016玖富也即将开启走向资本市场的大门,我郑重承诺将会邀请一些一路相伴的忠实用户成为我们玖富登上资本舞台的见证者与参与者”。当时,被媒体解读为计划2016年IPO,但没有实现。

11岁“高龄”大集团,去年才赚600万

根据公开信息,玖富集团成立于2006年,2014年推出悟空理财后涉足P2P业务。此前的主营业务是向传统金融机构销售IT系统。2011年,玖富实现盈利,在此之前主要靠投资款存活,员工人数曾一度从几百人减至20人。

悟空理财推出后,通过首创的社交营销、送体验金等方式在业内迅速崛起,注册用户和交易额狂飙猛涨。这些方式如今也成了P2P行业内通用的推广手段。

玖富创始人兼CEO孙雷曾透露,玖富的年累计交易额在2014年同比增长高达775%,2015年上半年又比2014年同期增长647%。

根据玖富官方发布的三季度运营报告,截至2017年9月30日,整个玖富集团旗下品牌的注册用户超过4600万,其中玖富钱包注册用户约811万;根据互金协会信披平台的信息,截至10月底,玖富普惠交易额已超1561亿元,代偿金额近411亿元,可谓规模巨大。

随着知名度的提高,玖富的财务状况也逐渐好转,但与其规模完全不匹配。玖富普惠(即P2P平台运营方)向互金协会提交的财务报表显示,2016年净利润为594.2万元,2015年的净利润为1198.59元。

值得注意的是,玖富普惠的利润表显示,2016年玖富普惠公司的营业收入约为5857万元,但仅管理成本(职工薪酬、奖金、办公用品等费用)一项就高达5023万元,销售费用却为0,而玖富钱包在2016年可没少做活动和投广告,所以这份报表的参考意义应该是要打折扣的。

消费金融布局广,曾被爆“坑用户”

目前,玖富集团在互金领域可以说是形成了全方位的布局,旗下涵盖玖富钱包、悟空理财等P2P平台,玖富万卡、玖富叮当、蜡笔分期等消费金融平台,还涉足了智能投顾、互联网证券等业务,2016年底还提出过控股银行的大胆设想。

其中,尤其以消费金融业务布局最多。整个2016-2017年间,每隔一段时间就能看到玖富和某个领域的龙头机构合作的消息。截至目前,在国内目前主要的消费分期场景中,几乎都可以看到玖富旗下品牌。

比如,教育培训领域的蜡笔分期、租房领域的房司令、3C消费领域的玖富超能、医美领域的易美健、口腔医疗的欢乐口腔、三农领域的沐金农、旅游领域的优玖分期游等——覆盖教育培训、租房、购车、婚恋、出游等需求,几乎把消费分期能做的资产都“点亮”了一遍。

快速扩张的后遗症也偶有体现,玖富旗下的叮当贷曾遭到用户投诉“阴阳合同”。

2017年2月,自媒体互金咖报道,玖富叮当贷的多位借款用户反映,其体验叮当贷借款后,收到的合同本金远超其实际到账的借款金额,有的借款人到账2.3万元,合同上写的本金竟高达近5.3万元,是前者的两倍还多,而且借款人对此毫不知情,也未在合同上签字。

并且,该产品不支持提前还款,借款人款项到账后只能按照合同上的规定按期还款,支付高额利息。据称,投资人表示将提请民事诉讼,但小犀财经未查询到相关信息。

当时,玖富方面并未做出回应,不过现在叮当贷已经支持提前还款了。

降息并不真诚

11月21日,禁止新设网络小贷牌照的文件开始传播,其中提到监管部门将设置现金贷业务36%的上限。

11月27日,玖富旗下玖富叮当APP对外宣布调整旗下30天内借款产品的费率和期限,并强调玖富叮当是玖富集团体系里唯一的现金贷业务,下调后最高日费率为0.098%,换算年化利率为35.77%;期限由原来的15/30天,调整为45/60/90天。

