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手机号/邮箱已经存在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密码
图片验证码
图片验证码错误
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60秒后再获取
验证码错误
用户登录
还不是会员?注册新用户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密码
密码错误
30天内免登录 忘记密码 ?
忘记密码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手机号/邮箱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邮箱
图片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60秒后再获取
图片验证码错误
验证码
验证码错误
输入新密码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密码
首页 > > 内容

GP风云|“并购王”GGV纪源资本:一个美元基金在中国12年的“创业”简史

来源:投中网 作者:马巾坷 王庆武 2017年07月28日 16:41:00
收藏 分享到: 新浪 微信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报道:每一机构都砥砺奋进前行,如何在自我颠覆与革新中保持基业长青?

岁月中砥砺奋进前行,如何在自我颠覆与革新中保持基业长青?作为私募股权领域的观察者,《投中网》独家策划“GP风云—GP十年”系列专题,解读活跃于市场10年以上的老牌机构,听他们讲述岁月变迁中的成长路径。

GP档案

机构名称:GGV纪源资本

成立时间:2000年,2005年设立中国办公室

管理规模:40亿美元

代表案例:阿里巴巴、去哪儿、YY、Airbnb、途家、滴滴出行、小红书、Keep、Wish……

投资业绩:截止2017年7月,共投资266家公司,其中约116家高回报成功退出;投资组合中28家公司实现IPO,其中14家公司来自中国。

2004年,一家名为阿里巴巴的中国电商公司,获得了诸多美元基金机构8200万美元融资,这笔投资成为当时中国互联网企业最大一笔融资。后来,资本和阿里巴巴这个伯乐与千里马的故事,一直被传颂至今。GGV纪源资本(Granite Global Ventures,下称GGV)正是这笔投资中的机构之一。此番亮相,也标志性地开启了这家美元基金机构在中国的投资征程。

至今,GGV在中国耕耘已整整12年。与红杉资本中国、经纬中国这些美元基金入华不同,GGV的12年中国之旅一路走来,更像一部美元基金的中国创业长剧。

2005年,这家刚刚成立5年的机构,从李宏玮带着一箱现金只身来到上海,开启了GGV的中国时代。此后,GGV两次转身——实现首例一个团队覆盖中美两个市场、从广泛投资聚焦移动互联网,所投出的明星项目琳琅满目,诸如去哪儿、YY、Airbnb、途家、滴滴出行……都是其投资作品。

目前,GGV管理基金规模40亿美元,截止2017年7月,GGV全球共投资了266家公司,实现约116家高回报成功退出。在中国市场GGV共投资128家公司,57家成功退出。其投资组合中28家公司实现IPO,其中14家公司来自中国。

这一次,投中网专访了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聆听GGV的12年中国行进中发生过和正在发生的精彩故事。


GGV团队在夏威夷合影

登顶“并购王”

梳理GGV过往17年发展史,如果给予一个标签,不得不提的关键词就是“融合”。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爆炸式的发展开始以来,相近业务项目的行业理解、想法和人员的融合,造就了GGV的行业地位。

2012年,视频网站优酷与土豆网的合并,这是中国互联网首例并购案。

“土豆跟优酷的合并,并不是一个自然发生的事,是花费很多心力撮合的。”符绩勋说道。此前,GGV曾于2006、2007、2010年三次加码投资土豆。

当年,符绩勋在观察优酷、土豆的公司数据时发现,2010-2012年间,网剧连续剧一集的价格从十几万元飙升到上百万元,费用攀升的归因则是恶性竞争所导致。

“这些成本靠广告收入是填不平的,基本上是在补贴用户。”符绩勋说。

土豆网彼时的估值大约5亿美元,账面现金约两个多亿。

“视频是要大量烧钱的,一年就要烧掉两个多亿。”作为这家公司最早的投资人之一,符绩勋当时有一个判断,“这几家视频公司一定是要合并的”。

于是,符绩勋找到土豆网CEO王微,告诉他,“你一定要先做,不要后做,最后的会最不值钱。”

对GGV而言,适时地促进土豆与优酷融合,是适当增加回报并降低风险的最好办法。于是,符绩勋出面与几个早期的投资方一起,促成了双方创始人的首次见面。

当然,这场合并并非看起来那么顺畅。

“大家都是竞争对手,谁也不相信谁有诚意。”符绩勋花费了大量时间去鉴定各方做这件事的诚意,“他们‘谈情说爱’了好久,大概谈了一年,后面我坐不住了。”

符绩勋与土豆高层聊了多次,将当时行业头部的几家公司现状一一分析。

“在可能发生的情况下,首先要让大家有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有时候就是促成谈判的欲望。”当时符绩勋心里打着这样的算盘。

最终,符绩勋成为最快速与优酷沟通的投资人,他与时任优酷 CEO古永锵达成共识,“认为1+1是最好的”。

2012年2月,北京昆仑饭店,符绩勋、成为基金合伙人李世默和当时优酷CEO古永锵,开始了优酷土豆第一次正式的谈判。

符绩勋回忆,这次谈话的主要内容就是将双方合作可能产生的共赢价值和创造协同效应明确化,并制定了大致的谈判流程和时间表。

当年3月8日,优酷、土豆董事会分别批准了合并,土豆股票当日暴涨。7月,美国证监会(SEC)批准了优酷、土豆的合并协议。

如今,回忆起这场收购案,符绩勋说,公司的成长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坎儿,投资人对于行业的理解和市场趋势的判断,有时候决定一个公司的生死。

“投后的大宗旨是帮忙不添乱,但要适当的影响一些结局。基于对市场的理解和变化,团队要快速判断,最怕就是拖泥带水,最后你就把你的价值给拖死了。”符绩勋表示。

此后,GGV撮合被投企业合并一发不可收拾。

2011年,GGV为去哪儿引入了百度3.6亿美元投资;2015年初,滴滴与快的合并;同年末,携程宣布与去哪儿合并;2016年1月,美丽说和蘑菇街正式宣布合并。

目前GGV投资组合中有28家公司实现IPO,其中14家公司来自中国。以上述交易为代表的并购是其成功退出的重要途径。“在利用资本力量促进行业整合方面,符绩勋功力老道。”业界如此评价符绩勋,借助上述在中国互联网并购史上的一系列经典案例,GGV也被称作“并购王”。

一箱现金闯中国

GGV活跃于中国市场,要追溯到12年前。

2005年,这几乎是全球美元基金逐鹿中原的开元之年。

在此一年前后,中国开启中小板,并迎来了股改全流通时代。同一时期,美元基金进军中国的号角开始吹响。

2004-2005年,空中网、盛大、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公司纷纷赴美上市,为前期进入的VC/PE机构赚的钵满盆满。其中,盛大网络美国上市,为软银亚洲赚得6.8亿美元丰厚回报,早期投资百度的回报更是达百倍。

“在中国做VC可以赚钱”,“随手就是一个好故事”,吸引了国外风投一拥而入。

在此期间,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20多位美国顶级风投曾组团来华考察市场,他们中未必有谁确信十几年后的中国创投市场,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新大陆。但,作为善于感知资本市场温度的一群人,他们来了。

“当时,中国的VC行业已经有一点热度。不过,大部分的市场化公司还都不知名,就连百度都没有让人印象深刻,更别说其他企业。”符绩勋向投中网描述。

符绩勋在加入GGV成为管理合伙人前,曾在另一家美元基金德丰杰工作。百度正是他彼时投出的企业。2005年8月5日晚,百度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融资1.09亿美元,刷新了中国互联网企业海外IPO融资纪录,发行价27美元,开盘价66美元,8月6日冲破150美元,成为一时佳话。

在德丰杰的五六年间,符绩勋经常会飞到中国看项目。作为一名新加坡华裔,符绩勋深深地意识到,“想要在中国有一席之地,我必须在中国,深入本土市场。”