该公告仔细读来,不难发现有些歧义之处:公告称调整30天内借款产品的费率,但调整之后实际已经没有30天之内的产品了。

按照小犀财经的理解,玖富叮当想表达的,应该是调整旗下“简单分期”借款产品的利率和期限,该产品调整前的期限有15天和30天两种,2016年8月正式发布时,日利率是0.3%,换算成年化为109.5%。

相关公告中还特别提出,玖富叮当将逾期罚息也设置了上限,每日逾期罚息最高万分之9,年化也在36%以内。

这里有些许画蛇添足的意味。逾期罚息是否应算在综合息费之内暂且不表,实际上万分之9的日罚息仅仅是罚息的一部分,另外还有1.98%的一次性逾期催告服务手续费,虽然几部分加起来仍然低于36%,但对后者只字不提,却容易引起误会。

最让人疑惑的是,小犀财经12月6日下载了最新版本的玖富叮当App,打开后弹出如下通知:

最高上限0.099%?说好的0.098%呢?如果是0.099%,折合成年化就是36.135%,可是超过了国家规定哦。

另外,根据《通知》第二部分第(二)条,暂停发放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逐步压缩存量业务,限期完成整改。

也就是说,玖富叮当降息的“简单借款”业务属于应“暂停发放”的部分,而不是仅仅降息就可以了;至于该降息的业务,则是有特定场景依托和指定用途的业务,比如消费分期。

玖富旗下另一个资产端品牌玖富万卡,正是主打各种分期业务。如下图,小犀财经打开最新版本的玖富万卡App,弹出跟玖富叮当如出一辙的通知,亦超过了国家规定,需要整改。

因此,玖富在合规方面还需要再做一些调整,这可能也会影响其上市进度。但玖富集团旗下业务线众多,一个可能的操作是将现金贷和消费分期业务剥离出去,但如此依赖,相关业务就无法再从P2P平台获取资金了,再加上监管层对“助贷”模式的限制,对其经营也会产生一定影响。

融资真实性、高管身份存疑

公开信息显示,玖富自2006年成立之初就曾获得1000万人民币天使投资;2009年获得香港主板上市公司300万美元A轮投资;2015年获得IDG、SIG、唯品会创始董事长徐宇、光捷基金等1.1亿美元B轮投资;2017年年初至今,连续完成两轮巨额融资,其中第二轮投资方包括中国信达旗下中国信达(香港)控股有限公司、江南春、林奇(游族网络董事长)以及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产业基金,有报道称总额为4亿美元。

这些融资中,最受质疑的当属IDG的那一轮。去年年底,就有媒体提出类似问题,但直到现在,双方也未做出回应,玖富依然没出现在IDG官网的投资列表中,IDG也没出现在玖富的股东列表中。

另外,玖富的股东名单中,除了一位能跟光捷基金扯上点关系的张丽芬之外,其余的都是玖富高管,对于投资方并无任何体现。

至于近期传出的今年连续完成的两轮巨额融资,小犀财经有理由相信其实是同一轮。所谓的第一轮,是玖富于10月12日声称“由千亿市值上市公司、大型央企联合领投”的数亿美元,千亿市值上市公司应该就是中国信达,融资总额也是数亿美元。

除融资外,玖富的法人、大股东、执行董事任一帆的身份也扑朔迷离,网络上没有任何信息,在互金协会信披平台上也仅仅介绍了他的一些职业经历:

2005年6月—2006年6月担任北京新闻广播的节目制作;2009年1月—2012年6月在北京天天飞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担任市场管理;2012年6月至今担任北京爱迪通信责任有限公司的管理。

根据这一信息,任一帆应该也不是玖富此前投资方的持股代表,至于他为何能够成为玖富集团的核心人物,就更不得而知了。

因此,小犀财经对玖富的上市还是比较期待的,至少通过招股书可以解答一部分疑问。但对于玖富上市的可行性,小犀财经仍然持保留态度。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