2005年,符绩勋决定举家搬迁到了中国,落驻上海。机缘之下,因与GGV创始人之一的吴家驎曾为新加坡科技局的同事,2006年,符绩勋应邀加入GGV(时名寰慧投资)。此时的GGV早已于1999年、2004年两次投资阿里巴巴,成为站在马云背后的“金主”。

时至今日,人们介绍GGV,最常提及的仍是,吴家麟投资过阿里巴巴,符绩勋投资过百度。

在符绩勋来GGV之前,另一位外籍人士李宏玮已于2005年加入。李宏玮之前拥有新加坡航空航天科技部、摩根斯坦利和JAFCO亚洲的工作经历。

至此,李宏玮与符绩勋也即成为了这家美元基金在中国大区的001和002号员工。

“当时也是很艰苦,借用了一间办公室,公司加起来六七个人。”符绩勋回忆。这是GGV在中国的第一个落脚点。他们借用的正是凯鹏华盈(KPCB)前身华盈基金(TDF)上海嘉华中心办公室的一间。华盈基金是隶属于新加坡国家科技局的风投基金,吴家驎也是这家基金的创始人之一。

只身来到上海的李宏玮当时甚至都不会讲普通话。在加入GGV 最初的 3 个月,李宏玮每天休息时间只有 2个小时。为了方便了解中国文化和这里用户在想什么,GGV的办公场所只设计了几个会议室没有办公室,便于从前台到投资团队大家能很方便的地聊天。

此后,符绩勋和李宏玮开始接触大量的中国创业者。

初来乍到的前五年,恰逢中国互联网基础设施搭建和网络正在完善的时代,依托于互联网技术的中国创新开始走向美国资本市场,企业级服务公司文思海辉、易财等,皆成为GGV中国团队第一批投资的项目,且陆续开花结果。例如,文思海辉则从100多人的小公司成长为超过万人的大企业,在美国上市后,其与规模相近的竞争对手文思创新合并,更名为文思海辉,最终被黑石私有化收购。

事实上,早在2000年成立之初,GGV就已开始关注中国市场的投资。

“当时没有所谓落地的团队,主要是几个合伙人往国内飞。”符绩勋说,阿里巴巴、瑞声科技等项目正是此时投出的。

GGV进入中国前的第一个五年,共募集了两期基金,分别为1.6亿美元和2.4亿美元。其中,2005年扎根上海后,用于中国市场投资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二期基金。

2006年,GGV第三期基金开始募集。此后,该期基金则投出了去哪儿、YY、UC等一系列代表性项目。


YY上市,二排左四为李宏玮

回看GGV的起步,其在中国市场的投资除了上述知名的TMT项目外,还囊括了少有被人提及的梅花味精、一茶一座等传统消费类项目。这对GGV 来说,那还是一个广泛投资的时代。截止2017年7月,GGV全球共投资了266家公司,其中在中国市场投资128家公司,其投资的阿里巴巴、步长制药、去哪儿、优酷、YY等14家公司已经成功实现IPO。

两次“转身”画路径

1990年代开始,中国经济飞速起势,在2008年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前夕,2007年的中国资本市场规模首度超过GDP,成为全球第4大资本市场。

2006年9月,商务部、国资委等六部委实施“十号文”,使得曾经包括蒙牛、携程、盛大等民营企业赴海外融资、上市时惯用的“小红筹”道路受阻,PE两头在外的运作模式受到影响。再加之2008年3月,创业板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式发布,这一里程碑式的出炉,为当时国内外的PE/VC们提供了更多的退出渠道选择。

内外市场冷热不均的夹击,促使了外来的美元基金开始寻求更适应中国市场的方式。

此际,GGV也顺势经历了两次转身。

2008年3月,刚募集完成超6亿美元第三期基金的寰慧投资(GGV前身)宣布,合并思格资本及旗下人民币基金——上海科星创业投资基金,并更名为GGV纪源资本。

思格资本是一家专注于中国市场的海外VC。公司旗下的上海科星创投基金,成立于2006年11月,是首批获国家商务部通过的中外合资人民币基金之一,由上海科技投资公司、新加坡星展银行和香港思格资本集团共同发起,规模5000万美元,首期基金1500万美元,主要聚焦生物医药等高科技领域。

这是当时中国VC史上首例中美两家基金合并,突破了外资创投“两头在外”的传统模式,同时也实现了GGV曲线涉足人民币基金的战略。GGV当时的这一动作,也被看作是国外风投看好中国创业板,不想错过人民币基金和创业板新退出渠道机会的典范案例。

2010年,移动互联网的概念崭露头角。GGV在复盘被投企业时发现,其曾投资的电商美丽说(现美丽集团公司),呈现出了PC端用户,明显往移动端倒的趋势。

“起初,互联网改造的只是信息类的行业,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包括人们的车、房甚至生活服务等各大行业都会受到改变和冲击。”符绩勋向投中网记者表示。

事实上,2006-2010年,被符绩勋视为这是GGV最为关键的几年转型期。

在GGV中国初期发展阶段,符绩勋花了很多时间在摸索感知市场上。“当时的VC与PE界限很模糊”,他回忆说,一段时间,他看了很多传统的东西,投资了荣庆物流、梅花味精、超力高科,但传统产业对于一个外籍投资人来说,“沟通成本高”,包括酒文化都是一个需要学习的过程。

“传统产业我没法发挥。”符绩勋觉得需要选一些自己更能发挥的空间去施展。

由于是广泛投资,当时GGV的合伙人一度达到15人左右。人多、投资覆盖宽泛,让彼此之间的沟通成本变高,“有时候会觉得鸡同鸭讲。”但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兴起,符绩勋发现,互联网可以成为跨越区域国家不同文化间的语言,于是判断移动互联网时代要来了的GGV又一次进行了调整,开始只专注互联网的投资。

“当时的调整,其实就是后来提到的‘互联网+’。”现在回头审视,符绩勋说。

可以看到的是,2010年之后的第三个五年,GGV募集了第四、五期基金,总额15亿美元。在这个阶段,GGV投资了滴滴出行、小红书、美丽说、作业帮、流利说、酷家乐等在不同行业中的有移动互联属性的公司。


去哪儿上市,前排左二为符绩勋

在GGV的投资名录中,有如阿里巴巴、去哪儿、YY、Airbnb、途家、滴滴出行等数十家几乎家喻户晓的明星项目。除了看人,把握行业和趋势,是其中的“奥妙”。

每个季度,GGV团队都会做市场分析。2016年,他们做了一场3000多大学生的调研,了解“他们今天会在哪里花钱,将来会在哪里花钱,花钱的动力在哪儿,希望花在什么地方。”这次调研的结论是,年轻一代更想花钱在旅游健身上,“体验式消费越来越重要,而不是简单的说,我去买品牌的东西”。符绩勋说,这样的调研未必会直接转化成某个项目,但可以帮助GGV掌握90后、95后新一代消费者的喜好需求,对于投资的方向把握上提供指引。

除了市场的调研,GGV还会阶段性的拉出被投项目的数据,了解他们的留存率、用户价值、客单价、毛利空间等信息,并会反馈给被投企业,哪方面数据偏弱,该如何去理解和解决。事实上,优酷土豆合并契机的发现,正是得益于这样的定期分析。

严苛的“及格线体系”造就独角兽捕手

12年,能够保持基业长青,在符绩勋看来,除了在投资专业上的能力,机构本身作为一家小型公司,其公司制度、内部架构及人员的稳定性都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GGV驻扎中国的团队中,符绩勋与李宏玮在一起共事12年,童士豪2013年加入后,“铁三角”式的核心团队有很好的稳定性。

此外,GGV在人员更迭上的理念是“一旦退出就完全退出”,绝不拖泥带水。近年来,GGV全球团队原有的四位创始合伙人随着年龄的原因,都陆续退出,离开的创始人不再拥有GGV的股份。

“他曾经参与的基金和项目还会有持续性的回报,但绝不会倚老卖老,要分享基金未来发展的红利。”符绩勋向投中网记者介绍。

这样的机制,保证了更多年轻合伙人的利益,“他们得到的利益与老一辈人一样,我们希望建立相对平等的文化。”符绩勋说,在良好的新陈代谢之下,无论资历年限长短,只要能够投出好的项目,就可以获得更多回报。

GGV亦不断引入全球顶级人才。2016年,GGV新招募了四位高级投资人才,扩充了中美两地的投后管理团队。新近引入的投资人包括:前海纳亚洲董事总经理徐炳东、前去哪儿网COO彭笑玫、前Twitter及Pinterest产品负责人Jason Costa、硅谷风投基金Haystack管理合伙人Semil Shah等。

在基金内部,利益分享和晋升,数据几乎是GGV唯一的标准。符绩勋向投中网透露,GGV每个VP以上的人,包括每个合伙人都有一个报表,记录每期基金中其投过哪个项目,投了多少,回报多少。

“不只是说某个项目名声如何,让数字来证明是最高效的方式。”符绩勋说。

两倍回报是及格线。举例而言,在某期基金中,投出3000万美元,这期基金回报,除本金外,至少还要拿回6000万美元。在这个及格线之上,管理层会考虑晋级。

“对合伙人一样,连续两期基金达不到及格线,可能就留不住了。”符绩勋表示,无论什么职务,2-3年在GGV是一个周期,“能够有很好适应力的人就ON,否则就OUT。”

在符绩勋看来,这看似严苛的“及格线体系”恰恰是GGV十多年来最大的收获。

2014年前后是O2O最盛行的时候,GGV团队看过很多团购公司,由于想不明白团购如何挣钱,最终没有投资。

符绩勋坦言,可能GGV会因此错过了美团,但商业模式的合理性是GGV投资的底线。“一年能投的钱就这么多,要做适当选择不能乱投,可以选择跟风,但一定要确保商业模式的合理性。在此基础上,可以选择赌一把,但不是凭空觉得什么热,就去投。”符绩勋表示。

这样的审视态度在投资数据上得到了体现, GGV做过的一份统计显示,自2000年成立算起,17年中,基金已投项目失败的项目个数,仅为投资总数的2%。其投资的266家公司中,有33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17家估值超过5亿美元的准独角兽公司,占其投资组合的五分之一,堪称名副其实的独角兽捕手。

一支队伍两大市场 开拓下一十年

从2005年正式落地中国,中美两个市场的并行投资,GGV坚持至今。双市场造就了GGV“通过海外经验结合中国本地化需求选择投资标的”的投资视角。

对于所看赛道,GGV内部的垂直架构要求,如果专注某个行业,至少中美两个市场相关行业的80%公司都要去了解。

“有了这样的功课,GGV才能与创业者平等对话,增加帮助他们构建生态的几率。”符绩勋认为。

例如,在符绩勋关注的旅游赛道上,GGV在中国投资了去哪儿、途家,在美国则投资了Airbnb、Hotel tonight。

“不局限于地域,我们只关注你是否能在这个行业里做到领先。如果跟途家的罗军聊天时,能提供一些美国同行业的情况和理解,给他一些辅助,确实会跟没有不一样。”符绩勋称。

目前,在GGV官网中,全球共有6位管理合伙人,来自不同的国家。其中,3位驻扎上海,3位驻扎硅谷。虽然上海与硅谷有9000多公里的距离,但几位管理合伙人每个月都会见面一到两次,平日的电话、微信、邮件沟通更是家常便饭。

正是这样的远距离协作,让他们更看重沟通的时间成本,更加坦诚不拐弯抹角。

当然,在外人看来,能够坦诚建立的基础是,GGV管理合伙人层级都有过自己的明星案例和战绩。

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加入GGV之前,一直专注于中美市场技术领域的投资并购,小米、蚂蜂窝、凡客、返利网、一嗨租车等都是他参与过的项目,童士豪还是两家扎根于硅谷的泛亚互联网初创公司HelloAsia和Asia2B的创始人之一,这两家公司后均被电信公司收购。近期其在美国投资的Wish、Offerup、Poshmark、Ibotta分别占据苹果美国电商榜单前20,Wish更是紧随Amazon,成为美国第二的移动电商网站。

管理合伙人李宏玮领头投资海辉软件国际集团(NASDAQ: PACT)、世纪互联(NASDAQ: VNET)、兆日科技(SHE: 300333)、欢聚时代(NASDAQ: YY),并成功地帮助它们成为上市公司。

2017年新加入的管理合伙人徐炳东曾任职与凯鹏华盈、中信资本和海纳亚洲创投基金,投资的项目包括51信用卡、喜马拉雅、天天果园、康辉医疗等。

这样的显赫战绩背书,让管理合伙人团队能形成天然的信任感,“我知道你做过,我会相信你的判断是对的。”

在决策项目时,GGV鼓励每个人都可以对风险提出异议,但投决主导权还在主导项目的合伙人身上。

事实证明,有时,争议性的项目反而是最好的项目。

符绩勋主导的去哪儿就曾遭遇过估值太高、升值空间不明等质疑。最终,作为主导合伙人符绩勋还是判断要投。

“投委会大家都满意的项目是很少的,尤其是跨中美的团队,更难做到。我为什么相信这个项目行,因为我相信我的同事。”符绩勋认为,公司文化鼓励每个合伙人把自己看到的问题讲出来,提供给主导合伙人去分析判断。

为了能够更好消解两个市场文化和价值观的冲突,GGV内部还会给团队的员工提供接触其他市场文化的机会。

“有同事希望7、8月份到斯坦福读一个课程,在这样的环境里会了解硅谷的人和事,这样的培训和自我学习在基金内部是非常支持的。”符绩勋表示。

经过了十多年的发展,如今的GGV也开始考虑机构传承的问题。符绩勋表示,对于接班人,GGV会考虑内部培训和外部招聘相结合的方式,例如2017年3月,团队在原有5位管理合伙人的基础上,引入了徐炳东。此外,“现在6个VP,都是我们的培养对象,结果如何就看各自的实力了。”符绩勋说。

GGV从1.6亿美元起步,如今管理基金规模达到40亿美元,投资了266家公司,其中约116家成功退出。在投资阶段上,GGV也开始有更多涉猎,“以前大多投资估值4000万-1亿美金之间,会投资一两千万占比10%。”符绩勋介绍。

2016年初,GGV融资了规模12亿美元的第六期基金,其中特别用3亿美元设立了专注早期投资的“启航基金Discovery fund”。在符绩勋看来,“早中晚阶段都会有机会。行业中已经出现了,投后期的基金开始往前看,投早期的开始往后看一点,趋向于多阶段投资。未来,基金的体量会变大,品牌效应会越来越明显,中国一定会迈入这样一个阶段。”

对于GGV的下一个十年,符绩勋希望,无论是基金的投资、项目的选择,还是团队自身能够不断优化,“我们今天的投后团队规模还比较小,未来,包括人才、法务、财务和政府关系等方面都希望加强,给被投企业更大的帮助。”同时,每年团队会看上千个项目,十多年积累的项目数据如何分解利用,也是符绩勋希望GGV可以开拓的。


(编辑:冉一方)

版权声明:
1.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未经许可不准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2. 微信平台转载请联系投中网官方公众号进行授权。

收藏 分享到: 新浪 微信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新闻排行榜

专栏

全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5-2017 ChinaVenture Investment Consulting Ltd. 投中网 京ICP备17036703号-5
本站带宽由 ChinaCache 提供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59号